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杨辰宁蓉蓉〕〔万能神医〕〔我是首富继承者〕〔盖世〕〔帝国败家子〕〔我能点化世间万物〕〔超级继承人〕〔我的佛系田园〕〔修罗丹神〕〔黑石密码〕〔直播,这只土拨鼠〕〔玄幻之神级帝皇系〕〔联盟之最强选手〕〔吴峥〕〔大唐验尸官〕〔叶天〕〔重生后我渣了死对〕〔团宠妹妹六岁半〕〔乡间诡事〕〔带着系统做巨星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最初的巫师 第六章 义人
    居高临下的艾斯面无表情,轻轻的跃下,心火集聚于右手,一掌穿心,将其中一个活力成员的心脏打穿,眼看活不成了。

    紧接着一个回身旋踢,将旁边两人踹飞,活着的两人已经瞬间失去战斗力,趴在地上动弹不得。

    艾斯捡起匕首,黑夜的寒鸦飞过,发出呱呱呱的声音,他将匕首高举,用力刺下。

    次日清晨,早起挑粪的老皮特推着粪车走到了小巷,意外看到几位活跃成员和那年轻人都倒在地上,满地殷红的暗血。

    “杀人了!又杀人了……”

    砰!

    旧街的西巷,一位彪形大汉愤愤的将桌子砸漏了个洞,他环视了周边十几个人,具是身强体壮的北方蛮子。

    他们将一个老头按在地下跪着,老头哆哆嗦嗦,正是那挑粪的皮特,现在惧怕至极。

    “我们迈恩帮之所以能在旧街立足,就是我们够狠。我们什么人都敢杀,我们什么生意都敢做,所以才能垄断这里的秩序,让北方人在王都立足。

    但是今天竟然有人敢杀死我们的兄弟,我环眼杜恩,以暴熊迈恩义兄弟的名义发誓,一定要将杀死我们人的家伙碎尸万段。先把这老东西的手剁了,眼睛挖了,看谁还敢对我们不敬。”

    早就瘫软在地的皮特挣扎着大叫:“我没有得罪迈恩帮啊,我没有得罪啊,我是无辜的,不要剁我手,不要挖……啊”

    还没说完,他的眼睛就没生生挖去,北方蛮子就是如此粗野和果决。

    凄惨叫声在这院落响起,附近的路人都快步走开,穿着一身斗篷的艾斯双目明亮,靠在阴影处正在歇息,他的瞳孔忽然微缩,呼吸一瞬间急促。

    原来被断手挖眼的老皮特已经被扔了出来,他双眼紧闭,双手已经没有,两行血泪流出,无手双臂试图捂着脸,结果让更多的鲜血横流。

    一位蛮子走了出来,大声的吼道:“暗中伤人的杂碎,我们迈恩帮在旧街就是天,杀了我们的人,没有人能跑的掉。这个老头就是个宣告,躲在暗处的家伙,别被我抓到!”

    说完他就气势汹汹的走了回去,老皮特仍在地上翻滚,没有任何人敢上前相助。

    艾斯握了握拳头,又松了下来,这是白天自己的力量不足,动手的话目标太明显,还是要等到黑夜。

    这个迈恩帮确实太可恶,正好自己很缺钱,没钱就买不了那些充满生机的奇珍,如果有可能,将这个迈恩帮清除,夺取他们的财富不是更好吗

    虽然这样想,但艾斯没有急于行动。

    他还没有调查清除这个活力组织,如果这个组织的人拥有超凡力量,对他来说就很难办。

    “也是因为我,这个老头才遭受无妄之灾。不,主要还是因为这无法无天的迈恩帮。”

    艾斯从阴影中走出,阳光照的他皮肤有些发烫,他用力裹了裹,就往老皮特那走去。

    艾斯能感觉到暗中窥视人的目光,但是他不能让这样一个可怜人在此哀嚎,就在这时,一阵清香的风袭来。

    一位穿着与旧街与众不同长裙,金色头发挽起的少女如风似的跑了过来,将满是血污的老皮特扶了起来。

    老皮特的血污把少女的白色长裙瞬间染红,少女毫不在意长裙染污,反而用力扶着老人,轻声细语的安慰他。

    艾斯停了下来,他已经注意到几名蛮子已经跟了上去,他冷哼一声,隐入暗处。

    不一会儿,艾斯如猫般踩着瓦砾,不知道从哪弄来了一个白脸微笑猫的面具戴着,跟着迈恩帮的十几人。

    少女还在和皮特说着话,她看起来约莫十五六岁,容貌精致,鼻梁高挺而小巧,樱唇红润,皮肤白皙,着实是个美人。

    跟踪的活力成员们低声讨论着。

    “这小妞看着不太像杀死咱们弟兄的人啊。”

    “管她像不像,这种姿色你见过吗”

    “嘿嘿嘿……”

    碰!

    拳头砸头的声音响起,环眼杜恩低声怒道:“这样姿色是你能惦记嘿嘿嘿的吗这应该送给暴熊迈恩大哥。”

    几人连忙点头称是,一个身材有些瘦削的蛮子夸道:“还是大哥您聪明,这样一个美人送给暴熊老大,他说不定一高兴就把狂战士修行法传给您了。”

    杜恩点了点头,随后又怒斥道:“胡说八道什么,我这是出于兄弟的赤诚,至于能不能成为狂战士,岂是你我说的算的”

    说话间,少女已经扶着皮特走过了两个巷子,杜恩等人正要追赶时,忽然见少女将皮特背起,竟健步如飞,一溜烟的消失不见。

    正跟着的艾斯点了点头,这姑娘看起来不止心底善良,还有几分急智,他猫着身子贴着屋顶的瓦砾,将那些活力成员的长相一一记在心中。

    杜恩瞪着环眼四处张望,愤愤大怒道:“那个老皮特家就在附近,那小妞儿跑不远,就算她跑了,我们也得把皮特杀了,让所有人知道与我们作对的下场。”

    艾斯听了皱了皱眉,他本想晚上行动,但听到这话不得不动手了。

    擒自先擒王,他从屋顶一跃而下,心火灼烧着右臂,从天空坠落,正中环眼杜恩。

    杜恩突然听到破空之声,下意识的翻滚躲避,竟被他避开艾斯的要害攻击,手臂留下了血淋淋的伤口。

    艾斯见一击不中,也略微惊讶,蛮子们举着砍刀、棍棒,蜂拥而上,艾斯一个飞跃跳出包围,反手夺走一柄砍刀,心火附着,挥刀即斩。

    这一刀几乎灌注了艾斯所有的心火之力,心火之力化为锐利灼热刀气,竟然一瞬间扩散城一道极薄的波,将在场的蛮子们拦腰斩断。

    这十几人的身体整齐划一的缓缓滑下,失去下半身的蛮子们没有马上死去,他们在地上挣扎了许久,痛苦哀嚎。

    杜恩神色惊慌,口中喃喃着:“光辉骑士,可怕……”

    艾斯胸口的心火已经基本耗尽,只留下一丝火种,不可能继续使用。

    他的血气也用的差不多,但步履坚实,气势逼人,杜恩几乎被吓破了胆,根本不敢反抗,任由艾斯一刀砍下,身头分离。

    一声女性的惊呼响起,艾斯猛地回头,竟是刚刚搀扶皮特的少女。

    少女手持长剑,血染白裙,看着颇为独特,艾斯见到她后也不说话,用力一跃窜到屋顶,踩着瓦砾在屋顶飞奔,消失不见。

    少女则回忆着刚才的场景,瘦削、斗篷、白猫面具,满地尸体和鲜血,忍不住捂住嘴,胃中一片翻腾。

    她本想警告那些活力成员,把他们揍一顿,没想到看到这样一幕,一时间控制不住吐了出来。等到控制住胃的不适感,少女走进了那尸体,天蓝色的瞳孔猛地微缩。

    “这整齐的伤势,几乎像是用极其锋利的武器将人拦腰斩断。这确实有可能,但这些人都在不同位置,不大可能一瞬间在不同方向位置挥舞出十几刀,也就是说……”

    她的神情渐渐震惊,缓缓的说着:

    “圣光刀气即使我被镇上所有人都称为天才的美少女都没能修炼出的绝技,竟然会在这里出现,不愧是王城伯纳达。看来我还是有些怠惰,必须加油努力了,雅米拉伯纳德!”

    艾斯并不知道这个叫雅米拉的女孩有多么震惊,无论是剑气还是刀气,都是一种极为高深的武技,这个世界除了蓝血者和少数信仰自然之灵的人,大部分人的超凡力量都来自于圣光。

    普通人通过向圣光教堂祈祷获得力量种子,这种事情类似于神恩,非常稀少。

    通用的方法是打磨身体素质,捐赠大笔赎罪券,换取当地主教主持的圣光种子赐予仪式,相传这种仪式需要圣油辅助才能成功,而且有一定可能失败,即使是普通贵族家庭,也只能换取一两次。

    雅米拉就是一个普通农户家庭,她从小就喜欢舞刀弄枪,跟着镇上的老雇佣兵学习武技同时听各种神奇的见闻。

    在她十岁那年,与往常一样到教堂做礼拜,正巧地区主教来此弥撒,亲自为他们主持礼拜活动。

    雅米拉感觉到主教确实不同凡响,在这情况下她居然感觉到心情异常平静,全身心的向圣光祷告,感觉到好像有温暖的力量在抚摸着自己,又好似回到了母亲的怀抱。

    等再睁眼已是黄昏,教堂只剩下她一个人。

    神甫说看她祷告的认真,没忍心打断,她似懂非懂,在之后的日子经常一个人一大早来教堂祷告。

    经过多次尝试,雅米拉又一次体验到那种异常温暖的感觉,她渐渐找到了窍门,将自己的期望说与圣光听,祈祷着圣光保佑自己,不做一个平凡村姑嫁人生子,让自己能像雇佣兵一样在各种地方冒险。

    也许她淳朴的祈祷真的得到了圣光的回应,在某一次温暖过后,雅米拉获得了与众不同的力量,圣光种子。

    神甫首先发现了她的资质,悉心教导她,并在今年推荐雅米拉前往圣伊凡大教堂学习,她在大教堂学习了两个月,已经将圣光种子养育成圣光气息。

    那圣光气息修炼出来后,雅米拉的实力立刻大增,她因此信心爆棚,来到著名的旧街想要主持正义。

    “这里的迈恩帮实在是太可恶,我必须要贯彻圣光的意志,扫除这里民众头顶的恶势力!但是光我一个人好像不太现实,最好能找到猫脸先生,一同行动。”

    雅米拉有些可爱的握了握拳头,高举手中的长剑,按照圣光教会的仪式,为这些尸体举行了“火葬”。

    那长剑上圣光气息凝聚,升起点点火星,雅米拉将长剑猛的靠近一具尸体,火星竟然化作白火,瞬间将尸体烧成灰烬。

    她喘了口气,面色苍白,坐在那调整了半天状态,继续“火葬”下一具尸体。

    大约忙到夜晚明月高悬,雅米拉才终于将所有的尸体火葬。

    另一边,艾斯直奔环眼杜恩的住处,将留守的几人杀死,抢走了些金银珠宝,并将很多自己花不了的送给了附近的居民。

    他每个居民给的并不多,大概够他们半年一年所需,财物动人心,适量是种帮助,过量就是害人了。

    艾斯倒也不着急,他先给自己换了一身行头,仍旧是黑色斗篷,采用了不透光的材质,因此价格昂贵。

    一身合体的劲装,小牛皮靴子,一柄上佳的钢剑,让艾斯整个人气质一变。

    只有那白色的猫脸面具仍然留着,因为他总是夜间行动,又戴着猫脸面具,一时间旧街出现了白猫义人的传闻。

    一间破旧的木屋内,妈妈正绘声绘色的对孩子讲着白猫义人的故事。

    “白猫义人是圣光的义人,他在黑夜代替圣光执行审判,帮助了很多贫苦和处于危险的人,而且他经常会趁着月色出现在人们的窗前,偷偷的送上些金钱……”

    本来兴致勃勃听故事的孩子忽然打断了妈妈,奶奶的说道:“那是不是就是白猫义人,我看他正在往咱们窗户放银币。”

    妈妈一惊,回身一看,没有人影,正想训斥孩子说话,忽然看到窗户台上有什么东西闪闪反光,她拿着烛光过去一看,正是一小堆银币。

    就在她喃喃感谢之际,艾斯已经踩着屋顶一跃而起,伴着月光在夜下箭步如飞。

    “果然如此,当我设定了角色,拟定好故事,自己就可以作为主角,堂而皇之的完成一个又一个‘舞台剧’,而这些‘舞台剧’又在众人口中发酵,仅仅是十天时间我就收集到了不少命运之力!”

    只见艾斯的手轻轻一张,竟然是一个纺锤虚影若隐若现,其中有着神奇的韵律,仿佛在倾诉什么。

    如果仔细去看,那纺锤上刚刚收获了一条银色丝线,正是命运丝线。

    “我是本体的投影,同时也拥有着本体所有宝具的印记,其他宝具不合时宜,而这命运纺锤的投影却非常有用,我可以借助一幕幕‘戏剧’收割命运之力,增强我自身的存在。

    只是为什么没有收获大源气息是因为单元剧模式太过单一还是说我现在需要酝酿一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从骷髅岛开始横推〕〔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