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叶天瑾妃〕〔来自未来的神探〕〔仙界金大腿都是我〕〔唐朝林轻雪〕〔游方散仙〕〔战王回归叶君临〕〔战神归来叶君临〕〔镇国战神叶君临李〕〔镇国战神叶君临李〕〔昆仑战神叶君临李〕〔昆仑战神叶君临〕〔叶君临〕〔元卿凌楚王〕〔元卿凌宇文皓〕〔元卿凌〕〔乘风少年〕〔总裁爹地宠上天〕〔逆天丹帝〕〔女神的上门豪婿〕〔末日崛起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最初的巫师 第五十三章 圣光骑士(求保底月票!)
    湛蓝的圣光逐渐覆盖安塞斯塔的坐骑,湛蓝圣光骑士长剑直指暗雷,策动着胯下的飞马反向冲锋。

    随着安塞斯塔的冲锋,似乎有隐隐的圣曲响起,曲调如此悲悯,带着点点温情和悲凉。

    轰!

    亚历克斯的暗雷受到阻力,竟然被安塞斯塔的冲锋挡住,湛蓝圣光光芒大盛,时间仿佛就此静止。

    唐娜看出安塞斯塔有些不支,她一把拉起阿诺和泽维尔,带着其他的高级骑士侍从躲来暗雷的覆盖范围。

    他们刚离开不久,安塞斯塔就驱使着坐骑偏折方向,往天空飞去。

    亚历克斯的暗雷击中众人离开的大地,化为一片焦黑深不见底的坑洞,散发着深渊的腐蚀和恶臭。

    安塞斯塔在天空转了一个圆弧,冲向亚历克斯。

    亚历克斯嘴角露出狞笑,背后的阴影张开,如同等候进食的饥饿巨兽,安塞斯塔的冲锋越来越快,阿诺不由喊道:“忧郁大叔,不能硬碰硬啊!”

    就在这时,安塞斯塔突然划出一道圆弧,他和坐骑猛地向后折返,而一道湛蓝的圣光如同骑枪般直冲亚历克斯。

    轰!

    湛蓝圣光骑枪直刺亚历克斯,竟然瞬间穿透亚历克斯张开的阴影,刺中他的左肩,这种圣光之力似乎对恶魔有着非同一般的压制和伤害爆发效果,竟然把亚历克斯的整个左肩穿透,留下可怖的圣痕。

    原来安塞斯塔早已想好应付之策,他不打算硬碰硬,只是先拖延下时间,他一个人应对二级巅峰的大恶魔很是吃力,先出其不意伤到对方,空出时间让阿诺也领悟圣光!

    在获得圣光加护的瞬间,安塞斯塔就觉得自己无限接近从未有人达到过的境界,大骑士。

    他相信自己的弟子阿诺也可以,因为阿诺是他见过最有骑士天赋的人。

    亚历克斯感觉到无比灼烧的痛苦,那种伤害在持续性的侵蚀着他的身体,似乎比传说中的晨曦光辉更让恶魔厌恶。

    “嘶……”

    亚历克斯用爪子一把抓起湛蓝光骑枪,他的爪子顷刻间起了水泡,这简直难以想象,一个大恶魔竟然会被这种东西伤害。

    “该死的,你们这些家伙,不知道从哪里窃取的超凡力量,竟然会如此恶心,恶魔也为你们感到耻辱,我要把你们杀死,灵魂收藏进我的阴影之中!”

    一边怒吼着,亚历克斯一边将圣光骑枪缓缓拔出。

    安塞斯塔利用这宝贵的时间,飞落到众人身旁说道:“凝神,调动你们的美德信条,让心脏跳动的再剧烈一点,我们的美德心力注入阿诺身上!

    我一个人不可能抵抗住亚历克斯,阿诺必须也成为圣光骑士!”

    说完,安塞斯塔将自己的湛蓝色怜悯圣光注入阿诺身上。

    紧接着,其他几人也陆续将自己的信条力量注入,阿诺的心脏砰砰的跳动着,越来越剧烈,注入他体内的力量等次差距太大,一时间难以调和。

    阿诺努力保持内心的平静,他的记忆慢慢沉淀,往日的门扉渐渐打开,那是他决定以勇气为心的时刻。

    似乎有个男人和煦的回头一笑,对他说道:“阿诺,你是具有英雄品质的男孩!”

    “父亲!”

    阿诺恍惚间变的年幼,他努力的追逐着,那个男人的背影却越来越模糊。

    安塞斯塔皱着眉头,情况不太如意,阿诺身上一阵湛蓝一阵金黄,偶尔五光十色,似乎很不妙的样子。

    “也许注入的力量层级不一,太多混乱了”

    安塞斯塔有些拿不定,但是亚历克斯没有给他思考的余地,只见亚历克斯已经将湛蓝骑枪抽出,随手一掷丢到地上。

    他身上被圣痕灼烧着,阴影的力量在抵御着圣痕的灼烧,没了力量之源湛蓝骑枪后,亚历克斯左肩的空洞逐渐出现阴影之线,不断密布,很快就修复了他的身体。

    “我承认是我小瞧了你,无论你们的力量从何而来,能把我亚历克斯伤到,都证明了你们的实力,就让我为你们举行一场盛大的葬礼吧!”

    亚历克斯双眼微微眯成一条缝,寒芒和认真闪过,满天的漆黑阴影瞬间笼罩大地和天空,深渊的环境在不知不觉间替换了这里。

    这是作为深渊投影领主的独有能力,在大恶魔阶段就能创造小部分深渊投影!

    在距离巴尔山更远的一处山顶,魔女、索隆和安布里奥三人漂浮在半空,静静的看着巴尔山发生的一切。

    “啊,尊敬的魔女大人,你的裙下之臣似乎遇到麻烦了,他似乎被高塔的某些普通角色给挡住了。”

    安布里奥歪着脑袋,用咏叹调轻快的说道。

    “那不是正好,消磨恶魔的力量,让惩戒者和高塔拼个你死我活,最后安布里奥大罪司收拾残局。”

    魔女娇笑着捂住嘴,双眸闪过一丝厌恶说道。

    “如果真是那样,当然是痛苦的恩赐,您要不要也信仰痛苦呢”

    安布里奥突然把头靠近魔女,在她耳边低语着。

    索隆一拳击中安布里奥的面具,在索隆巨大的力量下,安布里奥的身子纹丝不动,脖颈如同长蛇一般瞬间延长,拉长着似乎要带着脑袋飞向天空。

    他长长的脖颈转了几圈,回到了自己的双肩上,左右的摆动,优雅的鞠躬说道:“这是痛苦的恩宠,你们不信仰痛苦,是你们的损失。再见了,**之魔女和忠诚的护卫。”

    看着安布里奥慢慢消失,索隆有些担心的问道:“大人,他会不会又搞什么小手段”

    魔女轻笑着抚摸了下索隆的脸说道:“无妨,这三方无论哪一方胜,哪一方输甚至灭亡,对我们来说都不是坏事。当然最好的状态是高塔重创后还能存活,只是希望很渺茫罢了。”

    索隆点点头说道:“已经清楚,高塔的传火者艾斯就是我曾经认识的那个大学者艾斯,真没想到他竟然能开创如此大的基业。”

    魔女眼眸闪烁,没有再言语,似乎在回忆什么事情。

    拉尔山脉北部,阿蕾莎已经走到了守护之城旁边,她的样子有些狼狈,用力的拍打着守护之城的门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从骷髅岛开始横推〕〔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