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叶天瑾妃〕〔来自未来的神探〕〔仙界金大腿都是我〕〔唐朝林轻雪〕〔游方散仙〕〔战王回归叶君临〕〔战神归来叶君临〕〔镇国战神叶君临李〕〔镇国战神叶君临李〕〔昆仑战神叶君临李〕〔昆仑战神叶君临〕〔叶君临〕〔元卿凌楚王〕〔元卿凌宇文皓〕〔元卿凌〕〔乘风少年〕〔总裁爹地宠上天〕〔逆天丹帝〕〔女神的上门豪婿〕〔末日崛起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最初的巫师 第五十九章 孔中微光(5k一更)
    约翰悄悄点燃了自己的蓝色火焰,眼睛明亮的说道。

    “这是为什么”

    克莱斯特有些不解的问道。

    约翰瞪着眼,一把拉着克莱斯特附耳道:“我们从药店出来,为什么被追杀一个金币可是价值一百卡亩粗田,就算是河边的良田也得三十亩。钱财动人心,我们先把盖尔的剩下的薪水十六个银币给他家人,至于那枚金币慢慢再变通办法给他们。

    如果我们送盖尔的薪水给他们,村子的人都认为我们仗义,但是那一个金币给出来,福祸难料!”

    克莱斯特也如梦初醒,被追杀的情景就在眼前,整个村里也就一千五百亩粗田,三七十亩良田,三个金币几乎能买下十分之一的田地,这着实是一笔巨款。

    “确实如此,即使在霍尔城第三街区这种比较体面的街区,一枚金币也足以购买四层公寓里的一个两居室了。如果是偏远些的街区,都能买下三四间房。”

    克莱斯特也不禁感叹着,这差不多是纤夫们不吃不喝十年多的收入,霍尔城是一个大港,纤夫们一般还兼职着搬运货物,可以说是所有卖力气的工作中,赚钱比较多的一行了。

    只是霍尔城的本地人不太看得上这种工作,他们更青睐在市政厅做政府雇员、或者是医生、律师和老师,这被认为是最体面的工作。

    如果识的字,也可以去各大公司做文员,或者是自己做个小生意,总之都是些不用劳力的工作。

    各种搬砖建设、打杂、仆人等服务性或体力性劳动,都是外地人。

    至于水手,一般只要经验丰富的,想要入行太难,他们俩想再有这种机会也几乎不可能。

    一个纤夫就算省吃俭用,想攒足一个金币也要十五年,这种工作是标准的青春饭,二十岁左右的壮小伙,干到三十五岁一身病,也就干不动了。

    四十岁以上的人,这里根本不收。

    如果节省的能在偏远街区买三四间房出租养老,如果都挥霍了,老了说不定冻死街头。

    说这么多,纤夫总体上收入在霍尔城算是中等,而水手是标准的中上了。

    克莱斯特对约翰说道:“不管怎么说,我们离开家乡是对的,在这里就算有十亩良田,一年也就赚三四个银币,即使是百亩良田,也不过是三四个纤夫赚的钱。”

    约翰点点头,又摇摇头说道:

    “还是不一样的,有田毕竟有口饭吃,不见得饿死,纤夫最好的出路也就是卖命赚钱攒钱,在第七**街区买个三四间房,一间自住,其他养老。

    但是很多人根本没有这个前瞻性,他们忙忙碌碌,最后却饿死街头。”

    克莱斯特有些感同身受的点点头,自己过去就是这样碌碌无为,如果不是自己幸运的捡到了红宝石,未来恐怕也是如此。

    约翰很通透的继续说道:“你知道我为什么选择做药剂师学徒吗”

    克莱斯特摇摇头,他根本不知道约翰为啥这样选择,事实上如果不是经历了这么多,克莱斯特都不会想到要学习识字。

    两人慢慢靠近村落,已经是正午,太阳晒的人暖洋洋的,这是冬季为数不多暖和的时候。

    “因为是人都得生病,表面上看,纤夫收入还不错,出个几年劳力,在第八街区这种有些破烂的街区买个平房。但是一旦生病,就是毁灭性的打击,看病太贵了。

    其实我最想做的是医师,但是想入医师这一行不是识字就行的,像市政厅的高级雇员、律师、医师和教师等体面职业,哪个不得去读大学

    我们这种人,早就没有了读大学的机会,能识字,再去读个成年小学,就算是不错了。”

    约翰感叹着,两人已经走到了村落的入口,几个孩童正在追逐,老人斜靠着村口的岩石,在树荫下歇息。

    “是约翰和克莱斯特,他们回来了。”

    “完全变了个人,穿的都不一样了。”

    “我哥哥呢我哥哥盖尔呢”

    ……

    老人和小孩们惊呼着,约翰和克莱斯特对视一眼,看着那个和盖尔有些像的小男孩,表情严肃而痛苦。

    “我们先去盖尔家吧。”

    盖尔的弟弟不停的问着,两人却只是沉默,村里多的是看热闹的人,一起跟着来到了盖尔家,有些人已经预感到什么。

    看到约翰从背后拿出一个灰色陶罐,盖尔的母亲嘴唇颤抖。

    克莱斯特低声说道:“卡丽大妈,盖尔死了。我们一起去做水手,他死在了新阿伯多维岛,这是盖尔的剩下的薪水,一共十七个银币,都在这里了。”

    盖尔母亲颤巍巍的接过,瘫倒在地,他的父亲眼睛红肿,弟弟不再笑了。

    盖尔母亲啜泣了一会,抱着骨灰陶罐无力的问道:“我的盖尔是怎么死的”

    克莱斯特刚想说话,约翰抢着说道:“盖尔是生了病,你知道水手一直有一种如同诅咒的病,叫败血症……”

    听着约翰的描述,克莱斯特的嘴巴不自觉张大,又快速闭上,很是迷惑却不敢说话。

    等到两人离开盖尔家,应付完热情打听的村民之后,克莱斯特才拉着约翰到了自己家的房间,关上门。

    “约翰,你刚刚在盖尔家为什么那样说,你知道盖尔是被怪物杀死的。”

    约翰瞪了他一眼,坐在床边有气无力的说道:“是,但如果我们照实说,是不是还要讲清楚红宝石的事,讲清楚黑参的事

    我这样说,都是为了我们俩的安全考虑,至于盖尔的那枚金币,就放在你这,等我们以后可以了再给他家人。”

    说着约翰取出那枚金币,递给克莱斯特。

    克莱斯特脸上的雀斑隐隐变红,他摆摆手说道:“我不是这个意思,你思虑的周全约翰,还是你保管的好。你说我们下一步该怎么办”

    约翰身体前倾,双肘压着大腿低声道:“我们得想办法再进入梦境,那纯白色的梦境,努力通过宝石的试炼。霍尔城进入了冬季,没有往来的船只,也就进入了萧条季节,我们等来年春天再回去,估计那时候死去的黑帮分子们的事也淡去了。

    正好趁着这段时间,我教你认字,我这里带着两本书,正好适合识字。”

    约翰从包裹里取出两本有些破烂的纸质书,根据艾斯的观察,真名世界的发展水平大致相当于前世西欧文艺复兴前期,已经有造纸术和铅活字印刷,所以约翰能弄到两本书并不稀奇。

    “这是我花了一个银币买的旧书,一本是《艾欧大陆编年史》,一本《艾欧大陆人物传记》。前者侧重于时间线和大事件,后者则侧重于英雄人物。

    用这两本书识字,不但能识字,还可以增广见闻。”

    克莱斯特有些敬畏和渴望的看着这两本书,这代表了他从未去过的领域,历史和智慧。

    就这样,两人开始了一教一学。

    他们来到村子,也给这个小村子带来了很多的变化,人们对航海,疾病的讨论变多了。

    “要我说,水手这个活是真赚钱,一次就有二十个银币,抵得上我种地五年了。”

    “谁说不说呢但是这个活一是很难入行,二是得有命去赚钱才行,你没看盖尔死的那么惨,这就是买命钱啊。”

    “照我说,还是去干个纤夫最好,按约翰的说法,卖力气的活就数纤夫最赚钱,拉纤绳运货物,一个月下来差不多能接近一个银币呢!

    一年至少七八个银币,要是身强体壮干活多,十个银币都有了。”

    “确实啊,种田哪里比得上去城里打工,我们不如也一起去”

    “难啊,没有罗格男爵开的路引,我们根本出不了罗格镇,弄不好还得服徭役六十天。”

    “说到底还是约翰他们几个家庭好,自由民户还是和我们这种农户不一样。”

    在罗格镇绝大多数的村落村民都是农户,他们只要没有路引,一辈子都别想离开这里。

    至于约翰他们,是少数罗格镇的破落户迁移到这里的,作为拥有自由民户籍的他们,拥有着任意迁徙的权利。

    三天之后,一场大雪让整个村庄变得白茫茫的,约翰和克莱斯特在克莱斯特家中烤着碳火,读着《艾欧大陆编年史》。

    “约翰,我们等雪停了真的要去罗格镇吗”

    趁着父母忙着在厨房做饭,克莱斯特压低声音说道。

    约翰点点头说道:“对,我们这段时间一直没能进入迷梦,我想弄个东西,让我们更容易进入迷梦。”

    克莱斯特点点头,隔着衣服攥了攥红宝石,继续读着《艾欧大陆编年史》。

    宝石之中,艾斯分身的意识也在观察二人,在获得祛毒治疗和思维敏捷两项能力之后,他们并没有着急利用自己的能力,克莱斯特好几次差点暴露能力,更被约翰制止。

    这让艾斯对约翰也更加的满意,谨慎的人才有可能活下去,活下去未来才有可能。

    至于迷梦,克莱斯特和约翰的梦境似乎变得过于活跃,难以链接,艾斯的力量被压制的太厉害,数次没有成功,消耗了过度的力量,也打算缓一缓。

    又过了两天,雪早已停了,但是路面的积雪并没有融化,一片白茫茫,很少有人出门。

    约翰和克莱斯特两人一早就准备好了四个底面光滑的木板,穿着厚厚的棉衣,他们踩着滑雪板,往罗格镇的方向而去。

    天气太冷,就算是牛车、驴车也很少有出门的,在这种积雪化冰的环境,滑雪板反而是最好的选择。

    一路无话,冬日的罗格镇,不禁行人少,野兽也少了很多,沿着土路滑雪到罗格镇,太阳还没到天空正中。

    罗格镇虽说叫镇,其实也就是南北交叉的一个十字街,并不怎么繁华,约翰对这里很熟悉,他拉着克莱斯特兜兜转转,在唯一一家药店买到了想要的东西。

    “这是晒干的牛兰舌花颈,一般用作安神,贵人们喜欢睡前服用。但其实这种东西如果燃烧,其产生的烟香更加有效。”

    约翰将牛兰舌花颈捆起来,轻声说道。

    “这东西能让我们再次进入梦境”

    克莱斯特低声问道。

    约翰点点头,两人滑行回村落。

    夜晚,克莱斯特的房间,约翰和他抵足而眠。

    一个陶碟摆在床边,隐约有火星,袅袅青烟在屋中蔓延,两人闻着这种异香,渐渐沉眠。

    克莱斯特胸口的红宝石闪烁,忽然华光绽放。

    “纯白,漂白床单,刷白墙壁,染白我的头发,涂白我的皮肤。”

    约翰意义不明的念叨着,忽然纯白破碎,他和克莱斯特两人就这样进入了深夜的林地。

    约翰穿着一身白色衬衫,带着金属边圆形眼镜,看上去文质彬彬,克莱斯特穿着厚厚的盔甲,全副武装,手中握着重剑。

    两人的头顶浮现出两颗宝石碎片,一颗湛蓝,一颗火红。

    克莱斯特有些惊诧的摸了摸身上,拍了拍自己的盔甲,发出砰砰的声音。

    “我为什么会穿盔甲好奇怪。”

    约翰摇摇头,他不清楚这些,仰望着天空,银月高悬。

    “我知道这个梦。一条盘在山岭之顶的道路,亮银色的大气,走吧我的兄弟,愿宝石庇佑。”

    说罢他就扒开灌木丛,阖上双眼,迈步前行,一路上踉踉跄跄,不断擦伤脚和膝盖。

    克莱斯特跟在约翰身后,警惕的望着四周,身旁嗡嗡轰鸣,似乎有黑影在张牙舞爪。

    走的越来越急,偶尔有黑影扑来,克莱斯特和约翰头顶的宝石碎片就会绽放光辉,驱散黑影。

    终于,克莱斯特看到了微弱的光芒,那是一座高高的建筑,高耸如教堂的尖塔,窗户有着微光。

    黑色的地衣,涂着眼睛的标志。

    “我们要进去吗”

    克莱斯特碰了碰身前的约翰,低声问道。

    “不,绕过它,这是传说中的轮转教堂,这里可以获得些东西,但是绝不可能通过考验,考验必然在纯白之门。”

    约翰肯定的说道。

    艾斯安静的窥视着他们,在这一过程中,有着很奇妙的感觉,似乎梦境与这个真名世界的某种真实交汇了一样。

    艾斯并没有干涉,祂头一次意识到,约翰的梦境或许并不是完全是幻想,或许真的是对某个神秘所在的映射。

    “在这个时间,梦境法则似乎极为浩大,我能够感觉到,如果我真的能吞并掌握真名世界的梦境法则……”

    艾斯的心中在这一刻也有了无尽的遐想,祂没有干涉梦境,让约翰映射出那神秘所在,一点点窥视其中奥秘。

    约翰闭着眼,湛蓝的宝石高悬,心中犹如镜面般澄净,他跟随着那未知的指引,一步步踏出,缓缓走出了林地。

    在艾斯的上帝视角中,梦境的边缘开始拓展,与神秘所在的共鸣映射加强,林地已过,天空太阳位于正中,温暖的阳光洒下,闭眼的约翰睁开眸子,望着不远处的雄伟白色大门,双膝缓缓跪下。

    这里是一片白茫茫的大地,或者说沙漠,并没有风,地面是极为细碎的白沙,克莱斯特有样学样,跟约翰一同跪下。

    “伟大的宝石,我们由此踏入纯白沙漠,踩着皑皑白骨,与亡者同行。请您怜悯,于象牙之门前赐予我们真名。”

    与神秘所在的映射越来越强,如同投影,丝丝寒气,亡者的身影若隐若现,雾气蒸腾。

    两人深呼了一口气,互相搀扶着站了起来,克莱斯特望着亡者们的身影,厚厚的盔甲也难以抵挡他内心的寒冷。

    “这是考验的一部分吗”

    打着寒颤,克莱斯特有些畏惧的说道。

    约翰深吸凉气,沉着的说道:“是的,不要畏惧,我从《锁匠之梦:孔中微光》中看过,这里应该是漫宿的映射,我们还没有资格进入真正的漫宿,这里只是映射,是居于漫宿的伟大存在对我们的考验。

    用我们的勇气和活人的健康身躯,去克服这一切。”

    他说着话,头顶升腾起了火焰,艾斯饶有兴致的观察着,作为一名外来的土著“神”,艾斯知道的并不比约翰更多。

    这一刻,艾斯对于约翰总是提及的《锁匠之梦:孔中微光》这本书非常感兴趣,对卖书的莫顿书店更是好奇,这个世界的神秘力量自成体系,很是奇妙。

    而梦在其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让艾斯更加兴奋,这意味着什么,祂很清楚。

    有着万物通晓的权能,艾斯敏锐的发现,这些亡者其实都是些泡影,只是映射了神秘所在的痕迹,只要通过者身体健康,不过分恐惧,基本上没有问题。

    两人打着寒颤,不断诵读着宝石庇佑,终于穿过了层层的雾气,来到了满是尸骸的纯白之门前。

    整个门是纯白色的象牙雕琢而成,看起来高贵而华丽,亡者们蜂拥呼啸,涌入其中,大量的尸骸已经失去了血肉,只有纯白的骸骨。

    “约翰,好冷好冷。我们还要往前走吗”

    克莱斯特牙齿发抖,厚重的盔甲在吱嘎作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从骷髅岛开始横推〕〔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