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泰坦与龙之王〕〔大良医〕〔非凡兵王〕〔我变成了一只雄狮〕〔神级符阵师〕〔止道为仙〕〔联盟之梦回s3〕〔星际工业时代〕〔深爱久久相随霍翌〕〔奕王〕〔万古第一杀神〕〔武极狂神〕〔重生为君〕〔欢喜农家科举记〕〔一胎二宝:总裁的〕〔回到原始社会做酋〕〔环河之主〕〔逆少重归〕〔万能芯片经销商〕〔我真没想重生啊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万鬼吞噬系统 第二百八十四章 金丹陨落
    ,精彩无弹窗免费!

    这个年轻人的平静,让欧阳弦很恼火,念力一动,身后悬浮起一把飞剑。

    唆,飞射向李道冲脑门。

    当,咔!

    几乎同时李道冲身后也悬浮起一把飞刀,射出。

    飞剑飞刀在空中激烈碰撞,清脆响声之后,飞剑被击飞,剑身上断裂开一道寸许缺口。

    欧阳弦错愕失声,“筑基修士。”

    柳姓老妪、叶仁飞和李雪媚三人目瞪口呆的看着李道冲,他们就是做梦不会想到李道冲已经进入筑基期。

    叶仁飞不愿相信这是真的,李道冲竟然已经筑基成功,这怎么可能?

    李雪媚同样无法置信,那个曾经傻乎乎的小子,如今已经成为一名修真者。

    是在做梦吗?

    柳姓老妪的惊愕来自于李道冲的年纪,自己一大把年纪才堪堪筑基成功,这小子看上去不过十八九岁,就已经是筑基期。

    天赋这玩意,真的不是个玩意。

    柳姓老妪羡慕嫉妒恨的看着李道冲,深叹一口气,岁月不饶人,年轻就是好。

    “你不打算回答我的问题吗?”李道冲声音冷了下来。

    欧阳弦心中虽惊,但还不至于惧怕,对李道冲话充耳不闻,另一只手弹指一挥,一道黑芒急射而出。

    如此近距离,速度如此之快,根本来不及反应。

    在欧阳弦看来,这小子再厉害也要着了道。

    然而欧阳弦却不知道,李道冲从准备出手开始,念力就死死将他锁定,他的任何一举一动都在李道冲的掌控之中。

    李道冲微微侧身,黑芒掠过。

    欧阳弦惊讶之余,露出奸笑,躲开就有用吗,黑芒是跟踪的不击中目标或者毁灭,将无休无止的射向目标。

    刹那间那道被李道冲躲开的黑芒,瞬间返回,射向李道冲背心。

    小子,你再牛,也得成为不死魂棺的开棺祭魂。

    欧阳弦脸上浮现出狡诈之色,只是表情还没完全绽放,便定格在哪里,如同被冻结一般,一双眼睛骤然瞪起。

    一直抓着欧阳弦手腕的李道冲,在黑芒反射回来刹那间凭空消失。

    那道黑芒直直射向欧阳弦。

    砰!

    欧阳弦被自己射出的黑芒击中,倒飞而去,身体被黑芒包裹住,刚好落在石台之上的坑洞之中。

    欧阳弦拼命挣扎,却是无济于事,很快与先前那青峰子和中年女子一样生机迅速消去。

    三人生魂瞬间被不死魂棺吸收,此时那口巨大木棺微微发出淡淡光晕,木棺盖子震动两下平息下来。

    李道冲眼睛里面流光闪过,不死魂棺里面有东西?刚刚棺材盖子震动时,一股恐怖气息从里面传出。

    李道冲脊背透心凉,瞬间被汗水浸湿,少有的露出惊惧之色,那股恐怖死气,超越了李道冲所能理解的范围。

    眼下那只正在与卢星湛激战的厉鬼王与那股死气比来,充其量只能算一只爬虫。

    那是何等存在才能拥有如此强大死气?

    巫祖?

    李道冲心惊不已,若真是如此,今天在这洞窟之内的所有人都别想活着出去了。

    不,整个赤阳星都要湮灭。

    李道冲看了一眼石台上此时被包裹在黑色光罩内的三人,继而看向石台边缘的九个坑洞,已有三个被人所站,还有六个空的。

    李道冲忽然意识到什么,欧阳弦的目的,他似乎猜测到一些。

    难怪欧阳弦身上的气息很古怪,此时李道冲才想明白,他应该修炼的是冥鬼所给的鬼术,而非功法,欧阳弦多半被冥鬼所俘,成了傀儡。

    今天出现在这里,欧阳弦不是为了争夺不死魂棺,而是要打开不死魂棺。

    李道冲瞬间明悟,一切都说通了,冥域耗费这么大代价,并不是为了不死魂棺,而是为了棺内躺着的那位。

    李道冲带着一丝恐惧看向不死魂棺,里面那位如果醒来,必将是一场灾难。

    同时李道冲又下意识的舔了舔唇边,心中涌现出一丝兴奋,如果将里面躺着的那位吸收掉。

    自己能升几级?

    不过这么强大的死气,李道冲可不敢尝试吸收,以目前他的实力来说,这种级别的存在一旦进入他体内,就没他什么事了。

    反噬是必然结果。

    李道冲自然不会那么傻,唯一能做的就是赶紧想办法离开这里,不死魂棺真要打开,想走也走不掉了。

    就在李道冲沉思之际,身后传来一声惨叫,转脸看去,正在与厉鬼王激战的那名金丹修士背后被一把飞箭射穿。

    卢星湛怎么想不到自己竟然会被偷袭,转身看去,当看见多年好友欧阳家老祖欧阳犼时,失声道,“欧阳兄,你。”

    一直隐匿在暗处用秘法将自己包裹的欧阳犼等待的就是重创三大金丹修士的机会。

    即使自己的亲孙子欧阳弦被陌生年轻人算计成为不死魂棺的祭魂,欧阳犼也没发出丝毫响动。

    孙儿没了还有重孙儿,击杀金丹修士的机会没了,就再也没有了。

    欧阳犼早在百年前便被冥域收买,吞服下冥魂丹,成为傀儡,若不是如此。

    就凭欧阳犼当年那点近乎残废的天赋,又怎能进入筑基期,并且一路修炼到筑基巅峰期。

    一切不过是出卖灵魂换来的,不过欧阳犼并不后悔,享受了百年荣华富贵,俯视众生,足矣。

    当冥域给他下达任务时,他知道一切即将结束。

    想要弄醒不死魂棺内的恐怖存在,一般人魂是远远不够的,修炼者都未必够。

    只有金丹修士强大人魂才能满足恐怖存在的需求。

    卢星湛运气想将飞箭逼出体外,然而一股死气侵入他体内,将金丹包裹住。

    卢星湛身上气息瞬间减弱,厉鬼王一把抓住卢星湛天灵盖将他丢入石台坑洞之中。

    金剑卢星湛金丹初期修士,就这样成了祭奠不死魂棺的人魂,就此陨落。

    黑色光罩一起,卢星湛身上生机迅速消失,饱满肉身以肉眼看得见的速度缩小下去。

    形势瞬间急转直下,白依依和老炮立刻遭遇合围,二人根本无法相信,金剑卢星湛就这么挂掉了。

    金丹修士啊,说死就死了。

    厉鬼王立刻与怨骨合力攻击老炮,欧阳犼则与红影厉鬼一同对付白依依。

    战况立刻开始呈现倾斜之势。

    欧阳犼偷袭成功之后,对叶仁飞、柳姓老妪、李雪媚和李道冲四人看都不看。

    他丝毫不担心这四人会逃掉,洞窟已被强大壁障包裹住,谁也出不去,就算是金丹修士想出去,都得费点周折。

    欧阳犼只有一个念头将另外两大金丹修士拿下,祭奠不死魂棺。

    这次他若能顺利完成任务,冥域会赐予一粒鬼王丹给他。

    吞服之中,他欧阳犼将成就鬼王体,进入金丹期,延寿两个甲子,实力将进入另外一个层次。

    这样的诱惑谁也无法抵挡。

    欧阳犼看着欧阳弦被李道冲算计,不仅没有一点怒意,反而觉得孙儿能够成为不死魂棺内恐怖存在的一部分而感到荣幸。

    老炮与怨骨斗了个旗鼓相当,厉鬼王加入进来,老炮立刻落于下风只有防守的份,还手进攻根本无法做到。

    白依依同样如此,与自己缠斗的这只红影厉鬼,已到了进阶边缘,厉害无比,单打独斗,白依依也只能打成平手。

    欧阳犼的加入,立刻让天平倾斜,欧阳犼筑基巅峰期,修为深厚,又得到冥域支持,并非普通筑基巅峰修士,战力直逼金丹初期。

    柳姓老妪一见不妙,拼了老命冲上去帮忙,只是还未出手,就被厉鬼王一掌击中,去掉半条命。

    随即厉鬼王将柳姓老妪丢入坑洞之中。

    这种级别的战斗,已经不是旁人想插手就能插手的。

    整个洞窟在激战中颤抖着,似乎随时有崩塌危险,老炮控制着他那件如同炮弹一样的狂野法宝天钟锤,狂轰乱炸。

    可效果甚微,厉鬼王凝聚出的半具冥体坚韧无比,根本不惧这种程度的轰击。

    怨骨手中长斧也是一件冥宝,与天钟锤不相上下。

    老炮体内灵气以惊人速度消耗着,不时取出灵药吞服下去,用来强行恢复灵气。

    白依依的情况更糟糕,欧阳犼歹毒无比,瞅准了白依依的要害不停猛攻,红影厉鬼则在正面托住白依依。

    白依依身上法衣多处受损,红影厉鬼双爪如厉鬼王的半身一样,凝聚成冥体,不再是幽魂状态。

    一爪子下来,法宝都能捏碎,更何况是法衣。

    白依依身上白色法衣被撕扯得七零八落,到处是洞,后背露出一大块,修长白皙右腿几乎完全暴露在外,手臂上扯开的口子里一道尺许血口狰狞可怖。

    小腹上也被抓伤,胸前也掉了一块,露出里面白皙饱满雪白,还有一道浅浅血痕挂在饱满之上。

    欧阳犼似乎对白依依研究的很透彻,知道她的软肋在哪,不停攻击着白依依的下腹位置。

    那里是白依依的命门,若被击中,不死也要去掉半条命。

    “欧阳犼,你出卖灵魂,就不怕死后下地狱吗?”白依依左肩被红影厉鬼再一次抓伤后,贝齿一咬冷声道。

    “老夫现在已在地狱,又何须担心下地狱,白小姐,你还是担心担心自己吧。”欧阳犼说着手上不停,驱动飞剑攻击白依依下腹部的同时,手中弓弩随时准备发射。

    刚刚偷袭卢星湛暗器便是弓弩,这是欧阳犼的本命法宝穿天弩,是一件通玄灵宝,要不然也不能刺穿金丹修士的身体。

    白依依之所以节节败退,就是大半注意力都在欧阳犼手中弓弩上,那是唯一能对她产生致命伤害的东西。

    白依依眼看着自己快被逼入死角,十八条白丝如章鱼触手一般延伸出去,拼死反攻。

    红影厉鬼被其中七条白丝带缠绕住,另外十一条白丝带则射向欧阳犼。

    欧阳犼飞剑瞬间斩断十一条白丝带,笑道,“白仙子,你也太小看我了吧,区区地阶法宝白丝带又怎能伤的了我,你那根白凤蚕丝带再不出手,只怕没机会出手了,可惜我需要白仙子的人魂祭奠不死魂棺,不然的话,我可舍不得将白仙子如此曼妙的美人儿杀掉,哈哈哈。”

    噗嗤!

    在欧阳犼仰面大笑时,一把长刀从他背心刺入,胸口处穿出。

    笑声戛然而止。

    李道冲面色淡漠的站在欧阳犼身后,手里握着苍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巨星从创造营开始〕〔撞生缘〕〔我来自缪星〕〔六宫凤华〕〔艾泽拉斯冰王子〕〔明朝败家子〕〔头牌经纪人:你老〕〔萌宝驾到:爹地投〕〔超级巨星之头条女〕〔洪荒之六道真人〕〔开局富可敌国〕〔血精灵崛起〕〔头条星闻:总裁宠〕〔我在斗罗卖魂环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