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修罗战神重回都市〕〔反套路救世指南〕〔超神春野樱〕〔共为魔〕〔锦绣医妃之庶女凰〕〔日月风华〕〔九重华锦〕〔龙飞凤仵〕〔异世丹帝〕〔穿书后我成了反派〕〔重生南非当警察〕〔疯狂进化〕〔妖孽夫君戏魔妃〕〔剑卒过河〕〔第九星门〕〔华年时代〕〔猛卒〕〔问丹朱〕〔修罗战神重回华夏〕〔兵王之王杨辰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最初的巫师 第五十五章 那抹红色(求保底月票!)
    血红色光芒与阴影长戟相撞,如同夏日夜间璀璨的烟花,又像日落时那一抹艳红的霞光,那一瞬太过美丽,又太过炫目,让安塞斯塔双眼忍不住微微眯上。

    血红色光芒虽然势头锐利,但与阴影长戟碰撞的时间日渐持久后,逐渐不支,那灿烂的血红一点点暗淡,就像太阳即将西落,黑暗将至。

    安塞斯塔利用这宝贵的时间掉转方向,避开了阴影长戟的攻击范围,扫视整个战场,他惊讶的发现,血红光芒并不是他以为的阿诺。

    “是谁”

    安塞斯塔心中思考着,猛然发现唐娜不见了。

    把时间回溯,唐娜看到安塞斯塔不支,骑士之心不断跳动,牺牲心力在涌动,似乎在孕育着什么。

    是什么时候开始,第一次遇到安塞斯塔的时候吗

    总是“恋爱”的唐娜第一次心跳的如此剧烈,那骑枪的冲锋仿佛刺穿她的心房,让她神魂不属。

    可能是安塞斯塔摘下头盔的那一刻太过迷人,让唐娜的心跳从此不能自已。

    在那之后,唐娜被贝蒂带入了魔法之路,她本以为自己再也见不到那个眼神忧郁的骑士,却不料在逃亡的路上与安塞斯塔再次相遇。

    那一路,唐娜见证了安塞斯塔的骑士精神,竭尽所能的帮助每一位逃亡队伍的弱者,还有那让人心安让人温暖的心力。

    了解的越多,越觉得安塞斯塔像塔里姆葱一样,一层层剥开,每一次都有些辛辣和迷人,已经在高塔度过少女期的唐娜,并没有像贝蒂一样不谙情感。

    唐娜没有贝蒂有那么强的魔法天赋,长相和身材又不错,性格也很温和,反而有很多男孩追求她。

    但是她尝试着与男孩们接触后,越发觉得还是安塞斯塔具有魅力,即使安塞斯塔屡次保持距离,她还是不可自控的爱上了他。

    爱而不得,有人会思念成狂,妒忌成狂,有的人则会转化为对爱人的守护,这就是唐娜道路的来源,因为爱,所以有牺牲。

    咚!咚!咚!

    唐娜心脏中有些虚幻的超复杂立体符文凝实,血红色的心力流淌,她瞬间变成一道血色光芒,直冲阴影长戟。

    泽维尔背着阿诺,不由自主的用手遮住了双目,太过耀眼。

    高塔领地的第三位正式骑士诞生,牺牲之骑士,如娇艳的玫瑰般绽放。

    正处于各种心力强弱交锋,幻象丛生的阿诺,在层层幻象中看到了一抹血红的身影,他追逐着,血红身影慢慢清晰,正是他的父亲,那位英勇的猎人。

    父亲举着弓箭向灰暗信徒射击,吸引人他们的注意,意图为其他人创造逃生的机会,遗憾的是,阿诺的父亲并没有足够的力量,他死了,被灰暗信徒杀死了。

    挂在村庄外的树枝上,任由风吹干,任由乌鸦啄食。

    与此同时,化为血色光芒的唐娜已经不支,在安塞斯塔避开的一瞬间,唐娜被长戟刺倒在地,正中心脏!

    碰!

    如同玻璃破碎,又如烟火后的寂寥,唐娜濒临死境。

    亚历克斯的眉头微微皱起,他突然有些夸张的大笑起来,笑着笑着眼泪就出来了。

    “我也忘记是什么时候,我的父亲也是这样死去,他牺牲了自己,只为让我拥有真正的冰霜血脉天赋。

    我的父亲,他是一位伟大的父亲,也是一个恶棍,他囚禁了三十多名族人,用他们的血液和自己的血液为我扣开超凡的大门,却没想到因此被冰霜诅咒,连真灵都没留下。”

    亚历克斯用手虚握了一下,继续说道:“我还没有告诉过任何人这件事情,所有人都认为我的父亲只牺牲了自己。

    但是今天今时今刻,我想告诉你们。只要有爱,就有牺牲,爱是一种极端的自私,而牺牲也是一种极端的自私。你们以牺牲之名,想行无私之举,想拥有所谓美德圣光,恐怕是最好笑的悖论!”

    亚历克斯缓缓落下,用长戟将濒死的唐娜高高举起,轻轻一甩,唐娜落入安塞斯塔的马上,被安塞斯塔下意识的抱在怀里。

    安塞斯塔浑身颤抖,他难以置信的摸了摸唐娜的脖颈,温度已经渐渐失去,他的双唇颤抖,眼泪止不住流下。

    “为了我这种本来就该死的人,你何苦要做到这种程度”

    他双手有些颤抖的握住唐娜伸向他的手,听着唐娜用极其微弱的声音说道:“我摸一摸你的脸……”

    安塞斯塔慌忙将脸靠向唐娜,潮湿滑腻的血液,轻轻擦拭着他的泪水,却把脸弄的更花了。

    唐娜有些想笑,却猛的吐了一口血,微弱的说道:“安塞斯塔,我的爱人,我真的……”

    唐娜话没有说话,头颅微微歪着,贴近了安塞斯塔的胸膛。

    咚!咚!

    巴尔山脚下,在这一刻只有骑士的心脏在剧烈跳动。

    亚历克斯看着眼前的一幕,带着愉悦的表情,举着长戟直冲安塞斯塔。

    “是的,就是这样。因为自私,所以有爱,因为有爱,所以有纷争,有仇怨,有憎恶,有牺牲。

    爱产生美德,爱产生罪孽,父母之爱,恋人之爱,师生之爱,朋友之爱,感受这世界上一切痛苦的源泉,带着这份永恒的罪孽离开这悲惨的世界,回归深渊吧!”

    长戟直指安塞斯塔,与此同时,骑士的心跳声越来越剧烈,咚!咚!咚!

    安塞斯塔沉浸在悲伤之中,他也来不及躲开这如此迅速的长戟冲锋,他双腿用力夹紧马的肚子,抱着渐渐失去温度的唐娜,将剩余的湛蓝色怜悯圣光凝结成光之骑枪,向亚历克斯发起决死反冲锋!

    轰!

    伴随着咚!咚!咚!的心跳声,亚历克斯和安塞斯塔相撞,光之骑枪逐渐弱势,阴影的黑光渐盛,亚历克斯带着莫名的扭曲微笑,嘴巴一张一合。

    安塞斯塔没能听清他在说些什么,力量渐渐不支,他的怜悯圣光已经枯竭。

    “或许,这就是一条没有尽头的路,我终于要提前休息了。”

    安塞斯塔终于耗尽了最后的力量,那无力的感觉让他非常疲惫,或许真的该好好休息了。

    当长戟毫不留情的穿透失去温度的唐娜和安塞斯塔,耀眼夺目的血红色光芒忽然再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从骷髅岛开始横推〕〔都市之终极医神〕〔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真没想重生啊〕〔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