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为君〕〔女主有个鉴渣系统〕〔赵洞庭颖儿〕〔我是都市医剑仙〕〔江颜林羽〕〔总裁爹地请温柔免〕〔陈惜雯余远恒〕〔重生之神级召唤系〕〔唯有真心换真情〕〔我可能跟了假宿主〕〔林帘湛廉〕〔顾西冽宋青葵〕〔爱情似火你如冰〕〔农民工玩网游〕〔七爷家的人鱼姬〕〔长河逆流〕〔陆军〕〔回到过去变鹦鹉〕〔情归陌路爱已尽〕〔时光能缓故人不散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万鬼吞噬系统 第五百五十九章 惊慌失措俏丫鬟
    ,精彩无弹窗免费!

    银瓶因为担心李道冲不要她,所以爆发出来的情绪极为强烈。

    银瓶很小的时候就跟着李道冲,早已将后者当成自己的至亲之人。

    银瓶潜意识中的怒火全都发泄在那个盯着自己看的男子身上。

    都怪你,要不是你们这帮家伙,少爷也不会这样对我,好好走路不就完了,看什么看?有什么好看的?本姑娘招你们惹你们了?

    越想越生气,越想越窝火。

    银瓶好歹现在也是炼气七层修炼者,与修真者比那是小虾米。

    但在普通人中,却能算得上是武林高手了。

    不知觉中在情绪的带动下,银瓶周身灵气爆发出来,气场立刻变得不一样,再加上带着怒意的表情。

    这一刻,在别人眼中,银瓶冷若冰霜,仿佛一位降落凡尘的仙子。

    那男子在银瓶叱喝下有些恼火,刚想说两句反驳,突然感受到银瓶身上的气场。

    高手。

    男子神色大变,修真者不常见,但修炼者满大街都是。

    银瓶身上的气息扑面而来,明显是炼气高阶修炼者。

    男子心中升起的恼火,瞬间熄灭,嘴里嘀咕一句,转脸匆匆而去,脚下步伐迅速加快,赶紧逃离现场,因为一个眼神被打一顿就划不来了。

    银瓶所有表现都是下意识爆发出来的情绪,其实就是被李道冲给逼出来的。

    她自己并不自知,拉住李道冲,瞪着男子发飙,再到释放出气息,一气呵成,连贯而没有一丝停顿。

    她的注意力并不在那个男子身上,而是在李道冲身上,所以根本就没看那男子。

    因为担心李道冲真的丢下她不管,所以特别的着急,说完拉住李道冲手上力量不减反增,自己脚上发力要追。

    只是李道冲哪里真的要走,听到银瓶发飙,脸上立刻露出得逞笑意,停下脚步。

    银瓶哪里知道李道冲是在逗她,小丫头当真了。

    如此一来,一个就没打算走,一个心急如焚又拉又拽外加前冲,当街撞了个满怀。

    李道冲灵体早已大成,即使气息内敛,看似随意一站,即便是元婴修士撞上来,那也得是以卵击石,更何况是银瓶这个较弱丫头。

    好在李道冲反应够快,身子一松,才没让银瓶受到反震之力。

    但小丫头前冲力量太猛,这么一撞还是有些头晕目眩,一两秒处于懵逼状态。

    李道冲担心银瓶摔倒,一把抱住。

    就这样,一主一仆当街搂抱在一起。

    “现在的年轻人真是热情,当街就抱上了。”一位买菜回家的大妈看见这一幕嘀咕道。

    “真羡慕那个女孩,男朋友真给力,果然别人的男朋友从来没让我失望过。”两个逛街的女孩看见这一幕,露出羡慕的表情。

    “好白菜都给猪拱了。”街对面几个小年轻摇头道。

    几个小年轻的话引起周围不少男士共鸣。

    然而这些家伙自己也不尿泡尿照照自己长啥样,炼气期都没有。

    要钱没钱,要实力没实力,这也就罢了,起码你也高点帅点也行,就算不高也不帅,你得心态好吧,这心态也扭曲,自己能不能算得上是猪还不好说,说别人是猪,注定一辈子在抱怨中度过。

    银瓶回过神来才现在自己被少爷抱在怀中,小脸顿时红透快要滴出水来。

    好温暖好舒服啊。

    银瓶脑海中飘过这样的字眼。

    呀,不可以,不可以,我怎么会这么想,罪过罪过,少爷知道了一定会惩罚我的。

    念闪之间,银瓶慌乱无比,娇羞之态消失不见,迅速变成一个做错事情的孩子。

    “少……少爷,对……对不起,没撞疼你吧。”

    半晌银瓶支支吾吾胆战心惊的道歉道,只是声音比蚊子还小。

    “哈哈哈。”

    看见银瓶这副模样,李道冲再也控不住伪装生气的模样大笑出声。

    与银瓶在一起,李道冲的心情自然而然就会放轻松,总会忍不住想笑,这丫头朴实无华的思维模式让李道冲很上瘾。

    银瓶虽然很依恋李道冲的怀抱,但是她很清楚的身份,潜意识哪里敢有这些想法。

    尊卑有别,银瓶试图轻轻推开李道冲,然而后者的力量又岂是银瓶能撼动的。

    试了几次没用,银瓶只得放弃,小脑袋埋在李道冲怀里,一对漂亮美眸闪烁不定,紧张得要死,小心肝都要跳出嗓子眼来。

    李道冲伸出手抬起银瓶的下巴,随后捏住她的小翘鼻,轻轻摇了摇,怜爱的说道,“傻丫头,不用老是跟少爷道歉,少爷这身板,就凭你这小身板能撞疼才怪。”

    银瓶被捏着鼻子,若有所思,经过几秒的认真思考后,才轻轻点头,“少爷不疼就好,少爷可不可以不要把银瓶换掉啊,银瓶保证以后一定听话,少爷让说什么就说什么。”

    这么可爱单纯的小丫头,想不让人喜欢都难,李道冲松开捏住小翘鼻的手,在银瓶头上磨蹭了两下,“好了,好了,不逗你了,少爷没有被你撞疼,也没生气,更不会换丫鬟,放心了吧。”

    听了这话,银瓶脸上的紧张之色才缓和下来,一副松了口气的样子,“谢谢少爷。”

    李道冲一脸被打败的表情,“谢什么谢呀,咱们相依为命那么久,你这丫头还是这么见外,来,今天走了不少路,一定累了吧,少爷背你。”

    银瓶一时没反应过来,下意识应了一声,“好。”

    旋即,发现不对,背……背我?

    “啊,少爷,您怎么能背我,不可以的。”

    “咦,刚刚说听话来着,又开始犟了啊,小丫头忽悠少爷呀。”

    “没,没有,那个,这……”银瓶再次陷入慌乱之中,语无伦次不知道该说什么。

    “没有就好,来吧。”李道冲说着身子一转,蹲下身子。

    “我,这,那个。”银瓶愣愣的看着弯腰蹲下的李道冲有些傻眼。

    李道冲不管三七二十一,往后一退,银瓶顺势趴在背上,李道冲往上一提,成功将这个心乱如麻的俏丫头背了起来。

    这点重量,对李道冲来说也就是普通人肩膀上落下一根羽毛而已。

    吹着口哨,背着银瓶,李道冲开始了苏醒之后行走得最惬意的一段路程。

    生活若能每天如此,倒也不错。

    18号商铺,生意红火,瑟妃惬意的坐在铺子主位置柜台后面的椅子上,悠然自得的看着店员们忙碌身影。

    主人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回来?灵符都快卖光了,再不补货,就没得卖啦。

    瑟妃的思绪飘荡来飘荡去,脑海中总是闪过李道冲的身影,挥之不去。

    “李老板,五级火符还有吗?这里只有三张,我要五张。”

    就在瑟妃出神之际,耳边传来客户的询问声,这才回神,钱月楼的老板邢有才正眼巴巴的看着她。

    妖族巫姓,名字都是妖语译音,自从开了灵符商铺后,瑟妃给自己加了姓氏,全名李瑟妃,自然跟着李道冲姓了。

    “啊,有有有,我记得还有一些库存,我这就给你拿。”瑟妃反应过来连忙转身在后面的橱柜里寻找。

    “给。”

    “好咧,一起多少钱?”邢有才满意接过灵符问道。

    “邢老板老主顾了,老价格打八折,一共四十块初级灵石。”李瑟妃笑吟吟道。

    “李老板,你长的这么漂亮,双修伴侣一定是个牛人吧。”邢有才一边掏灵石一边好奇的问道。

    这个问题在杂宝街都是个问题。

    灵符西施,妖族蛇女,金丹后期,开设灵符专卖店,分店五家,身价千万,标准的白富美。

    若说这样的女子只凭自己将生意做的这么大,以个体而论,生意不算小了,背后没人支持,似乎不太可能。

    几乎每天都会有人问出同样的问题。

    “咱们人老珠黄,谁还要啊。”李瑟妃笑着敷衍道。

    “李老板这话说的,你要是人老珠黄,你让其他女修还怎么活,在杂宝街,你可是咱们整个商会的颜值担当。”邢有才不带一丝隐藏的夸赞道。

    “邢老板,可千万别这么说,我李瑟妃只是个落魄妖族女子,您可别给我拉仇恨呀,杂宝街那些女老板们一个个都赛雪欺霜的,我可比不了。”瑟妃赶忙道。

    “妃妃,我来了,想我了没。”

    邢有才和瑟妃正说着,一名风度翩翩,衣冠楚楚的英俊儒生模样的男子走到柜台前,脸上挂着笑意,直勾勾的看着李瑟妃。

    苍蝇又来了。

    李瑟妃脸上挂着笑容,心里却是一叹。

    这位自诩杂宝街第一才子的儒生是隔壁街区‘天水典当行’老板的儿子,名叫富五车。

    姓富,名字取自成语,学富五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重生毒后:腹黑王〕〔给我一张复活卡〕〔超强吸妖器〕〔极品赘婿苏允〕〔吻安,顾先生!〕〔烈火雄师〕〔奕王〕〔富贵锦绣〕〔愿无来生〕〔六宫凤华〕〔圣源武祖〕〔踏天神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