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十年如一梦〕〔咸鱼皇妃升职记〕〔最佳女婿〕〔超级女婿〕〔第一战神〕〔江湖枭雄〕〔茅屋之中有洞天〕〔我要做一条咸鱼〕〔敖雨辛〕〔我的天骄姐姐太凶〕〔从灵气复苏到末法〕〔追妻你就拿命来〕〔侯门庶子〕〔快穿之师姐重生后〕〔朕真没想败国啊〕〔置局时刻〕〔江辰唐楚楚〕〔南宫柔楚玄辰〕〔花都兵王〕〔上门神医江昊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最初的巫师 第四十三章 猜想
    泰勒斯已经完全沉浸,他继续写道:

    “我们研究一个未知事物,最有效的方法就是类比,物理意义上的类比。这种方法我们一直在用,比如将苍穹类比锅盖,电流类比为水流。

    关于波,我们也可以进行类比,自然界存在的最广为人知的波就是声波。

    我们猜想波是怎样传播能量的,不能毫无根据的胡乱猜测,完全可以观察声波是如何运动的。

    声波从声源发出后,通过空气传输到人的耳朵里,耳膜就会随着声波震动,再通过神经系统传输到大闹中,人就能分辨出声音了。

    假如有人在说悄悄话,第三者是很难听到的,因为声音太小,也就是能量太小。

    然而足够大的能量,人耳也未必能听到,因为还有频率限制。

    所谓的频率,频就是重复,率就是次数,频率就是重复的次数。我们知道著名声波巫师贝特提出了一个声波单位,一秒一次即为一贝特,这就是频率单位。”

    泰勒斯回忆着自己看的的关于声波的著述,继续写道:“不同生物的声波接受频率是不同的,就像猫能听到人耳接受不到的频率范围,贝特先生据此发明了数种声波发出和接收法术,这里最重要的就是共振概念。

    为什么人听不到,而猫能听到,因为共振。

    所谓的共振,就是让一部分物体先振动起来,然后带动其他物体振动,进而达到共同振动的目的。

    但是,共振还需要其他条件,就像荡秋千,秋千的摆动和推秋千的人施的力都具有周期性,只有推动的频率和秋千摆动的频率成一定比例关系时,秋千才会越摆动越高。

    也就是说推力必须顺应摆动,否则只会停止下来。

    除了共振,波还具有衍射和干涉两种性质。

    所谓的衍射,假设有人躲在一块大石头后面,但是他依然能听到石头前面传来的声音,这就是衍射,因为声波能绕过障碍物继续传播。

    所谓的干涉,当两列波相遇时,会发生你影响我、我也影响你的干涉现象。干涉的结果会随波的相遇点、振幅、频率、波速等因素的不同而变化。

    水波、绳波、弹簧波、声波都是因为机械振动引起的,我称之为机械波。

    在此我预言,电磁光应该都是波,因为电磁具备波的基本性质,那就是它是能量的一种传输方式。

    而是波就需要介质,或许我们认为的真空,并不是真正的真空,有我们所不知道的某种传播介质布满了整个世界乃至世界之外的星界虚空。

    我们的世界可能在极其微观的状态下,也是由无穷小的波构成的,我认为世界最小的单位也是波!”

    泰勒斯将魔法纸卷起来,将《关于波的思考》邮寄到期刊《法术的智慧》,如果说《磁光效应》这篇论文毫无质疑应该发布在《魔法》,那《关于波的思考》更多的是天马行空的类比和想象,并无任何切实的实证基础。

    这样瑰丽的想象,只能作为猜想讨论,如果不是泰勒斯在电磁学领域的成就繁多,恐怕莱顿看到了也不会发布这篇文章。

    《磁光效应》这篇文章到了《魔法》编辑部后,在编辑部巫师们初步讨论,就转给星象学派的传说巫师拜仁、瓦伦还有布鲁三人,他们毫无疑问的对这篇论文给予了极高评价,这是一篇划时代的著作,电磁光三者存在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拜仁还没来得及感叹泰勒斯的智慧,那篇《关于波的思考》也邮寄到他的窗前,本来发表在《法术的智慧》的论文不用到拜仁手中,只是他给学术委员会打了招呼,凡是泰勒斯的论文他都要一份。

    “这个泰勒斯竟然如此高产太不可思议了,我真是老了,星象的世界日新月异啊。”

    拜仁摸着胡子感叹着,他的不禁产生了一种难以形容的感觉,好似看到后辈崛起的那种欣喜,又好似跑步时要被人追上,很是无力。

    “得时刻跟随时代的脚步,学术的变革简直是日新月异,稍微不注意就要掉队。艾斯大人也不知道在忙什么,其实泰勒斯的成就足以获得艾斯魔法奖了,只是艾斯大人不出现,我们也没权力授予啊。”

    一边感叹,一边打开这篇文章,凝实许久,脸色忽然变得通红,珍视的胡子都吹了起来。

    “世界是由波组成的简直是离经叛道!这个世界怎么可能是波那我们不是在不停的波动,怎么凝固成实体的物质的基础必然是粒子,原子假说是最佳的形式。至于电磁波,这个倒是有可能,但整个世界都是波,不可能!”

    拜仁毫不客气写下评语:“想象很丰富,对于电磁波的猜想也是有一定的可能,但是对于微观世界的判断充满臆想,不切实际。这篇论文缺乏实证性、极具独创性、极具争议性,建议转载《魔法》进行广泛讨论。”

    拜仁作为传说巫师,自然有资格影响一篇论文是否转载,于是泰勒斯关于波的思考,被所有巫师都看到了,元素学派的巫师更是对这种诞的想法纷纷批判,诉说泰勒斯的离经叛道。

    更有巫师直接撰文说道:“泰勒斯对电磁学的研究和贡献毫无疑问,但他太过狂妄,竟然妄言世界的基础,世界如果是波,那我们的组成不是在不停的波动吗”

    也有支持者撰文:“世界当然有可能是波,如果世界是粒子,是不是意味着世界本身不连续,是割裂的我认为波猜想非常合适,世界很可能就是波构成的,如果能找到电磁波,更能佐证这一点。”

    而这更让讨论公开化,因为这涉及到了世界的底层,涉及了世界是连续还是割裂,再加上艾斯曾经赞同原子说,更让巫师们纷纷站队,很多巫师的心象世界都是基于原子说建立的,如果从这个层面动摇,巫师会死人,死一大批人!

    即使在构造时模糊了原子这个概念,大多数人也是基于先行的元素种类构造自己的心象世界,这同样引起剧烈的冲突。

    泰勒斯并不是传说巫师,他选择了沉默,对于世界是波还是粒子,其实是一种猜想,即使证明电磁确实是波,也只能说明电磁波这种能量传输方式存在,至于推而广之到全世界,确实也缺乏实证依据。

    这场论战最后不了了之,双方各执一词,却为之后的大争端埋线了伏笔。

    泰勒斯在其后三年足不出户,潜心研究,重点就是在思考什么是磁力线,磁力线又该如何存在。

    而这时,世界之外。

    艾斯已经将整个世界之眼升级完毕,这个巨大无比的世界级巨构建筑,整体堪比一个天之界,由魔网丝线缠绕,悬浮在巫师世界的顶部,它最初是个圆环状结构。

    艾斯为了给它增加批量星界投影的功能,又在其内套了个环,两个环大致垂直,内部是一个球体魔力波动,最中心是一颗仿照星界旅行核心制造的梦幻星界投影核心。

    整个世界之眼有四个功能,其一是侦测扫描四周三千世界距离的一切存在,二是记录星图和坐标,三是创造梦幻信息流分身,实现跃迁式找寻世界,四是构造通道并提供互相交流和集体投影的功能。

    这是一个集合侦测与投影入侵为一体的强大世界级巨构建筑,整个建筑就是一个侦测中心和指挥中心。

    艾斯满意的看着这个简洁的建筑,失态的大笑起来。

    “这将是全新的一天,从今天起巫师世界丛将会向所有世界亮出它的爪牙,我们将成为诸世界的掠夺者,将巫师的荣光播撒万千世界,殖民万千世界!”

    说完之后,艾斯又气势稍弱的说道:

    “当然现今之计,巫师不能投影到二级世界,最好只投影一级世界,这样最为安全,不会出现反杀的情况。如果发现合适的二级世界或者三级世界,可以用卡亚世界为跳板,从卡亚世界投影到彼世界,如果真有什么危险,卡亚众神、巨树众神、魔鬼和恶魔应该很乐意解决。”

    祂嘴角露出一丝坏笑,同时也对巫师世界丛未来的晋升充满期望,这个世界只要不断的增强底蕴,未来定能晋升到更高的星界层面,也就是三级世界存在的地方。

    到那时,巫师们可能会诞生大量堪比真神的存在,即使在卡亚世界,也是极为重要的势力了。

    这也是艾斯的计划,巫师世界是后路,卡亚世界才是争锋的地方,只是高塔巫师的实力在卡亚实在是不值一提,故而走此曲线路线。

    “其实可以将星界的每一层称为天,每一级世界所在的层面就是哪一天,比如这里是星界二重天,听着有点像前世的玄幻哈哈。”

    他的目光一凛,随后带着期望说道:“不知道不会碰到类似前世幻象的那些玄幻甚至仙侠世界,如果真的存在那种世界,他们说不定真会将星界层面称为某重天呢。”

    环顾无尽的虚空,艾斯忽然产生了这种期待,或者说对前世家乡熟悉世界的期待,如果巫师们真的碰上修仙者甚至仙人,会是怎样的局面呢

    世界之内,艾斯刚刚回到天之界的中央高塔,轮值主席拜仁就找到了祂。

    “艾斯冕下,我有些事情汇报。”

    拜仁身体微微欠身,低声说道。

    艾斯将拜仁虚扶,朗声说道:“不用那么客气,我们都是最高评议团的成员,你是轮值主席,听你的。”

    拜仁可不敢将这些客套当真,恭敬的说道:

    “艾斯大人,您在世界之外升级世界之眼的这几年,又诞生了两位传说巫师,分别是布鲁和莱顿,他们都是新兴电磁学的代表人物,等待您的接见。

    还有就是泰勒斯,他的贡献其实比前两位更大,只是因为他确实年轻,积蓄不足,所以暂时没有晋升传说。

    最高评议团的传说巫师们一致认为他应该获得第一届艾斯魔法奖,特将我们的评议团初议交您。”

    说着拜仁手往旁边一伸,空间一阵扰动,从心象世界中掏出一卷纹着神秘花纹的卷轴,递给艾斯。

    艾斯简要的看了下,知道了泰勒斯的研究贡献,毫不犹豫的说道:

    “你先安排我和布鲁阁下、莱顿阁下的会面,然后我们选个好日子,为泰勒斯授奖,他当之无愧,不过时间要在三个月之后,我需要时间为泰勒斯制作传说级魔法物品。”

    瓦伦巫师塔,泰勒斯正在冥想,他自从到达天之界这几年,其实没有正儿八经的冥想过多少次,大源的数次奖励就已经让他的实力进步如飞,这一年的时间除了思考什么是磁力线,该是怎样的存在形式外,就是构造他自己的根基冥想法法术模型。

    那个法术模型是根据天赐的法术模型虚影改造的,整个法术模型既有电火花又有无形的磁力扰动,但因为某些东西没想清楚,泰勒斯始终没有将法术模型最终定型。

    平日冥想时,仍然使用最大众化的星象冥想法,观想太阳汲取魔力。

    其实在天之界观想太阳,不如直接到人间界太阳附近观想,他已经是二级巫师,在太阳较远的轨道处也是可以生存很久。

    而确实也有这么一群巫师,制造了所谓的冥想轨道站,专门接受太阳照射,在轨道站冥想,汲取太阳魔力。

    这也是巫师世界的好处之一,要是在卡亚世界,想近距离观想太阳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

    瓦伦这时走了进来,拉住泰勒斯的手说道:“艾斯大人回来了,祂已经确定要授予你第一届艾斯魔法奖了,徽章、传说魔法物品一个都不少。最高评议团都有很多巫师羡慕你呢。走,跟我一起去参加最高评议团会议。”

    泰勒斯有些疑惑的问道:“老师,我去最高评议团会议干什么啊”

    瓦伦说道:“艾斯大人改革了最高评议团的门槛,原来必须是传说巫师才能进入最高评议团,现在只要是传说巫师或者三级奥术学者,都可以成为评议团成员。你是唯一一位不是传说巫师的三级奥术学者,简直就是为你准备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