刚刚更新: 〔邪帝狂妃:鬼王的〕〔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武映三千道〕〔李清苏妲己〕〔李清纣王〕〔重生醒来成为纣王〕〔李清穿越成纣王〕〔人皇系统帝辛〕〔李清穿越商朝〕〔我成了商朝纣王〕〔除纣无人皇〕〔神话之我在商朝当〕〔洪荒第一暴君〕〔神话之我在商朝当〕〔神话之我在商朝当〕〔都市古仙医〕〔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仙尊归来〕〔没钱上大学的我只〕〔龙婿叶凡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黎俏商郁 第1108章:贺琛,你太嚣张了
    www..,最快更新黎俏商郁 !

    “丑死了,回去换掉。”贺琛不高兴,很不高兴。

    他甚至后悔了,早知道这女人穿长裙这么好看,他就应该让她披个麻袋再出门。

    尹沫的脸和身材搭配修身的黑丝绒长裙,性感指数几乎爆表。

    贺琛霸道的占有欲在作祟,也愈发坚定了一个信念,以后不能让这女人穿得太好看。

    太他妈招人了。

    这时,尹沫摸了摸手感极佳的黑丝绒布料,抿起的嘴角也带了点小情绪,“不是你让我穿这套裙子的吗?怎么现在又说难看?”

    贺琛目光微凝,潜意识的毒舌属性驱使着他扬唇反讽,“你也不看看你自己”

    话说到一半,他又连忙噤了声。

    因为尹沫微撅着嘴,表情透着那一丝不明显的委屈。

    贺琛的气焰一下就灭了。

    他抓了抓额前的碎发,滚着喉结沉淀了情绪,“宝贝”

    尹沫不说话,扭头望着窗外,但车窗上却清晰地倒映着她眉眼间的失落。

    贺琛没脾气了,一点都没有了。

    他圈着尹沫的腰身将她拽到怀侧,俯身贴着脸哄道:“生气了?”

    尹沫赌气似的闪躲了一下,“你要是觉得难看,那就回去吧。”

    这明显是气话。

    就连她自己都知道,这身长裙的视觉效果有多魅惑。

    也是尹沫头一回发现自己穿裙装还能这么好看。

    “不难看。”贺琛牢牢地将她按在怀里,声音粗哑地赞美:“是太好看了,老子受不了。”

    按照正常女人的逻辑,被这样直白地称赞,大概会羞涩地露出浅笑。

    但尹沫向来不走寻常路,听到男人的话,反而觑着他建议道:“你可以不看。”

    贺琛用下颚磨蹭着她的脸颊,气笑的同时,惩罚似的托着她的雪软揉了揉,“宝贝,你身上磁场太强,除非你挖了老子的眼睛。”

    尹沫虎着脸看他,但眼底却沾染了笑意,“哪有那么夸张。”

    “这是事实。”贺琛哼笑一声,抬起手拍了拍她的脸蛋,“过来,亲一会。”

    贺家老宅,欧陆车挺稳之际,贺琛牵着嘴唇红肿的尹沫倾身下了车。

    两人的穿着打扮比平时更华丽,即便达不到晚宴的级别,但满身的贵气和精致的样貌足以碾压芸芸众生。

    比如,贺家门口负责阻拦的佣人和保镖。

    这天夜里九点整,贺琛突然现身贺家,一时间整座宅院风起云涌,如临大敌。

    各个叔公得到消息便焦急地赶来应对,并且纷纷联络各方势力,准备给贺琛致命一击。

    这其中,就包括四叔公寄予厚望的商氏一族。

    当众人赶回老宅,在走向议事厅的路上,管家匆匆来报,“各位叔公,走错了走错了,人不在议事厅,在主屋祠堂呢。”

    “什么?”大叔伯脸色难看地拂袖质问,“谁允许他去祠堂的?”

    那是供奉贺家祖宗的地方,以贺琛见不得光的出身,压根没资格走进先祖的祠堂。

    管家满头大汗,闪烁其词地说道:“这我们尽力了,可是拦不住啊。”

    几位叔公面面相觑,骂了句一群废物,转身便往祠堂的方向疾行。

    贺琛这人,对整个贺家来说,就是个恨不得除之后快的污点。

    祠堂,四周漂浮着浓郁的佛香味道,昏暗的光线里,贺琛站在正中央,目视着前方近百个主家牌位,唇边勾勒出幽冷讽刺的薄笑。

    阿泰和阿勇如两尊门神一般堵在门口,看上去凶神恶煞。

    门外已经聚集了不少保镖和打手,各个跃跃欲试,却不敢轻举妄动。

    “贺琛,祠堂重地,不是你能放肆的地方。”

    大叔伯一声厉吼响彻云霄,在浓墨的深夜里,颇为骇人。

    贺琛单手入袋,慢条斯理地夹着烟送到了唇中,“各位,真是让我好等啊。”

    大叔伯疾步来到祠堂门口,踮着脚向里面张望,“贺琛,你给我滚出来。”

    由于阿泰和阿勇人高马大,先天的优势让大叔伯难以窥探里面的情景。

    没有入族谱的私生子,不配拜见贺家列祖。

    这时,贺琛叼着烟侧身,借着祠堂内的长明灯睨向了大叔博,“你说什么?”

    “我让你滚出来!”大叔伯气得跳脚,连其他几位叔伯也脸色难看地上前帮腔,“贺琛,你贸然闯进祠堂,打搅列祖的灵位,你不怕遭天谴吗?”

    喧嚣嘈杂的咒骂和佣人的指指点点如潮水般涌进了祠堂内室。

    贺琛掏了掏耳朵,缓慢地环顾着众人,“打搅?”

    他哼笑着走到摆满灵位的供桌前,随手拿起一个牌位,翻看了两眼便讥诮道:“一个二嫁到贺家的老太婆也能被摆在供桌上?你们还真是任人唯亲。”

    话落的刹那,那块牌位被贺琛扬手丢到了祠堂的门槛边。

    而那个牌位恰是当年贺琛在贺家奋起反抗时误杀的老夫人,他名义上的奶奶。

    此举,无疑刺激了几位叔公的神经。

    他们招呼保镖动手,不论如何也要把贺琛赶出祠堂。

    保镖而已,对上阿泰和阿勇,仍旧是被血虐的下场。

    贺琛脊背挺直,面颊冷峻,所有的轻佻不复存在,只剩下森冷的戾气不断散体而出。

    所谓的家族,所谓的道德,甚至面前这些素未谋面的列祖,没有谁能阻止今夜的贺琛。

    祠堂外已经乱做了一团,四叔公眯眸瞪着贺琛,冷笑着大放厥词,“贺琛,你太嚣张了,你会后悔,也一定会为此付出沉重的代价。”

    贺琛舌尖舔过下唇,邪佞地笑弯了薄唇,“行,我等着。”

    四叔公随即在大叔伯的耳边低语了几句,后者似乎很惊讶,又难以置信,“当真?”

    “千真万确。”四叔公信誓旦旦地点头,“别急,我现在就去打电话。”

    大叔伯仿佛找到了主心骨,重重地拍了拍他的肩膀,“老四,真有你的。”

    不刻,祠堂附近的形势便发生了逆转。

    因为远处的长廊尽头,一道轱辘摩擦地面的声音由远及近。

    大叔伯赶忙叫停所有人,侧身让开之际,夹道另一侧,贺家当今的家主贺华堂被人推了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诡秘之主之卷毛狒〕〔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深空彼岸〕〔开局奖励一亿条命〕〔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全职艺术家〕〔我师兄实在太稳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