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梦醒不知爱欢凉〕〔穿过风的间隙〕〔千亿盛宠:闪婚老〕〔穿过风的间隙〕〔首席的掌心至爱〕〔吟游刺杀录〕〔隐婿〕〔萌宝来袭:总裁爹〕〔武道成圣〕〔无敌攻击修炼系统〕〔一剑朝天〕〔小萌包被七个大佬〕〔和校花们的荒岛求〕〔空间农女:家有悍〕〔傲世天医〕〔废柴王妃是块宝〕〔师父修仙不渡劫〕〔DNF从剑士开始〕〔天医归来全本〕〔我是赘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最初的巫师 第六十六章 逆行(日万第一更,求订阅打赏月票)
    突然,安塞斯塔感觉到背后一阵冷意,于空中依靠腰腹力量和心力加持,砰的一声扭转了一百八十度。

    一道阴影如利箭般从背后追向安塞斯塔,被他险之又险的躲过。悬浮在半空中的安塞斯塔沧桑英俊的脸上流下一道伤口,发出滋滋的声音。

    阴影利箭似乎有着强烈的腐蚀性和毒性,这种深渊阴影的力量在伤口肆虐,让他感到浑身麻痹、恶心。

    安塞斯塔强行集中精力,把心力凝聚在伤口处,竟然凭借着纯粹的心力,阻碍了深渊阴影力量的腐蚀。

    这时,对面的灰暗信徒高举双手,每个人的头顶浮现出一根阴影箭,指向处于空中无处借力的安塞斯塔。

    “死定了!”这个念头在他的心中飘过,让他想起了那夜骑士们的最后冲锋。

    如果在那时候就死去,或许更好吧,我的兄弟们,让我们在冥河的彼岸再相见。

    正当安塞斯塔思绪浮现时,一个火热的黄色人影从天而降,砰!

    黄色人影正好落在安塞斯塔与阴影箭之间,他双手前举,大喝一声。

    轰!

    一道巨大的火热黄色盾墙出现,挡住了所有的阴影箭。

    黄色人影回头望向安塞斯塔,露出了大大的笑容说道:“忧郁大叔,这么多值得一战的敌人,可不能让你一个人独享啊!”

    “阿诺!”

    安塞斯塔大为震惊,他相信阿诺的天赋和淳朴的精神,足以在未来的某天明悟心力,但是他没想到阿诺现在就明悟了心力,而且用的这么熟练。

    这一刻,他有着深深的失落,难道这就是普通人与天才的差别吗

    时间倒回,阿诺正往救济院方面跑去。他很早之前就通过心意流的锻炼,实现了精神超频,某种意义上,阿诺确实是骑士修行的天才。

    他虽然是个学渣,但是这段时间终于记忆下了极简冥想法,凭借着极简冥想法,他已经在短短数天爆发了自己一年心意流锻炼的积累,完成了初步魔化,产生了固有魔力。

    他逆着来时的路往回走,他虽然不懂忧郁大叔说的那些大道理,可是他有自己的直觉。

    这个直觉告诉他,往回走,不惧危险,与同伴并肩作战,才是真正的骑士之路!

    “我是具有真正英雄品质的人,我觉得只有往救济院走,我才会是真正的骑士。父亲,你也会赞同的对吗”

    阿诺喃喃的自言自语着,他的眼前似乎浮现出父亲举起猎刀冲向灰暗信徒的一幕,想起自己被灰暗信徒抓住,父亲被杀挂在树枝上风干的背影。

    “我的父亲,是真正的英雄!我也会成为真正的英雄,继承您的勇气。”

    阿诺坚定的走着,他的勇气意志自然流露,伴随着他的逆行,与自身的固有魔力一点点的交融,这条寂静的道路上,魔力似乎在欢腾,在雀跃。

    它们似乎在为一位骑士明悟自我而兴奋,争先恐后的融入阿诺的身体,强化着他。固有魔力在不断的加强,阿诺强有力的心跳声在寂静的道路上格外醒目。

    咚!

    咚!

    咚!

    巨量的魔力汇入阿诺身上,化为他的固有魔力,与他的勇气信条相融,化为心力,如同波涛一般,向阿诺的心脏涌入。

    似乎有波涛的轰鸣声,在欢庆、在呐喊,他们在庆祝一位新的骑士诞生,勇气之骑士,逆行者阿诺。

    阿诺明悟了自己的骑士之路,整个人产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他在逆回救济院道路上,心意坚定,竟然从刚刚产生固有魔力的中级巫师学徒水平瞬间达到了中级巫师学徒的峰值水平。

    如果用神裔来类比,此刻的他,无限接近于类英雄的最低层次。

    之后就是阿诺从高处准确跳下,落到安塞斯塔和灰暗信徒之间的一幕,阿诺的勇气心力在燃烧,让他浑身上下得到强化,当然也包括双目。

    巨大的火热黄色墙盾,消耗了阿诺大半的心力,耍帅是要付出代价的。

    阿诺感觉到体内心力的消耗,干脆再加大一把劲,勇气强盾在他的意志下变形,化成一道火热的光圈,横扫了那十几个灰暗信徒。

    安塞斯塔落下后方向不变,直接突袭背后的那个灰暗信徒,湛蓝的水波划过,那名灰暗信徒发出惨叫,右臂掉落。

    作为老骑士,安塞斯塔对自己的力量使用非常吝啬,或者说他没有阿诺那种天生超越常人的心力,他对自己的每一份力量都算计的很清楚。

    借助长剑使用心力,最小限度的消耗,最大限度的获得收益,这就是他的风格。

    又一道湛蓝圆弧划过,断臂灰暗信徒刚刚沉入阴影一半,就被安塞斯塔将未沉入的一半斩断。

    “啪啪啪!”

    “真是有趣的表演,没想到除了神裔,还能遇到你们这种奇特的存在。”

    黑暗之中一个人影从漆黑的地面浮现,高高的兜帽,灰金色的袍子,胸前别着灰暗斑驳的徽章,面上带着一个变化形象的痛苦人脸。

    “灰暗之下,痛苦祭司安布里奥向你们问好,奇特的存在啊,为什么没有神血,没有信仰,你们却能获得超凡的力量呢”

    安布里奥尖尖的兜帽突然往左九十度倾斜,整个人的身子也大幅度扭曲,发出赫赫的声音。

    阿诺和安塞斯塔没有说话,他们默契的走在了一起,挥手示意救济院的几乎要吓傻的孩子们往后走。

    “不肯说吗别人礼貌的问话,你们却默不作声,不觉得太无礼了吗罪恶之人啊,请接收灰暗的审判吧!”

    安布里奥身体如蛇一般扭转,在安塞斯塔和阿诺的视野中,他的背后出现了复数个痛苦的阴暗人形。

    几十个阴暗人形飞快的从安布里奥漆黑的背后越出,带着痛苦和诅咒,冲向阿诺和安塞斯塔。

    两人狼狈的躲闪和招架,每个阴暗人形竟然都有稍逊于他们的实力,一时间两人陷入苦战。

    “为什么,不逃跑呢这个时候,逃跑,撤退,重整旗鼓,不是最佳选择为什么不跑,为什么要在这里忍受痛苦难道,你们也信仰痛苦吗!”

    安布里奥面前的痛苦面具不断的扭曲,面目狰狞而又愉悦,他狂笑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安暖叶景淮〕〔开局地摊卖大力〕〔长夜余火〕〔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帝姬她又回来冠绝〕〔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