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修罗战神重回都市〕〔反套路救世指南〕〔超神春野樱〕〔共为魔〕〔锦绣医妃之庶女凰〕〔日月风华〕〔九重华锦〕〔龙飞凤仵〕〔异世丹帝〕〔穿书后我成了反派〕〔重生南非当警察〕〔疯狂进化〕〔妖孽夫君戏魔妃〕〔剑卒过河〕〔第九星门〕〔华年时代〕〔猛卒〕〔问丹朱〕〔修罗战神重回华夏〕〔兵王之王杨辰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最初的巫师 第六十章 宝石梦境(5k二更)
    约翰目光坚定的点头,两人缓缓的向前。

    艾斯忽然感觉到有一种无形的力量在呼唤,祂顺应着呼唤,自己的无形之躯竟然透过纯白之门,在门,是美丽的草原,天朗气清,牛羊马成群,青草带着芬芳。

    “这里似乎是灵魂的世界,或者说是亡者居地的映射,我作为梦幻分身,恰好是没有肉身的存在,在这里反而不受到排斥。”

    终于获得了实体形态,艾斯穿着纯黑的魔法长袍,漫步在草原,潺潺流水,一条广博的河流,清澈透明,底部的鹅暖石和细沙清晰可见。

    艾斯将手伸向清澈的河流,手捧着河水,感觉到一阵冰凉和温润。

    “这似乎是此世界的冥河支流,这似乎有着强烈的力量,能洗涤清澈我的内心。”

    艾斯嘴角露出一丝微笑,抖了抖手,甩掉其上的水珠。

    “或者说,洗涤异世界的气息、记忆、痕迹,并给我烙印此世界的痕迹,看来我要想一个方法,在不被世界排斥的同时,能够保住我的异质性。”

    就在艾斯思考之际,约翰和克莱斯特已经穿过了纯白之门,他们的梦境“身体”留在了门外,纯粹的灵魂进入了门内,来到了艾斯的亡者国度。

    两人在这里赤条条,一丝不挂,艾斯瞬间察觉,回头一笑,两件巫师学徒的袍子披在两人的身上。

    艾斯没有说话,他背着手站在河边,就这样静静的等待。

    约翰和克莱斯特两人远远的看到穿着长袍的艾斯,先认真的穿上自己的巫师长袍,面带喜色的一步一叩首,缓缓接近艾斯。

    终于,他们走到艾斯身前,英俊的面容,修长的身形,神秘的长袍,阳光映照下是那样的圣洁和神秘。

    “伟大的存在,是您赐予了我们宝石吗是您指引我们来到漫宿迷梦吗我是约翰,他是克莱斯特,我们恳求您的指引!”

    约翰仿照礼拜司时的礼仪,向艾斯行礼,克莱斯特也跟着笨拙的行礼。

    艾斯盯着二人,温声说道:“是你们自己找到了宝石,也是你们的坚定内心让你们来到了我的身旁,你们做的很好,我的孩子。”

    艾斯的两只手闪烁着温热的光芒,按在两人的头顶,温暖瞬间驱散了两人身上的寒气,他们刚想感谢,艾斯开口说道:“吾之真名曰艾斯,你们需谨记心中,不可与人言。我将赐予你们真名,你们的真名将浮现在心中,切记不可告知他人。”

    约翰非常理解,所谓的秘密教派,真名是最高的机密,教派是代号教派,而获得神灵赐予真名的人也不可泄露真名。

    只有“神灵”真正成为假名者之后,才可以将一切公开,甚至有的秘密教派,神灵成为具名者才会公开。

    总之,真名乃是大事,至关重要。

    两人感受着心底浮现的真名,一阵喜悦,从此之后,他们就是获得了真名赐予的信徒,也可以真正开始建立秘密教派。

    “汝等可呼唤吾为宝石翁,教会名曰宝石教派。你们是吾之信徒,吾也需告知汝等,吾之教义,以梦为马,梦境乃是吾之领域,宝石乃是梦境之凝结。

    我们名为宝石教派,实为梦境教派,此乃仅次于真名的机密,不可示人。”

    天平浮现,契约卷轴闪烁,二人在冥河支流旁,与艾斯定下了保密誓约。

    艾斯的身影渐渐暗淡,梦境开始摇晃破碎,艾斯的声音也变得缥缈。

    “从即日起,宝石教团成立,约翰为神之代行者,宝石教宗,克莱斯特为神之适格者,宝石守护人。汝等之要务,乃是秘密发展信徒,寻找圣母,护卫吾之降临。”

    声音渐渐像电频信号断线,变得不太清晰,约翰和克莱斯特两人感觉一阵天旋地转,渐渐陷入了沉睡。

    太阳高起,房间燃烧的晒干的牛兰舌花颈已经化为灰烬,余香萦绕。

    抵足而眠的二人几乎同时醒来,

    他们感受着自己灵魂深处的那个真名,不可说的真名,蕴含着丝丝魔力,这是超凡之源泉。

    在真名世界只有有了真名,才能修炼,使用各种魔药,举行各种仪式。

    如果没有真名,就像是没有互联网接口一样,什么都做不到。

    “我们终于有了超凡之基,从今日起,你我与过去不再相同,我们是主之信徒。主的降临躯体需要你寻找一个圣母,但不是什么女人都能成为圣母,这个事情急不得,我们需要寻找线索。

    现在要做的,不是寻找圣母,也不是发展新信徒,而是提高实力。”

    约翰的目光灼灼,他的想法很直接,没有实力,一切的行动都是空谈,必须让自己变得强大起来,那时候发展秘密教团事半功倍。

    “你是教宗,你说的算。可是我们根本不知道如何提高实力。”

    克莱斯特耸耸肩,低声说道。

    约翰笑着说道:“确实如此,不过我在《锁匠之梦:孔中微光》中记得一句话,想知晓路径,需在梦境之中寻找。”

    克莱斯特不禁感叹道:“你总是这样说,我也好想看看这本书,是不是真有你说的那么神奇。”

    约翰哈哈笑道:“你要是真想看,先去给我买一沓纸,我默下来,等你识字全了,就能自己研究了。”

    克莱斯特大惊道:“你把那本书整个背下来了你不是说你只看了一小部分”

    约翰有些收敛的笑了笑道:“司时们告诫过,做人需要时刻谦虚,我当然要谦虚一点,总不能告诉你,我在莫顿书店看了一天,把这本对神秘学介绍最全的书全文背诵了吧。”

    克莱斯特佩服的说道:“你的脑子真是好使,我也要努力识字,有你的一半就好了。”

    半个月后,约翰已经将《锁匠之梦:孔中微光》全文默写,并用针脚将书线装。

    克莱斯特想用航海做水手赚的钱给家里翻修房子,无奈冬天不太合适,只得先将就着,在破洞寒冷的木屋内,翻看着约翰默写的书。

    他很快找到了自己最感兴趣的部分,低声读了出来。

    “获得真名赐予之后,我们的心灵之湖将会出现一道刻印,也就是所谓的真名烙印。这烙印是我们与主之间的联系,也是我们沟通世间超凡力量的凭据。

    超凡力量大致分为这几个方向,强化**、强化灵魂和强化外物,而具体到性质如地火风水电木等等,治疗伤害防御错综复杂,难以完全描述。

    可以确定的是,我们是可以同时兼顾这三个方向和几十种奇异性质,只要你不怕一辈子不得寸进。

    正确的做法是选择一个契合自己追求的方向,再融入几种性质。

    你所追求的,究竟是孔中的微光,还是圣杯的欢愉,亦或者是利刃的鲜血

    需要到梦中,去确定你的追求,你的追求与你自己的**相关,也与你侍奉的主相关,跟随主的**,你可以走的更远。

    如果你确定了自己的异质性追求,就可以有的放矢的选择。

    记住,即使你选择背弃主,在背弃之前也不要试图更换追求,背弃是孤高的行为,是更高的追求,往往意味着……”

    并没有说完,克莱斯特打了个寒颤,他觉得这本书有些问题。

    沉思了一会,克莱斯特说道:

    “约翰,我们需要寻找自己的追求对吗你找到追求了吗”

    约翰的眸子忽然变得湛蓝,缓缓起身说道:“我已经找到,吾主是那样的温暖,主告诉我祂追寻的乃是世间真理,而我从主的**出发,得出了自己的追求,理性是我不懈的追求。

    基于此,主赐予了我力量,你也该去梦中,穿过林地,去其中的轮转教堂,主的意志就在那里。”

    听着约翰的声音,克莱斯特渐渐眼皮打架,缓缓陷入了沉睡,随着他熟睡,约翰眸子的蓝光消散。

    “这种纯粹精神的力量,还是有些困难,主的恩赐,我还需要时间领悟。”

    克莱斯特已经迷迷糊糊,进入了纯白色的梦境,这是他第一次独自进入梦境,隐隐约约听到了呼唤,似乎有人在追问,他到底所求何物。

    “光象征着正义、智慧、公平,你的追求,不应与主之象征太远。”

    约翰的声音透过梦境,传到了克莱斯特的耳中,让他有些清醒。

    “主既然是光辉,约翰说主追寻的是真理,我不懂得如何追寻,但我愿意成为这条道路的护卫者。我想护卫追寻真理之人!”

    纯白色的房间破碎,外面的光芒在照耀,一束强光直接打在克莱斯特的脸上,他的眉心慢慢出现了一道光之烙印,恰如一面盾牌。

    “吾之信徒克莱斯特,汝选择之路,为守护真理之路。”

    心中如同明镜,被轻轻拂拭,反射着灿烂的光芒,一尘不染。

    克莱斯特在这一刻变得坚韧,目光开始坚定,他一步一步的走着,身上逐渐出现了盔甲,手中出现长剑和长盾。

    用长剑劈开荆棘,用盾牌碾压灌木丛,硬生生的从林地走出一条道路。

    林地漆黑,一颗红宝石碎片悬浮于半空,照亮了克莱斯特前进的道路,让他的内心更加坚定。

    不知道走了多久,在林地的深处,克莱斯特终于见到了上次看到的林中高屋。

    他的红宝石碎片光华绽放,让他大致看清了轮廓,不远处是一个石碑,上面歪歪斜斜的写着轮转教堂,石碑很是斑驳,隐约有着血迹。

    石碑旁有条土路,沿着土路走上大约三十米,就是高屋的大门。

    这教堂从外看,大约有三四层,顶部尖尖,有种直刺云霄的感觉。

    整体建筑是纯白的大理石构成,很是大气,但好似经过了风吹雨打,满是岁月的斑驳。

    大门乃是不知名的实木大门,有着淡淡的香气,克莱斯特用力推开,门缝中洒下一丝柔和的光芒。

    门缝仅够一人侧着身子走进,再推无论如何也推不动,克莱斯特只得侧着身子,走进了教堂,哐当!

    在他走进教堂大厅后,门自动关上了。

    “克莱斯特,无需害怕,灾厄已被吾驱逐。”

    克莱斯特顺着声音往前望着,一团五彩斑斓的梦幻光晕在教堂大厅正中,光晕如海浪般波动,溅起一阵阵光华,很是美丽。

    克莱斯特慢慢靠近,作为信徒的他虔诚的祈祷,匍匐靠近,内心感受到温暖平和,不会错,这就是主的力量。

    他放开自己的身心,完全匍匐在地上,口中念着:“伟大的宝石翁,真理是您的追求,我愿成为追求真理道路上的护卫者,恳求您怜悯,赐予我智慧和力量。”

    光晕如波纹般荡漾,渐渐笼罩了克莱斯特,克莱斯特的身影渐渐暗淡透明,消失不见。

    自从发现了所谓的漫宿迷梦这一神秘所在的映射之后,艾斯就有意识的让两个信徒与这种映射同频,进入映射之中。

    这种映射,其实也是窥探神秘所在的最好机会,而艾斯很快发现轮转教堂竟然是一个天然的洞,外部的邪魔灾厄会出现在此处,梦中迷途的旅人也会偶尔出现。

    但这个地方最大的作用,就是能让艾斯将自己的梦境接口嫁接到此处,信徒只要来到轮转教堂,就可以进入自己的梦境。

    入乡随俗,艾斯将自己的梦境称为宝石梦境。

    克莱斯特缓缓睁开眼,爬起身,天上一轮银月高悬,洒下柔和的月华,他下意识的摸了摸地面,发现地面无比光洁,如镜面般映照着天空。

    站起身四处张望,发现竟然身处一片灿烂夺目的宝石矿藏之中,这里有翠绿的玛瑙,清澈的水晶,湛蓝的蓝宝石,夺目的钻石,如果女性来到这里,大概会被宝石晃瞎了双眼,陶醉在这美景。

    克莱斯特身为信徒,定力稍微强了一点,在四处张望了快两个小时后,他终于克制了自己的新奇和**,走到刚刚发现的一株宝石树旁。

    这是一株神奇的树,似乎有着奇异的波动,通体半透明,是一株纯粹宝石树,其上更有一段文字。

    “静心祈祷,匹配内心,寻求你的本真宝石为种,登上神山,采撷一片梦境为土。”

    克莱斯特盘膝坐在树下,光辉绽放,似乎有冥冥中的力量,在指引他。

    一颗完整的宝石出现在他的手中,主高邈的声音告诉他,这是冥想宝石。

    “冥想宝石,通过它你可以汲取环境游历的魔力,进入玄之又玄的冥想状态。”

    克莱斯特心中流淌着这样一句话,他攥紧宝石,将注意力集中,冥想宝石似乎被激发,克莱斯特很快进入冥想状态,精神通透清明,四周的魔力律动,他回忆着自己已经确定的追求,守护追寻真理者。

    这种精神律动与宝石树形成了神秘的契合,一颗宝石从树冠落下,通体银白,如同一枚小巧的盾牌。

    克莱斯特握住银色盾牌宝石,瞬间明白,这就是蕴含守护力量的宝石。

    “往树后走,爬到宝石山顶,摘下一朵云彩,将冥想宝石和守护宝石放入其中,吾将赐予你专属梦境。”

    小精灵隐约出现,欢快的唱着,云霄之上,似乎有欢呼之声。

    在这光怪陆离的宝石世界之中,克莱斯特一步步攀爬,这路似乎很长很长,他身上的盔甲也无比沉重,全靠坚韧的意志支撑,艰难的爬到了山顶,彩云之上。

    这是宝石梦境世界的天之顶点,克莱斯特身旁似乎有声音在催促,让他将自己的守护宝石和冥想宝石取出。

    克莱斯特将两块宝石一抛,两颗宝石闪烁着光芒,如同双星环绕,在彩云中嬉戏,竟然渐渐融合,化为一颗通体透明的水晶。

    “这就是本源水晶!伟大宝石翁赐予我的力量之源。”

    克莱斯特一脚往前踏出,踩在彩云之中,本源水晶落入手中,忽然感觉天旋地转,竟然从彩云中坠落。

    当他睁开眼时,发现天色已晚,约翰正坐在他身旁,看来克莱斯特醒来,约翰微微一笑道:“看来你确定了自己的道路,并且开启了本源水晶。

    宝石翁赐予了我们专属梦境,也是我们的立身之基,力量之源。

    你将自己的心神与本源水晶沟通,就可以进入梦境,我们现在可以自称宝石使徒。

    按照大陆的传统,超凡者诞生自真名赐予,最初级的是信徒,然后是使徒、高级使徒、先见者、先知等等。

    我们算是迈入门槛了。”

    克莱斯特也有些激动,他将自己的心神与本源水晶沟通,进入了灵魂深处的专属永恒梦境。

    本源水晶化作了一颗种子,他按照冥冥指引将种子种下,好似水晶落入平静的湖面,引起一圈圈波纹,克莱斯特的红宝石碎片也漂浮在此处。

    红宝石碎片与完整的红宝石虚影重合,克莱斯特心神深入其中,感知到信息。

    “通过虔诚的信仰冥想和前往纯白之门后试炼,将这颗宝石补全。”

    睁开眼后,克莱斯特和约翰兴奋对视,毫无疑问,他想要补全宝石。

    寄居在红宝石内的艾斯思绪分身静静的观察着这一切,艾斯现在要做的事情有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从骷髅岛开始横推〕〔都市之终极医神〕〔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真没想重生啊〕〔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