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替嫁医妃〕〔韩三千苏迎夏 韩三〕〔凤倾华战北霄〕〔谢邀!高考弃权,〕〔一世情深:总裁宠〕〔不可思议的山海〕〔最后一名勇士〕〔孟川江可〕〔乘龙快婿赵飞扬〕〔天道游戏编辑器〕〔绝代妖医〕〔绝代妖医最新章节〕〔孟可宁凌夜夭〕〔绝代妖医孟川江可〕〔陆柔傅时深〕〔DARK时空〕〔王者至尊张昊〕〔雁鸣长空〕〔宋子语厉时城〕〔郁嘉宁璃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最初的巫师 第三十三章 德斯镇
    已是隆冬,德斯镇今年的气候异常寒冷,鹅毛大雪已经连续下了三天三夜。

    艾斯一边吃着早饭,一边在希克斯诊所温暖的壁炉旁烤着一身的寒气。两个多月前,艾斯给母亲玛丽娜详细交代了庄园未来两年的发展计划,凯尔森负责实施,罗蒙玛丽娜监督。

    他给母亲留了封信,嘱咐她开春送给父亲罗蒙,信中嘱托罗蒙开春后,卖完庄园自产的酒和面,就把印刷场搬迁到庄园,这两年麻烦罗蒙和玛丽娜一起照看庄园的发展。

    之后他乘着马车,一路向南,到了城邦东南方的德斯镇。德斯镇东面临海,位于城邦的中部,这里偶尔能见到低级魔物出没,人口众多,是除了美狄慕斯城外,人口最多的地区。

    希克斯是这里著名的医生,艾斯还记得第一次见面的场景。

    “你是城邦学者这徽章看着像真的,但是不重要,你不能来我的诊所当助手,不能!”希克斯一脸严肃的拒绝。

    “希克斯医生……”艾斯想说些什么,被立刻打断。

    “你没有任何著名医生推荐,想要游历行医是不可能的。就算你是学者,也只能从学徒做起。”

    艾斯笑容满面的看着希克斯,不再多说。他触发了藏在黑色罩袍里的法术书,次级法术卡,魅惑生物。

    空气中的魔力在律动,凝结成无形的力量,扑向了希克斯,在他脖颈处形成了一幅闪烁的符文结构。

    “但是,你是我的老朋友,这当然就没有任何问题。欢迎来到我的诊所,也欢迎成为我的助手。”

    就这样,依靠次级魅惑生物,艾斯轻松取得了希克斯的信任,成为了希克斯的助手。只要每三天对希克斯再用一次魅惑生物,就可以随意的做他想做的事情。

    他通过希克斯已经收集到了近200种药剂配方、300种常见药材,经过实验有121种是有效的对症药剂,被艾斯收录在正在撰写的《药材与药方》。

    对于常见的病症和特殊病症也做了记录总结,一共收录在《内外科疾病全解》,这两本书将是未来行医的主要指导书。

    希克斯的治疗方法仍然是城邦泰洛斯医生那一套,很多病人医治无效,绝望的死去。通过解剖死亡的病人尸体,艾斯在较短时间弄清楚这个世界人体的结构,基本上和前世类似,撰写成《人体结构》一书。

    艾斯的到来,慢慢的改变着这里,两个月下来,希克斯诊所的治疗方法发生了质的改变,不再是截肢、放血、灌肠,而是望闻问切,对症下药,病情复杂的,要留下观察。

    对于确实需要切除部分身体组织的病人,艾斯尝试着制作了一套简单的手术器械,铜制手术刀、手术钳、手术剪和不同型号的手术线。所有的器械都要高温消毒后,在熏虫草(一种异界驱虫草)熏过,酒精消毒的封闭房间进行手术。

    艾斯确立了手术的基本流程,消毒、麻翻、手术、缝合止血。

    经过几十次失败,已经可以进行简单的手术,切个盲肠,缝个跟腱已经不是问题。他对手术进行具体分科,一切经验都收录在《内外科疾病全解》里。

    虽然不需要放血,可是为了收集这个世界的血液情况,艾斯继续着放血疗法,总结这个世界的血型规律,因为没有显微镜,目前进展缓慢。

    “医生、医生!我儿子出门玩雪,摔了一跤,不能走路了,您快来看看吧。”一个父亲焦躁的敲着诊所的门。

    艾斯扒了两口饭,把门打开,大雪扑面而来。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子背着一个七八岁的男孩,慌张的进了诊所,艾斯关上门。

    “你不要着急,把孩子放到长椅上,我来看看他的情况。”

    “小哥,我孩子情况很严重,您能不能让希克斯医生来看看。”男子从口袋里掏出一把银塔勒,隐蔽的给艾斯塞去。

    “我先帮你检查检查,待会希克斯医生来了,也好更快知道病情。”艾斯温和的接过银塔勒,颠了颠,约莫五六个,也不少了。

    “我就是希克斯,这是我的助手艾斯,别看他年轻,近一个月多说摔断腿的病人都是他治好的,我待会和他一块看看,不用担心。”希克斯从后屋出来,一把拉开男子,看样子是带他去交诊费了。

    艾斯检查了下伤口,有问了问男孩当时摔倒的详情,基本上确定是跟腱撕裂。

    “准备手术!”几名学徒一听,连忙起身,抬着担架把男孩放上去,往里屋走。

    希克斯这时候也安抚住了男孩父亲,“我马上给你孩子做手术,在这里安静等待。”

    这男子也是听别人说希克斯最近发明了一种叫手术的治疗方法,很多摔断腿,割伤手的人,经过治疗,基本都恢复了肢体的活动,虽然大不如前,但是总好过一辈子残疾。

    几人进入手术房间,屋里的熏虫草的香味浓郁,男孩有些不安。他只听道一句,“喂药。”就被捏着鼻子灌了几口又苦又麻的药剂,很快不省人事。

    艾斯看着被麻翻的男孩,伸出手用木灰洗了洗手,然后用沾着高度酒的毛巾擦了擦。条件有限,以后回到庄园可以用高浓度酒再蒸馏的酒精消毒。

    其他几人被艾斯魅惑过,基本言听计从,很快手术就完成,艾斯有些笨拙的缝合完男孩的左腿,洗完手,和希克斯一出手术房间。

    “你先交好住院费,孩子刚刚做完手术,还是需要在我们这看护,拆线,防止术后感染。你不用懂那么多,三天后来接人就行。”

    希克斯有些粗暴的把男子赶走,男子想说些什么,又不敢得罪医生,只能交了钱转身离开。

    艾斯伸了个懒腰,他看着这一切,并没有打算改变什么。虽然他魅惑了希克斯,但是如何收费,仍然是希克斯自己决定,艾斯只是需要个稳定收集药材和药方,疾病类型和锻炼手术的地方。

    现在当地的药材标本和药方已经基本收集齐全,疾病种类也已经记录,手术水平初成,是时候离开了。艾斯计划这两年多走遍萨利亚半岛,一边行医,一边狩猎魔物,收集更多的符文,既然医术初成,就没时间继续耽搁了。

    艾斯从希克斯那拿走一袋金塔勒,作为自己这几个月行医的报酬。

    等希克斯脱离被魅惑状态,也许会奇怪自己怎么会让艾斯当助手,临别还送了袋金塔勒,不过艾斯留给他的新医学思维和方法,足够他受用一生,所以艾斯觉得自己还是足够对得起一袋金塔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我只会拍烂片啊〕〔从骷髅岛开始横推〕〔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