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熊霸〕〔抗战之野狼突击队〕〔日常系美剧〕〔千机妙探〕〔生存作业〕〔魔王不必被打倒〕〔女主夏乔男主司御〕〔史上最强炼气期〕〔开局签到九个小仙〕〔老祖宗在天有灵〕〔我有一间魔兽店〕〔颠覆了这是皇帝聊〕〔末世第七城〕〔魔卡诸天〕〔炮台法师〕〔夫人她马甲又轰动〕〔肉装法爷会挂机〕〔修仙满级后我重生〕〔我有一群地球玩家〕〔狩魔猎人和他的小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最初的巫师 第四十五章 做"功"
    艾斯表情略微犹豫,随后坚定的说道:“如果现在不讨论,以后的问题可能更多。而且泰勒斯的新理论并不那么完美,比之确定的‘超距作用’,泰勒斯的新理论缺乏数学上的明确解释,这正是可以讨论和完善的地方。”

    拜仁听了艾斯的话,表情稍安,他仔细想想,泰勒斯的新理论虽然很流畅,除了缺乏数学基础没什么问题,但数学本身就是最大的问题。

    而在此时进行广泛讨论,正是最佳的时机,如果力线和力场概念被否定,就没有讨论的价值,如果概念被数学证明,那更会直接冲击魔法力学。

    艾斯这时候继续说道:

    “我发现的魔法力学,从一开始就不是万物永恒的真理,只是我们当前能观察范围内的相对真理,绝大多数巫师的观察力并没有超越魔法力学,因而他们的直观感受是处于魔法力学的统治之中。

    从应用的角度,魔法力学确实足以让大多数巫师受用一生,很多天资有限的巫师,恐怕一生也难以跳出魔法力学的藩篱。

    资质决定视野,视野决定高度,高度决定未来。”

    一周之后,《关于磁力的物理线》一文在期刊《魔法》上作物增刊出现,如同在平静的湖面上投入一颗巨大无比的石头,又好似美丽的梦境中闯入一个戳穿现实的怪物。

    很多巫师的第一感觉是拒绝,甚至有星象巫师高喊着:“谁要在确定的超距作用和模糊不清的力线观念中有所迟疑,那就是对艾斯冕下的亵渎!”

    但电磁学方面的很多新兴巫师也开始力挺泰勒斯,但毫无疑问,他们缺乏必要的数学证明。

    布莱尼娅已经到了中央高塔,她依旧戴着无框眼镜,宽大的魔法长袍将她玲珑的身材遮掩,踩着水晶高跟鞋,半人高的数学专著正跟着她咯噔咯噔的跑。

    如果仔细看,会发现那是一个小豆丁木头人,正卖力的用头顶着比它高好几倍的书。

    “泰勒斯真的是胆大包天,竟然敢质疑超距作用!”

    “小点声,他可晋升了传说,小心给你小鞋穿。”

    “什么世界是波,还有磁力场和电力场,简直不知所云,无法让人理解。”

    “听说有几位黄金巫师脑袋砰的一声爆掉了,无头尸体直挺挺的倒下,太恐怖了。”

    ……

    咯噔咯噔的脚步声和蹬蹬蹬水晶高跟鞋的声音,正在讨论的巫师忽然听了下来,看着面前这位文弱秀丽却满脸怒容的女巫,不明所以。

    布莱尼娅怒气冲冲的说道:“什么是波,什么是磁力场和电力场,什么是磁力线和电力线,你们如果不懂,可以谦虚的向泰勒斯大人请教,而不是在这里背后嚼舌头,身为巫师,不觉得这样可耻吗”

    几个巫师对视一眼,其中一名男子谨慎的说道:“我们只是随意讨论近期的新闻,并无不敬之意,阁下说的很不现实,我们的学术水平很一般,确实没什么资格向泰勒斯大人请教。”

    另一个女子声音略微尖锐的说道:“拜仁大人都写了按语,《关于磁力的物理线》这篇论文存在巨大争议性,缺乏数学理论上的证明,我们就算有所怀疑,也非常正常。

    艾斯大人说过,有思想力的人是万物的尺度,巫师最重要的精神是客观中立的研究精神,既然没有数学上的证明,自然存疑,我们可以有表达自己观念的权利。

    绝大多数巫师生活在魔法力学的统治之下,既然没有在数学上说服我们,我们当然要质疑,如果不质疑,难道要像那些被爆头的黄金巫师一样,在剧烈的冲突中死去吗”

    另一名巫师也说道:“就是,要么新理论可以说服我们接受,所有人都心悦诚服的接受泰勒斯阁下观察到了魔法力学的局限,寻找到了更广阔空间的相对真理。

    要是不能让我们心悦诚服的接受,我们就会质疑,难道要半信半疑这样最容易动摇灵魂秘藏空间,甚至引起心象世界的崩塌,死一大批巫师难道就是你想要的”

    布莱尼娅被几人呛得浑身发抖,但她也知道几人说的也有道理,缺乏数学上的证明,无法让“力线”和“力场”这天才般的想法落到实处。

    虽然有大源反馈,但大源的反馈确实不太多,只是正好最后一丝稻草,让泰勒斯的积累彻底足够,自然突破到了传说境界。

    根据布莱尼娅对《巫师一段历史》的熟知,传说巫师贝蒂提出错误的燃素理论时,大源同样也有有所反馈,只要是近似真理就可以反馈,因此布莱尼娅也不可能据此辩称泰勒斯的理论是正确的。

    她俏脸憋的通红,压抑的缓缓说道:“我叫布莱尼娅,你们说的很对,巫师的事情,必须用数学和实验证明,我会证明给你们看的!”

    说罢,她就蹬蹬蹬的踩着高根鞋快步离开,小豆丁木头人咯噔咯噔的顶着一大摞数学专著跟在她身后。

    那几人面面相觑,声音尖锐的女子问道:“布莱尼娅是谁”

    一名男巫神色陷入回忆,小声说道:“我在阿尔法星球中央魔法学校上学时,曾经记得学校流传着一个传说,一位女数学天才的传说,虽然没见其人,但是名字好像就叫布莱尼什么的。”

    另一个巫师看着布莱尼娅的背影,忽然低声道:“我想起来了,这个女巫就是泰勒斯阁下的秘书官,公告出来时我专门看了一眼。”

    他们一时间有些瞠目,只是几人讨论,没想到遇到了泰勒斯的秘书官,简直是撞到脸上了,怪不得人家会生气。

    那尖锐声音的女巫仍不太服气:“就算她真是数学天才,也不过是魔法学校时的天才,计算型选手和真正的天才是有差别的,数学这个领域,行就是行,不行真不行。”

    看得出来,她似乎也是个伤心人,被高等数学伤害过。

    布莱尼娅蹬蹬的走大门,从魔法袍口袋里掏出一粒纽扣,轻轻一扔,纽扣砰的一声变成一件魔法飞毯,缓缓落在地上。

    木头人咯噔咯噔的跑了上去,将那一大摞书放在魔法飞毯上,拟人化的呼呼喘气。

    布莱尼娅一屁股坐在魔法飞毯上,魔法飞毯迅速向泰勒斯的新巫师塔,到了巫师塔之后,布莱尼娅如同一个小媳妇一般,将一枚枚纽扣打开,变出各种必需品,然后安置到妥当的地方。

    泰勒斯还在冥想,缓缓的构造自己的心象世界,布莱尼娅为他准备好中午的饮食,让木头人顶着那一摞书回到自己方向,靠着正午的阳光开始研究。

    就在布莱尼娅潜心研究数学理论时,贝蒂巫师塔内。

    贝蒂正在重复光的双缝干涉实验,这是黄金巫师托马斯最早发现的,他通过双缝干涉实验否定了光的微粒说,认为光是一种波。

    在泰勒斯关于波的思考愈演愈烈之际,贝蒂重复了这个实验,实验的结果和托马斯记录无二,将光束照射于两条相互平行的狭缝,在探射屏显示出一系列明亮条纹与暗淡条纹相间的图样。

    贝蒂思索着呢喃:“干涉衍射是波所独有性质,双缝实验毫无疑问证明了光是一种波,那么磁光效应现实的光、电、磁千丝万缕的关系,是不是电磁也是一种波

    还有托马斯提出的广义能量概念,光是一种能量,那么电磁、化学能都可以当做一种能量甚至魔力也是如此”

    她还在思考,但是没有得到确切证据,这对巫师来说极为危险,甚至不能有效冥想,因为这种涉及对世界认知的事情,稍有不慎就会爆掉脑袋。

    贝蒂不想成为第一个失去脑袋的传说巫师,她在实验结束后,给自己施加了思维钢印术式,暂时固定自己的思维,等到冥想完毕在解开。

    就在贝蒂冥想之际,她的一位年轻的助手唐娜正在做一个实验,这个姑娘是巫师世界的土著,因为也叫唐娜,被贝蒂看中,选在身旁做助手。

    唐娜正在做一个小实验,将两块冰互相摩擦,最终冰都化成了水。

    她在实验报告中写道:“热应该不是一种实在的物体,而是物体内的一种粒子运动或者震动,这可能就是某种莫名的不同于魔力的能量。”

    作为一名数学天才,唐娜同样来自于阿尔法星球,与女巫布莱尼娅是同校生。

    她厚厚的数学证明公式里,充斥着关于魔法力学的数学证明,比如力分解的平行四边形原则。

    作为贝蒂的助手,唐娜经常在一些二流学术小报发表论文,这一次她的目标很高,想要在《魔法》上发表一篇论文,关于冰的小实验只是唐娜例行提高学术积分的凑数论文,那篇论文投到了《元素杂谈》。

    她还差一个奥术积分就可以成为一级奥术学者,享受等同于一级巫师的待遇。

    “弄好了。”

    拍拍手,唐娜将那小实验论文塞进阴影乌鸦的嘴里,看着它扑腾扑腾翅膀飞走。

    唐娜说是助手,其实某种意义上也是贝蒂的学徒,只是贝蒂并不收学徒。

    她通过塔灵给贝蒂留言,随后去了中央高塔,这里有着整个学术之城最大的图书馆和研修室,只要一块一级魔石,整个魔法议会所有的过往期刊和学术专著都能在这里借阅,只是不许带出。

    这里的研修室具有动态扩展的魔法状态,据说是艾斯大人的神话法术,永固了一个会根据人数自由调整房间和桌椅板凳的亚空间。

    她有目的的寻找着与热相关的期刊,恰好看到了一位女巫,无边框眼镜,看上起很文弱,双眸闪亮而坚定,相貌秀丽。

    “布莱尼娅学姐”

    正在埋身于微积分海洋的布莱尼娅没有听到,仍然在认真的演算,唐娜高兴的用力一笑,将自己的书本轻轻放在隔壁桌子上,就先去寻找自己需要的期刊了。

    她找到了最近几期的《魔法》《元素》和《燃烧》,在《燃烧》期刊上发现了一个有趣的论文《论“活力”和“死力”》。

    瞥了一眼布莱尼娅,发现她还在认真演算,也不着急攀谈,认真研读起这篇文章。

    她的眼眸慢慢闪亮,如同有着阳光一般,这篇论文详细的表述了所谓的“活力”与“死力”。

    “死力考虑的是力作用的时间性,而活力考虑的是力作用的距离性。时间与距离没有可比性,死力和活力也没有比较的必要,这个两个不同的星象量。”

    唐娜点点头,在当代的研究中,除了贝蒂阁下,大多数人不认可能量这个概念,很多人都认为能量特质超凡魔力,所谓的活力就是一些研究者对能量的描述。

    唐娜也不纠结,她在思考如何描述“活力”这个物理量,这肯定是个硬骨头,就在她思考时候,忽然看到对面布莱尼娅。

    小豆丁木头人小心翼翼的爬上桌子上,它圆鼓鼓的,远远望着就像一个长了手脚的球。

    只见它小心翼翼的搬着书本,又生怕惊扰了正在认真思考的主人,忽然啪叽一下摔倒,在桌子上骨碌骨碌滚了好几圈,好险没摔下去。

    唐娜好似被人点了一下,眼眸明亮,大喊出来:“对,就是这样滚的!”

    布莱尼娅被打断了思路,不满的抬头,刚要说话,忽然见到是唐娜,不由转怒为喜:“唐娜你怎么在这。”

    唐娜欣喜的答道:“先等等学姐,我想到了。”

    布莱尼娅不明所以,凑过去,只见唐娜写道:

    “如何描述活力,我们可以引入这样一个量称之为‘功’。功=作用力距离,也就是说一功表示的是力拉一个物体走了一段距离所消耗的能力。

    在理想情况下,这部分能力转化为物体的动能。”

    布莱尼娅很聪明,瞬间明白了唐娜的描述,她直接搬了椅子坐在唐娜身旁,两人就这样一块演算了起来,她们相约一起做了数次实验,最终用微积分推算出,功等于活力的一半,活力的1/2代表的就是物体的动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从骷髅岛开始横推〕〔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