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最佳神医〕〔甜心玫瑰〕〔乡村小神医〕〔仙尊奶爸从无敌开〕〔豪门龙婿〕〔神级狂兵〕〔神豪阔少〕〔鉴宝直播间〕〔重生在90年代〕〔邪王嗜宠鬼医狂妃〕〔一剑飞仙〕〔有你我的兄弟〕〔女总裁的上门狂婿〕〔惹谁都别惹医圣大〕〔开启黑科技时代〕〔丑女种田:山里汉〕〔魔鬼经纪人〕〔神秘生物异闻录〕〔龙抬头〕〔总裁校花赖上我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万鬼吞噬系统 第三百五十五章 震怖全场
    ,精彩无弹窗免费!

    天元城各个方位,十多名修真大佬,陆续朝碧辉酒店飞射而来。

    夜空时而会有一道光束疾驰而过,有时是两三道。

    灯火通明的城市之中,人群络绎不绝,飞梭车穿梭来往,各条繁华大街上人们肆意享受着下班之后的夜生活。

    至于高空中划过的光华,无人察觉,即使飞驰来往的飞梭车也并未注意到更高天空中掠过的光芒。

    这些光束速度极快,划过的虚空会出现爆裂开的气流,不过由于高度极高,地面上的人们并不能听见。

    若是白天,定然会看见空中出现的气爆流。

    筑基修士全力御剑飞行时,速度可以达到音速,但这样消耗也会极大。

    碧辉酒店三层大厅。

    李道冲随意坐在餐桌前,惬意的享受着美食,这一桌在蓝湾星来说最顶级的灵菜灵肉,原本是用来招待参加本次同学会豪门大少和大小姐们的。

    现在却成了李道冲一人独享的晚餐。

    李道冲旁若无人,手里拿着一杯玲珑果酒,嘴里咀嚼着一块上好的冰蛟里脊肉。

    “清瑶,银瓶,你们站着干嘛,过来吃啊。”李道冲第三次招呼道。

    李清瑶和银瓶两女哪里吃的下去,这么多人看着不说,过不了多久这些大家族的高手便会纷纷到场。

    真不知道李道冲哪来的闲情吃东西。

    四周几十名站在蓝湾星最顶端的年轻人,一个个大眼瞪小眼站在原地看着李道冲一人享用美食。

    无人敢说话,连呼吸都小心翼翼,生怕被李道冲注意到。

    在所有人眼里,李道冲分明就是个不折不扣的疯子,做事不考虑后果的二愣子。

    心里面虽然这么想,但面上却无人敢表现出来。

    一个疯子又或是一个二愣子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这个疯子实力很强大。

    李道冲连洪家千金洪佳悦都敢打,还有谁是他不敢打的?

    在绝对实力面前,什么家世背景都是浮云,你再有地位,人家一根指头就能戳死你,你的那些身份地位有个毛用。

    筑基修士都奈何不了李道冲,这帮阔少大小姐又怎是李道冲的对手。

    一起上都不够李道冲一脚踹的。

    碧辉酒店总经理王尔家此时颇为尴尬,站在大厅中央进退不得,他想出去搬救兵,可又害怕李道冲一个不高兴,隔空给他一掌。

    筑基修士都被打飞,自己区区炼气九层修为,挨上一掌,还不被拍成肉泥。

    可是王尔家就这么站着不动,四周几十名豪门子弟时而投来的目光让他如同针扎。

    这里是他的主场,现在有人来砸场子,他这位主家连屁都不敢放,实在说不过去。

    站着不动,得罪的是几十个豪门子弟,若是走,得罪的是疯子李道冲。

    无论哪个都是王尔家承受不起。

    若非要做个比较,王尔家自然更害怕几十个大家族威压,今日之后自己怕是在蓝湾星没法混了。

    但此时此刻王尔家无论多么害怕就是不敢移动分毫,权衡利弊,还是小命重要。

    在王尔家看来李道冲基本上等于一个死人了,只要几个大家族的高手一来,今晚发生的一切都将有个了结。

    几十名豪门子弟敢怒不敢言,不过一个个心里面却是冷笑连连,每个人都得到消息,几大家族十多名修真者正在全速赶来。

    这帮平时高高在上的豪门子弟,面上不敢说,连小声议论都不敢,不过心里面早就开始碎碎念。

    就让你再嚣张一会吧。

    等各大家族派来的高手抵达,看你还怎么得意。

    所有人被压迫的气都抬不上来,只等着看李道冲一会怎么被收拾。

    奥蓝拓压抑着心中怒火,小心翼翼的用金疮药帮洪佳悦擦拭着肿起的半边脸。

    牛驰怎么还没来?

    奥蓝拓时不时会看下腕表,当他第五次低头时,牛驰的位置已在碧辉酒店门外。

    唆!

    一道清脆的破空之声。

    带起一阵强烈气浪,一名身穿灰色法衣的魁梧修士出现在大厅中央。

    来者正是奥家供奉的第一高手牛驰,筑基中期修士。

    牛驰脚下踩着一把七尺长巨斧,那是他的本命法宝,天阶上品,若能培育出器灵,这把暗红色巨斧将成为一把通玄灵宝。

    牛驰身材高大,足有两米个头,虎背熊腰,以武入道,以这种形式踏入筑基期的修士,战力要比修炼者强大许多。

    牛驰在奥家供奉之中修为并不是最强的,奥家还有另外两名家将筑基后期修为,但那两人却不是牛驰的对手。

    “少爷,属下来迟。”牛驰身形刚现,立刻来到奥蓝拓面前施礼道。

    牛驰身上自然散发出来的威压,让得全场一众豪门子弟个个气血不稳,心中不由自主的产生拜服的感觉。

    身份地位再高,当面对真正的修真者时,双腿也会发软,家财万贯皆为虚,修真入体方为实。

    牛驰这样的人能为奥家卖命,获得修炼资源在其次,拜服奥家有金丹修士才是主要。

    “牛叔,不必多礼。”奥蓝拓抬手道,目光转向李道冲,冷冷道,“李道冲,你不是很能打吗,牛叔是我奥家供奉第一高手,敢不敢接他三拳?”

    李道冲喝了一口玲珑果酒,吃了一口火蟒肉,这才慢条斯理的说道,“我等的不是他。”

    说完继续开吃。

    牛驰一到场,一众豪门子弟顿时气势变得不一样,刚刚连喘息都小心翼翼,现在都挺直胸脯。

    “李道冲,你不会是不敢吧?”一名压抑了很久的阔少嘲讽道。

    “大言不惭,不敢就不敢,说什么等的不是他,装什么装。”

    先前沉闷的大厅此时终于有人敢开口说话。

    “小子,就是你出手伤了洪小姐?哼,这三拳你不接也得接。”牛驰冷哼一声。

    “就凭你?也配让我接三拳?”李道冲瞄了一眼牛驰摇头道。

    李清瑶面颊上一颗豆大汗珠滴落而下,站在李道冲旁边,整个人都不好了。

    牛驰在蓝湾星那是绝对的强者,实力足以排进前三十。

    一把巨斧力劈山河,曾经一斧头下去将十米高的海浪硬生生劈成两半,海面上出现一道两公里长的海缝。

    李清瑶虽然一万个向着李道冲,但面对牛驰时,心里直打鼓,对方的威压几乎让李清瑶站立不稳。

    银瓶更好,小身子瑟瑟发抖,要不是李道冲用念力帮她抵挡住大部分威压,这丫头怕是已经瘫坐在地上了。

    “少爷,这人看起来不好惹,我们走吧。”银瓶拉了拉李道冲的衣角,声如蚊飞的说道。

    李道冲拍拍银瓶小手,转脸微微一笑,“没事,少爷不怕,今天少爷要让所有人知道,你是少爷的人,谁敢打你主意,就是找死。”

    最后四字吐出时,声音陡然一边,音波传遍整个大厅,直穿耳膜,不少人情不自禁捂住耳朵。

    “这小子真不知死活,等下各大家族高手尽数到场,看他还能不能像现在这样说话。”

    “王经理,这里发生了什么,要你待这么久?”

    这时大厅门外传来不悦的质问声。

    所有人转脸看去,只见赵家家主赵修研带着几名赵家高层走了进来,赵无晋赫然在列,同时那三位赵无晋从苍梧星带回的筑基修士也跟在后面。

    “赵家人来了,这下有好戏看了。”

    “这回看这小子还怎么嚣张。”

    王尔家长舒一口气,立刻小跑迎上去,对赵修研道,“赵董,有人在这里闹事,还杀了两名客人的家奴。”

    赵修研目色一凝,“什么?谁这么大胆子,敢在碧辉酒店下杀手?”

    王尔家手一指,指向李道冲,“他。”

    赵修研随即望去,神色顿时一变,站在他身后的赵无晋瞬间露出阴狠之色。

    “李道冲,是你。”赵修研意外中冷声道。

    李道冲一口喝干杯中酒,放下酒杯起身,淡然看着赵修研,“是我,咋了?”

    赵家也是李道冲此次回蓝湾星的目标之一,原本是要明天再杀上门去,没想到他们也在碧辉酒店,正好省去不少麻烦,一并解决掉。

    “你胆子不小,还敢回来?”

    “回来就是胆子不小?难道蓝湾星是龙潭虎穴不成?我看也不像啊。”李道冲悠然反问。

    “哼,你在争霸赛上暗算赵探胜,又再赤阳星上算计我族大长老赵铺易,让我赵家一老一少喊冤而死,今天这笔账,咱们得好好算一算。”赵修研目中杀机尽显。

    李道冲目色冷了下来,淡淡道,“赵探胜的死与我无关,我并未对他使用念力攻击,爱信不信,只凭臆断猜测就说是我所为,还这么确信,你们赵家无脑的令人发指,被人利用当枪使还不自知,也没谁了,至于赵铺易那老东西,争霸赛上以大欺小,只凭臆断就狠下杀手背后偷袭,打我一掌,到了赤阳星还想杀我,我正当防卫而已,何来算计?赵修研你们赵家就这么喜欢凭空想象,胡说八道吗?”

    “满口胡言,李道冲,不管你如何狡辩,我赵家今天都要将你拿下。”赵修研说着身上气息节节攀升。

    “李道冲杀我赵家两人,今日我赵家要讨个公道,可有人有意见?”赵无晋跟着道。

    赵无晋行事谨慎,动手前也要立牌坊,在他看来李道冲插翅难飞,今日必将其斩杀。

    大厅内无人应答,一个个豪门子弟恨不得鼓掌叫好。

    “我有。”

    外面传来阴沉之色,一道光影一闪而来。

    一名老者出现在场中。

    “邱真人。”

    有人发出惊呼。

    来者正是李道冲要找的邱雄。

    “我也有。”

    接着又是一声,又一名老者出现在场中。

    “田家大长老田骑因。”立刻有人认出。

    “还有我们。”

    唆唆唆……

    数道光华陆续而来,古家修士、奥家修士、田家修士和洪家修士尽数到场。

    蓝湾星站在最顶峰的一众修真者来了至少一半。

    赵修研微微一愣,心里有点奇怪,不禁问道,“各位不知有何异议?”

    田骑因怒视着李道冲,道,“你们赵家讨公道之前,先让老夫跟这小儿算算账。”

    “田老,你先算,算完了记得留口气给我们洪家。”

    “还有我们奥家。”

    赵修研一听,眉宇一松,原来都是找李道冲麻烦,继而与赵无晋相视一眼,后者传音道。

    “父亲,我们只要李道冲死,至于怎么死,并不重要,用不着咱们动手岂不更好。”

    赵修研点了点头,继而对众位修士拱手道,“那诸位先请便是。”

    整个大厅在出现这么多修士后陷入沸腾。

    这帮豪门子弟,纵使地位很高,也从来没同时见过这么多修真者,这么大阵仗,在蓝湾星这种小地方难得一见。

    “哈哈哈,李道冲看你还怎么嚣张。”

    “赶紧跪地求饶吧,或许还能苟且偷生。”

    “不作死就不会死,这句话用在李道冲身上再合适不过了。”

    压抑许久的豪门子弟此时彻底爆发,要不是自己实力不够,恨不得现在就上去将李道冲踩在脚下蹂躏。

    奥蓝拓给牛驰使了个眼色,后者上前一步,对田骑因道,“田兄,老弟先来一步,此子羞辱小主女友洪小姐,先让此子接老弟三拳再说。”

    论年岁,牛驰要比田骑因小很多,叫爷爷都不为过,田骑因已有九十多岁,牛驰不过四五十岁而已。

    但论修为,二人却是不相上下,因此牛驰叫田骑因一声田兄倒也不为过。

    修真者只论修为,不论年岁。

    修真者年岁无大小,修为高者为大,修为相同便是平辈。

    说完,牛驰上前三步,已是来到李道冲面前,露出阴森之色,“小子,我刚刚说了,这三拳你接也得接,不接也得接。”

    李道冲唇角微微一扬,“我说了我等的不是你,你也不够资格让我接你的拳,不过你非要找死,那就来吧。”

    “黄口小儿,死到临头还嘴硬。”牛驰冷声,紧接着轻喝一声,“穿山拳。”

    牛驰说动手就动手,并且丝毫没有留手的意思。

    一拳出,气浪翻滚,整个大厅卷起狂风。

    “好可怕。”有女孩惊恐道。

    “这就是筑基中期修士的拳力吗,怕是一座山也能打穿吧。”一名阔少惊愕道。

    “小心。”李清瑶叫出声时已经被牛驰的拳风逼退十多步。

    “少爷。”银瓶同样如此,几乎被吹得飞离地面,只来得及发出一声呼唤,人已经退至墙边。

    李道冲平静如常,牛驰的拳风对他根本没有丝毫影响,抬手握拳,打出。

    没有使用任何功法,只是平淡无奇的挥出一拳。

    砰!咣!

    一声闷响,气浪爆开,四周桌椅四散而飞,撞在墙壁上粉碎。

    咔咔,骨断之声随之而来。

    “好惨啊,李道冲的全身骨头怕是断了几十根吧。”有人听见声音脑袋一缩。

    然而下一幕,让所有人目瞪口呆。

    咚咚咚……

    牛驰庞大身形急退而去,脚踩在地面上发出阵阵响声,每一脚踩下去牛驰都想止住身形,因此踩的很重,可任凭牛驰如何发力,倒退之势丝毫不减。

    一直退了二十多步才停止下来。

    李道冲站在原地纹丝不动,双目清澈,淡然看着牛驰。

    噗!

    牛驰刚站定胸口翻腾气血再也控制不住,一口逆血喷出,与李道冲对拳的臂膀皮开肉烂,白骨穿透皮肤露在外。

    这一刻。

    全场死寂,犹如坟场。

    李道冲一拳将筑基中期修为的牛驰臂膀打成数节,吐血三升。

    震怖全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我来自缪星〕〔巨星从创造营开始〕〔撞生缘〕〔头条星闻:总裁宠〕〔明朝败家子〕〔头牌经纪人:你老〕〔他是病娇灰姑娘〕〔诸天最强大BOSS〕〔六宫凤华〕〔洪荒之六道真人〕〔豪门的修真继承人〕〔穿梭时空的侠客〕〔盲妃嫁到:王爷别〕〔日渐崩坏的地球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