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写网络小说的那〕〔护花神豪〕〔悠悠情不眠〕〔绝世神医:邪皇狠〕〔爱我你就抱抱我〕〔原来我很爱你〕〔这狗子无敌了〕〔医武高手闯天下〕〔我对你动了心〕〔总裁大人,又又又〕〔护花状元在现代〕〔胜者为王〕〔总裁独宠亲亲我的〕〔君子与鬼〕〔一场繁华一场梦〕〔浪子邪医〕〔木叶之我不会忍术〕〔总裁爹地请温柔〕〔仙侠奇缘之献天缘〕〔强宠撩爱:厉少的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万鬼吞噬系统 第六百零八章 魔人再现
    ,精彩无弹窗免费!

    落樱纱背在身后的小手上一片焦黑,虽说火牙子的阳火与李道冲的阳雷无法比拟,但毕竟是阳灵真火,对落樱纱的伤害依旧不容小觑。

    不过火牙子已经无法再战,这点小伤倒也算不得什么。

    转瞬间天峰老祖三位高徒已经两人被击败。

    宴会厅上的魔修们一个个张大嘴巴满脸的不可置信,黑狱星上什么时候来了这么个煞星?

    整个事件爆发的始作俑者魔宗一直在作壁上观,似乎此事已经与他们无关。

    但当落樱纱轻易秒杀掉天罡子和火牙子后,魔蟒神色微微有些变化。

    蚩况同样感到惊讶,千阴门什么时候又多了这么个厉害女修?他完全不知道。

    “蚩况,本尊怎么不知道千阴门有这么一号人物存在?”魔蟒开口问道。

    “上尊,属下在黑狱星这么多年,确实没有见过此女。”蚩况回道。

    “那就奇怪了,难不成这黑狱星已经被冥气同化,随时能见鬼吗?随便就能冒出这么个强者?”魔蟒看着落樱纱的眼神之中多了一丝疑惑,总觉得这个女修身上有股熟悉的味道,但又不是很稳定。

    “上尊,此女的出现会不会打乱了我们的计划?”蚩况有些担心的问道。

    “今晚谁来都打乱不了计划只要‘小弥天九幽阵’布置完毕,便是天峰老祖的死期,此女将天峰老祖身边的人都干掉,岂不是为我们省去不少事。”魔蟒眼中寒光一闪。

    “上尊大人说的对。”蚩况附和道。

    伯爵府一方,乌蝉达极力掩饰着心中惊骇。

    “夜魂大人,您说的那位大人还没来吗?”乌蝉达小心翼翼的问道。

    “已经到了。”夜魂幽幽道。

    乌蝉达眼角一跳,已经到了?他完全没有感觉到四周有一丝波动。

    乌蝉达自问自己的感知力在同阶修士之中算得上顶尖,这段时间乌蝉达的神念笼罩四周,连一只蚊子都不会放过,然而他却没有感应到任何波动。

    乌蝉达环顾四周并未发现哪里多出一个人来。

    “夜魂大人,我们什么时候动手?”乌蝉达接着问。

    “不急,这么有趣的战斗怎能打断,那个女修真的很厉害啊,若是能加入我暗夜,要不了多长时间便可成为四星杀手,甚至更高,可惜了。”夜魂升起爱才之心,遗憾的是,今晚注定不是招贤纳士的时候。

    乌蝉达接触夜魂已有不少时日,这还是他第一次听见这位夜魂的骨干人物对一名修士毫无遮掩的夸赞。

    不得不承认那名女修确实厉害,乌蝉达自问自己可能都不是她的对手。

    乌蝉达充其量也就跟火牙子半斤八两而已。

    李道冲坐在桌席之后,双眼幽幽的看着场中,对落樱纱自然很放心,但整个场中有三个人他看不透。

    一个是天峰老祖、一个是魔宗那名脸色阴郁的黑衣男子,另外一个是伯爵府那名身上几乎探测不到任何气息的消瘦中年人,若不用眼看,仿佛不存在一般。

    火牙子落败,天峰老祖的徒弟只剩下风南子。

    当然他也是最强的一个,性情上与天罡子和火牙子也不太一样。

    此时风南子站在那里,淡然看着火牙子被打昏过去,面色无波,仿佛只是看着一个陌生被人打一般。

    落樱纱没有对昏迷火牙子继续进行攻击,站在场中静静的看着风南子。

    “阁下不下场吗?”落樱纱见风南子无动于衷,不禁问道。

    风南子仿佛没有听见,只是手掌一动,一道血红色霞光呼啸而出。

    竟是直接动手。

    落樱纱秀目大张,一种强烈的压迫感让她脊背一凉,瞬间祭出一把飞剑。

    这是李道冲给落樱纱的灵界武器,她自己的冥宝一旦使用立刻就会被人察觉出端倪。

    这把飞剑并非灵宝,曾经是一名魔修的本命法宝,若不然,落樱纱根本使用不了。

    当,咔!

    落樱纱祭出的黑色飞剑与风南子射出的霞光对碰在一起,瞬间折断。

    两件法宝根本不在一个级别上,一个照面就被斩断。

    而那道血红色霞光几乎没有停顿,继续射向落樱纱。

    李道冲眼眸一凝,就在他准备出手之际,落樱纱身影一闪,惊险避开那道血红色霞光。

    唆!

    几缕发丝从落樱纱脸庞落下。

    风南子手一抬,那道血色霞光瞬间停止下来,若不然黑狱皇宫都会被穿一个大窟窿。

    此时所有人才看清,血色霞光是一把血红色的狰狞长刀,正是风南子的本命法宝噬天刀。

    刀身全长超过两米,宽约莫一尺,刀柄长约十多寸,,整个形状简单明了没有太多的修饰,直观第一眼看上去就像一把后窄前宽的血色长条,通体如凝固住的暗红血块,散发出浓烈的嗜血之气。

    落樱纱看似面无表情,但心里却有些忌惮,自己的冥宝无法使用,让她的实力大打折扣。

    风南子与天罡子和火牙子完全不一样,高手过招一出手就知道有没有。

    落樱纱很清楚自己的斤两,目前大概也就在人修炼虚后期修士这个层面,基本上可以做到同阶无敌,除非遇上李道冲这样的变态除外。

    落樱纱的幽王剑根本没办法在众目睽睽之下祭出。

    “这女修实力强悍,可惜没有好的法宝,对上风南子怕是要吃大亏啊。”

    桌席间一名老者摇头道。

    风南子手上一握,噬天刀仿佛瞬移一般出现在手中。

    依旧一句话不说,风南子瞬息出动,手中噬天刀横劈而去。

    咣!

    血色光华一闪而过。

    嗡的一声,刀气如浪。

    落樱纱仓促躲避,虽是躲过,但还是被刀芒余波割中手臂,好在法衣在身并无受伤。

    只是落樱纱还没落地,风南子已经出现在她面前,那张脸依旧如同僵尸一般没有任何的情绪变化,一刀斩下。

    “完了,那女修必死无疑。”

    “风南子已经非常收敛,刀气都凝聚在刀身上,没有释放出来,否则整个黑狱皇宫都要遭殃。”

    “啧啧,此战很好的诠释了法宝的重要性,那女修若是有一件不错的法宝兵刃在手,这一战或许还能打一会,可惜她没有,本身实力又不如风南子,被秒杀也在情理之中。”

    不少魔修发出各自看法。

    “少爷,快救救樱纱姐姐啊。”银瓶见落樱纱招架不住,急声道。

    “对你的樱纱姐姐有点信心,不会有事的。”李道冲眼色微眯道。

    噌!

    刀光掠过。

    恍惚间似乎将落樱纱劈成了两半。

    但风南子脸上却露出惊讶之色,劈中的不过是一道虚影。

    落樱纱真身出现在风南子身后,一双白色手套不知何时带在手上,正是幽魔蛛丝手套,不过这双手套被加持了极阴晶石,幽气并不会散发出来。

    这是落樱纱唯一可以使用的冥宝。

    一掌打出,眼看着就要击中目标,然而风南子的反应速度比落樱纱预估的快得多。

    风南子根本没有转身,手中噬天刀直接往后穿刺而来。

    落樱纱神情显现出一抹决绝之色,她知道与风南子久战不得,必须尽快结束战斗。

    风南子虽要比天罡子和火牙子要沉稳许多,但他依旧有着强烈的优越感,并没有将落樱纱放在眼里。

    从动手到现在,风南子没有使用任何神通,只是与落樱纱在比斗过招。

    眼下是落樱纱击败风南子的唯一机会,一旦后者施展神通。

    落樱纱在无法使用幽王剑的前提下,根本抵挡不住。

    当风南子看都不看身后,反手一刀劈来时,落樱纱知道她的机会来了。

    咔!

    落樱纱带着手套的手一把抓住刀刃。

    此举让得桌席间爆发出一阵惊呼。

    “这女人疯了吗?竟然用手去抓仙级灵宝。”

    有人不可置信的失声道。

    嗯?

    风南子一直没有表情的脸上第一次露出疑惑之色,他没想到对手竟会用手去抓噬天刀。

    手不要了?

    落樱纱抓住刀刃的同时,一掌打出,这一掌没有使用冥法,也没有携带幽气。

    但这一掌却集中了落樱纱所有幽气转化而来的力量,集中到一点。

    风南子瞬间感觉不对,周身灵气炸裂而开,整个肉身发出血色光华。

    落樱纱秀目之中露出一抹轻笑,此时想用神通?迟了。

    砰!

    落樱纱一掌打在风南子背后。

    噗!

    风南子并没有被打飞出去,仅仅只是踉跄前倾数步,口中喷出一口血水。

    落樱纱这一掌似乎并没有发出多大力,在外部看来绵软无力。

    然而风南子只觉体内灵气仿佛被一根无形棍棒猛烈搅动,元神都被搅翻在体内世界,五脏六腑剧裂,灵骨断了数根。

    只有风南子自己知道这一掌有多么的恐怖,所有力量全部都释放在自己体内,几乎没有一丝一毫被散放出来。

    并且风南子没有感应到一丝灵气波动,这一掌是纯粹的力。

    不过风南子并非没有反击,在他被击中的刹那,噬天刀猛然扭转。

    落樱纱抓住刀刃的那只手瞬间被扭开,白色手套被震得粉碎。

    噗嗤,噬天刀狠狠刺入落樱纱小腹之中,直接刺了个对穿。

    李道冲双手一紧,识海中传来落樱纱的传音,“少爷,我没事,死不了。”

    李道冲微微点了点头,落樱纱的气息并未减弱,不过噬天刀毕竟是灵宝,带着灵气贯穿落樱纱的身体,说没有伤害是不可能。

    好在落樱纱与李道冲那次双修之后,她也得到不少好处,身体韧度比当年都要来得更加强大。

    噬天刀并未在落樱纱体内停留,风男子前倾的同时也将噬天刀带走。

    落樱纱捂住小腹,迅速撕开内衣之中一缕白带将伤口包裹住,随即取出一粒黑色丹药吞入口中,这是落樱纱自己携带的冥域疗伤丹药。

    咔嚓!

    风南子单手拿着噬天刀抵在地上,单膝跪地,另一只手捂着胸口,嘴里面的血水不断涌出,双目看着前方地面,想说话,却是怎么也发不出声来,他比火牙子好一些的只是没有昏过去而已。

    此时,桌席间上千修士无人发声,偌大的宴会厅内寂静无声,所有魔修都用看怪物的眼神看着落樱纱。

    唯有慕容珠一人,一对眸子里闪过异样之色,她隐隐感觉自己似乎在哪里见过这个女修,可模样似乎有些不对。

    但这个女修给慕容珠的感觉与十多天前雪境酒吧内出现的那名女修散发出的气质一模一样。

    难道是她?

    慕容珠眉宇微微动了一动,目光不经意的扫了一眼桌席。

    如果真是她,那个年轻人应该也在才对,只是慕容珠来回看了几遍也没有看见十多天前出现在雪境酒吧的那个年轻人。

    “风南子竟然败了?”

    “这,这,怎么可能。”

    “她到底是谁?”

    “黑狱星要变天了吗?”

    “变天个锤子,风南子再强有天峰老祖强?那女人再凶悍,能斗得过天峰老祖吗?”

    数秒之后,桌席间议论声此起彼伏。

    “天峰前辈,晚辈算不算赢了?”落樱纱转脸看向天峰老祖开口问道。

    天峰老祖老脸无光,心里恨得牙咬咬的,却是不能发作。

    今儿个四名徒弟算是把他这张老脸给彻底丢光了。

    “算。”天峰老祖心不甘情不愿的吐出一字,便不再看落樱纱,瞪着四名徒弟道,“从明天开始,你们四个全部给我回天峰山,静修十年,在此期间不得踏出天峰山半步,若有违背,逐出师门。”

    天峰老祖能咽下这口气没有发作,倒是让李道冲刮目相看,这老头倒是不算坏,不管是有所顾忌,还是其他什么原因,起码还是有点道义的。

    天峰老祖说完随即将防护罩撤销,正要将所有桌席重归原位。

    突然,一股强得离谱的死冥之气突然从四面八方涌来。

    不过眨眼功夫,整个黑狱皇宫仿佛坠入冥域深渊一般。

    “怎么回事?”天峰老祖音波如浪发声道。

    “老祖,不好了,老祖,不好了,黑狱皇宫被包围,黑狱皇宫被包围了。”

    天峰老祖的话音刚落,从外面慌慌张张跑进来一名侍从,语无伦次道。

    “什么被包围了,好好说。”天峰老祖眉头一皱。

    “黑狱皇宫被某种阵法隔离了,与外界失去联系。”

    那名侍从定了定神道。

    天峰老祖老脸上阴寒一片,神念释放出去,人影晃动了一下,瞬息之间出去又回来。

    天峰老祖冷冷看着千月灵,“你们千阴门果然与冥域勾结,外面的冥阵怎么回事?”

    千月灵一脸懵逼,什么冥阵?她哪里知道。

    天峰老祖此时肺都要欺诈了,居然有人敢在他在场的情况打他黑狱皇宫的主意。

    就在天峰老祖说话间,三股根本就不应存在于黑狱星上的恐怖魔气扑面而来。

    唆,一把巨刀从宴会厅门外飞射而入,直射天峰老祖。

    天峰老祖大手一抓,一只幻化大手瞬间抓出,将那巨刀抵挡住。

    紧接着,一根锁链横穿而来,直射天峰老祖腰眼。

    锁链上带着浓郁魔气,直逼魔将境界,天峰老祖老眼之中射出一道光华,袖口一挥,十多把飞剑呼啸而出。

    当当当……

    飞剑与锁链碰撞在一起爆发出十多声脆响。

    一刀一锁链,两股魔气与天峰老祖纠缠在一起。

    坐在天峰老祖这一桌的修士全都被震得倒飞出去,这帮炼虚修士一不留神差点着了道。

    天峰老祖的四名徒弟除了火牙子昏迷不醒,其他三人此时只能看着却是无力支援。

    就在天峰老祖全神贯注抵御两股魔气时,一道魅影消无声息的出现在后方。

    黑莲,冥域暗杀者,偷袭是她与生俱来的本能。

    一把冥骨匕首掠过虚空,刺向天峰老祖后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巨星从创造营开始〕〔我来自缪星〕〔撞生缘〕〔头牌经纪人:你老〕〔六宫凤华〕〔诸天最强大BOSS〕〔艾泽拉斯冰王子〕〔明朝败家子〕〔萌宝驾到:爹地投〕〔超级巨星之头条女〕〔洪荒之六道真人〕〔开局富可敌国〕〔血精灵崛起〕〔头条星闻:总裁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