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徐凡南兰〕〔江枫丁瑶〕〔医武透视至尊〕〔都市全能奶爸(又名〕〔神厨狂后〕〔天启游戏〕〔修罗战神重回华夏〕〔北境之王杨辰〕〔承娧〕〔豪门之战神赘婿〕〔厨娘王妃喜当家〕〔林炎传〕〔越狱笔记〕〔重生之苍莽人生〕〔餮仙传人在都市〕〔大国重坦〕〔天才战争少女〕〔龙王殿之冒牌赘婿〕〔开局一副神级眼镜〕〔保护我方族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最初的巫师 第一百二十章 惩戒
    艾斯终止了转化,灵魂秘藏空间是关键,不可以崩溃,灵体已经呈现残魂化的趋势,艾斯用精神力将灵魂秘藏空间和其中的真灵之影一并引导出。

    这是他第一次“见到”灵魂秘藏空间,如同米粒一般的大小的高度浓缩精神体,半透明状,五彩斑斓,如梦似幻。

    艾斯随即明悟,这种五彩斑斓就是梦境世界,他用封印法术将米粒般的灵魂秘藏空间封存起来,防止其失去灵魂支撑后进一步崩溃。

    失去了灵魂秘藏空间和真灵之影的灵体逐渐残魂化,艾斯耐心等待着。

    残魂渐渐变成了魂火,身体变成了白骨,在魂火出现的一瞬间,艾斯感觉到浑身战栗,一种奇异的感觉笼罩了他。

    魂火作为死后的遗骸,竟然让他这个生者感受到了,他能够感觉到自己和魂火的密切联系,言语无法表达战栗。

    艾斯操控着真灵之影,放置在魂火上炙烤,几乎在瞬间,艾斯感受到了比剜心刺骨还要可怖上百倍的疼痛。

    真灵之影在炙烤之后变得凝实,负能量的沾染让他发生了异变,然而艾斯作为主体又是活物,源源不断的正能量涌入,让生命与死亡的能量在异变的真灵之影中达成了巧妙的平衡。

    艾斯按照制作骸骨命匣的方法,尝试制造自己分身的巫妖命匣。

    用化骨水作汤,镇灵果实做引头,然后把自己的心头热血和一小节切割好的盲肠倒入其中,瞬息变成粘稠的血红色糊糊。

    艾斯将异变过的真灵之影封入濒临崩溃的米粒大小灵魂秘藏空间中,他这才发现自己忘了切下残魂碎片,慌忙之际,他切下了一块自身的生魂碎片包裹着米粒大小的灵魂秘藏空间,一同投入血红粘稠的糊糊中。

    艾斯忍着灵魂切割的疼痛,用真幻梦境衍生的魔法火焰炙烤,糊糊逐渐凝实,化为如黑曜石般黑亮的菱状八面体,有拇指般大小。

    艾斯渐渐感觉到了不同,这个命匣似乎与预想的不太一样。

    真灵之影在其中栖息,艾斯的盲肠、心头热血化成的血肉糊糊和生魂碎片包裹稳定下来的灵魂秘藏空间形成了微妙的平衡,它们并不是那种死寂之态,而是活的!

    在黑曜石般的八面体中,一个剔透婴孩如在同在母体一般蜷缩,艾斯甚至感觉到那婴孩有种莫名的吸引力,似乎在牵引着他的真灵。

    分身灵体残魂形成的魂火渐渐没有进入骸骨,又没了力量来源,变得有些微弱。

    就在它微弱的时候,艾斯感觉到异变真灵之影中生的力量在增加,平衡似乎要被打破,艾斯凝神静气的盯着魂火,看着它慢慢的衰弱。

    真幻梦境世界的太阳光芒大盛,艾斯手中浮现出一个二环法术模型,强烈的生命与曜日火热的力量化为一道光击中魂火,魂火被击中后如残烛般闪忽。

    平衡即将打破。

    终于,魂火熄灭,黑亮八面体中的平衡彻底打破,生命的力量爆发。

    另一边,赫尔等人带着进入了密莎家中,敲开房门。

    “菲力佩米尔恩,我们是惩戒者,现在怀疑你女儿与亵渎者关系密切,我们带她去惩戒所走一趟。”

    高尔的叔叔穿着一身惩戒者的行头,黑袍、镰刀、铁面,冷声的喝到。

    “这不可能!”

    菲力佩没有害怕,反而高声喊道。

    “这是污蔑,我们是神裔家庭,不可能与亵渎者关系密切。”

    赫尔厉声说道:

    “维特就是亵渎者,他是魔鬼信徒!”

    他们强行闯入密莎家中,正在研究魔法的密莎听到了楼下的争吵,走出房间下了楼。

    还没来得及反应,密莎就被他们几人架着,强行带出了家中,密莎挣扎着尖叫,脖颈间戴着维特送的小海螺,无力的摇晃。

    这是他们所谓的妙计,污蔑平民维特为亵渎者,带走密莎去惩戒所恫吓,取得信物和字迹,然后将维特骗出城杀掉。

    天色渐渐明亮,阴森拷问室,密莎被他们捆绑在木桩上,高尔的叔叔正在严刑拷问,密莎满身伤痕,她咬着牙,坚决不承认维特是亵渎者。

    “只要你指认维特,并写下信,我们就可以立刻释放你。”

    密莎没有嘴唇微微颤抖,她心里害怕极了,身上也疼极了,可是她爱维特,她不会出卖维特。

    就算说亵渎,那也是我自己,密莎继续沉默不语。

    赫尔看着凄惨的密莎,有些于心不忍。

    “高尔,事情怎么会这样不是说做做样子的吗”

    高尔也有些慌张的答道:“这和叔叔跟我说的不一样啊,我去问问。”

    另一侧,高尔的叔叔正在与另外两名惩戒者商量。

    “这样真的好吗这可是个神裔家庭啊!”

    “那又如何不过是无能者罢了,既然得罪了,不妨弄死他们。我们可是一人差一个亵渎者的任务,不抓捕他们,大统领惩罚起来可不会仁慈。”

    “左右不过是几个无能者和平民,说他们亵渎就是亵渎,更何况这事可是有线人举报。”

    三人商量完带着狞笑走出来,正好听到高尔和赫尔的对话,对高尔等人说道:

    “你以为我们惩戒者是在开玩笑吗我们说谁是亵渎者,谁就是亵渎者!不但那个维特是亵渎者,我看这个密莎牙那么硬,看着也是个亵渎者,她的父母从中包庇,同样是亵渎者。

    看在你们即使举报的份上,抓紧回家吧。”

    正在沉睡中的维特梦到了一组毒素符文,他猛的醒来,思索记录着自己梦中的灵感,关键词制衡和延迟。

    随着时间的推移,维特感觉到浑身发凉,他越来越不安,穿戴好衣服,准备往密莎家走去。

    在半路,他震惊的看到,密莎的父母竟然被惩戒者用绳子绑住,推搡着往惩戒所方向赶去。

    身后突然出现一双手从后面抱住维特,拉着他向人群里退。

    维特浑身一个激灵,魔力差一点就要爆发,这时有些沙哑磁性的男性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从骷髅岛开始横推〕〔都市之终极医神〕〔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