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穆霆琛〕〔北宋之无双国士〕〔皇后天天想逃跑〕〔影视猎魔人〕〔我老婆是传奇天后〕〔一世豪婿林炎柳慕〕〔女尊大佬的掌中娇〕〔我穿越到了女频〕〔温言穆霆琛最新〕〔我是末世唯一的男〕〔玄幻之全民进化〕〔陈梦瑶〕〔重生三国当皇帝〕〔重生后,渣总追妻〕〔温言穆霆琛〕〔钑龙〕〔斗罗之魂力每年升〕〔大唐:一人灭一国〕〔凌少的温柔宠溺〕〔穿越七零做知青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最初的巫师 第八章 他者即地狱
    布莱尼娅穿着一身月白色的长袍,从魔法战舰中飞了出来,她望着如蝗虫般进入气之世界的众巫师,忽然叹了口气。

    “亲爱的,你为什么叹息我们赢了这场世界之争。”

    泰勒斯忽然闪现到布莱尼娅身旁,搂住了她。

    布莱尼娅缓缓靠着泰勒斯的臂膀,声音低迷:“我觉得有些累,我们为什么要和气之世界爆发战争这个所谓的斗气世界,其实并没有与我们有任何争执,我们为了获得资源,主动入侵对方,我觉得并不是正确的。”

    泰勒斯用力的抱着布莱尼娅,沉稳的说道:

    “在高层会议时,你当时不在场,艾斯大人曾经讲过这样一个故事。巫师来自卡亚世界,而卡亚世界成长的历程中,曾经遭遇过数个世界,没有一次是和平,只是卡亚世界很幸运,每次都获胜了。

    而在这一次,卡亚世界被更上层坠落的巨树世界入侵,巨树世界依然完蛋,但战争依然开启。”

    布莱尼娅仍有些不解,她只是感觉这样很累,低声说道:“为什么我们不能尝试善意接触呢”

    泰勒斯回忆起最后一次最高会议时,艾斯的演讲。

    “星界就是一座黑暗森林,每个文明世界都是猎人,像幽灵般潜行于林间,轻轻拨开挡路的树枝,竭力不让脚步发出一点儿声音,连呼吸都必须小心翼翼。

    他必须小心,因为林中到处都有与他一样潜行的猎人,如果他发现了别的生命,能做的只有一件事:消灭之。

    在这片森林中,他人就是地狱,就是永恒的威胁,任何暴露自己存在的生命都将很快被消灭,这就是星界的图景。”

    布莱尼娅仍不解的问道:“如果有某个世界心怀善意呢比如气之世界,并没有证据证明它要会怀着恶意。”

    泰勒斯又一次回忆起艾斯的话,他也曾和布莱尼娅一样质问过,但最终泰勒斯被艾斯的逻辑说服。

    “他者即地狱,按我们巫师现在的研究理论,我们应该能做出这样两个基石假设:第一,生存是世界的第一需要;第二,资源在星界并非无限,其总量可能是固定的。”

    布莱尼娅点点头,这倒是不难理解,如果一个世界,世界中的文明连生存都不要了,那它就自然毁灭了,至于资源,这是一个类推,世界的资源有限,必须汲取星界的资源,才能发展,那星界的资源可能也是有限的。

    泰勒斯的目光望向漆黑的星界虚空,又看了看正在撕裂气之世界的巫师们,眼中带着无尽的寂寥,轻声说道:“艾斯大人提出了一个让人无法反驳的逻辑,猜疑链!”

    布莱尼娅缓缓的复述着这个生造词:“猜疑链质疑的链条吗”

    泰勒斯点点头,与布莱尼娅二人随意的坐在战舰之上,整个战舰呈流线型,泛着金属光泽,是天之轮值贝蒂冕下的得意之作。

    其中那门可怕的超级电磁轨道炮,正是基于泰勒斯和布莱尼娅的理论创造的,在研究电磁理论之初,他们从未想过自己会释放出如此可怕的大杀器。

    两人就这样依着战舰的金属槽,布莱尼娅温柔而担忧的看着泰勒斯。

    “所谓的猜疑链,就是你说的那样,质疑的链条,或者说质疑的连锁反应。这建立在一个前提,任何超凡文明世界,都无法判断对方是否为善意文明世界。”

    布莱尼娅皱着眉头思考,最后缓缓的说道:

    “就预见的情况而言,我们确实无法判断这个斗气文明最初会是善意还是恶意,而我们的入侵,已经暴露了卡亚世界的坐标,只是卡亚世界太伟大,对方与其相比犹如蝼蚁,所以不敢造次。”

    泰勒斯摸了摸布莱尼娅的头,温柔的说道:“这也是艾斯大人提出的一点,任何交流都意味着坐标的暴露,如果不是用卡亚为跳板,对方必定早就发现巫师世界,也许就完全不同。

    文明间的善意和恶意。善和恶这类字眼放到逻辑是不严谨的,所以需要对它们的含义加以限制:善意就是指不主动攻击和消灭其他文明世界,恶意则相反。这是最低的善意了吧”

    布莱尼娅点点头,她神色有些凄婉,似乎在哀叹这文明世界的命运。

    泰勒斯则如连珠炮一般,说出了艾斯的判断:

    “一个文明不能判断另一个文明是善文明还是恶文明,

    一个文明不能判断另一个文明认为本文明是善文明还是恶文明,

    一个文明不能判断另一个文明是否会对本文明发起攻击,

    一个文明无法判断另一个文明对自己是善意或恶意的,

    一个文明无法判断另一个文明判断自己对它是善意或恶意的

    ……”

    泰勒斯站了起来,悬浮在虚空,望着布莱尼娅用近乎无奈的声音说道:“我们就生活在这一一个星界虚空,星界分层,过去强大的世界会上升到更高层,但他们依然可以降临。巫师世界就是如此诞生,我们无法判断,对方也无法判断。”

    布莱尼娅理解了这一切,但她仍旧疑惑道:“如果彼世界异常强大,我世界对彼来说犹如蝼蚁,应该不必要向蝼蚁计较,有的可能会踩死蝼蚁,但有的可能会放掉蝼蚁吧”

    泰勒斯点点头,随后摇摇头:

    “确实有的可能会放掉,但也有的可能会碾死隐患,交流就意味着暴露,蝼蚁有没有可能将你的坐标暴露呢我们巫师世界是可以快速移动的,但对方是不是可以扩大搜索范围,超级超凡文明也许有我们难以理解的手段。

    而且,你怎么就这样肯定,蝼蚁不会学习”

    他缓缓的靠近布莱尼娅,用低沉的声音说道:“要知道,我们可不是从卡亚降临的巫师,为什么我们能极短的时间就实现飞跃,知识是会扩散的,就像魔法一旦传播,说不定会出现后来者追上传火者的情况,到那时,命运由谁掌控”

    布莱尼娅如遭雷击,缓缓的说道:“让你知道我的存在,让你存在下去,对我来说都是危险的,星界虚空,他者即地狱!”

    他们环顾着四周,忽然觉得这漆黑的星界不像往常那样迷人,反而如择人而噬的怪物,让人不寒而栗,或许相遇就是最可怕的开始,无论谁先举起武器。

    在这一次的相遇,高塔巫师们凭借着卡亚的高级别迷惑了对方,最终实现整个世界的胜利,但是下一次,是否还能如此幸运呢

    巫师世界丛停下了脚步,无论如何,这一次他们胜利了,就要好好享受胜利的果实。

    百年时间转瞬即逝,气之世界已经成为过去,世界的精华被梦幻大源吸收,气之大陆的碎片和空间融入巫师世界内部,将巫师世界的星系结构极大拓展。

    艾斯也走出了自己的半位面,祂已经实现四位一体,稳固了半神的极限,他不能在此突破,因为那样只能变成个人飞升,而真神飞升到更上层,也是无尽的虚空。

    不如通过稳定通道回到卡亚世界,在那补全梦境之路,再图晋升。

    艾斯并没有回到天之界,整个巫师世界丛本身就是一个强大自觉的战争机器,艾斯已经将这个世界扶上路了,他目光幽幽的望着无尽漆黑的星界虚空。

    “我先举起了武器,我先获得了胜利,如果我不举起武器,对方会不会攻击呢一切不得而知,也有有人认为这是残忍,可对未知者的善意,也许就是对己方最大的残忍。

    一如前世,人类每一次的走出和地理发现,带来的都是灭绝,即使在蒙昧的原始时代,尼安德特人为什么被后起的智人灭绝,文明和智慧的相遇,他者才是真正的地狱,只是这次我精密策划,扮演了地狱的角色。

    如果是气之世界先发现我们,他们会做什么准备,热情而友善的接触”

    艾斯的身影渐渐变淡,他的梦之界也随之一同消失,通过那稳定的通道,穿越层层星界界膜,来到卡亚世界。

    淅沥沥的雨水正拍打着建筑,艾斯站在魔法城堡的西塔之上,静静的感受着自然的洗礼。

    整个托特城邦静悄悄的,这里的节奏和环境依旧,虽然世界爆发了大战,但因为内侧的锁死暂时没被打破,艾斯在星界下层经历了上百年,在萨莉亚只是过去了大半年。

    虽然有着各自角力,但整个世界内侧的变化并不剧烈,事实上这是一场罕见的入侵,对方的“船”已破,想要上卡亚的船,并推翻“船”上的统治者。

    “如果从星界社会学的角度看,巨树世界与卡亚世界的遭遇,从巨树世界坠落就注定了,甚至连巨树世界的坠落,也可以侧面证明‘他者即地狱’。

    星界的生态没有童话,也不存在抱着善意接触,每一次的接触,都意味着某一方的毁灭,如果想在星界长存,每个世界都应该试图隐藏自身并最小代价消灭对方。”

    艾斯走在雨中,轻声的说出了自己的判断,这样漆黑的星界虚空,善意只能存在世界内部,只能存在群体内部,当到底星界虚空,任何人都会变成野兽,如果不变成野兽,那就会在猜疑链中被野兽吞噬。

    艾斯就这样走进计算之神托特的神庙,直面祂的庇护者真神托特。

    托特的神像闪烁着乳白色的光芒,不一会儿一位相貌英俊身材如同雕塑,穿着一身宽松白袍的男子走出。

    “艾斯,应该称呼你为艾斯冕下,上次你出现过,可很快就消失了。竟然如此快的成为半神,而且!”

    托特的眼睛带着异彩,祂已经看出了艾斯的状态,半神的极限状态。

    “你这个状态,明明已经达到半神的极限,偏偏没有神基,这是巫师的独特道路吗还是说你还是想走梦境之路”

    艾斯点点头道:“我确实想走梦境之路。”

    托特皱着眉头说道:“你对我说了实话,母神曾经说过,如果你说了实话,并一心想走梦境领域,可以允许你动手,但必须留下梦境三子的生命。

    就我而言,我不支持你走这个道路,你是巫师,未必不能成为巫师之神,并且可以走巫师的道路,你那璀璨的星空,有非常大的潜力。”

    艾斯没有过多解释,他已经到了半神的极限,如果不是为了完善道路,艾斯完全可以直接晋升,无论是领域之路还是规律之路。

    托特也将艾斯当做一位可以对等对话的存在,建议提了之后,就不再多说,反而详细的了解巫师的知识,并索要了一些成果。

    作为回报,托特将梦境三子和睡神的近况告知了艾斯,并附带了整个卡亚世界的情况。

    外神、反叛诸神和卡亚诸神三方仍在对峙,魔鬼似乎左右逢源,摇摆不定,至于恶魔,他们的混乱注定了他们无法担当一个角色,只能被各方利用驱使。

    但恶魔是混乱的,利用恶魔,就随时可能被混乱反噬。

    两个世界已经渐渐重合,大源似乎也陷入了深深的沉睡,神王克诺安斯仍保留了部分神王特权,祂在身体恢复后不久,就袭击了反派诸神和外神。

    但就在关键时刻,克诺安斯的姐姐,神后黎娜斯竟然发出背刺,加入了反叛诸神和外神的阵营。

    克诺安斯身受重伤,躲进卡亚神山之中,夜之女士、皎月女神阿尔忒开始主持大局,并与神后、冥王和世界树亲子奥拉斯三位缔结停战协议,世界一时间陷入了短暂的平静。

    了解了这些之后,艾斯爽快的将巫师的理论知识分享给托特,祂已经看出托特在实验巫师之道,也许未来托特也能成为一位五级巫师也说不定,这并不是坏事。

    “神后已经更换名号,自称生命女神、世界树的守护者,确实如此,仅仅是劣化的种子,在二级世界就能衍生出一个精灵界,更何况深入大源的世界树嫩枝,也许祂感受到了这种来自生命的呼唤和机会。”

    艾斯缓缓的脱离世界内侧,回忆起倒影世界中那一个个翠绿秘境,那或许就是黎娜斯的重大机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