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九零后天师〕〔一世巅峰林炎〕〔重生都市仙帝〕〔叶辰萧初然〕〔一世独尊〕〔一世独尊〕〔妃常难驯:魔帝要〕〔一世巅峰林炎〕〔叶问天苏晴雪〕〔疯狂进化的虫子〕〔黄泉阴司〕〔全球影帝〕〔焚天路〕〔都市之仙帝归来〕〔大英公务员〕〔功高盖世〕〔萧破天楚雨馨〕〔盖世战神〕〔入骨宠婚:误惹天〕〔盖世战神萧破天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黎俏商郁 第1115章:商氏父子给贺琛撑腰
    www..,最快更新黎俏商郁 !

    因为贺华堂每次看到这个儿子,都能让他想起自己遭遇算计被迫出轨的一幕。

    贺华堂或许很爱他的发妻容曼丽,可是他爱的太马虎,三十年都没有发觉枕边人是他原本最厌恶的‘容曼芳’。

    这种打击堪比致命。

    贺华堂本就一夜未眠,多种情绪在胸腔里发酵冲撞,脸色愈发黑沉铁青。

    他掀开腿上的毛毯,吃力地站起来,在管家和叔伯的帮助下,他脚步蹒跚地挪到了容曼丽的面前,右手掐住了她的脖子,“你、是、容、曼、芳?”

    容曼丽无法动弹,泪流满面地摇头喃喃,“老爷,我陪了您三十年,你怎么能相信别人的一面之词。贺琛他想毁了贺家,他们母子居心叵测,你不要上当”

    满腹诡计的容曼丽,确实能在某些时刻抓住重点加以利用。

    贺华堂看着眼前同床共枕了三十年的女人,居然动摇了。

    于是,当那枚帝王绿的玉佩被人弃如敝屣地丢到容曼丽的腿上时,容曼芳在他们背后轻描淡写地说:“你们确实是绝配。但是贺华堂你记住,当年和你恋爱的人是我,被你八抬大轿娶进门的人是我,和你洞房花烛的人同样是我。

    我儿子,贺琛不是私生子,他是我嫁给你的第二个月怀上的孩子,是你明媒正娶的妻子生下来的贺家嫡长子。

    贺华堂,容曼丽,我等着看你们的报应。”

    他们偷走了她儿子阳光下的人生,他们必遭报应。

    容曼芳走了。

    贺琛和尹沫送她出门,刺目的阳光下,容曼芳不适地眯了眯眼,抬手摸着贺琛的脸颊,“小琛,妈能为你做的不多,这些年委屈你了。”

    “不委屈。”贺琛双目低垂,声线却无比喑哑,“我让人送您回医院。”

    容曼芳温和地点了点头,“别送了,去忙吧。”

    贺琛微微颔首,目送着容曼芳远去的身影,晦暗的眸交织着难以言喻的复杂和阴沉。

    处置贺家,他并没有任何报复的快感。

    这一切,本可以不用发生。

    贺家这场闹剧,似乎落幕了。

    贺琛牵着尹沫回到正堂,无视贺华堂晦涩的双目,正欲开口,四叔公突然接到了令他进退两难的消息。

    商氏来人了。

    一时间,贺家人都看向了贺擎。

    因为很多人都知道,他们家的大少爷和商氏少主交情甚笃,若是商氏力挺他,或许事情又会发生转机。

    容曼丽攥着膝上的那枚玉佩,劫后余生般望着贺擎,“阿擎,是不是为你来的?你快出去迎一下。”

    “大叔伯,赶快叫人收拾收拾,不要怠慢了贵客。”

    容曼丽还是像从前一样,毫无心理负担地吩咐着众人做事。

    她一步一步走到三十年后的今天,就算被当众揭穿了她的诡计,可最后的赢家还是她。

    她要向整个贺家证明,她儿子贺擎就是比贺琛优秀!

    直到这一刻,容曼丽还沉浸在自己编织的美梦中无法自拔。

    但贺擎再自负,也知道有些人大抵不是为他而来。

    究竟从什么时候开始,贺琛竟然走进了少衍的世界?

    远处长廊,几道身影踏着脚下的日光由远及近。

    走在最前方的人,墨色衬衫和黑西裤,携着满身强大的气场由远及近。

    “是商氏少主商少衍”

    “怎么是他?他什么时候回的帕玛?”

    所有人的视线随着男人的身影而移动,短短须臾,他近在眼前。

    几位叔公不明所以,却不敢怠慢贵客,急忙来到堂外迎接。

    四叔公站在前排,拱手作揖道:“商少主,感谢您不远千里来贺家帮忙,我们大少爷他”

    话音未落,面前的男人已经错身而过。

    堂中,贺琛眼眶猩红地望着迈过门槛的商郁,他伸出两指按了按眼皮,喉结滚动的速度明显有些失控。

    不多时,商郁昂藏的体魄伫立在贺家堂中,男人睨着贺琛,勾唇走到他面前,沉声戏谑,“出息了。”

    贺琛紧抿着唇角,别开眼操了一声,“商少衍,你他妈”

    话到此处,贺琛哽咽的说不出话来。

    从始至终他都没料到这群兄弟会过来,尤其是商郁的到来,让贺琛隐忍的情绪难以为继。

    兄弟之间的感情,从不需要言语的赞美和描绘,他们就这么站在他面前,那种备受关怀的踏实就足以让贺琛的情绪决堤。

    他狠狠闭着眼,鼻翼翕动不已。

    商郁沉沉叹了口气,抬起臂弯勾着贺琛的肩膀用力拍了他一下,“家事处理的怎么样?”

    贺琛凝神睁开双眸,顶了顶腮帮,轻嗤:“差不多了。”

    男人了然地舒展眉心,微微侧首吩咐流云,“请老爷子进来。”

    “是,老大。”

    老爷子是商纵海?

    此时,贺擎不禁自嘲地闭上了眼睛,而贺家众人也感到非常不对劲。

    不是说大少爷贺擎才是商氏少主的朋友吗?

    为何这位少主,进门后却直奔贺琛?

    堂中五兄弟并肩站在一起,尹沫躲在角落里瘪着嘴吸了吸鼻子,明显感动的不行。

    俏俏只说会有人给贺琛撑腰,却没说对方居然是衍爷。

    而她之前发出的那条消息,明明是发给卫昂的。

    没想到,衍爷居然亲自来了帕玛。

    很快,商纵海出现的时候,开口的第一句话,就让贺家人陷入了绝望。

    这位具有帕玛望族顶级权势地位的中医药王,单手揉着佛珠走来的刹那,老神在在地看着贺琛笑骂:“臭小子,不会叫人了?”

    贺琛觉得自己挺没出息的,因为他眼眶又红了。

    商纵海无视堂内众人,一袭灰色休闲唐装却掩不住满身的风度和气场。

    贺琛向前一步,低着头唤他,“干爹。”

    谁都看得出来,从不管闲事的商纵海,今天就是来给贺琛撑腰的。

    老爷子推了推鼻梁上的镜框,将佛珠挂在虎口的位置,隔空点了点贺琛,“你从小在家里长大,是我教会你忍气吞声的?”

    贺琛本来就有点控制不住情绪,骤然听到这番话,连忙低下头,一滴泪就这么砸了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视死如归魏君子〕〔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人族镇守使〕〔穿越八年才出道〕〔雪中悍刀行〕〔全职艺术家〕〔顶级气运,悄悄修〕〔镇妖博物馆〕〔开局地摊卖大力〕〔这个人仙太过正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