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近战狂兵〕〔真武狂龙〕〔一品修仙〕〔精灵之黑暗崛起〕〔路过漫威的骑士〕〔真实的克苏鲁跑团〕〔超级商业帝国〕〔归一〕〔末世神魔录〕〔史上最牛帝皇系统〕〔平头哥的直播生活〕〔末日轮盘〕〔超英的小团子〕〔精灵掌门人〕〔军工科技〕〔农门凰女〕〔星际之全能进化〕〔世界光梭〕〔NBA禁区推土机〕〔老婆的头号黑粉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万鬼吞噬系统 第五百七十八章 温润如玉
    ,精彩无弹窗免费!

    温木延多少年没有感受到这般疼痛,当再一次感觉到时,始作俑者竟然是一名元婴中期修士。

    温木延心中顿觉颜面尽失,幸好没人看到这一幕,否则他在魔宗定将颜面扫地。

    “狗杂碎,杀了你倒是便宜了,本君要将你挫骨扬灰。”温木延面色阴森道。

    说着温木延骤然启动,就要朝着李道冲的方向掠去。

    就在这时,温木延感觉不对,虚空四周一道道虚影不断成形,凝聚成数千个一模一样女子出现在自己身周。

    什么鬼?

    温木延愣了一下。

    只听下方落樱纱轻喝一声,“万幽朝拜。”

    这一招落樱纱在幽魔星上对李道冲用过,当时差点将李道冲给灭了。

    此时落樱纱毫无保留,全力一击,她知道再有所保留就没有然后了。

    落樱纱甚至动用了自己的幽魂丹之中的原始幽气。

    温木延狰狞眼角猛烈一跳,这种诡异的招数,他从未遇见过。

    这些出现在自己周围的女子并非虚影,而是实体,每一个似乎都是真实的,但似乎又不是。

    落樱纱一招万幽朝拜,用尽所有,招出人动,抱住银瓶朝李道冲急掠而去。

    虚空中数千白影汇聚成一道巨大白影,带着庞大威压冲向温木延。

    “哼,故弄玄虚。”温木延冷哼一声。

    表面温木延不屑一顾,实则全身魔气狂涌而出,有了前车之鉴。

    温木延不敢大意,魔体再次长大一些,后背上延伸出两根骨刺,模样变得更加可怕,犹如一只从深渊里蹦出的凶物。

    同一时间,落樱纱带着银瓶出现在李道冲身前,不由分说将李道冲抓住。

    落樱纱以燃烧幽元的代价,极速逃离此地。

    “想逃,做梦。”温木延阴沉低吼,面对百米高巨大白影,一拳打出。

    附魔破天拳。

    万幽朝拜与魔拳对碰在一起,爆发出震耳欲聋的恐怖声响。

    空间仿佛都要被震得裂开。

    巨型白影被温木延一拳击散,而他则如流星一般坠向地面。

    轰!

    地面砸出一道直径超过十公里的巨坑。

    唆。

    温木延瞬息从坑中飞出,魔体根本没有受到任何伤害,只是右拳骨骼出现错位扭曲,手骨断了数根。

    看着自己的右手,温木延目色中的怒火更甚一分,体内魔气翻滚,断骨迅速复位,扭曲形态以肉眼看得见的速度回复原本模样。

    与此同时,落樱纱已经带着李道冲和银瓶掠出百公里之外。

    温木延支撑起的魔剑阵,只对地下有效,空中却无法阻截。

    温木延看了一眼远处,手一招,一百零八把魔剑迅速回归,合并成一把大魔剑。

    剑长超过三米,宽两尺,通体灰银色,两边开锋,配合上温木延此刻的魔体形态,如同魔神降临一般。

    “逃得掉吗。”温木延冷笑,话落,砰的一声,魔体如一颗流星射了出去。

    虚空仿佛都要被洞穿一般。

    落樱纱速度几乎达到李道冲千音遁三分之一遁术,这样的速度已经足够骇人。

    眨眼功夫就在数百公里之外。

    只是还没等落樱纱缓冲一口气,身后那股庞大魔气已经高速移动起来。

    彼此之间刚刚拉开的距离,以惊人速度缩小着。

    “樱纱,你带着银瓶走,我拦住他。”李道冲目露绝然之色。

    “李先生,你现在的情况能拦住多久?一秒钟吗?”

    落樱纱苦笑。

    李道冲还想说什么,疾驰飞翔的落樱纱忽而一个急转弯,俯冲向地面。

    一头扎入雪地之中,这一次并不是有什么地穴。

    对落樱纱而言,李道冲是绝对不能死的,后者死就等于她死。

    落地之下,落樱纱手一伸,一个金字塔形的物体出现在手中,轻轻一抛。

    金字塔落在远处雪地之中,瞬间长大成十米高,十米宽的金字塔房屋。

    落樱纱默念口诀,金字塔出现一道门,随即带着李道冲和银瓶进入其中。

    金字塔里面并无特别,就是个独立的纳宇空间,里面简单摆放着一些日常用品。

    “这是?”李道冲环顾四周问道。

    “这是万年前,我从一名炼虚修士那里抢来的‘金角殿’是用庚金炼制而成,防御力超强,普通炼虚修士都无法将其破开。”落樱纱回道。

    这金角殿是落樱纱身上最后的救命稻草。

    说白了就是个龟壳型法宝,李道冲露出一丝苦笑,心中却是不信这玩意真能顶住那名魔修的攻击。

    轰!

    一声巨响。

    三角殿猛烈震动,银瓶一个踉跄跌倒在地,李道冲直接喷出一口血水。

    只有落樱纱勉强承受住这猛烈轰击。

    狂追而来的温木延,一看见三角殿,直接剑斩而下。

    咦!

    这一剑温木延几乎没有留力。

    若是劈在暴雪星上,足以在这颗行星上留下一道在星空中都能看得清清楚楚的深邃伤疤。

    砍在这三角形物体上,竟然没能将其劈成两半。

    温木延微微惊奇,魔念扫过三角殿,冷冷一笑,“原来是庚金。”

    说着温木延手中魔剑再次劈出。

    轰!

    三角殿内再次剧烈晃动。

    李道冲又是一口老血喷出,一阵头昏眼花。

    银瓶这一次直接被震晕过去,李道冲念力一扫,确认银瓶大碍这才松了口气。

    三角殿在两次猛烈攻击下,深深陷入地底,四周地面炸裂开来,形成一道大坑。

    温木延连续两剑只在三角殿上留下两道砍痕,怒火没来由的窜升起来。

    “你们以为躲在龟壳里就能万事大吉了吗?本君就来个瓮中捉鳖,哈哈哈。”

    轰轰轰!

    温木延的声音如雷鸣一般传入三角殿之中,震得落樱纱和李道冲头晕目眩。

    震耳欲聋的声音还没落下,三角殿便如同遭遇强烈地震,激烈晃动起来。

    咣,咣。

    每一次震动都会带起高频率的音频声。

    别说身受重伤的李道冲,即便是落樱纱也承受不住。

    噗!

    李道冲再次喷出一口血水,再也站立不住,整个人栽倒在地上,意识渐渐有些模糊。

    轰轰轰!

    温木延如同暴走,疯狂攻击着三角殿,一剑又一剑,每一剑斩下都会在三角殿表面留下一道深深砍痕。

    三角殿不断下沉,硬生生被砸出来的大坑越扩越大,十多剑下去直径已经超过上千米。

    落樱纱看着躺在地上的李道冲,又看了一眼躺在一边失去知觉的银瓶,轻叹一声,绝色容颜上露出一丝苦笑。

    她堂堂罗刹国巫后,一鬼之下,万鬼之上,曾经是何等的荣光。

    沉睡之前即便是刑魄罗都要惧怕她三分。

    一觉醒来,本以为可以很快恢复往日辉煌,却不曾想到世事无常,自己竟然沦落到现在这步田地。

    被一名魔修逼得走投无路。

    当然,造就这一切的其实是李道冲。

    落樱纱看着意识尚存,但已经奄奄一息的李道冲,秀目之中带着极为复杂的光芒。

    自己苏醒时若不是李道冲横插一脚,自己也不至于修为大跌。

    后来计划策反赤阳星,也被这小子破坏。

    这直接导致落樱纱差点失去理智,后来大举进攻罗刹国,其实也有这部分原因。

    在幽魔星上落樱纱以为可以将这段恩怨了解,却没料到,后方出了问题,刑魄罗为了保全自己直接把自己卖给了九幽国阴司族。

    甚至直接派来冥魔捉拿自己。

    阴差阳错中又似乎冥冥中自有安排,自己这次苏醒注定被李道冲克。

    只要有李道冲在,自己就别想占到任何便宜,注定一败涂地。

    这不,在幽魔星上必胜之局没能奈何李道冲不说,自己居然还成了人家的灵魂仆人。

    落樱纱不甘心,却又无可奈何。

    “李道冲,当真本后这次醒来是为了你吗?”落樱纱念闪之间回忆苏醒后发生的一切,忽而眼色复杂的看着李道冲自言自语道。

    “罢了罢了,不管如何,本后还不想死,就便宜你小子了。”落樱纱稍作犹豫,当又一次强烈震动产生之后眼中最后那点犹豫随即烟消云散。

    落樱纱抬起纤纤玉手,撩动衣纱,缓缓解开腰带,身上极阴晶石炼制的法衣轻然褪下,露出洁白如玉的肩膀,魅惑锁骨足可倾倒众生。

    只是这副美景,无人有福看见。

    一具堪称完美无缺的酮体一点一点的暴露出来。

    柳腰翘臀,丰胸长腿,任何优美的词语都不足以描述落樱纱躯体的完美无瑕。

    天上仙子比之都显得稍逊一分,很难想象这是一具幽体女鬼。

    物极必反,在落樱纱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

    也难怪九幽国阴司族王子殿下会看上落樱纱,这样的尤物又有幽魂元气,谁又会不喜欢呢。

    落樱纱俯身而下,跨坐在李道冲身上,葱白玉手爬上胸口,动作轻柔的将李道冲的衣物解开脱下,不急不慢,此刻身后一次又一次的猛烈晃动与震耳之声仿佛消失。

    落樱纱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之中,献身这种事情即便是巫后也会紧张。

    当李道冲一丝不挂时,落樱纱的呼吸不受控制的变得急促。

    “你,这是……”李道冲艰难吐出三个字,不解的看着落樱纱。

    “嘘,别说话,李先生,你们人族不是有句很经典的俗语,春宵一刻值千金,好好享受吧。”落樱纱修长食指抵在李道冲唇边,将头埋在耳边气吐如兰。

    冰凉躯体压在自己身上,李道冲模糊意识打了个激灵,恢复些许意识。

    李道冲当然知道落樱纱要干什么,只是这个时候,做这种事?

    “临死前,你要做这个?”李道冲没来由的冒出一句。

    “噗嗤。”

    正要亲吻上李道冲唇畔的落樱纱忍不住笑出声来,一口香气喷在李道冲脸上。

    “对,临死前,本后就想做这个。”落樱纱也不解释带着几分撒娇的口吻说道。

    说完冰凉温润唇畔附着在李道冲满是血水的双唇上,至于血污落樱纱完全不在乎,反而伸出红红小舌如吃冰淇淋一样舔舐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撞生缘〕〔我来自缪星〕〔巨星从创造营开始〕〔萌宝驾到:爹地投〕〔超级巨星之头条女〕〔开局富可敌国〕〔头条星闻:总裁宠〕〔海贼之联盟卡牌系〕〔明朝败家子〕〔头牌经纪人:你老〕〔洪荒之六道真人〕〔小可爱,超凶的〕〔艾泽拉斯冰王子〕〔快穿:男神总想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