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真不是绝世天才〕〔乘风少年〕〔我投篮实在太准了〕〔闪婚厚爱:我的老〕〔九龙戴孝千人送葬〕〔异域之系统无敌〕〔吴峥唐思佳〕〔斗罗之创世神的祝〕〔全能极品医圣〕〔穿越后养了一个小〕〔联盟永恒〕〔重生之财气冲天〕〔有空间〕〔万界修炼城〕〔我的小人国〕〔全球刷怪〕〔女总裁的第一高手〕〔娱乐圈的科学家〕〔都市至尊杀神〕〔星临诸天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最初的巫师 第五十七章 年轻人的努力
    约翰虽是从贫瘠乡村走出来的年轻人,可在见识了大城市的繁华之后,他早就把以前赚几年钱回家买地的想法抛之脑后。

    他渴望留在霍尔城,甚至渴望被大人物们赐予真名,名字是有力量的,如果想打开超凡之门,就必须有一个传承自伟大存在的真名。

    这样的渴望太过异想天开,连杜尔大人都求之不得的东西,约翰只能把想法埋葬心底。

    他之所以选择药剂师这个职业方向,是因为这个职业有可能接触到传说中的超凡者,而为超凡者调配超凡药剂,就有可能获得一些神秘仪式的钥匙,比如流传甚是广泛却没多少人真正见过的锁匠系列真名书。

    想到这里约翰的决定已下,他对两人真诚的说道:“或许我们真的该冒一冒险,如果我们能在这一次赚上一笔,克莱你可以用这钱找一位铁匠或者木匠学一门手艺,未来留在霍尔城,盖尔你就算想回老家,没有足够的钱也不可能买到良田。

    而我如果想继续学药剂师,必须准备足够的礼金给老师,这些都需要钱,我们一起努力好吗”

    盖尔已经心动,克莱斯特有些骑虎难下,其实他不太愿意冒险,但是在约翰炙热的目光下,他也勉强的点点头。

    第二天一早,三人带着武器和工具来到了更远的岭,星光曦微,约翰、盖尔和克莱斯特三人并没有着急挖掘。

    “我们得先生火,这是我从城中阿伯多维教堂中求来的灯油,听说有着神秘的功效。我们先用蘸了灯油的干柴弄个火把,然后在采集。克莱斯特,你有盾牌就负责举着火把防御警戒,我和盖尔来采集,我们的命都交给你了。”

    克莱斯特将信将疑,他用戴着盾牌的胳膊牢牢举着火把,左手则握紧了短剑,有些紧张。

    这一天很快过去,有一些豺狼虎豹,但并不多,都被克莱斯特及时发现,三人很快转移。

    收获不错,一天的功夫,就挖到了三根黑参,每一根都有拇指粗细,更有很多普通药材。

    约翰将普通药材带到城中的药店卖掉,盖尔和克莱斯特用油布包裹着黑参,带回了船舱,因为怕别人发现,见财起意,三人谁都没有多少,就这样默默睡下。

    转眼已经过去快十天,他们一共挖到十五根拇指粗细的黑参,更有一根鸡蛋粗细的大黑参,按约翰的话说,这些黑参足矣卖至少两个金币。

    即使是克莱斯特也从不情不愿变得积极,谁会嫌弃金币少呢

    虽然自己的红宝石肯定能换几十个金币,但是如果能多赚半个一个金币,也是很好的。

    半日之后,克莱斯特气喘吁吁,约翰面色发白,盖尔浑身流血,已经躺在地上不省人事。

    一颗有些浑浊的红宝石悬浮在半空,散发着奇异的光芒,将五只黑影怪物定住。

    克莱斯特手颤抖,浑身战栗的呢喃着:“伟大的存在,请您怜悯,净化这些邪恶。”

    红宝石突然爆发出五彩光华,将五只黑影怪物直接消散,没留一点痕迹。怪物消失后,红宝石飘荡着掉落到克莱斯特手中,又变成原本有点浑浊的样子,但克莱斯特再也不敢认为这只是个浑浊的红宝石了。

    “这宝石,必然是哪位大人物的神奇宝物。”

    约翰有些羡慕和敬畏的看着克莱斯特将宝石收起,心中想到。

    他没有说什么,只是拉起了已经不省人事的盖尔,与克莱斯特一起把盖尔背回城内。

    盖尔遗憾的去世了,两人背着盖尔到城内时,盖尔早已经凉透了。

    “按照传统,我们只能把盖尔烧了,骨灰装到陶罐里了,这一趟跑船,他剩下的薪水我会支付的,你们是盖尔的同乡,就麻烦你们带给他的家人了。”

    船长杜尔知道后,表情略微遗憾的说道。

    “不能保留全尸吗”

    克莱斯特伤心的问道。

    杜尔摇摇头,小胡子都跟着颤动,他其实看上去并不像纯粹的航海人,更像是一位绅士。

    “这是传统,如果带着全尸,听说会得罪瘟疫之神,很多不信邪的船都整船死光了。”

    克莱斯特还想说什么,被约翰打断,约翰知道的比克莱斯特更多些,这传统虽然解释不清,但确实如此,死去的水手及时焚烧,航海一定要靠岸休息,否则瘟疫、败血症就会如影随形。

    “我们会把盖尔的骨灰和他剩下的薪水送回家乡,以阿伯多维的名义。”

    说罢,约翰拉了拉克莱斯特的衣角,克莱斯特这才跟着重复了一遍。

    这也是传统的一部分,以神灵或者先知导师的名义起誓,互相都会信任,这是一个有神的世界。

    杜尔的双桅帆船当晚就要走,四个水手把盖尔抬到岸边,船长杜尔带着人从附近拾了些干树枝和干草,就这样草草的烧了。

    抱着已经变成灰躺在陶罐里的盖尔,克莱斯特心情复杂,黑色怪物突然出现,盖尔几乎没有反抗就直接被咬死。

    就在黑色怪物扑向自己的时候,胸口的红宝石忽然火热,透衣而出,竟直接将五个黑影怪物定住,用华光崩碎。

    这一幕依然在克莱斯特的脑中回旋,也同样在约翰的脑中回荡。

    约翰看向克莱斯特的目光变了,但他没有起什么歹意,涉及到超凡力量,如果心怀歹意,恐怕会有不测。

    对于这些约翰一直很审慎,两人相顾无言,就这样回到了下层船舱,他们和其他水手也不是很熟,大概过了一个月,杜尔的船回到霍尔港,低级水手拿到了一次性薪水就地解散,老练水手则有一些与杜尔签了长约,等明年开春再出船。

    “杜尔大人,您的船时,不要忘记我们啊。”

    如此之类的话在耳边响起,约翰和克莱斯特二人则默默离开,来到了过去三人现在两人的临时住处。

    约翰谨慎的把门关上,从包袱里取出黑参,一共十七根,两根鸡蛋粗细的,其他十五根都是拇指粗细的。

    “克莱,我的兄弟。以伟大司时的名义,我想请教你一件事,你是不是已经获得了真名赐予”

    约翰深吸一口气,低声说道。

    克莱斯特摇摇头,苦涩一笑,自从那个奇异夜晚之后,他偷偷研究了宝石很久,但是一无所获。

    “实话告诉你约翰,我也很想有,但是我什么也没有,除了那神奇的红宝石。也许是神灵的馈赠,遇到危险的时候,红宝石确实救了我几次。其实我本打算卖了这个红宝石,换个郊区的庄园,但是现在有些犹豫。”

    约翰的眼神更加不同,他低声说道:“也许是神灵或者先知对你的考研,我不建议你卖掉宝石,这或许是你,甚至是你的家族成为超凡家族的契机,如果有可能,希望你以后获得机会有,能帮我一把,我会尽可能付出等价的兑换物。”

    作为一名笃信神灵和因果的人,约翰的行为一直很正直,克莱斯特对他也比较相信,不过他仍然补充了一句。

    “约翰,我如果能有机会成为超凡,能拉你一把一定会拉你一把,但是我希望你和我以神的名义发誓,不会将这一切说出去。”

    过了大约半个小时,两人带着一包黑参走出了贫民窟的临时住所,约翰做了半年的药剂师学徒,有一点点门路,他们找到相熟的朋友,以三个金币的价格卖掉了所有的黑参。

    “克莱,金币我们一人一枚,还有一枚我认为应该给盖尔的家人,毕竟他是因为和我们一起挖掘黑参而死。”

    走出药材店,约翰和克莱斯特二人快步离开,约翰低声说道。

    克莱斯特点点头,他对此倒是没什么意见,该给盖尔的,即使他死了也不该吞没,这是克莱斯特最欣赏约翰的一点,他是一个正直的人。

    两人在霍尔城兜了大半个城的圈子,互相对视了一眼,克莱斯特低声说道:“我们被跟踪了,很可能是附近的黑帮,我听说灰熊帮最喜欢干这种下三滥的事。”

    约翰点点头:“这事真不好说,也许我那熟人,或者店里的其他人也有问题,总之我们被盯上了,这事麻烦大了。”

    克莱斯特心脏砰砰的跳,胸口包裹的红宝石忽然变得滚烫,让他心境渐渐平和。

    “没关系,我们有这个呢。”

    他拍了拍胸脯,两人都回忆起那一日的情景,逐渐自信起来。

    他们渐渐往偏僻的地方走去,一道阴云遮住了月亮,整个小巷一片漆黑。

    抽刀的声音,威胁声,呵斥声,以及忽然出现的梦幻五彩,霎时间将这里笼罩,好似一个美丽的泡沫。

    泡沫忽然破碎,除了克莱斯特和约翰,其他的全部与泡沫一同破碎,如同从未出现。

    “这种力量,绝对是超凡。”

    约翰浑身战栗,喃喃道。

    克莱斯特也越发确信宝石庇佑着自己,他情不自禁的跪下,手捧着宝石虔诚的说道:“未知的伟大存在,请允许我强呼您为宝石之主,愿您庇佑我,愿您历练我,愿您怜悯我。”

    与此同时,宝石微微闪烁着梦幻的色彩,艾斯的梦幻思绪分身,其实是一缕很奇异的分身。

    真名世界的防御严密,外松内紧,即使在世界之中,也能感觉到无处不在的窥视。

    为了解决安全性和身份,艾斯的真神投影最终选择了这样一个方式,就是融入遗蜕之中。

    作为研究遗蜕十万年之久的巫师世界,艾斯对遗蜕很了解,祂将自己的分身伪装成了遗蜕中保留了少量力量和意识的土著“神”。

    所谓的土著“神”,其实并非广义上理解的五级存在,而是拥有较强超凡力量,有着信仰的存在,也就是说,三级以上存在可能就是土著“神”。

    根据艾斯的梦幻思绪分身观察,仅仅自己融入的这个遗蜕,现在的新阿伯多维岛,就有不下十位土著神,并衍生出了所谓的野人部落,与殖民者对抗。

    而那些黑影则是一些失去了正常意识,只保留了本能的遗蜕中的一些残骸。

    这些残骸在自然的环境下逐渐复苏。

    艾斯分身能够感觉到窥视,一直能感觉到,这不是错觉,若有若无,如果不是自己生命本质强大,都有可能忽略。

    因为这种窥视感,艾斯的思绪分身最终选择了这种方式,在世界的窥视下,伪装成一位土著“神”,用这种方式融入真名世界。

    这大概是代价最小的方式,反正艾斯目前没有发现有什么强力存在来执法,不过他很小心,因为他已经发现,这个世界对于自己有着强烈的排斥。

    盖尔笑着说道:“你太贴心了,要是个姑娘我肯定得娶你。我们走吧,钱少不了你的。”

    克莱斯特把背篓背上,拿着小锄头推着二人说道:“肯定给你,快走吧。”

    约翰回头说道:“带着武器防身,郊野外可不能掉以轻心。”

    他们下了船,太阳还没有升起,天色蒙蒙。

    约翰低声说道:“昨天我去看过了,在城东边,那里有本地特产的一种药材,有点类似于格老参,本地人叫它黑参。这玩意拇指大小的,就值得五个银币,总之是很贵的药材。”

    盖尔眼睛发亮,高声嚷嚷着:“那还等什么,快去。”

    三人一路小跑,路上倒没有什么危险,顺利的来到了东边的丘陵,太阳才刚开始升起,这里竟然有不少帐篷,已经有很多人开始趴在地上找黑参。

    “看来这个地方确实盛产黑参,不然不会有这么多人在这里。我们也要抓紧了。”

    克莱斯特对两个伙伴说道。

    他们迎着阳光,笑容很是灿烂。

    但很快,他们就撞了墙,这里确实盛产黑参,但这里也早就被大部分人圈定了地盘,作为外地人,想在别人的地盘挖参,那几乎没有任何可能。

    看着对方十几个人举着刀枪棍棒,约翰无奈的耸耸肩,三人只得退去。

    转了一圈,最终他们和一群本地人达成一致,他们将在本地人陪同下一起采药,黑参是绝对不能碰的,其他药材可以采,但是要分一半给当地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