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朝华赋〕〔叶先生别闹〕〔霸道大帝〕〔体修之祖〕〔从变形金刚开始〕〔朕又不想当皇帝〕〔我有一座末日城〕〔花开咫尺开花〕〔活在月球之上〕〔陆爷的小祖宗又撩〕〔秦烟陆时寒〕〔在团宠文里做反派〕〔特种龙王〕〔王者归来〕〔穿越全能学霸〕〔星际战争:守护者〕〔百鬼妖乱〕〔我是王富贵〕〔HP一生相伴〕〔轮回:无限高校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最初的巫师 第六十五章 司时出动
    宏大而神圣的奏鸣曲仿佛达到了**,拇指大小的艾斯缓缓的走在彩虹光桥之上,忽然停了下来,望向远方,用魔法语喃喃的念了几句。

    迷途之镜忽然脱离约翰的手,竟然如泡沫般破碎,化作星星点点的流光,飞向天空,似乎牵引了某根弦,黑云密布天空,刹那间雷电轰鸣,地火风水的古老元素力量在律动,渐渐在霍尔城大教堂上方形成了一个元素旋涡。

    驻守在霍尔城的辉日主教,先知加德纳眉头紧皱,他刚刚紧急调动人手,准备出击扫荡,却发现整个教堂似乎成了这个诡异仪式的目标,让他左右为难。

    力量涌动之下,天空已经渐渐升腾了一团高浓度的元素旋涡,犹如末日审判,又好似眼睛盯着下方的司时大教堂。

    “全力防御,绝不能让邪教徒们的阴谋得逞。向辉日陛下祈祷,祈求神的怜悯。”

    先知加德纳下定决心,带领所有神职人员祈祷,乳白色的光芒渐渐笼罩整个大教堂,与天空的可怕旋涡相对抗。

    约翰医院贵宾房中,艾斯嘴角上扬,继续走着,奏鸣曲越来越激昂,好似有千军万马即将经过,又像大海的波涛汹涌。

    “吾心即明镜,何需照迷途。”

    艾斯的声音如洪钟大吕,在约翰耳边响起,他更加虔诚的祈祷,与此同时,越来越的祈祷虚影出现,艾斯也走的越来越快。

    另一边,天空中的旋涡越来越可怕,竟然真如一只黑云独眼,好似审判着众生,乳白色的光芒汇成一个点,在先知加德纳的头顶凝聚成巨大的光球。

    随着加德纳用力一顶,高呼着:“辉日庇佑!”

    好似旭日东升,乳白色光球迅速撞上黑压压天空中的旋涡,轰的一声爆炸,在天空掀起剧烈的冲击波,哗的下起了雨。

    这雨来的快,去的也快,转眼间瓢泼大雨已经消散,而艾斯也已经走到了繁衍之石旁,化作一道流光,没入玛蒂尔达腹中。

    玛蒂尔达神色幸福而安详,一声微微吃痛,轻声呻吟了一声。

    克莱斯特已经瘫倒在地,七窍的血渐渐停流,约翰一把抱起克莱斯特,转身对玛蒂尔达说道:“主的意志,从今日起,我为圣约翰,您为圣玛蒂尔达,他为圣克莱斯特。

    主成年以前,宝石教团的事务由我们三人商定,仪式结束,医院的人们很快会苏醒,在我走后,请您摇动床铃,医护人员会最快赶来。”

    玛蒂尔达微微点头,额头上的汗珠渗出,略微吃痛,但表情又无比幸福和神圣。

    约翰走的很快,很快就到了地下二层,他将克莱斯特放入蓄魔池之中,激发了魔法阵,丝丝魔力涌动,原野之梦投下梦幻氤氲,缓缓修复着克莱斯特的身体。

    “不是先知,承受那么长时间的神降还是太勉强了。还好我主仁慈,只是肉身机能接近崩溃,灵魂并没有什么损害。

    你先在这里,缓缓修复吧。”

    约翰的手一晃动,一道虚影出现,正是云销雨霁的天空,嘴角露出一丝微笑。

    “主真是无比睿智,用迷途之镜引动世界最后的敌意和排斥,化为旋涡,反而让司时教会的蠢货们已经是针对他们的,竟然借用了司时的力量与世界的敌意排斥中和湮灭,真是太可笑了!”

    约翰疯狂的笑着,在寂静的地下室之中,只有他的狂笑在回荡,良久他才有些寂寥的说道:“克莱斯特,快点醒来。”

    转眼六年过去,库里伯爵府邸。

    距离伯爵与公爵之女玛蒂尔达的儿子艾斯降生已经过去了六年,伯爵对自己的这个儿子异常喜爱,公爵也对这个外孙异常喜爱。

    除却血脉亲情,最大的原因就是这个孩子太聪颖可爱了。

    没有特别异于常人,但是绝对比普通孩童要聪明,而且随着年龄的增长,越发的懂事。

    来到这个世界已经六年,艾斯从最初的惊慌,到现在的平静,是的他是一名穿越者,而且不是一般的穿越者。

    他有着前世那个星球的大部分记忆,虽然有些模糊,但灯红酒绿高楼大厦还在心田,在穿越之前,他是一名研究员。

    这个世界很神奇,有着超凡力量,最重要的就是真名赐予,只有拥有了真名,才能踏足超凡。

    但是很奇怪,自己的母亲一直拒绝为自己举行真名赐予仪式,坚称必须等到成年,而且不是去司时教堂,而是独自前往漫宿,获取漫宿的赐予。

    为此父亲、外祖父和母亲玛蒂尔达争吵了多次,但最终两个男人都屈服了,最后还是外公提出,十八岁可以前往漫宿获取真名,但必须有人陪同,而且如果失败,就立刻前往司时教堂,寻求伟大的辉日陛下赐予。

    艾斯对此都没什么意见,他甚至更倾向于母亲提出前往漫宿的提议,根据自己这六年翻阅各种**所知,司时乃是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神灵,一共有二十六位,其中六位是外司时。

    普通凡人如果能通过仪式获得司时赐予真名,确实有着无限的荣耀和前途。

    而漫宿也是非常神奇的所在,漫宿乃是司时诞生之地,世界之起源所在,任何人都可以去漫宿游历,只要做梦,就有一定概率进入漫宿。

    但是想在漫宿获得真名赐予,必须成年,孩子是无法跨过纯白之门,甚至连漆黑林地都过去不,只能在林地外围徘徊。

    作为霍尔城最尊贵的一撮人,所谓的**,在艾斯这里就是普通书籍,神秘学的一切知识都向他敞开,除了不能信仰秘密教团,其他的一切事都不会有人阻拦。

    事实上很多大贵族都不信仰司时,更别说普通具名者和假名者,他们有着自己的野心,走自然信仰之路,如果是平民会被防剿局和审判所追剿,但如果是贵族,这就是潜在的规则。

    特别是伯爵以上的大贵族,除却霍尔公爵这些虔诚信仰司时的人,还有很多自然信仰。

    霍尔公爵之所以同意自己的外孙尝试自然信仰,是因为出生时的那近乎奇迹的现象,满室金光,艾斯出生就踩着金色的云彩,头顶隐约有一顶冠冕。

    而玛蒂尔达更是在生产前一天梦入漫宿,在原野见日入怀惊醒。

    这一切都让霍尔公爵想到了一个流传许久的传说,伟大的假名者乃至具名者,在司时同意的情况下,为了更进一步,洗去桎梏,会轮回转世。

    也许自己的外孙就是这样一个神人转世,再加上玛蒂尔达的大哥四年前去世,只留下一个女儿,霍尔就更看重这个外孙了。

    在与自己的女婿和封臣库里伯爵激烈的争吵后,库里伯爵最终同意只要再生下一个孩子,艾斯就可以冠以母姓,同时成为霍尔公爵领的继承人。

    如果自己家族能诞生一位假名者甚至具名者,霍尔家族也许可以获得自己的应许之地,建立崭新的霍尔公国甚至霍尔王国。

    这也是库里伯爵不太想让步的原因,但最终胳膊拧不过大腿,他也只好同意了。

    对于这些事情,艾斯并不了解,他只是如海绵般汲取自己所能获得的知识,努力的学习,不断的尝试探索超凡领域。

    今天就是艾斯的第一次探索,他从《论困于银镜之物》一书中,找到了一种仪式,一种可以通过镜面梦入漫宿的仪式。

    “只有漫宿一瞥仪式并不安全,我还需要一个祝福仪式,确保我进入漫宿时的安全性。”

    沉思了一会,艾斯选择直接求助于母亲玛蒂尔达,其实他有时不太敢看玛蒂尔达的眼睛,那眼神除了母爱之外,似乎还有某种憧憬、热爱和神圣。

    太过热烈与奇怪,让艾斯有些汗毛倒立,他宁愿与父亲库里伯爵一起讨论讨论时政,只是库里伯爵虽然身份高贵,但他不通超凡,只是个纯粹的普通人。

    这样的人很多,他们缺乏必要的天赋,无法进入漫宿迷梦,即使是主教们也难以借助司时的力量赐予他们真名。

    进入玛蒂尔达的房间,艾斯看到玛蒂尔达正闭目盘膝,呼吸悠长,隐隐有光晕,甚至如珠宝般的色泽,再仔细看时却消失不见。

    艾斯找了个垫子,安静坐下,等着玛蒂尔达入梦结束。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玛蒂尔达睁开双眼,发现静坐的艾斯,竟然有些恭敬的说道:“艾斯,你直接叫醒我就是,等多久了”

    艾斯也恭敬的说道:“没多久,我刚刚来。母亲,我有个事情想请教。”

    艾斯很坦然与玛蒂尔达交流,将《论困于银镜之物》一书拿出,说明了自己的想法。

    玛蒂尔达眸子闪过一丝赞叹,做了一个让艾斯意义不明的手势,随后说道:“祝福的话,我认识一个朋友,有很不错的祝福手段,让他护持你,然后你可以自己尝试漫宿一瞥的仪式。加油,我的儿子。”

    她的手伸出,似乎想抚摸抚摸艾斯的头顶,犹豫了一下,最后轻轻拍了拍艾斯的背部。

    艾斯有些诧异,却最终没说什么,鞠了一躬离开。

    玛蒂尔达的效率很高,第二天她就带了一位身形修长,长相儒雅的男子过来,这个男子对艾斯七十度鞠躬,恭敬而严肃的说道:“很高兴见到您艾斯阁下,我叫约翰,是一名医生,同时也是宝石教团的教宗。”

    莫名,艾斯觉得这个人很熟悉,很亲切。

    下意识的,艾斯走上前,踮起脚尖,轻轻抚着约翰低下的头顶。

    约翰和玛蒂尔达下意识的用宝石语呢喃了一句,“吾主宝石翁。”

    一晃神,艾斯惊讶的望着自己的手,略微尴尬,还好两人没说什么,他将手收回,才想起来这个约翰竟然是个秘密教团的教宗。

    一时间,艾斯心中有了很多联想,但是他一句话都没说。

    教宗约翰似乎看出了艾斯的犹豫,他低声说道:“到了漫宿,您会明白的。这一切都是您既定的。”

    我既定的

    艾斯很不明白,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他不得不接受,按照《论困于银镜之物》中描述的漫宿一瞥仪式,轻轻擦拭玛蒂尔达准备好的秘银宝镜,回忆着书中的话。

    “镜中的少女偏好兰花,而镜后之人则偏爱杜鹃花。两种花在剪下后都不该放在抛亮的青铜器前。”

    一捧兰花放在镜面之前,一捧牡丹花放于镜面之后,艾斯手中拿着铮亮的青铜碗,转着圈圈,轻声低语,唱着童谣。

    约翰静静的点燃一根香,散发出异香,渐渐镜面模糊不清,一个少女从模糊的镜面出现,如冬日的冰霜般寒冷,在镜面的背后,浑身污血的女人匍匐在地,缓缓的爬起。

    这时,玛蒂尔达头顶一颗宝石忽然出现,犹如旭日般闪亮,仅是一照耀,就将冰霜少女消融,污血女人彻底变成了浓水,在烈光照耀下变成印记。

    艾斯看着雾气迷离的银镜,手轻轻触碰,竟然缓缓睡去。

    他的意识走出了身体,或者说灵魂走了出来,好奇的踏入银镜雾气之中。

    约翰对玛蒂尔达微微鞠躬,低声道:“那就麻烦您看护主和我的肉身了,圣玛蒂尔达。”

    玛蒂尔达美丽的容颜带着神圣感,庄严的说道:“请交给我,圣约翰。”

    约翰点点头,盘膝而坐,灵魂从肉身走出,也进入了雾气缭绕的镜面。

    艾斯进入镜面,只觉寒冷刺骨,忽然身旁一阵温暖,竟然是约翰跟了过来,头顶浮着一团火焰。

    “这是什么,好温暖。”

    艾斯忍不住说道。

    约翰笑了笑,低声道:“主啊,这是您赐予我的灼热宝石,让我用它温暖您,为您照亮道路。”

    “你叫我主”

    艾斯疑惑的问道。

    “是的,您是我的主,宝石教团的主,伟大的宝石翁,主,让我们在迷梦中行走,穿过林地。”

    听着约翰的话,艾斯没有动,反而警惕的挪步,试图寻找逃离的方法。

    这个人像是疯子,又或许他的主看上了我的**,但是为什么我觉得他说的是真实呢

    艾斯心中疑惑不解,高声问道:“你如何证明,我是所谓的主呢”

    约翰缓缓躬下身子,亲吻着艾斯的脚尖,神态虔诚的说道:“我的主,您来自世界之外,为了祛除世界的排斥和敌意,降生于圣母怀中,并将记忆分割。您的记忆就留在宝石秘境之中,请相信我,我帮助您取回记忆。”

    艾斯还是不太相信,但约翰身上的火焰越来越炽热,艾斯下意识的命令道:“你离我远些。”

    就在这时,梦境忽然剧烈的摇晃,好似天崩地裂,周围的环境竟然在自然崩解。

    真实漫宿中,二十位司时同聚,零点的永夜陛下开口说道:“已经确认了,辉日陛下派去的先遣队已经全部覆灭,我们三年前派去确认的具名者们也失踪,估计被巫师世界抹杀了。”

    “太奇怪了,怎么会没有痕迹,我是说这些具名者和假名者的真名没有消失也没有暗淡。”

    一位司时提出了疑惑,所谓真名消失,就是在漫宿铭刻的真名消失无踪,换而言之就是不朽果实被击碎,不复存在,真名暗淡,则是身体和灵魂湮灭,只能等待漫长的时光,从时间长河重新走出。

    “只有一种可能,巫师世界的巫师们,擒获了祂们,我们需要考虑,对方知道了我们多少!”

    “这是个大隐患,巫师世界成长速度太快了,飞升到这个层面才十多年,就已经全灭了先遣部队,那可是三十多位具名者,我认为必须由司时亲自前往,彻底灭亡这个世界。”

    辉日闭着的双眸忽然睁开,高声道:“一位司时并不保险,对方难保不出现堪比司时的强者,既然要过量打击,就不如超量打击!”

    ……

    一阵讨论之后,永夜陛下高声道:“那就这样,辉日为首,六位司时一同出动,前往巫师世界!”

    约翰夹着艾斯在梦境中狂奔,这种现象根本无法解释,天上似乎出现了十轮太阳和十轮月亮,这样的奇观让艾斯也来不及质疑,电光火石间被约翰带到了轮转教堂之中。

    进入乱转教堂后,世界依然在不断崩塌,约翰手中忽然出现了一个权杖,高声用魔法语念着什么,一道旋涡传送门出现,他与艾斯连滚带爬,冲进了传送门,梦境也彻底破碎。

    “刚刚那是什么漫宿这么危险吗”

    躺在不知名的祭坛中间,艾斯喘着粗气,忍不住问道。

    这一问才发现,约翰身上被一层五彩梦幻颜色笼罩,看不清模样。

    约翰静了静心神,低声道:“我主,恐怕是二十位司时真身降临了漫宿,我们的漫宿迷梦,其实都是真实漫宿的映射,司时们降临,会严重影响映射,大概是这样,导致了您的迷梦崩塌。”

    一边说着,约翰站起身,高声道:“我主,欢迎您回归原野迷梦,这里是宝石之城,您所有信徒梦中的国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从骷髅岛开始横推〕〔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