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修罗战神重回都市〕〔反套路救世指南〕〔超神春野樱〕〔共为魔〕〔锦绣医妃之庶女凰〕〔日月风华〕〔九重华锦〕〔龙飞凤仵〕〔异世丹帝〕〔穿书后我成了反派〕〔重生南非当警察〕〔疯狂进化〕〔妖孽夫君戏魔妃〕〔剑卒过河〕〔第九星门〕〔华年时代〕〔猛卒〕〔问丹朱〕〔修罗战神重回华夏〕〔兵王之王杨辰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最初的巫师 第五十六章 思绪降临
    艾斯的真神级投影并没有直接冲撞晶壁,因为一大一小两个世界互相旋转的真名世界,周围分散分布了很多次位面和半位面,而且有着奇异的波动。

    “很警惕,或者说天然演化出的这样的社会性结构,可以确定每个次位面半位面都辐射出一种波长,我如果贸然闯入,很可能会被发现。这里有二十六位等同于主神的司时,不可以冒险白给。”

    星界虚空,艾斯的真神投影也不可能久待,而直接这样维持目标也太大,看着周围,艾斯渐渐有了主意。

    祂的身影渐渐消散,化为了一颗距离两个世界较远的星界遗蜕,也就是所谓的世界消亡后的遗留物。

    巫师世界正是不断拾这种遗留物,再征服吞并充满生机的其他世界,才在下层星界分层成长为如今的多元巫师世界。

    这遗蜕距离真名世界的双世界系统约一千个标准距离,这种距离正好合适,不易被发现,同时还能窥视真名世界的变化。

    大概过去了两个月,艾斯发现了一些迹象。

    “与我在二级星界分层做的一样,这个分层的真名世界也会‘拾’,大量的半位面经常性独自漂移,将较远位置的遗蜕卷走。如果不是我这块‘遗蜕’太小,估计也会来拾走。

    把思绪分身直接依附在那个直径相当于五分之一标准单位的遗蜕之上,估计可以不引起任何异样的进入真名世界。”

    那块遗蜕看上去很不规则,表面坑坑洼洼,艾斯投影将手中的梦幻晶体用力一捏,化作梦幻迷雾就这么渗入了遗蜕,没有久流,艾斯投影继续化作小型遗蜕,加速离开真名世界。

    过了不到半个月,一位假名者的半位面飞速靠近这个遗蜕,祂的半位面很奇特,晶壁竟然如口器般直接裂开,把这个遗蜕整个吞掉,甚至还拟人化的咽了口水。

    “真是丰收,只要把这块送回世界之内,大陆边际的无尽虚海又会多一个大岛。而我作为这个岛屿的创造者,我的信徒将会直接获得这个异世界岛屿殖民权,希望能尽快完成吧。”

    在这遗蜕的深处,一颗如梦似幻的晶体微微一闪。

    三个月后,新阿伯多维岛。

    十三艘双桅帆船接近了这个新生的岛屿,其中一艘帆船靠近了天然港湾,长长的木梯从帆船上伸到陆地。

    几位身强力壮的船员,将极其重的铁锚扔下固定。

    一群金发碧眼的冒险者从船上走了下来,领头的是一个身材火辣的女子,一头波浪金发扎成了单马尾,穿的衣服很少,露出了肚脐,看上去很有魅力。

    “没有错,这里就是神启之地,伟大的导师阿伯多维在梦中给了我启示,与这里一模一样。”

    身材**的女子碧蓝的眼睛忽然变得亮白,浑身微微震颤,身后的男冒险者们不由自主的吞了吞口水。

    “尊贵的第一使徒西尔维娅,您看的了什么”

    女子身后的一位男性冒险者往前一步,恭敬的问道。

    **女子不复刚刚的性感,而是变得极为圣洁,她近乎呢喃的低语:“导师阿伯多维圣喻,所有信徒在海岸集合,走穿过林地,在高岩之上,着黄衣,点燃心之灯。”

    众人听了女子的话,都神色恭敬的呢喃着:“谨遵伟大导师阿伯多维的指引,您是守夜人的使徒,心灯的指引者。”

    双桅帆船陆续靠岸,所有的人都走了下来,十三艘船一共两千一百三十一人,全部跟随着身材**的西尔维娅,披上了象征灯之信仰的黄衣,赤着脚往前行走。

    似乎真的是灯在指引,众人的心之灯渐渐化作一盏耀目的巨灯,他们顺利的穿过林地,来到一片高岩。

    这里是高岩,也是悬崖峭壁,众人在这里靠着波涛虔诚跪下,西尔维娅披着黄衣,双手高举。

    “生命是束纯净的火焰,我们内心都拥有一颗无形的太阳。

    司时各有颜色,但颜色只存在于有光的地方。

    ……”

    随着众信徒念着祷词,心之灯一盏一盏点亮,太阳渐渐西落,是夜,心之灯在此汇集,竟然让人觉得异常的璀璨。

    “我们跟随着守夜人,在漆黑中守护着明灯,焚烧我身,荣耀我魂,愿导师赐予我等真名,分享我们等灯之荣耀。”

    火焰灼烧,一盏一盏灯爆发出极为明亮的光芒,竟然将这文明沙漠,丛林密布的岛屿整个笼罩。

    第二日,只有西尔维娅等一百余人穿着黄衣,周围全是灰烬。

    “他们已经跟随伟大的导师阿伯多维,去天堂侍奉守夜人陛下。多亏了他们,我们才能驱逐这片岛屿的迷雾和不详,在这里树一座碑。

    永远铭记他们。”

    又过了一个月,四十二艘双桅帆船带着一万多名移民赶来,他们将在这里建立崭新的殖民据点,新阿伯多维岛盛产美丽的宝石、原木和动物的毛皮,往来的贸易船队逐渐多了起来,而港湾之地也兴起了一座崭新的小城。

    在岛屿的深处,艾斯的思绪分身所在的梦幻结晶体正安静的躺在这里,这结晶体忽然一动,竟然飘了起来,化为梦幻迷雾弥散开来,渗透地质层,漂到地表的河流处,变成一颗有点浑浊的红宝石,静静的躺在鹅卵石浅滩上。

    “这条无名河的上游是一座宝石矿,时不时会有上游的一些细碎宝石落入河中,顺流而下。我们今天就来试试运气。”

    “捡宝石这种事可能性很小,如果这里真的经常有宝石,本地人早就守在这里了,还轮得到我们。”

    “要我说,我们还是去北面的森林转转,那里的猛兽确实多,但都是没见过的品种,皮毛非常受欢迎呢。”

    三个青年人边走边说,他们都是一身冒险者的打扮,背上背着长弓,腰间挎着一柄有些破旧的短剑。

    走在中间,脸上有雀斑的年轻人,右臂还别着一个圆形铜盾。

    他拿短剑敲了敲自己的铜盾说道:“我这可是午立木镶铜皮的盾牌,比一般铜盾更好,有我守在前面,你们就放心吧。别在这边找什么宝石了,根本不可……”

    还没说完,他就踩到水中的鹅卵石浅滩,脚底打滑直接翻进了水中。

    好在这水并不深,大约没到膝盖,坐在水中的他随手一抓,站了起来。

    倒霉的跌入水中,铜盾青年很是生气,刚要把随手抓起的鹅卵石扔了,忽然眼睛一亮,一颗有点浑浊但很完整的红宝石。

    他立刻趁着另外两人不注意,将这红宝石塞进裤兜,随后把其他鹅卵石用力一扔,心脏砰砰直跳,嘴中却嘀咕着:“这是什么宝石河,太倒霉了。”

    “克莱斯特,你没事吧我们来都来了,就找找看,万一这里真有宝石,我们三人平分,岂不是都能小赚一笔”

    另一名青年冒险者戴着一顶破烂的皮帽,努力的劝说着。

    刚刚捡到宝石的克莱斯特心中嘀咕着,我的宝石可是倒是阿伯多维的启示,这样一颗红宝石,有四分之一手掌大小,虽然浑浊但是完整,肯定能卖不少钱。

    只要带回家乡,自己一家就可以搬到霍尔城住别墅了。

    他心脏砰砰跳,表面上极其不愿意的说道:“我觉得不可能有什么宝石的,不过你既然想,谁让我们是好朋友呢。狩猎就改天再说,我们今天看看这里到底能不能幸运的找到宝石。”

    另一个青年见两人都决定找宝石,虽然觉得不靠谱,也值得赞同。

    “那我就陪你们一起吧,只是我觉得,找宝石可能太小,狩猎危险太大,其实新阿伯多维岛还有一种不错的营生,就是去采集药材。”

    他一边俯身观察着清澈的河流,一边回头对两人说道:“你们知道我在霍尔城曾经跟着药剂师当过一段时间的学徒,对于哪些药材比较贵,我还是知道的。

    我们几个去采集药材,晒干后带回王国,绝对能赚钱。”

    “也行,如果今天找不到宝石,我们明天就一起采药材。辛辛苦苦当水手来这里一趟,不能白来。”

    戴着圆盾的克莱斯特随口答道。

    他们仨虽然是冒险者的打扮,但其实不是什么正儿八经的冒险者,而是在家乡吃不上饭,只能到海上讨生活的苦哈哈水手。

    他们都是从霍尔城附近的一个偏僻小村走出来的青年人,来到著名的港口霍尔城做纤夫,他们都带着美好的梦想,想在霍尔城出人头地,但是现实太残酷。

    没有文化,没有家势,空有一股子力气,只能在繁华和鱼腥味的霍尔城依靠出卖力气为生。

    那个当过药剂师学徒的年轻人名字叫约翰,他比另外两人更有想法,拉纤绳赚的钱没有去喝酒挥霍,而是报了个识字班,浑沦吞枣的学了个大概,识的字了。

    人一旦识字,即使只是很粗浅,上升的空间也就打开了,幸运的成了一个药剂师的学徒,跟着学了半年。

    但是约翰也很不幸,药剂师配药失误,毒死了人,药剂师被抓走了,药店也倒闭了。

    走投无路的约翰正好遇到了曾经一起做纤夫的克莱斯特和盖尔两人,最后决定一起去海上讨生活,要知道水手出一次海的薪水可是三十个银币,拉纤一年也不过十个银币。

    作为水手,船长给的银币并不是大头,真正有钱的水手,都是会带私货的人。

    这种行为是近乎公开的行业潜规则,每位船长都允许水手们把私货放在他们的床下,只要他们塞得下。

    找了一整天,直到日落,克莱斯特也没有再找到一颗宝石,另外两人也一无所获。

    克莱斯特将手随意的插进裤兜,沮丧的说道:“看来真的没有什么宝石,我们明天还是按约翰的计划,一起去采集些药材吧。好歹能安稳的赚点钱。”

    盖尔也不得不承认,自己想的很不靠谱,“明天我们就一起去采集药材吧,我们几个都不是猎户出身,贸然狩猎很可能弄不到什么珍贵毛皮,反而会成为猛兽的腹中餐。”

    回到船上,随意的扒拉了几口黑面包,喝了一大口凉开水,克莱斯特就借口又困又累,先回下等舱睡觉。

    这里一间舱房可以睡八个人,很是拥挤,而且是上下铺。

    其实每个水手能带的私货也就是半个床底,如果是老练水手,待遇会好很多,他们住在普通舱,四人一间,每个人有一个单独的床底。

    克莱斯特回来的很早,大部分的水手都在吃饭,或者在岸上的酒馆喝酒,在小巷搂着女人,众所周知,水手的收入虽然高,但总是存不住钱,女人和酒是最大的消金窟。

    克莱斯特左右看看,每个床铺都摸了摸,确认没人后,爬上了自己睡的上铺,钻进了被窝,将口袋里有些浑浊的红宝石取了出来,仔仔细细的看了一会,这才翻身在床头找了一会,用一块破布将红宝石严严实实的裹了起来。

    他想了又想,扯了一根绳子,将这布包裹绑的结结实实,然后挂在脖子上,宝石仅仅贴着胸膛,这才美美的睡去。

    第二天,天色朦胧。

    “克莱斯特,克莱斯特,快点起来。”

    “怎么了”

    迷迷糊糊醒来,克莱斯特看着下面的盖尔和约翰两人,有些发懵的问道。

    两人做了个禁声的动作,约翰压低声音,怕吵到他人。

    “去采药,越早越好。我昨晚都打听好了。”

    克莱斯特其实觉得自己已经没有必要采药,就这个如鸡蛋大小的浑浊红宝石,足够他在霍特城城郊买一座庄园,从此过上真正富人的生活。

    如果想冒险些,买上两三艘船,自己弄个船队去贸易也未尝不可。

    但他转念一想,现在不能暴露,不能反常,甚至回去之后如何脱手这个鸡蛋大小的红宝石都是需要好好思考的。

    克莱斯特一个骨碌爬起来,蹬蹬蹬的走下床,摸了摸脑袋说道:“我都睡迷糊了,咱们这就去吧。”

    约翰爬到床底,摸出来三个篓子和小锄头,低声说道:“这是我昨天买的工具,一套五十个铜币,先说好,要是能采药赚到钱,你们得把工具钱给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从骷髅岛开始横推〕〔都市之终极医神〕〔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真没想重生啊〕〔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