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降我才必有用〕〔罗马尼亚雄鹰〕〔捡个大佬成女王〕〔穷女婿继承千亿遗〕〔权臣贵妻〕〔陆先生的深情不负〕〔天下起风声〕〔玄门妖王〕〔嫁我不吃亏〕〔最强重生之学霸女〕〔一世兵王〕〔异大陆修仙记〕〔我有九个金丹〕〔未来兵王在都市〕〔清穿之四爷不规矩〕〔九品相婿〕〔神级狂婿〕〔老婆,你好甜:隐〕〔神级奶爸〕〔总裁的贴身邪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万鬼吞噬系统 第四百二十九章 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精彩无弹窗免费!

    张老鬼至始至终站着没怎么动,蛇女跟他可没多少交情,身为一名资深摊贩,张老鬼绝对不会做对自己没好处的事情,再则有李道冲在,自己老胳膊老腿的也用不着他做什么。

    当李道冲终于站出来时,张老鬼忽然有些同情这帮街头地痞,你说你们招惹谁不好,非要招惹李道冲。

    这特么不是自寻死路吗?

    联邦三大帮会,一个被李道冲亲手给灭掉了,另一个的太上皇跟李道冲关系不一般。

    乌合之众也能跟李道冲叫板?

    来搞笑的吗?

    张老鬼下意识摇了摇头。

    李道冲言语平和,表情淡然,身上没有一丝咄咄逼人的态势,非常的温和。

    铜蝎短暂惊吓很快恢复过来,看着眼前这个提着花篮毫无公害,身上气息只有炼气期的年轻人,面色顿时冷了下来。

    “小子,你知道你在和谁说话吗?”

    李道冲拿起花篮里一朵紫炎花,拇指和食指轻轻捏着花枝,放到鼻子下面深深吸了一口,表情里露出享受之色,好香。

    至于铜蝎的在说什么,李道冲完全不在意。

    “拦着铜蝎大人的路,你特么是活腻了吗。”旁边一名光头大汉吆喝一声冲上来一拳打向李道冲面门。

    唉!

    一声轻叹。

    李道冲手里的紫炎花脱落一片花瓣,噌,掠过虚空。

    “啊。”光头大汉惨叫一声跪倒在地上,膝盖上鲜血直流,似乎被什么利器狠狠割裂。

    铜蝎瞳孔猛然一缩,看向李道冲的眼神顿时变得不太一样。

    “朋友,你想要这蛇女?”铜蝎的口气一变,摆出商量的模样问道。

    李道冲伸手拍了拍铜蝎的肩膀,淡淡道,“有孩子在场,我今天不杀你们,下次再让我看见你们肆意欺凌弱小,做一些霸占民女之事,挫骨扬灰。”

    这叫是遇上的是李道冲三人,若是其他人,这不就是霸占民女,欺凌弱小吗。

    铜蝎眼中露出一抹阴冷光华,“朋友,我不管你什么来历,你最好在附近打听一下,蝎子帮是做什么的?”

    李道冲仅有的一点耐心被铜蝎这句话彻底磨灭,将手里的花放入花篮,递给张老鬼,“张老,替我保管一下,里面的花很漂亮,不要弄撒了。”

    张老鬼接过花篮,心知李道冲生气了,随即便要离远点,心想别一会波及到自己。

    张老鬼刚要动身,铜蝎手一挥,将花篮打翻在地。

    张老鬼愣住了,一对老眼微微张大看着铜蝎,语重心长的说道,“年轻人,你真的惹错人了呀,活着不好吗?”

    铜蝎刚刚对李道冲露出的忌惮之色忽然消失不见,一名身穿银色法衣身材魁梧的巨汉从空中落下。

    银蝎。

    蝎子帮又一位大佬级人物到场。

    银蝎气息毫无收敛,筑基后期威压遍布全场,以飞梭车站台为中心,四周百米半径之内均被其肆无忌惮的气息镇压。

    不少路人都痛苦的跌坐在路边,靠近一些已经受了内伤,甚至晕倒在地。

    “银蝎大人。”

    蝎子帮一众混混脸色变得更加畏惧,齐声叫道。

    银蝎一落地,眼中贪婪看着铜蝎手里抱着的瑟妃,蛇女的身材那是任何种族都无法比拟的,小蛮腰盈盈可握,胸脯高耸,翘臀大长腿那是标配。

    瑟妃更是蛇女之中的极品,无论长相还是身段在蛇女之中都属于极品。

    银蝎之所以称为银蝎,正是一个银字,通淫。

    对于银蝎的到场,李道冲仿佛没看见,神念扫了一遍四周,除了夏灵溪,至少还有十多名小孩在附近。

    显然这里并不是一个下杀手的好地方。

    李道冲作为五好青年,自然不想给这些小朋友留下心里阴影,搞不好塑造出一代杀人狂魔那就不好了。

    李道冲转而看着张老鬼,道,“张老,你说让他们无声无息的死掉好,还是让他们印象深刻的上路呢?”

    张老鬼思考了一下,认真回道,“坏事干了这么多,无声无息的死掉,太便宜他们了吧?”

    “嗯,有道理。”

    李道冲微微点头。

    “两个白痴说什么呢?”

    “脑子秀逗了吧。”

    “不不不,我看是吓傻掉了。”

    几个蝎子帮的混混听见李道冲和张老鬼之间的对话后讥笑道。

    只是他们的话音刚落,忽然一股无形之力将他们缠绕住,紧接着眼前一花,耳边风声呼呼。

    十多秒后,当他们视线恢复过来时,发现自己已经不再刚才的地方,甚至已经不在城市之中。

    繁花似锦的北星城就在旁边,而他们则在郊外一片荒地上,这里似乎是一片坟场。

    十多名混混丈二和尚莫不着头脑,不知发生了什么,土狼和二猪两人一脸的莫名其妙。

    混混不明所以也就罢了,毕竟他们的修为低微。

    银蝎和铜蝎同样一脸懵逼。

    铜蝎保持着双手抱人的姿势,但是手中什么也没有,蛇女此刻靠在李道冲旁边,看上去恢复了一些意识。

    “主人,对不起。”瑟妃身躯绵软无力说道。

    “这事怪不得你,不过日后可要加紧修炼,被这样的货色暗算,是你的耻辱。”李道冲淡淡道。

    “是,主人。”瑟妃虽然没力气,但态度极为坚定。

    李道冲旁若无人扶着瑟妃坐下。

    银蝎沉声道,“你到底是谁?”音色里明显带着几分惧怕之色。

    “死人,就没必要知道太多了。”李道冲的口吻平静如常,似乎只是在叙述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情,比如吃过饭了吗?之类。

    话音刚落,李道冲一掌隔空拍出。

    砰!

    铜蝎一点反应都没有胸口遭遇重击,凹陷下去,噗,喷出一口血水,惊愕的看着李道冲。

    “你。”铜蝎只吐出一个字便再也说不出话来,撕心裂肺的疼痛让他倒在地上痛苦的打滚。

    这一击,直接将铜蝎的灵根击碎,五脏六腑全部震伤,同时又不至于当场就死,血管完好无损,神经痛感被恰到好处的刺激到。

    李道冲念力一动,数道念力丝线射出。

    刹那间,七名蝎子帮混混两眼呆滞,接着开始发狂,对身边同伴发起攻击。

    这七名蝎子帮成员跟着魔似的,变成了疯狗,扑倒同伴又咬又抓。

    惨叫声在荒野上此起彼伏,被自己朝夕相处的同伴啃食,那种恐怖是一般人体会不到的。

    只有土狼和二猪两人没有遭遇攻击,他们也没有发狂。

    但两人此时已经彻底傻眼,四条腿不住的颤抖着,他们不知道自己遭遇了什么。

    不可一世的蝎子帮,怎么会变成这样?

    李道冲依旧站在那里,完全看不出他做了什么,至少在场的人没人有能耐看出任何端倪。

    银蝎心中的恐惧感不断攀升,他不止一次去探测眼前这个陌生年轻人身上的气息。

    但每一次探测都空无一物,他完全感知不到他的存在。

    真的见鬼了?

    银蝎心里虽然如此咒骂,但他知道并不是什么见鬼,而是眼前这个年轻人的修为已经远远超过了自己的认知范围。

    金丹修士?

    银蝎倒吸一口凉气。

    噗咚一声,银蝎直接跪在李道冲面前,“前辈,晚辈有眼无珠不知您老人家在场,请您饶了晚辈吧,晚辈愿意做牛做马侍奉前辈,为前辈卖命。”

    李道冲眼中没有一丝情绪波动,道,“不必了,机会只有一次,错过了就错过了,你们估摸着也害过不少人,比起鬼物,你们或许更加可怕。”

    说着李道冲伸出手拍向银蝎天灵盖,后者一听心知说什么都没用了。

    银蝎眼中一横,反正横竖都是死,不如拼了,想罢嘶吼一声体内气息狂暴而出,准备与李道冲拼命。

    可是银蝎的气息刚爆发出来,站在他身前这个看起来只是个凡人的年轻人身上却爆发出无与伦比的恐怖气息。

    轻松将银蝎的气息碾压。

    元婴期!

    银蝎脑子瞬间一片空白。

    就连在地上痛苦打滚的铜蝎也傻掉了。

    他们到底招惹了一个什么样的存在?

    那一瞬,银蝎忽然想到一句流传在坊间的话,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李道冲的修为自然还远远没有达到元婴期,但他的金丹是太阳金丹,无论灵气容量、纯净度还是凝聚度都远超同阶金丹修士。

    负责任的讲,元婴之下是无敌的,相游那种实力很强大的巫鬼都被李道冲的雷罚之眼给吓成死狗。

    更何况只是两名筑基修士。

    李道冲伸出食指,指尖啪啪露出些许雷光,轻轻一点,嗞的一声,一道不过半指粗细的雷电劈出。

    银蝎想逃却动弹不得,全身上下被雷电贯穿,嗞嗞来回闪烁。

    银蝎浑身上下如被万针戳扎,一滴滴的血水从毛孔之中渗出,面部扭曲,那种疼痛犹如十八层地狱中的惩罚……

    土狼和二猪两位混混心如死灰,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年轻人此刻在他们心里化身死神。

    铜蝎和银蝎可是蝎子帮内至高无上的两位大佬,他们可是高高在上的修真者,而且还不是普通修真者,他们曾经亲眼看见银蝎将几名找蝎子帮麻烦的修真者打残。

    铜蝎则阴险狡诈,用毒方面颇有道行,实力看似不如银蝎,真要斗起来,恐怕很多修真者更愿意选择银蝎而不是铜蝎,他的战绩更佳骄人,至少有两名金丹修士死在他手上。

    被毒死的。

    “你们胆子不小,敢打我侍女的主意?在公交飞梭车上你们说的话,我都听见了。”李道冲转过脸冷淡的看着两名已经吓破胆的混混。

    噗咚!

    土狼和二猪二人被吓得嘴唇发紫,同时跪下拼命磕头。

    “上仙饶命,上仙饶命啊,我们瞎了狗眼……”两人哀嚎道。

    感觉光求饶远远不够,土狼和二猪啪啪啪的扇自己的嘴巴。

    李道冲就这么淡然的看着他们,也不说话。

    直到两人抽得整张脸都肿起,嘴里满是血水,李道冲才看向瑟妃,淡淡问了一句。

    “要不要杀他们?”

    瑟妃一愣,一对好看眸子里泛起疑惑与不解,心里却是有些受宠若惊。

    她完全没想到李道冲居然会征求她的意见。

    以她这些日子与李道冲的接触和了解,这位主子行事是从来不会问其他人的。

    难道是对自己的考验?

    又或者是想看看自己除了分泌毒液之外还有没有其他作用?

    瑟妃绝色容颜微微悸动,不管李道冲有意还是无意,这个问题她都要慎重回答。

    两三秒的停顿,瑟妃开口道,“主人,妾身认为可以不杀。”

    “哦?给个理由。”李道冲一脸的愿闻其详。

    “主人初来北辰星,对这里不是很了解,他们应该都是当地人,留着可以做眼线,况且这次主人来北辰星是要长期驻留的,发展势力也需要人手,他们可以成为主人在北辰星下层灰色地带的代言人。”瑟妃将自己的想法说出。

    “嗯,那他们就交给你处理吧。”李道冲应了一声道。

    瑟妃心中一喜,自己猜对了,主人就是在试探自己有没有其他用处,初试应该是过了。

    瑟妃取出两粒黑色药丸,冷声道,“张嘴。”

    土狼和二猪哪里敢反抗,立刻乖乖张开嘴巴,瑟妃手一抖,两粒黑色药丸射入两人口中。

    “不想死,就吞下去。”瑟妃冷冷道。

    两人的求生欲让他们不敢有半点异动,一口吞下,然后拼命张开嘴给瑟妃看,示意自己吃下去了。

    “你们服用的是本宫炼制的毒丸,七天之内不会有任何影响,但七天之后不服用解药就会腐化成一滩黑水,三天之后本宫自会去找你们,滚吧!”瑟妃面对李道冲时胆怯如小白兔,但此刻面对两名混混时,则又恢复当初血刀会分堂堂主该有的威严。

    土狼和二猪如临大赦,连滚带爬逃窜而去,至于毒药的事也不敢多问,生怕多问一句,那年轻人改了主意,立刻要了他们的命。

    立刻死和七天之后死,这道选择题并不难,多活一天是一天。

    李道冲冷漠的扫了一眼四周,此时荒野上已经恢复往日宁静,一阵风过,荒草沙沙作响。

    呼!

    李道冲身影原地消失不见,连带着瑟妃一起化作天空中一道亮光,只留下高草下十多具面部扭曲的尸体。

    李道冲回到飞梭车站台,前后不过数分钟时间。

    张老鬼刚刚将散落一地的紫炎花捡起放回花篮,起身时李道冲已经带着瑟妃回来。

    “处理完了?”张老鬼简单问了一句。

    “处理完了。”李道冲微微点头,一只手放在瑟妃肩头,一股灵气输入后者体内。

    浑身绵软的瑟妃只觉脑子一阵清爽,噗,喷出一口黑色淤血,中毒消失不见。

    “谢过主人。”瑟妃恭敬欠身道,双目之中满是惊骇,李道冲的实力似乎又增长了许多,她已经越发看不透这个年轻人。

    世上怎会有如此恐怖的家伙?

    瑟妃已经完全提不起一丝一毫想要去反抗李道冲的念头,温顺如一只小白兔,哪里还有半点妖蛇该有的心性。

    “走吧,去看房子。”李道冲收回手转朝着杂宝街方向走去。

    四周围观的路人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刚刚还在眼前的蝎子帮成员哪儿去了?

    远端街角,一个小小身影隐匿在一棵大树后面注视着站台附近发生的一切,正是卖花的小女孩夏灵溪。

    小哥哥是仙人!

    夏灵溪呢喃说了一句,低头看了看手里的两块灵石,随后慎重其事的放入怀中,转身离开。

    很快站台恢复平常应有的次序,只是人群之中有一名失魂落魄的小矮子匆匆而去,他脖子上有一个蝎子的纹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我来自缪星〕〔巨星从创造营开始〕〔撞生缘〕〔头条星闻:总裁宠〕〔明朝败家子〕〔头牌经纪人:你老〕〔诸天最强大BOSS〕〔六宫凤华〕〔洪荒之六道真人〕〔豪门的修真继承人〕〔穿梭时空的侠客〕〔盲妃嫁到:王爷别〕〔日渐崩坏的地球〕〔逆世腹黑灵魂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