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龙王医婿〕〔重生八零团宠小神〕〔神凰不为徒〕〔超级兵王混都市〕〔绝品神医混都市〕〔绝代神主〕〔江辰唐楚楚〕〔上门女婿江辰〕〔龙王医婿江辰〕〔龙帅江辰〕〔当代华佗〕〔镇国战神〕〔至尊神医〕〔我不是野人〕〔道士不好惹(又名:〕〔温阮霍寒年〕〔我的白富美老婆秦〕〔秦城苏婉〕〔龙象〕〔上门狂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黎俏商郁 第1117章:尘埃落定
    www..,最快更新黎俏商郁 !

    贺家发生的变故在数小时内就席卷了整个帕玛。

    城中各处的流言蜚语也不攻自破。

    原来被人诅咒辱骂的贺琛,才是贺家真正的大少爷。

    与此同时,与贺擎交好的霍茫和陆希瑞等人,也得到了迟来的消息。

    虽然都是朋友,可贺家的内务家事,旁人确实不宜插手。

    后来很长一段时间,霍茫总是会想起贺擎说的那句话。

    我们只是少衍的朋友,但贺琛是他生死与共的兄弟。

    情感上,被这样区分对待确实有些不爽。

    但理智上,霍茫很清楚,他们帕玛的这群朋友,不曾为少衍两肋插刀,自然无法变成共生死的兄弟。

    贺家被毁的第二天傍晚,有人来到商氏老宅求见贺琛。

    这个时间,贺琛正和商郁坐在后院凉亭喝酒闲聊。

    卫昂接到了前院的通知,便赶来汇报,“琛哥,贺家的管家来了。”

    贺琛咬着烟嘴,眯眸挑眉,“有事?”

    卫昂看了眼低眸抿酒的商郁,清了清嗓子,道:“贺华堂于两个小时前病故了,他说老爷子临终前给您留了东西。”

    贺琛点了点烟灰,轻佻地勾唇,“我差他那点东西?”

    “那肯定不差。”卫昂闪了闪眸,从善如流地道:“我这就去回了他。”

    贺琛靠着藤椅缓缓叠起了双腿,狭长的眸子望向凉亭远处,不知在想什么。

    对面,商郁放下酒杯,捞起烟盒抬眼睨着贺琛,“打算什么时候回南洋?”

    “随时。”贺琛收回目光,舔了下后槽牙,“时间你定,正好让老子蹭个飞机。”

    男人薄唇掀起若有似无的弧度,“那就明天。”

    贺琛耸了下肩膀,刚要说话,卫昂去而复返,手里那还拿着一封信,“琛哥,老管家走了,但他说这封信无论如何也要交给你。”

    见状,贺琛慵懒地伸出手,拿着信封捏了捏,“那老头死了也要给人添堵是吧。”

    卫昂讪笑着后退一步,商郁则垂眸点烟,嗓音模糊地提醒:“不想看可以不看。”

    贺琛嘬了嘬腮帮,顺势从桌上拿起了打火机,“我没当他是爹,他也没当我是儿子,的确没什么看的必要。”

    贺华堂纵使愚不可及,但贺琛没恨过他。

    因为从小到大,他所需要和感受到的父爱,都来自商纵海。

    话落的刹那,打火机的火苗窜出,瞬间引燃了信封的一角。

    贺琛从走出贺家大门的那一刻开始,他与贺家再无瓜葛。

    那封信,顷刻间燃成了灰烬,也预示着一切尘埃落定。

    次日上午十点,贺琛等人准备启程回南洋。

    宗湛也在列,而靳戎和封毅由于飞行航线不同,两人已于昨晚提前离开。

    机场商务停机坪,宗湛斜了眼贺琛,尔后偏头睇着商郁,一言难尽地感慨道:“他以前谈恋爱也这么骚?”

    这一路上,贺小四要么搂着尹沫亲来亲去,要么就勾着她的腰将怀里拽,一举一动都像极了没见过女人。

    商郁漫不经心地勾了勾薄唇,“你可以问他。”

    宗湛嫌弃地撇撇嘴,懒得多说。

    不多时,几人相继来到舷梯下,走在最后面的贺琛搭着尹沫的肩膀,微微低头不知道在说什么骚话。

    两人的背影看起来格外登对,但停机坪外围却发生了一段小插曲。

    程荔不知从哪儿获悉了贺琛要离开的消息,这会儿正在外围不断地呼唤贺琛。

    停机坪空旷且风很大,尹沫率先听到了她的喊声。

    她踩着舷梯略略回眸,近百米外的草坪深处,程荔正推搡着机场人员,努力向这边跑来。

    “宝贝,你回个话?”

    贺琛还在贴着她的耳朵轻笑低喃,尹沫推了他一下,朝着远处努了努嘴。

    程荔脸上的伤还没完全愈合,此时略显狼狈地向贺琛狂奔而来。

    她听说了,也全都知道了。

    曾经被她亲手推开的男人不仅是贺家的大少爷,还是商氏家主的义子。

    他这样的身份,放眼帕玛除了商少衍,无人能匹敌。

    程荔后悔了,所以她想放手一搏。

    毕竟他曾那么爱她,只要她放低姿态,说不定还能再续前缘。

    此时,在贺琛隐晦的示意下,追赶程荔的机场人员默默地停下了脚步。

    商氏义子贺无畏,如今的帕玛,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很快程荔跑到了贺琛面前,那张带伤的脸颊没了往日的风华,憔悴且显老。

    她泪流满面地伸出手,企图抓住贺琛的胳膊,“阿琛”

    但指尖还没碰到男人的衣角,一条手臂从侧面横插过来,直接拂开了她的手,“有话直说,别碰他。”

    程荔憎恶地看了眼尹沫,重新望着贺琛,表情立马变得凄苦无比,“阿琛,我们单独聊聊好不好?我有话想和你说”

    “说你爱我,说你离不开我,说你终于知道自己最爱的男人是我?”贺琛单手插兜,另一侧的臂弯里还搂着尹沫,极尽讽刺地嘲笑道:“是想跟老子说这些屁话?”

    程荔怔住了,他怎么知道?

    贺琛似笑非笑地扫视着她,直言不讳地讽刺,“程荔,女人可以不要脸,但是不能下贱,明白么?

    几次三番在老子面前刷存在感,你他妈也不想想自己有多脏,要点脸吧。”

    程荔被如此羞辱,顿时呼吸急促起来,“阿琛,你不能这么说我!”

    “老子不仅说你,还能打你,要不要试试?”

    尹沫如同局外人般看着贺琛和程荔,稍顷,她有些倦怠地叹了口气,“程小姐,做人要有羞耻心和自知之明。”

    程荔立时讽刺道:“尹沫,你不用说风凉话,就算你现在能站在阿琛的身边,但谁能保证以后呢?”

    尹沫轻描淡写地回了一句,“就算以后不是我,也永远都不会是你。贺琛从来不碰别人碰过的女人,而你”

    后面的话,不用尹沫明说,谁都听得懂。

    贺琛的确玩过很多女人,可尹沫调查的资料显示,他玩过的女人,都是初次。

    有时候,毁掉一个人的信念大概只需要一句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人族镇守使〕〔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全职艺术家〕〔雪中悍刀行〕〔开局地摊卖大力〕〔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