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锦冠天下〕〔英雄无敌之亡灵法〕〔万古最强赘婿〕〔玄天龙尊〕〔战王归来〕〔都市最强小村医〕〔女总裁的战神狂婿〕〔诸天万界之帝国崛〕〔老公每天不一样〕〔武神纪元〕〔剑仙归来〕〔玩家凶猛〕〔农女医妃富甲天下〕〔摘仙令〕〔我只有两千五百岁〕〔他太太才是真大佬〕〔掌柜的悠闲生活〕〔陆地键仙〕〔全能小艺人今天红〕〔这个世界过于危险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最初的巫师 第三章 斗气化马!
    明焰在少女的咄咄质问下,竟然不能言语,他的父亲明战愤怒的一拍桌子,拿着旁边的一块桌板一扔:

    “孽畜,是不是你写的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天之伦常,你怎可不禀明父母,自行修书与拓跋家,你将婚姻大事当场了什么”

    明焰望着愤怒的父亲和羞恼的拓跋嫣然,回忆起半年前。

    那是他毫无希望愤而买醉的时候,正好被光顶城的另外两大家族叶家和乌程家的子弟嘲讽,说他命好,现在有家主老爹照顾,以后有天资卓绝的未婚妻。

    一群人更是不断挤兑他,说他未婚妻如何倒霉,摊上了他这个废物。

    一时激愤,明焰拿着小刀在桌子上刻下,“吾明焰虽不堪,却不是依附女子裙裾之人,定不会误嫣然姑娘终身,吾之品质,尚不足配姑娘……”

    洋洋洒洒一大篇,尽数刻在桌子面上,却不知好事之人竟将此桌买下,送与拓跋家。

    拓跋嫣然乃是拓跋氏的天之骄女,十一岁就凝聚了气之斗旋,成为斗者,而今年十五,已经是一星气师,并拜入玛卡帝国圣地天岚宗,成为了内门弟子。

    自幼没受过什么挫折的拓跋嫣然,却没养成多么骄横的脾气,因为她家教极严,而她本人甚是孝顺,所以她从小就接受了以后要嫁与陌生人的命运。

    不过在允许的范围内,拓跋嫣然也有很多想法,她很早就想见一见自己的未婚夫,如果可能还希望调教调教,让未婚夫更符合自己的期望。

    在听说明焰气之道天资不俗时,她还窃喜过,听说明焰得了怪病,也担心过,到处打听治疗之法,本来都求了些固本回源的灵丹,可突然收到那个桌板,让拓跋嫣然气的浑身发抖。

    她把那些丹药全部碾碎,准备了一个月,愤愤离开天岚宗,找明焰讨个说法。

    明焰听着拓跋嫣然愤怒的质问,完全无话可说,沉默了许久,明焰看拓跋嫣然的怒火稍熄,起身轻声说道:

    “做错要认错,挨打要立正。虽是我醉酒后在他人激怒下所写,但确实伤害了拓跋姑娘。无论怎么道歉,也无法弥补拓跋姑娘受到的羞辱,您要杀要剐我都接受。”

    拓跋嫣然小脸涨红,抬起手狠狠给了明焰一个巴掌,看着明焰肿胀的面颊,转身向明战鞠躬道:“明叔叔,此婚约我不同意取消,此乃我爷爷之遗愿,我自当遵守。但明焰做出这样的事,也让我难以做人,还请您秉公处理。”

    明战看着站的如冲天长枪般笔直的儿子,其实他能理解儿子的心情,但现在明家真的不占理,明战只能狠下心肠,宣布执行家法,用实心铁棍狠狠打明焰一百棍。

    就在明家门口执行,而明焰的未婚妻拓跋嫣然则一脸愤怒和心疼的望着被打的血肉模糊仍只是闷哼的明焰。

    “你这家伙,虽然笨点,资质一般,但是有股子男人的硬气,这点我喜欢,不过要想成为我理想的夫君,还有的调教。”

    拓跋嫣然诡异一笑,竟然甚是温柔,她当夜就住在了明家,并亲自准备好热水、药膏,为明焰涂抹调理。

    明焰忍不住问道:“你不是生气吗为什么还要做这些。”

    拓跋嫣然小心翼翼的给明焰敷上药膏,一股子凉意沁入明焰的伤处,让他背后的火辣辣感好了许多。

    少女温柔中带着些冷意:“我自是生气的,但你是我的未婚夫,我们本就一体,我只是因为你要割裂这神圣的关系而生气,因为你轻易被别人激怒而生气。

    但只要你还是我的未婚夫,我还是你的未婚妻,我就会心疼你,就会照顾你。

    我会努力做一位贤妻,在你懈怠时鞭策你,在你颓废时鼓励你,在你困难时帮助你,但你也要同等的对我,对我一心一意!

    如果你对我不真心,那我们就只能变成形式上的婚姻,如果你敢找其他女人,我会亲手杀了你。”

    说话间,拓跋嫣然的小手往明焰要害狠狠的一探,让明焰一股子冷意从下到脑袋,他僵直的转了头,勉强对拓跋嫣然笑道:“我们是未来夫妻,自是要互相尊重,互相关心,先放下,那是要害,是下半辈子的幸福。”

    拓跋嫣然紧紧握住,温柔而冰冷的贴着明焰的耳边,如兰清气吐出:“我可不是在开玩笑,我当然知道那是要害,但要是你以后管不住自己的要害,就别怪我让你没了要害!”

    明焰倒吸一口冷气,此女竟然恐怖如斯!

    形式比人强,虽然明焰没有沾花惹草,但他被如此对待也甚至不爽,只得说道:“此事需公平,我自不当找其他女人,但你也不可与其他男人有染,夫妻至诚,互相对等,才能长久。”

    拓跋嫣然慢慢松开了要害,继续为明焰涂抹药膏,声音温柔如蜜汁:“夫君说的对,我们共同对天起誓,彼此一心,互相忠诚如何”

    明焰勉强扳回一局,只得点头和拓跋嫣然一起起誓,心中暗道:这丫头的性格可不好惹,要想以后日子过的好,男人的尊严不能丢,实力不如她,肯定被吃的死死的,硬气不来。

    一时间,他对未来的压力越来越大。

    时间过的很快,转眼一周过去,明焰在拓跋嫣然的伤药调理下也渐渐好起来,他变得异常用心专注,心无旁骛的修行家族功法。

    就在此时,天岚宗覆灭的噩耗传来。

    “你们可曾听说天岚宗……”

    “传承四十万年的圣地,历经十一朝变迁,号称不朽,竟然就这样不复存在!”

    “听说是一位可怕的气宗降临,只一击就将山门化为火海。”

    “有人曾看见天岚宗太上宗主被对方一口冷气化为冰雕碎渣。”

    “同是气宗强者,怎会差别如此巨大!”

    “听说鬼冥殿已经开始四处出击,收服天岚宗在帝国的各个分支。”

    “明家大公子的未婚妻不就是天岚宗的残余,不知……”

    整个明家听闻此事,也都坐立不安,虽然没听说有人追杀天岚宗的弟子,但他们都觉得拓跋嫣然忽然变成了烫手山芋。

    还是明战一锤定音:“宗门覆灭,传闻那神秘气宗放走了很多天岚弟子,此事已经过去近一个半月,追杀的可能性很小。而且拓跋家族可是帝国北方强族,又与我们明家乃是姻亲,不如近日完婚,正好给拓跋家示好!”

    消息传到拓跋嫣然那,她的美眸红肿,哭了一天一夜,抱着明焰说道:“我师尊待我甚好,神秘气宗竟然灭我宗门,虽我现在比之犹如蝼蚁,但只要一息尚存,早晚要报此仇!你是我的夫君,你要帮我。”

    明焰却沉默了,非是不愿,而是想到那天艾斯的话,他的心脏砰砰跳,虽然艾斯还没来找他,但很可能天岚宗的覆灭,此事就是源头。

    他敷衍道:“嫣然,我虽有志向成为气宗强者,但与一位极强的神秘气宗强者为敌,请恕我不能接受。明家需要我支撑,我只能说愿意与你共同生活,两人一心一意,但我肩头还有家族责任,真的不能承诺你此事,一旦将家族带入覆灭边缘,我就是罪人。”

    拓跋嫣然红着眼盯着明焰,突然将他推倒,靠在他胸膛恶狠狠的说道:“我要你今天就做男人!”

    一夜无话,第二天明焰醒来,身旁只有余香和一张纸。

    明焰将纸展开,字体并不像他想象中娟秀,反而带着些狷狂和霸气。

    “明焰,我走了,你有难处,我自不该逼迫,只是师恩重于山,宗门之仇不可不报。我自诩通情理,既然你有家族顾虑,此理由合情合理,你没有必要非得帮我。

    我们有婚约在身,我自将清白身子与你,从今以后,恩断义绝,婚约作废!

    你之说确合理,但不配做我拓跋嫣然的夫君,我们一别两宽,各自安好。

    或许我不该找你,留在宗门,死在宗门也许更好,但既然我活着,此仇不得不报。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宁欺白首翁,莫欺少年穷!我拓跋嫣然有生之年,未必不能报宗门血仇!”

    明焰将这狷狂霸气的书信看了又看,点了一根蜡烛,缓缓将之烧为灰烬。

    与此同时,玛卡帝国南部苦竹沼,鬼冥殿宗门。

    当代宗主冥火索命正与一神秘人大战,鬼冥殿已经不复过去的阴森,到处是炽热的火焰在燃烧,天空竟出现两轮太阳,其中一轮极大,可怕的太阳真火在不断的播撒。

    犹如流星坠落,将整个苦竹沼化为一片火之国,除了鬼冥殿当代宗主外,其他人当即就被击杀击败,毫无战力。

    冥火索命的任何招式都被艾斯的引力力场扭曲,根本攻击不到,每一个招式都被艾斯以不可思议的方式返还给冥火气宗本身。

    不信邪的冥火憋了个大招,直径近十米,蕴含着可怖力量的强大斗气鬼头出现,嘶吼着冲向艾斯。

    “此乃我周身近七成斗气凝聚,如果此招仍旧不成,我引颈待戮!”

    熟悉的涡旋扭曲出现,刹那间直径十米多的鬼头消失不见,出现在冥火背后,冥火的面色不变,反而猖狂一笑。

    “我就知道,但你恐怕不知道,这鬼头火对你是可怕攻击,对我来说是强大助力!老子不陪你玩了。”

    从“我”这个词开始,冥火气宗就将那斗气所化的巨大鬼头化作一批骏马,竟骑着骏马一瞬间就疾驰数十里,只留下余音环绕。

    鬼冥殿的残余弟子绝望的喊道:“气宗强者,斗气化马!此马能瞬息千里,如流星追日,同级气宗都无法追上,我们肯定会被那神秘气宗报复!”

    “可恶,我不想死。我为什么不会斗气化马。”

    “宗主既然抛弃我们,不若投奔神秘气宗,无论如何,他总得需要人伺候。”

    “对,我们只要会当狗,就不怕没地方。”

    几个弟子的目光渐渐疯狂,竟然开始残杀同宗,妄图杀死同宗,取其首级为投名状。

    艾斯望着远去的冥火气宗,双眸闪烁着白芒,世界在祂的眼中化为黑白,密集的力线构成了一个个力场,又进而构成整个空间,在众人感知不到的视野中,艾斯看到了扭曲。

    “高密集高质量物体,能形成重力井,扭曲范围内的空间,一个个重力井的间隙,就是空间跃迁的可能。只要抓住那个间隙,构造出稳定的通道,就能超越光速,瞬息跃迁。

    斗气化马马来!”

    艾斯将手一抬,层叠炫目的符文出现在他的指尖,构造出极为复杂的符文结构,瞬间激发,一道无形力量沿着稳定的超光速通道,按照空间曲率将那瞬息千里的冥火气宗瞬间擒获。

    “玩够了吧”

    冥火气宗大惊,还没来得及挣扎,就被艾斯用引力力线构造的引力囚牢俘获,除了脑袋,整个身体都被扭曲成血雾。

    趁着冥火气宗元气大亏,实力削弱的时候,艾斯将梦幻迷雾弥散,一瞬间就将冥火气宗拉入梦境。

    梦境之中,艾斯高居王座,无数力士举着各式各样的刑具,不到三天冥火气宗就将根本之法如倒豆子般吐出,艾斯嘴角流露出一丝微笑。

    事实上现实只过了一刻钟,祂将那无用头颅捏碎,俯身看着自相残杀的鬼冥殿弟子,轻声说道:“还真是丑陋呢。”

    太阳猛然坠落,将这一切净化。

    艾斯在空中缓缓的飞行,正是光顶城方向。

    鬼冥殿的覆灭,化为火海的南方苦竹沼,不止玛卡帝国,整个气之大陆北方都一片沸腾,人们陷入惶恐,北方其余四大圣地也纷纷联络,高贵强大的气宗强者们在这一刻开始了秘密的联系。

    光顶城的明焰也听闻此消息,他对此惊疑不定。

    “依附在我身上的六芒星图案,究竟是他做的还是恰好呢如果真的是他做的,未免也太过强大,连续斩杀两位气宗,灭绝圣地,这样的战绩,几乎是气之至尊崛起的情景!”

    明焰的目光不至于中闪过一丝不甘,气之至尊只要将他的印记烙印在天道,近数百万年再无人可以成就至尊,即使是天纵神才,也只能饮恨半步气尊。

    就在此时,天空浮现出两轮太阳,一大一小,光顶城的强者们脸色忽然变得苍白无比,他们想起了最近的传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从骷髅岛开始横推〕〔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