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熊霸〕〔抗战之野狼突击队〕〔日常系美剧〕〔千机妙探〕〔生存作业〕〔魔王不必被打倒〕〔女主夏乔男主司御〕〔史上最强炼气期〕〔开局签到九个小仙〕〔老祖宗在天有灵〕〔我有一间魔兽店〕〔颠覆了这是皇帝聊〕〔末世第七城〕〔魔卡诸天〕〔炮台法师〕〔夫人她马甲又轰动〕〔肉装法爷会挂机〕〔修仙满级后我重生〕〔我有一群地球玩家〕〔狩魔猎人和他的小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最初的巫师 第五章 犹豫就会败北
    说书人眼眸一亮,将铜碗往衣袖里一藏,再拿出来时已经没有了那金币。

    给金币的年轻人微微一笑,往后一斜躺,斗气竟化作气垫,让他舒舒服服的靠着。

    周围的人大惊,都意识到这是一位大人物,能够斗气外放且随意化形的人,至少是气王以上的强者。

    说书人也没了之前的随意,很谨慎的一鞠躬,然后继续说道:“这大日魔尊确实了得,我们都知道气之大陆分为五方,北方至水,南方至火,东方至木,西方至金和中央至土。

    大日魔尊威压整个北方,可谓是一方霸主,已不是普通气宗所能比拟,如果对比历史,恐怕能与未成道的气之至尊相比了。”

    刚刚给完那位大人物用冷冷的声音说道:“你怎知可比拟未成道之气尊”

    说书人心中咯噔一声,行动上立刻鞠了一躬,一点也没嘴硬:“我确实不知,只是这魔尊已经威压整个北方,竖着名的气宗皆死,即使用斗气化马之术逃遁,都无一人幸免。我觉得,或许他的实力确实力压群气宗了吧。”

    白袍青年人冷哼一声,忽然直冲天际,留下一句话在众人耳边:“吾乃元祖气尊座下金九耀,这就去取所谓魔尊首级,说书的内容可以改了。”

    说书人眉头紧皱,喃喃着:“金九耀,好熟悉的名字。”

    他急忙翻阅自己的书堆,良久喊道:“金九耀,传说中曾与元祖气尊争夺至尊位的强敌,半步至尊,元祖至尊成道后,归降至尊。他这样的人物,怎么会活到当代的莫非至尊真有秘法,能让非至尊境的人一直存活”

    玛卡帝国帝都,北方五大帝国的皇帝们首次相遇,他们都被艾斯召来,虽然很不想来,却不得不来。

    艾斯实在太过霸道,上一个想在他面前维护帝王尊严的人,已经化为灰烬。

    艾斯静静的悬浮在半空,他已经做到这个份上,气尊却仍未出现,让他越发觉得天道与气尊们存在着矛盾和分析,不过问题不大,天道再强,在世界间的战争也无法出力。

    巫师世界已经飞速接近此世界,只需约莫百年,两个世界就可以相遇,有三位假格半神,如果再有一人能争夺到气世界半神的资格,那胜利简直唾手可得。

    艾斯将这些帝王聚集,是想把整个北方的位格之力汇聚,如果能窃取此处的位格之力,那未来的胜算就更大了。

    南方的天空,一道光耀闪过,随后是马的嘶吼声,强大的气势如同流星般袭来,艾斯立刻激发引力力场,一动不动。

    连人带马,冲到艾斯身前,忽然被扭曲消失,出现在不远处。

    来人一身白袍,正是元祖气尊座下的金九耀。

    金九耀,浑身被奇异的光耀笼罩,如同一柄极其锐利的剑,高喊着:“果然有几分伎俩,但不过都是技巧,如果不能理解技巧,就用更强大的力量摧毁!”

    轰!

    他的力量完全爆发,在艾斯眼眸中,金九耀的力量似乎强大了数倍,他用的是某种秘法,激发了自己的所有潜力,短暂的提升至接近至尊的状态。

    艾斯嘴角依旧是带着神秘的微笑,愚蠢的人总会自以为蛮力能战胜智慧,殊不知,骑兵冲锋速度与坦克无二,床弩的攻击距离与狙击步枪差不了多少,但为何威力相差如此之大,其根基在于基石不同。

    基于引力力场、质量扭曲空间、引力力线等概念构造的动态防御系统,虽然看似与所谓的绝对防御差别不大,实际上已经领先了不知多少代理论基石,蛮力骑兵冲锋可能会战争弓箭,但绝对无法战胜机关枪。

    金九耀反复冲锋,却始终无法突破艾斯的动态引力扭曲力场,他气喘吁吁道:“我承认自己没能力突破,但这只是我的力量不足够大而已,你是个值得尊敬的对手,如果不因为你是域外邪魔,也许我们可以对饮言欢。”

    艾斯神色带着玩味,笑着问道:“你的力量不足够大,那要怎么办呢要请你们至尊亲临吗”

    金九耀的斗气化作骏马,一溜烟消失不见,没有回答,至尊们不能降临,要是能降临,还需要他这种人出马吗

    现在只能向至尊汇报,期望天道通融吧。

    他没有发现,艾斯已经在他身上做了标记,他移动的轨迹在艾斯眼眸中是那样的明显,一直逃到气之大陆边缘,无尽海的上空,在雷霆咆哮的阴云下,金九耀消失不见。

    过了约半分钟,艾斯出现在此处,祂双眸白芒绽放,慢慢看清了这里的秘密。

    “原来如此,嵌入型的组合半位面,三个位面合为一,如同鸡蛋中的蛋黄一般。只是这样做有何用处,世界似乎将此处封锁,让我仔细研究研究。”

    至尊秘境之中,回到这里的金九耀倒吸了一口凉气,心中稍安。

    “真是恐怖如斯,恐怖如斯!没想到这个域外邪魔竟然真的堪比至尊,必须马上向元祖至尊汇报才是。”

    他快步走到大殿,三位至尊都在殿堂之上,正是元祖至尊,青龙至尊和西方至尊三人,他们见到金九耀后,元祖至尊说道:“九耀,你中计了。”

    金九耀不明所以,三位至尊一指面前的水潭,正是艾斯的样貌显现。

    他这才明白,跪俯称错。

    元祖至尊哈哈大笑:“无妨,他想探究至尊的秘密,我们也想借助域外邪魔解除枷锁,彼此角力罢了。如此一来,此次大劫,不只要诞生一位至尊,更是要与未知世界角力,天道顾此失彼,最后只得与吾等和解。”

    青龙至尊也笑道:“本该如此,吾等身为至尊,本应统领世界,却被迫我再此处,说来此时都是西方的错。”

    西方至尊打了个哈哈,赔笑道:“确实是我之错,没想到啊,悔之晚矣。”

    三位至尊沉默了一会,似乎都回忆起不好的事情,良久元祖至尊说道:“我本以为这次的变数只能出现在下一位天命之子,未来至尊身上,没想到有域外邪魔降临,反而给了我们更多空间。

    这邪魔的实力,虽然接近至尊,但我能确定他不是至尊,只是不知邪魔如何降临,彼之邪魔天有多少强者,如果有多位至尊强者,恐怕我方天地危矣。”

    西方至尊也说道:“前段时间我突然观察到西极星动,似乎有什么人撬动了奇异的开关一样,我们的天地发生了神秘的波动,虽然算不清,但可以确定与邪魔有关。根据我的推演,邪魔可能来自一个比我们强大许多的世界。”

    金九耀听着几位至尊的话,心中也是惴惴难安不由说道:“那我们该如何如果对方世界真的比我们强大,直接投降摇尾乞怜吗”

    元祖至尊哈哈一笑,安抚道:

    “九耀不得无礼,即使是一个更强大的世界入侵,情况也的分开看,对方可能只是该世界的某一个势力,甚至是一个不太强的实力。如果真是整个世界级别的入侵,我们早就被第一时间镇压,彼既然试探我,说明他们的实力与我们也就在伯仲之间,甚至可能不如。

    我们需要密切接触,最终决定。”

    谁都没注意到,西方至尊的双眸闪烁着异彩,似乎在打算着什么。

    距离艾斯确认至尊们不得出之后,已经过去近三十年,这三十年是腥风血雨的一段岁月,大日魔尊突兀崛起,横扫了整个大陆,无数圣地凋零,气宗陨落。

    即使是斗气化马秘术,也难逃魔尊的牵引秘术,具化为灰灰。

    除此之外,一种名曰魔法的力量神秘崛起,不少气修者在加入了隐秘的魔法公会后,不久就变得神经兮兮,各国有识之士曾尝试禁绝魔法,却被大日魔尊屠戮,顿时无人再敢镇压魔法,魔法之道大盛。

    而这大盛的关键,就是云起帝国整个国家归一魔法门,并按照魔法门当代宗主拜仁的要求,布置了所谓的引力扭转装置,将整个帝都浮空,化为浮空之城,魔法的圣地。

    与此同时,有一位强者顶着大日魔尊弟子的名号,在这三十年间飞速崛起,他一路杀强敌,收美女,几乎战无不胜,竟仅仅三十年就成为新的气宗,并且没有被大日魔尊讨伐,在玛卡帝国光顶城开一新圣地。

    萧萧寒风,一位美妇人,一位英武青年和一名老者同时出现在光顶城附近的上空,美妇人肤如凝脂,如同一幅画,却并不娇媚,反而带着一股子肃杀和狷狂。

    英武青年如一杆刺破天际的长枪,如同潜龙在渊,那神情和姿态是那样的坚毅和一往无前,如果艾斯在此,也许会惊讶的发现,他竟然与明焰很是相似。

    青年倒吸一口凉气,平复了心情,俯视着此城说道:“母亲,此处就是那大恶人之居所”

    美妇人点点头,神色痛苦的陷入回忆,轻声说道:“霖儿,事到如今,我必须将真相告知你,然后让你自行选择。”

    青年有些不解问道:“什么真相”

    身后的老者摸着场髯,笑着说道:“不如由我来说如何嫣然夫人毕竟是亲母,有些事情说出来痛心,我是霖儿的师傅,又知晓一切事情,作为第三者讲述也许更好。”

    美妇人也点点头。

    老者就说道:“在我遇到你们母子之前,你母亲原是玛卡帝国望族拓跋家之嫡女,玛卡帝国圣地天岚宗的内门弟子。她与你父亲自幼就有婚约在身,而你父亲正是光顶圣地之主,明焰。”

    此言一出,青年不可置信,他盯着母亲,见母亲点点头,这才觉有些头晕目眩。

    美妇人忍不住说道:“我们三十年间,第一志向就是击杀大日魔尊,第二志向则是击败明焰气宗,可父子对决,我不能让你蒙在鼓里。那日大日魔尊灭绝天岚宗,正是为了你父。

    我当时不知,虽想报仇,但你父亲说自己有家族责任,不能与我一道,我也能理解,并在那晚与他圆房。

    次日我离开光顶城,在回拓跋家的路上听闻你父承认自己是大日魔尊的弟子,并获得了天岚宗和鬼冥殿两圣地的至高功法,当即一口鲜血吐出,昏迷不醒。

    等我醒来,却发现拓跋城方向浓烟四起,到了时家族已是灰烬,一片火海。

    你外祖父,外祖母,七个舅舅,十四个外兄弟姐妹,具葬身火海。

    其原因竟是六大圣地气宗围攻大日魔尊,两方大战,大日魔尊的一道流火击中拓跋城,让整个城烟消云散。”

    老者也说道:“那日我恰巧遇到你母亲晕厥,救醒后你母亲修养了一月有余,两人结伴到了拓跋城,等到了拓跋城,那里已经化为烈焰火海,什么都没有了。

    你母亲至此,与大日魔尊结下了灭门毁宗深仇,而你父又是大日魔尊唯一的弟子,这就是事情的渊源,至于如何做,还是听你的内心。”

    拓跋嫣然也说道:“拓跋霖,你本姓应该是明,但你父亲欺骗在前,我无法容忍,故而将你名字改为拓跋霖。但母亲不愿让你在不知觉间与父对决,所以将真相告知,一切由你自决。”

    一阵沉默,拓跋霖英武的面容头次出现了犹豫,那毕竟是他的生身父亲,他一时间思绪万千,倒吸了数口冷气,不能言语。

    良久又良久,拓跋霖说道:“我是母亲和师尊养育,修习师尊秘传的血气心火之道,在这三十年间与魔法门****斗,与各大宗门斗,与散人斗,吾之心火从未动摇,而这一次,我动摇了。母亲,感谢您让我了解这一切,我想去一趟光顶城,去看看那个人,观察观察他,再决定是击败,是击杀还是联手除去大日魔尊!”

    美妇人犹豫了一下,最终没有说话。

    老者正是拜仁,他微笑的摸着胡子,轻声说道:“去看看也好,记住遵循内心的想法,你的心火就会无比旺盛。如果犹豫,就会败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从骷髅岛开始横推〕〔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