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李教授的首尔悠闲生活 第六百六十八章
    刚下班回到公寓的李泽晗,来到饭厅刚打算坐下用餐,金泰熙的一句话,让李泽晗僵在了那里。

    “你是不是忘了什么人在朴社长那里?”金泰熙一边给成诗晴夹了一块牛肉,一边用着云淡风轻的语气问道。

    回过神来的李泽晗看向了成诗晴。

    谁知成诗晴只是稍微接触到他的眼神,就立马移开了视线,不敢跟李泽晗对视。

    “你不用去看诗晴,该知道的事情我都已经知道了,所以你该说什么就说什么。”金泰熙瞥了他一眼说道。

    “这当然没问题,你想听什么我都跟你说。”李泽晗说着顿了一下,有些纠结的看着金泰熙问道:“不过我该从哪里开始说比较好?”

    “直接说你的打算,其他的世雅都已经跟我说了。”金泰熙放下筷子,双手托着下巴看着李泽晗说道。

    “我就知道是她说的。”李泽晗咬牙说道。

    “你不是说我想听什么都会跟我说吗,那从世雅口中知道,和从你口中知道,又有什么区别。”金泰熙眯起眼睛说道。

    “你说的对,世雅帮我告诉你,也省了我一番功夫,找时间要好好的‘感谢’一下她才行。”李泽晗自然不敢反驳金泰熙的话,不过这也不妨碍他在心里给白世雅记上一笔。

    金泰熙自然是听出了李泽晗的画外音,不过并没有开口说些什么的打算,李泽晗他们几人整天因为各种小事闹腾,她根本就阻止不过来,还不如任由他们去闹,反正几人是越闹腾感情越好。

    “之前去找那人的时候,因为努纳的吩咐,朴社长他们把他折磨的不成人形,所以我就算有心想跟他聊点什么,也不能如愿,后来又有不少琐事,再加上你的归期快到了,我就把那人的存在给忘了。”李泽晗挠了挠后脑勺说道。

    “快点把事情给解决了,朴社长他们养着人也是要费米饭的。”金泰熙表情不变的说道。

    “你说的对,我今晚就去把事情给解决了。”李泽晗点了点头。

    “我也跟你一块去。”金泰熙沉吟了一会说道。

    “不行,到时候如果他不合作的话,我们难免会采取一些特殊手段,那场面我不想让你看到。”李泽晗毫不犹豫的就拒绝了金泰熙的这个想法。

    “那指使人来袭击你的幕后黑手,不就是因为我的缘故,才会产生这个念头的吗,那我过去了解一下情况,又有什么不对,大不了在你们采取特殊手段的时候,我避开不去看就行了。”金泰熙表情非常严肃的说道。

    李泽晗皱起眉头,开始认真的考量起是否要让金泰熙跟着一块去。

    “如果你不让我去的话,我立马收拾东西回汉南洞那边,明天就和亨洙回蔚山。”为了确保自己能跟过去,金泰熙也使出了狠招。

    “行,既然你执意要跟去的话,那就去吧,不过到了那里,你可都要听我的,别随意行动。”李泽晗不得不选择了拖鞋,不过他也不会完全由着金泰熙。

    “那这件事情就这么定了。”金泰熙拍板决定到。

    “先吃饭吧。”李泽晗拿起筷子说道。

    金泰熙看着他那郁闷的表情,带着笑意,夹了一块牛肉放到了他的碗里。

    吃饱喝足稍微休息了一会后,李泽晗就联系了林奇善等人,约他们今晚一块前往hollic。

    林奇善等人自然爽快的答应了李泽晗的邀请,白天上班那么累,林奇善是巴不得来些事情来宣泄一下,李泽晗这事正适合。

    李泽晗最希望跟着一块去的人自然是把他卖了的白世雅,他还等着待会先收点利息回来。

    “亲爱的,咱们有什么话好好说,别动手行不。”李泽晗收起手机后,就抓住了金泰熙那每隔十几秒就会蹂躏一次自己腰间软肉的手,无奈的说道。

    “感觉最近手有点没力气,所以适当的锻炼一下而已。”金泰熙一边打量着自己的手,一边说道。

    “那咱们换个位置,掐手如何?”金泰熙的这个理由让李泽晗忍不住抽了抽嘴角,接着把金泰熙的手放到了自己的手臂上。

    手臂上有肌肉,就算给金泰熙掐几下,在还在他的忍受范围之内,腰间软肉那里可要比手臂这里脆弱的多,经不起那样持续的折腾。

    “你紧绷着肌肉,让我怎么下手,还是腰那里比较好下手。”金泰熙拍了下李泽厚的手臂,捏住了李泽晗的下巴,让他勉强自己说道。

    “偶吧,嫂子,我是不是该回避一下,给你们留点空间?”就在这时,一直保持着沉默,没有出过声的成诗晴,突然开口说道。

    “诗晴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看着成诗晴那红红的脸蛋,李泽晗有些头疼的问道。

    成诗晴这次回来,有一个非常大的变化,那就是时不时的会把一些事情进行莫名的脑补,脑补出来的结论多多少少有点污,把李泽晗可吓得够呛。

    坚信成诗晴是去工作的时候被人给教坏了的李泽晗,没少劝说她换一份工作。

    “没有的事。”成诗晴赶紧摇了摇头否认道。

    不过那心虚的语气,别说李泽晗了,就连金泰熙都开始怀疑她是否真的误会了什么事情。

    金泰熙觉得自己这当嫂子的有必要关心了解一下,就起身坐到了成诗晴的身旁,小声的和成诗晴交谈了起来。

    虽然李泽晗也想知道成诗晴刚刚到底在想些什么,不过现在的重点是金泰熙的注意力成功的被转移,他也不用担心自己的腰间软肉再次受到蹂躏,这真是可喜可贺的一件事。

    所以李泽晗暂时按耐住了自己的好奇心,没有过去凑热闹。,免得再次引火烧身。

    等时间差不多之后,李泽晗和金泰熙就一块离开了公寓,驾车前往hollic。

    “世雅你这身打扮是不是有些太夸张了点,今天应该没冷到需要穿成这样的地步吧。”当他们抵达hollic的时候,正好碰到了同样刚到没多久的白世雅夫妇,看着把自己裹成球的白世雅,金泰熙惊讶的说道。

    “我也不想穿这么多,可是实在是拗不过贤正。”白世雅无奈的说道。

    “世雅她有点感冒了,所以我才让她多穿了一点,避免感冒加重。”申贤正道出了原因。

    “既然感冒了,就好好的在家呆着养病,还来凑什么热闹。”李泽晗嫌弃的说道。

    “做人要有始有终,我既然已经插手了这事情了,现在自然不能缺席。”白世雅瞪了李泽晗一眼后,一本正经的说道。

    “看来我要做好随时叫救护车过来的准备。”李泽晗摸着下巴说道。

    “呀!你就不能说点好的吗。”白世雅气呼呼的对着李泽晗挥舞了下自己的拳头。

    “开玩笑可以,别太过了,世雅她虽然只是感冒,但也不适合太过激动,你这当医生的应该比我更清楚。”金泰熙给了李泽晗一个警告的眼神后说道。

    “没关系的,我们都已经习惯了这家伙的无良了。”白世雅摆摆手说道。

    “咱们彼此彼此。”李泽晗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有什么话先进去再说,世雅现在不适合吹风吹太久。”金泰熙说着就挽住了白世雅的手,两人一块往hollic入口处走去。

    李泽晗和申贤正对视一眼,快步跟了上去。

    “带我们到地下室去。”进入hollic后,李泽晗就对着过来招呼他们的经理直接说道。

    经理当即在前面带路,领着李泽晗几人来到了关押那位会长的地下室。

    “说起来我还不知道那个人的名字叫什么。”来到门口的时候,白世雅突然开口说道。

    “姓张,名全道。”李泽晗一时半会也没想起那位会长的名字,还是申贤正给出了答案。

    “那他弟弟呢?”白世雅接着问道。

    “张全义。”这个答案是由李泽晗给出,毕竟是自己的仇人,不管是名字还是长相,李泽晗都牢牢的记在了心里。

    “兄弟俩加起来就是道义,名字不错,哥哥也确实挺讲道义,这弟弟的人倒是真的不咋的,自己哥哥被抓了那么久,他不可能没收到消息,竟然到现在都不肯露面。”白世雅不屑的说道。

    “龙兄鼠弟又不是什么稀罕事。”李泽晗不以为意的说道。

    “好了,咱们进去吧。”性子最急的金泰熙说着就率先推门而入。

    进入了地下室后,李泽晗他们看着那位恢复的七七八八的会长,满意的点了点头,这次终于能正常对话。

    而且心气不顺的时候,想要做点什么,也不用再有所顾忌。

    “张会长,想必你对我应该并不陌生。”李泽晗来到病床边,看着正死死的盯着自己的张全道说道。

    “非常感谢李少爷这么劳师动众的把我‘请’来做客,只是不知道李少爷你还想让我在这里呆多久。”张全道咳嗽了几声后,开口说道。

    那沙哑到了极点的嗓音,让李泽晗他们忍不住皱了皱眉头。

    “只要张会长你把我们想知道的事情说出来,自然就可以离开。”李泽晗用着非常和善的语气说道。

    “实在抱歉,李少爷你想知道的事情,本人也是毫不知情,如果李少爷你执意要从我这里寻求答案的话,结果只会让你失望。”张全道闭上了眼睛说道。

    “在我看来,张会长你只是一时把事情给忘了,不过没关系,有的是时间可以慢慢让张会长你慢慢想。”李泽晗摆摆手说道。

    “也许我们该把张会长你的亲友也都给请过来,他们多多少少应该也能提供一下我们想知道的事情的线索。”申贤正语气淡漠的开口说道。

    “这个提议不错,运气好的话,能直接得到答案也说不定。”李泽晗勾起嘴角说道。

    “李少爷你们还是别白费力气了,如果我的那些亲戚靠得住,我当初也不会踏上hei道这条不归路。”张全道嗤笑一声说道。

    “那你的那些部下呢?听说在张会长你被我们请来做客后,釜山那边可是相当的乱,你的不少部下都让受到了其他阻止的热情款待,住进了医院。”李泽晗歪了歪脑袋,脸上挂着邪魅的笑容说道。

    “等我回去了,自然会一一去报答那些人,绝对不会辜负他们的一番心意。”张全道心里虽然非常恨那些趁机落井下石的人,不过现在这情况,他也没法做些什么,只能让自己强制冷静下来,等有机会了,再报复回来。

    “让你们社长去把张会长那位关系亲近的义妹给请来首尔。”张全道油盐不进,李泽晗觉得还是有必要采取一些行动。

    “李少爷你有点过了,就算再怎么热情,也不应该贸然去打扰一位半大的孩子的学业。”张全道猛地睁开了眼睛,咬牙说道。

    “查到的资料上面说张会长你的义妹是在单亲家庭长大,从小跟着母亲相依为命,三年前张会长你跟她一见如故,将其认为义妹。”李泽晗似笑非笑的看着张全道说道。

    “她们母女俩都是无辜的,希望李少爷你不要把她们牵扯进来。”张全道握紧了拳头说道。

    “是否真的无辜这该由我们来判断。”申贤正再次开口说道。

    “我的部下可能是有点闲的慌,帮张会长你和你的那位义妹做了一份dna鉴定,得出的结果真的是让我非常的惊讶。”李泽晗表情夸张的说道。

    “这位张会长不会跟他那位义妹是亲兄妹或者父女吧?”白世雅闻言猜测到。

    “恭喜你猜对了,不过有没有奖励,这就要看张会长怎么决定了。”李泽晗对着白世雅竖起了大拇指说道。

    张全道再次闭上了眼睛,不过从他那紧握的拳头,还有脖子上冒出的青筋就可以看出他内心是有多么的不平静。

    李泽晗他们也没急着继续开口,让张全道慢慢的去考虑,反正林奇善和黄忠宰还没到来。

    如果在他们俩不在的情况下,就这么轻易的问出了答案,林奇善到时候肯定会非常的不爽,他们几人的耳朵也会遭罪。

    所以还是放缓节奏慢慢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逆世腹黑灵魂师〕〔永生天碑〕〔全职游戏分身〕〔寒门长姐是纨绔〕〔圣源武祖〕〔网游之神级大魔王〕〔轮回学府〕〔总裁的廉价小妻子〕〔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尊圣杀〕〔原来我生而不凡〕〔掉入异世界也要努〕〔首长大人晚上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