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家有萌妻宠上天温〕〔慕羽晴古斯彦〕〔落花满江湖〕〔我能看见功法契合〕〔天降娇妻霸道宠〕〔穿成极品婆婆后我〕〔朕的长发皇后〕〔万古第一仙宗〕〔修罗神帝〕〔王爷的吃货农家妃〕〔北境守护杨辰秦惜〕〔配音天王〕〔重生后上神又妖又〕〔医女福妃荣华路〕〔快穿之养老攻略〕〔九转霸体〕〔人在超神已娶凯莎〕〔无敌:从改变世界〕〔秦惜杨辰〕〔仙灵养成手册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最初的巫师 第二十七章 与空气斗
    艾斯小心翼翼的给自己施加了数层匿藏法术,用极小的动静潜入了天界,并没有出现一群天使强势围观的情况,他心中稍安。

    也不怪艾斯小心,虽然晋升半神,可毕竟他不是最强半神,只是一个完成灵魂和**神圣化,明见真灵身灵合一的普通半神。

    没有心象世界实质化,没有投影出半位面的能力,如果不是有一个组合出的半神器,艾斯根本就不敢来天界,圣光可以将一位创世神弄死的凶猛天降半神,说祂没有什么本事,艾斯是不相信的。

    当然这个圣光看起来被天使之王阴了一道,难道脑子不太好使也许能智取

    艾斯胡思乱想着,他小心翼翼的幻化成天使,还用拟态美德圣光模拟出圣光笼罩着自己,远远看着倒是和真圣光没啥两样,就挥动双翼飘忽忽往天堂山飞去。

    天堂山依旧圣洁,乳白色光晕笼罩着这里,一些信徒的灵魂在此转化成了祈并者,这些虔诚信徒还在祷告,天堂山的生活很闲适,有的河流流淌的是牛奶,有的河流流淌的是红酒,树上是松软的白面包,树叶是腻滑的黄油。

    河流之间是郁郁葱葱的草原,这里有大量温顺的猪马牛羊,所有转化为祈并者的信徒,都可以在此享受近两百年吃穿住用不愁的日子,对于很多人来说,这里确实是天堂。

    至于两百年后,祈并者们会彻底与天堂山融合,化为乳白色圣光的一部分。

    艾斯振着翅膀飞略过去,忽听到地面上的祈并者们在高呼,缓缓降下。

    “是天使,是天使!”

    “好久没见到天使大人了,我就说只是天使们在忙嘛。”

    “最近总是不心安,看到天使大人就心里舒服多了。”

    艾斯听他们七嘴八舌,很是亲近,就问道:“我是从下界执行任务刚回来的天使,你们先一个个跟我说。”

    祈并者们一听艾斯不是从天堂山下来的,又有些慌神,他们几个嘴巴一起张,嗡嗡的说了起来,艾斯没有办法,选出一个老叟让他一个人说。

    那老叟乍一看年龄大,仔细看鹤发童颜,身体健壮,朗声说道:“天使大人,我们已经好几年没看到天使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大部分天使去了下界,最后只有一道流光回来。

    在那之后大概半年,所有的天使一夜之间不见,我们只是普通的信徒,无法接近天堂山,虽然很担心却无可奈何啊。”

    另一个妇人也说道:“而且最近天堂山附近的牛奶河和葡萄酒河的水位明显下降,也没有天使来赐予新的牛羊,面包树上的面包也长的越来越慢了。”

    艾斯听出了他们的意思,他们担心出现了重大变故,更担心自己的美好生活一去不复返。

    所有来天堂山的信徒都可以说是圣光的真信徒,他们都担心,看来持续很久了,艾斯又到处转了几圈,最终确认快十年没有天使出现过了,他皱着眉头自言自语道:“难道圣光真的出了问题还是另有阴谋”

    说不定从其他世界请救兵了,总不可能直接离开了吧

    艾斯不太相信一个胆敢入侵世界而且成功的半神会这么轻易的离开,这可是能掌控一个世界的机会,虽然只是一个二级世界,可这意味着巨量的资源。

    祂非常慎重的考虑了一会,最终咬牙说道:“不管你是什么阴谋,如果真的在这里,天堂山倒了你肯定得出来。”

    艾斯不再保持伪装,他幻化回原本的形象,黑色的巫师礼帽,一袭黑色魔法长袍,胸前是七环六芒星徽章。

    十三颗星辰宝具依次出现在他的背后,手中高举着引力扭秤,略微思考了下,艾斯决定留一手,先不出全力,背后一颗星辰宝具被牵引,瞬息变的巨大,绽放出璀璨光辉,犹如一颗炽热太阳,直冲天堂山。

    “宝具-法术,炽热烈阳!”

    那星辰宝具如同烈日下坠,从天空直接冲向天堂山,轰的一声,天堂山竟然直接破碎,轰然倒塌,火焰剧烈燃烧,几乎是要焚尽一切。

    艾斯都有些目瞪口呆,他想过很多种可能,无论如何也没想到会是这样,

    真知之眸早就开启,艾斯双眸爆射出精光,在那片火海之中没有发现任何高能反应,那里似乎没有人。

    祂还是有些担心,剩下的十二颗星辰宝具依次变大,如同连珠烈日坠落一般,将天堂山位置砸了个稀巴烂,直到这是艾斯才隐隐相信,或许圣光真的不在这个世界了。

    祂仔细检查着此处,最终确认圣光和天使们都消失了,自己这么长时间都是在和空气斗智斗勇,一时间有些哭笑不得,呆呆的悬浮在半空,看着下面的祈并者们哭嚎乱跑,一时间竟有些好笑。

    定了定心神,艾斯轻声说道:“现在可以确定的是圣光真的离开了,但是不能确定祂会不会回来,也不能掉以轻心。但不管怎么说,既然祂离开了,那这个世界就没有人可能与我竞争,吾就是真正的世界之王。”

    轰!

    霹雳声响,天界忽然起了浓云,暴雨如注,将火海迅速扑灭,大源在欢腾,似乎在庆祝自己选中的那个人取得了胜利。

    艾斯击碎了天堂山,也彻底瓦解了圣光在此的统治,大源与艾斯同时接管此地,世界的控制权回到了大源手中,而根据两者的协议,艾斯作为世界之王,自动获得了代理权。

    “虽然只是代理世界的权力,不过也足够了。”

    艾斯的手往下一指,冥界的魔网核心直接消失,出现在了艾斯的手中,他将这网高举于天,中间那水晶的核心迅速扩展无形丝线,整整一天过去,魔网已经在艾斯的催熟下密布整个天界。

    至于那些祈并者,艾斯将他们的灵魂返本归元,真灵则投入冥界,在冥河洗涤掉他们的圣光印记后,重新进入世界的循环。

    在天堂山的旧址,艾斯构造了一个崭新的城市,作为自己的城,这里充满着梦幻的色彩。

    “这里将是新的天界,吾之天界,应为巫师之邦,凡土著巫师,只要晋升一级巫师,皆可飞升此界。既为飞升之所,自然当不一样。”

    艾斯调动神王特权,配合魔网,将整个世界的魔力进行重新分配。

    “从此以后,人间界的魔力开始稀薄,任何施法者如果不依靠魔网,将很难有效调动获取魔力,冥界的魔力也会变得稀薄,所有的魔力都集中在天界。世界魔力有十,则天界当有九,人间冥界共享一。

    当然此时不可急,徐徐行之,正好配合我的命运剧幕。”

    艾斯信步走进自己的宫殿,躺在高高的神座之上,既然圣光已经离去,这个世界就只能是自己说的算了。

    这种感觉让艾斯很高兴,虽然所有的力量都打了空,但彻底掌控了世界,意味着所有的资粮都对自己敞开,只要将这次剧幕完成,就可以缔造自己的新神话!

    奥古斯都一路走到了迷雾深处,他经历了重重苦难和诱惑,扛过了二十一试炼,最终来到了冥界大门。

    那是青铜色的陈旧大门,上面锈迹斑斑,似乎还有阴风阵阵,奥古斯都赤着上身,身上多了很多神奇的花纹,那是他每次试炼后获得的,就在他要推开门之际,拜仁忽然闪现出现。

    他高举着水晶球,双目泛着白光,似乎陷入了某种神奇的状态。

    奥古斯都经历了二十一试炼,对拜仁的突兀出现很是警惕,他作出防御的姿势,大声喝问道:“你做梦胡子是被谁减掉的”

    拜仁没有回答,那水晶球忽然放出华光,空灵的声音传来:“开启生死门,冥河水洗涤,登上忘山顶,神恩随你行。”

    奥古斯都再要说话之际,拜仁突然化作泡影消失不见。

    这让奥古斯都惊疑不定,他大声喊了几次老师,也没有人出来,最终决定先推开冥界的大门,走了进去。

    他奋力推也只推出一人宽的门缝,只得小心翼翼的挤进去,忽然觉身上一凉,浑身有些虚浮,竟然飘了起来。

    奥古斯都回头一看,在门缝之中还有一个自己,正要进而未进,就在这时,他耳边忽然传来拜仁的声音:“陛下,生人无法进入冥界,只能灵魂进入。我的胡子是被另一个自己减掉的,你必须灵魂游过冥河,洗涤自身,今早登上忘山。时间不多了,切记迅速!”

    伯纳达,皇宫。

    拜仁突兀睁眼,雅米拉、贝蒂等人都围着他,他低声说:“我已经见过陛下,他去取神留给他的圣物了。亡灵天灾已经降临,雅米拉陛下,我们只能在此城防守,静待陛下归来。”

    视线拉开,整个城市已经一片戒备,高达几十米的巨大城墙上守卫森严,透明半球状的空间壁障坚实的守卫着这里,在那之外已经成了一片人间地狱。

    无数的亡灵在无意识的奔走,袭击着发现的一切生灵。

    天堂的艾斯静静的看着这一切,此世界的神话必须重开,无论是蓝血还是圣光,都严重污染了人口的质量,也不利于巫师们彻底统治和改造这个世界。

    此刻,就是文明浴火重生的第二幕。

    艾斯心如磐石,坚定的推进着变革,既然想掌控世界,那就由不得心软,自己怜悯和守一声护的人,都已经在伯纳达,至于其他土著,艾斯只能说大势如此。

    巫妖王维特骑着骸骨飞龙,望着无尽的亡灵尸骸,心中不免有些感叹,此时还不是剧终之时,他也不能进攻伯纳达,闲极无聊的他将大量骷髅聚在一起,按照计算机规则弄成了队列型“计算机”。

    “可惜幻想乡的梦境空间不能随身,如果能链接梦境空间,我就可以直接去那实验了。”

    维特还真有些怀念“幻想乡”,那里的梦神提供的面板可比现在的复杂和功能强大的多,而且还有神奇的梦境空间,几乎所有的实验数据都在那里,从某种程度上说,幻想乡几乎是所有巫师的资料库。

    奥古斯都的冒险仍在继续,他灵魂状态下并不强大,艰险的躲过冥河中怪物的袭击,依靠二十一试炼的庇佑,最终抵达了忘山之顶。

    一个古朴的纺锤正悬浮在那,奥古斯都将纺锤紧紧握住,瞬间感觉到无数人在说话,好似看到无数条丝线,又看到了无数画面,一时间头痛欲裂,昏迷过去。

    等他再醒来之际,看到一个模糊的人影,轻轻抚摸了自己的头顶,隐隐听到:“吾儿,吾将赐予你战胜邪恶的力量,带着命运纺锤,它将助你胜利,记住等你醒来,离开冥界时不要回头,不要回头!”

    呼呼,奥古斯都猛的睁开眼,坐了起来,他就躺在冥河边上,忘山就在旁边不远处。

    “原来是梦啊!”

    他抬起手,却发现手中攥着一个纺锤,又回想起听到的话,顿时脸色大变,转身就跑,背后响起了一阵脚步声,越来越急,奥古斯都背后生汗,却不敢回头,一门心思的往前跑。

    他感觉到脚下似乎有什么东西抓自己,也不去管,用力挣脱后继续逃走,就在这时,他忽然听到侍从塔伦的声音,似乎在身后大声呼救,奥古斯都没有管,继续逃跑。

    他终于渐渐接近了生死门,看到自己的身体,一路上听到了无数声音,都没有动摇他的决心,就在此时,他听到了母亲的低声啜泣,鬼使神差的回头,竟然真的是母亲。

    这一刻他忘记了梦中的告诫,走上前去。

    就在此时,他忽然觉得脚下生根,再也走不动了,“母亲”也站了起来,浑身腐烂,直接将他扑倒在地,啃食着他。

    奥古斯都极力挣扎,却无力挣脱,越来越多的腐尸靠近,他渐渐眼前一黑,失去意识。

    “啊!”

    他再次醒来,却发现自己就站在冥界大门的夹缝之中,面前是一群腐尸正聚在一起啃食,自己手里则拿着一个古朴纺锤,奥古斯都往后一退,大门吱嘎的关上,但其中的啃食声之大,让人不寒而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从骷髅岛开始横推〕〔都市之终极医神〕〔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真没想重生啊〕〔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