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家有萌妻宠上天温〕〔慕羽晴古斯彦〕〔落花满江湖〕〔我能看见功法契合〕〔天降娇妻霸道宠〕〔穿成极品婆婆后我〕〔朕的长发皇后〕〔万古第一仙宗〕〔修罗神帝〕〔王爷的吃货农家妃〕〔北境守护杨辰秦惜〕〔配音天王〕〔重生后上神又妖又〕〔医女福妃荣华路〕〔快穿之养老攻略〕〔九转霸体〕〔人在超神已娶凯莎〕〔无敌:从改变世界〕〔秦惜杨辰〕〔仙灵养成手册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最初的巫师 六十四章 圣者降临(5k四更今日两万字)
    “你是什么人这些怪物又是什么,为什么要追我们”

    即使在梦中,玛蒂尔达依旧警惕,大声的质问道。

    约翰的双眸好似一汪清泉,低声道:“我是主派来救赎圣母的使者,请您务必相信我,战胜追逐我们的雪怪。”

    两人没命的逃亡,最终到了一处悬崖绝壁,约翰的神色流露出凝重。

    玛蒂尔达在梦中死亡,仅仅是从梦中梦惊醒,自己很可能永远沉沦于此,在这个梦境自己无法击败雪怪,必须进入更下一层梦境。

    他头顶的宝石闪烁着华彩,一个手刀将玛蒂尔达打晕,进入了更下层的梦中。

    这是一片大草原,自己变成了一个守卫,玛蒂尔达变成了小姑娘,在草原欢快的奔跑。

    “上层梦境的印象影响到了下层梦境,我在上层梦境保护了玛蒂尔达的意识,所以在这个梦境我就成了她的守卫,只要继续,早晚能找寻到她内心的深处。那隐藏着秘密的所在!”

    约翰的目光锐利,但是他却迟迟没有动手,自己好不容易在这里与玛蒂尔达关系亲密起来,如果仓促动手恐怕会在下一层梦境中关系恶化。

    那样太过危险,玛蒂尔达的好感,就是自己生存和达成目标的最大保证。

    约翰耐心的等待,竟然开始唱着歌谣,安静的摇篮曲,头顶的影响宝石闪烁,玛蒂尔达渐渐沉睡。

    “成功了!现在进入更下层的梦境,按照既定计划,不断与圣母拉进关系!”

    在随后的层层梦境之中,约翰不管再危险,都努力保护好玛蒂尔达,对她释放善意,终于抵达了她内心的深处,这是一处明亮粉红的公主房,里面的东西都很可爱,有着各式各样的箱子,其中一个箱子闪亮着光芒。

    “快进来约翰,我最好的朋友。”

    年幼的玛蒂尔达招招手,邀请幼年版的约翰进入自己的房间。

    约翰没有犹豫,快步走了进去,大声感叹道:“玛蒂尔达,你的房间真漂亮,怎么这么多的箱子,都是什么啊”

    幼年玛蒂尔达蹦蹦跳跳的走来,牵着他的手说道:“这些都是我的小秘密,我告诉你,这个是……”

    约翰耐心的听着她讲述,嘴角慢慢上扬,他们靠近了那个善良的箱子,约翰能看到箱子上的纹章:正午十点的太阳。

    “这是我对辉日陛下虔诚的信仰,我从出生就接受辉日陛下的洗礼……”

    约翰望着玛蒂尔达打开箱子,从中取出一卷卷羊皮纸,奶声奶气的说着,嘴角微笑的弧度更大了。

    “玛蒂尔达,能让我好好看看吗我也好喜欢宝石翁啊。”

    不经意间,宝箱上的纹章变成了宝石纹章。

    “好啊,好啊。我们一起看……”

    玛蒂尔达没有察觉,挪了挪屁股,和小约翰高兴说着,完全没有注意到随着小约翰的手拂过纸面,关键性的字眼全都变成了宝石翁。

    第一层梦境,波尔还在奋力逃亡,越来越多的怪异出现,树木、动物、乃至围墙,府邸外的卫队,全都开始围攻他,整个世界似乎也在排斥着他,让他诸事不顺,走几步就被藤蔓缠住。

    忽然,一阵急切的呼啸声从天而降,他抬头看着,竟然是一颗巨大的陨石,越来越近,竟然有府邸那么大,热浪让波尔脸滚烫,他忍不住大声喊道:“!”

    就在这时,约翰和玛蒂尔达已然醒来,玛蒂尔达看着约翰,眼中带着笑意,亲切的说道:“我的同教兄弟,好久不见,愿宝石翁庇佑你。”

    说话间,天空的陨石迅速变小,只有四分之一府邸大小。

    “只剩下伯爵的敌意了,尽力躲避,我们有玛蒂尔达!”

    约翰大声呼喊道,在这梦境如果被陨石砸到,即使是四分之一府邸大小,也绝对会没了性命,主的事业还需要自己,克莱斯特,快点!

    波尔应了一声,双手着地,如猛兽般用四肢奔跑,整个人竟然也兽化,头顶的超凡变形宝石不断闪烁。

    “迅捷——闪电豹变形!”

    轰!

    千钧一发之际,陨石将半个府邸砸碎,巨大的冲击让潜意识化为的各种形态与之一起消亡。

    巨大的冲击波让波尔等人翻滚了好几圈,四周更是变成了一片废墟,就在这时,克莱斯特和伯爵才迷糊中醒来,梦境也跟着破碎。

    现实,约翰三人醒来,与此同时,库里伯爵和玛蒂尔达醒来,五人对视一眼,共同说了一句:“宝石庇佑!”

    次日,霍尔公爵亲自莅临第七街区的约翰医院,先直奔自己的女儿住的贵宾房。

    “这里到底是简陋了些,唯一的优点就是还算整洁。女儿,不如把这个医院最好的医生护士都带到我府邸,你就在我那边生产。”

    公爵在贵宾待产房走了几步,略微嫌弃的说道。

    玛蒂尔达和丈夫相视一笑,对公爵说道:“父亲,你的好意我知道。但是,这里是医生护士最熟悉的地方,他们也有着完整的流程,最重要的是,这里可是两年无一位产妇死亡的医院,可以说是整个霍尔最好的生产医院了。我在这里就行。”

    公爵有些溺爱的看着玛蒂尔达,低声说道:“既然我女儿想留在这,那就留在这里吧。咦,你脖子上挂的这个吊坠我怎么头回见”

    库里伯爵起身儒雅的说道:“父亲,这是我前几天刚刚买的,乃是一件神奇物品,有着安定心神、固胎助产的作用。”

    “神奇物品”

    霍尔公爵的声音提高了几个分贝,随后语重心长的说道:“图尔,我知道你是关心妻子,但是这些东西我们真的不知晓其真假,若是真的,或者哪怕是个无害的假货,都不是问题。就怕其中包藏着诅咒,先拿下来,我请一位专家鉴定。”

    库里伯爵和玛蒂尔达当然知道这是宝物繁衍之石,乃是仪式三宝器之一,其主要的功能就是安胎、助产,以及作为主降临的一个媒介。

    后面的作用更为重要,两人对视一眼,玛蒂尔达将吊坠摘下,放在一边不悦的说道:“父亲,这是图尔给我的礼物,你要是请专家,就让专家亲自来这里,不能拿去。”

    只有这一个女儿的公爵,老脸一笑:“好,我这就让库卡博士来,他是我们家族御用的鉴定专家,自然派的能人,让他看了我也放心。”

    公爵很快离去,库里伯爵起身相送,随着他们走到大门口,玛蒂尔达双眸紧闭,头顶浮现出一道宝石虚影。

    地下室二层,原野之梦水晶球悬浮于半空,真理守卫克莱斯特,教宗约翰两人正努力与原野之梦中的艾斯意识沟通。

    随着时间的流逝,真名世界对艾斯的排斥也越来越强烈,艾斯的所有沟通在两人耳中都变成了呓语,不可辨识,降临刻不容缓。

    “主的降临不能拖延,我们……”

    就在约翰说话之际,玛蒂尔达的虚影突兀出现。

    “教宗大人,我的父亲怀疑吊坠,要请一位专家检验,你立刻准备一件有单纯固胎、助产奇效,和这个吊坠一模一样的吊坠,要快!”

    说完虚影就消失不见,约翰眉头紧皱,低声说道:“必须进入宝石梦境,请铸造大祭司前来,我们需要他的力量。”

    说罢,哐当一声倒地,意识已经进入原野之梦,穿过祭坛,进入宝石梦境。

    这里与过去有了很大不同,纯白色的宝石缔造了一座神庙,伫立在宝石山峰半山腰。

    约翰一步踏出,出现在神庙之中,他的头顶浮现出一个权杖虚影。

    只见他的手一伸,权杖虚影凝实,神庙之中一片漆黑,只有水波在微微荡漾,他踩着水面如履平地,权杖轻轻一点水面,一圈圈波纹闪烁。

    “铸造大祭司,可卡鲁多!”

    权杖连续点了九下水面,一次比一次重。

    在霍尔城大学内,一位正在讲课的教授忽然神色微变,忽然捂着肚子缓缓蹲下。

    “可卡教授,可卡教授……”

    看着倒地不起的教授,学生们赶忙搀扶,送他到附近的医院。

    梦境之中,可卡鲁多已经穿过林地,进入纯白之门,出现在了原野。

    他的原野中央有一团漆黑螺旋,一靠近,意识就消失不见。

    漆黑的神庙内,一道梦幻身影悄然出现。

    “尊贵的教宗阁下,您为何如此急促,不知是何……”

    约翰猛然打断:“来不及解释,我需要你立刻复刻铸造一颗类似繁衍之石的吊坠,要具有助产和固胎的强效。必须快,越快越好。做好之后,通过梦境送给我!”

    说罢身影如梦幻般破碎,正被众学生抬着的可卡教授猛然醒来,从学生身上跳下来,拍拍衣服。

    “我没有事,只是忽然想到一件重要的事,你们回去上自习。”

    没等学生反应过来,他就往学校后院飞奔,纵身上马,飞速离去。

    “教授这是怎么了”

    “谁知道呢”

    “我只是担心他这个样子,会不会精神有问题。”

    “不会吧……”

    学生的纷纷议论,可卡鲁多已经来不及关心,他很快到了大学里的教授独栋别墅,将马栓好,关上门,快步回到家中。

    “临大事需静气!”

    缓缓念着,教授不急不忙的打开那间被封印的密室,进入其中。

    这里有着很多闪烁着金属光泽的各种工具,可卡鲁多打了个响指,头顶浮现数颗宝石,一团梦境信息也出现在他眼前,正是繁衍之石的虚影。

    “解构材质、临摹外形、劣化材质,附魔特效,安神、助产、固胎!”

    如机械般的声音,精湛的技艺,这颗工匠宝石很有来头,是艾斯摹刻了卡亚工匠之神的领域,创造的一个路径宝石,也是祂的一个实验。

    拥有工匠宝石和一系列职业宝石加持的铸造大祭司可卡鲁多,在不到半个小时间,就铸造了看起来一模一样的伪繁衍之石。

    他长吁一口气,梦幻氤氲,竟然浮现出一个漩涡,将这吊坠吞没。

    第七街区,约翰医院地下室二层,沉睡的约翰忽然睁眼,从口袋里拿出一颗吊坠,如梦似幻。

    “公爵大人,这颗吊坠没什么问题,有着安神、助产和固胎的强效,很适合夫人佩戴。”

    库卡博士用工具一番检验之后,从容的说道。

    霍尔公爵高兴的将一袋子塞进他的怀里,笑着说道:“麻烦你了博士,这是一袋古银币,算是让你在大热天跑来跑去的路费。”

    库卡两眼一亮,也不客气的将一袋古银币拿走。

    “感谢公爵大人的慷慨,那我就不再打扰,先行告辞。”

    夜晚,霍尔城内的宝石教徒开始默默行动,各种杂物、图案不经意间留下,遍布整个霍尔城的魔法阵已经悄然布下。

    这样大规模的行动,不可避免的引起剧烈的魔力波动,也引起了防剿局和审判所的重视。

    守夜人与密探彻夜行动,却没有什么收获,宝石教团的组织架构太隐蔽,上下级单向交流,成员之间互相不识,禁止交流,就算是守夜人中的教徒,也不识的谁是自己人。

    奥格斯格就是守夜人中的宝石教徒,他表面非常冷静,内心却很紧张,但就算再紧张,自己也只是一个普通的使徒,在宝石教团内仅仅是外围成员,除了每天进入原野之梦进行试炼,与同样隐藏在梦幻氤氲的同伴交流,却无法知晓更多。

    这次的大行动,他在当晚才知晓,按照宝石准则,在原野之梦中,绝对不许透露真实信息,因而无人知晓他的情况,任务也是上级随即分配的。

    所谓的上级,其实就是祭司,高级使徒,正式成员,有权利进入原野之梦内城,参加那里的定期会议。

    奥格斯格对宝石翁的信仰,异常坚固,他的根基水晶是很纯粹的信仰水晶,这很罕见,大多数宝石教徒都是将自己的**融入了道路,按照教宗的名言,“个人追求与大事业的统一”。

    虽然说是教宗名言,但奥格斯格从未见过教宗,就算再梦幻氤氲之中,也从未见过。

    “只能做好我这一部分的事了,误导守夜人!”

    地下二层,约翰正在将魔法阵一点点激活,克莱斯特作为适格者,在这时已经站在了魔法阵的正中,神情肃穆。

    “主的适格者,你将是船,承载着主的灵魂,愿主荣耀你,你必忠诚主。”

    克莱斯特双眸已经变成白色,他浑身颤抖,浸泡在蓄魔池之中,头顶的原野之梦水晶球洒下一束红光,将他完全笼罩。

    他神情肃穆,带着牺牲的崇高表情。

    “这是大事业,我将作为主在人间的马车,载着主到祂的宫殿。”

    约翰眼神有些疯狂,迷途之镜已经高举,整个魔法阵的纹路被激发,魔力在不停歇的律动。

    “宝物、仪式、对象和牺牲!

    此乃大事业之始,亦为主之诞辰!

    吾将高举迷途之镜,主持整个仪式,调动全城之魔法阵与全城之教徒,进献神圣冠冕,稳定吾主命格,匿藏吾主命格。”

    说着他缓缓向前,迷途之镜松开,竟然悬浮着跟随他,他高举双手,一顶灿烂梦幻的冠冕突兀出现,与此同时,各处的宝石教徒,心中都响起了一个声音。

    “激发仪式,大事业就在此时,虔诚内心,为主祈祷!”

    奥格斯格一步步引着自己的同袍走进仪式陷阱,缓缓激发仪式,做了一个宝石教团的手势,背后浮现出数颗宝石,低声呢喃:“宝石庇佑,抵挡异端!”

    哗!

    无数的阴影涌动,守夜人的惨叫,奥格斯格嘴角的微笑,在这黑夜之中彻底淹没。

    各式各样的仪式被激发,有的牺牲了敌人,有的牺牲了自我,有的牺牲了宝物,有了献祭了邪恶。

    霍尔城魔力律动紊乱,数百地忽然有强烈的高能反应,好似一曲复杂而恢弘的交响乐,渐渐形成了层次,统合为复合统一的仪式。

    约翰已经走到蓄魔池,将手中的冠冕高举,等待着那红光消散。

    终于,红光消散,艾斯分身已经降临在适格者克莱斯特身上,仪式的力量也汇聚到他这个点,他的七窍流血不止。

    “时间紧急。”

    降临在克莱斯特身上的艾斯声音有些干涸,犹如在沙漠行走半月的旅人。

    他将冠冕拿起,直接戴在自己的头顶,轻微咳嗽,手轻柔的抚了抚约翰的头顶。

    “仪式之后,你当为圣约翰!”

    约翰感动的泪水横流,所有的努力在这一刻都得到了回报,他匍匐亲吻着克莱斯特的脚尖,随后起身鞠躬,高举着迷途之镜,缓缓的走着。

    艾斯则跟着他,亦步亦趋。

    圣乐响起,震彻云霄,无数的虚影出现,屈膝下跪,恭迎主的降临。

    如果仔细观看,会发现正是在各地举行仪式的教徒。

    从地下通往顶层圣母室的路不长,但却走了很久,直到朝霞出现,第一缕阳光照射,艾斯才走进圣母的房间。

    玛蒂尔达穿着一身圣洁的白衣,戴着繁衍之石吊坠,张开双手。

    繁衍之石与神圣冠冕共振,一道彩虹桥出现在适格者和圣母之间,艾斯如拇指般的身影出现在桥头,冠冕缩小,正在其头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从骷髅岛开始横推〕〔都市之终极医神〕〔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真没想重生啊〕〔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