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十年如一梦〕〔咸鱼皇妃升职记〕〔最佳女婿〕〔超级女婿〕〔第一战神〕〔江湖枭雄〕〔茅屋之中有洞天〕〔我要做一条咸鱼〕〔敖雨辛〕〔我的天骄姐姐太凶〕〔从灵气复苏到末法〕〔追妻你就拿命来〕〔侯门庶子〕〔快穿之师姐重生后〕〔朕真没想败国啊〕〔置局时刻〕〔江辰唐楚楚〕〔南宫柔楚玄辰〕〔花都兵王〕〔上门神医江昊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最初的巫师 第六十九章 相对力学基础理论学?
    真实漫宿,光与影的边境,永恒的迷梦,在漫宿的中心,孔雀之门内,是时之王庭。

    这里如同美丽的花园,十颗灿烂各异的太阳,十颗柔美华丽的月亮在天空高悬,这并非是真实,而是司时们真名在漫宿的映射,忽然,一颗太阳,两颗月亮从天空坠落,满天血雨,整个漫宿都在哀嚎哭诉。

    真名世界也同时显现出异象,人们似乎突然之间,心中无比愤怒和哀伤,司时教会的五点、十七点、十八点神像同时倒塌,信徒一夜之间失去了力量。

    在漫宿时之王庭等待的众司时同时注意到了这异象,一位女性形象的司时樱桃小口张成了大大的o形,几乎可以塞下一颗鸡蛋,祂惊呼道:“这,这不可能!我们是不朽的。”

    司时们个个阴沉着脸,祂们知道这出现异变的几位陛下是去了哪里,六位司时前往多元巫师世界,彻底毁灭这个威胁。

    但这个威胁不但派出了大量的巫师投影骚扰探秘,更让一颗太阳两颗月亮坠落,另外三颗看上去也暗淡无关,让祂们异常担忧。

    “不能再耽搁时间,我们需要和将一位陛下从时间长河中唤醒,弄清楚事情的真相。”

    最强司时,零点的永夜陛下在这时候说道。

    就在这时,天空忽然剧烈动摇,一颗崭新的太阳竟然徐徐升起。

    四维时空,真名世界的艾斯已经将梦境法则全部消化,祂几乎复刻了本体的梦境法则,所以这不是单纯完整的梦境法则,而是注入了显化法则并且晋升为主宰法则的梦境主宰法则!

    法则世界唯一,真名世界没有梦境主宰,艾斯当仁不让的再次在真名世界成为梦境主宰,并将梦境法则与自己的过去卷成四维态,形成了一道强大真名印记。

    在漫宿的独特规则下,真名烙印在漫宿深处,加上艾斯,这里一共有二十四道主宰真名烙印,三道破碎的主宰真名烙印。

    踩着碎片,艾斯将自己的主宰真名置于其他二十三道主宰真名序列。

    “五点”

    “等等,这是怎么回事”

    “是那个觊觎者,觊觎司时位格的登神者,他取代了五点的位置,成了新的五点。”

    望着那氤氲梦幻的旭日,司时们一时失语,祂们无法接受这种篡权,这是对他们地位的严重挑衅,动摇统治基础。

    “必须惩罚祂,这个司时不能被承认,驱逐祂!”

    “在危机时刻窃取大权,这是最卑劣的行径,我们唾弃五点,驱逐!”

    永夜陛下面色阴沉,长叹一声道:“先唤醒辉日陛下,无论如何,我们必须弄清楚那边发生了什么。至于这个新诞生的司时,可以称为窃权司时,祂将被漫宿的诸司时们唾弃和厌恶,时之王庭将拒绝祂的降临。

    以吾原初司时之名义,将窃权司时驱逐至外界!”

    一轮氤氲时钟浮现,在场的所有司时将双手高举,永夜陛下集中了所有的神力,在一瞬间升维,竟然在这短短的一瞬,进入了极为强大的状态,竟然与真名世界的艾斯相遇。

    已经将真名铭刻的艾斯心一咯噔,暗道:“这难道是超限的力量只有这种力量才能侵入其他五级的时间,难道祂也是世界掌控者”

    超限的力量是可以泯灭真名,这让艾斯想到,获取的圣光天使记忆中,确实有这样的记忆,零点陛下曾泯灭了一位反叛的具名者,让祂的真名破碎。

    强大的力量击中了艾斯,让艾斯感觉似乎汗毛炸立,这种力量很熟悉,好似世界的排斥,只是强大了千万倍,仅仅一瞬间,就将艾斯彻底推出了漫宿,轰的一声坠入真名世界互相环绕的较小世界,也就是所谓的外界。

    做完这一切,零点陛下似乎极为劳累,从四维坠落到三维,竟然跌坐了下来。

    良久祂才说道:“唤醒辉日吧,我们不能耽搁时间了,真名竟然能被超远距离摧毁,简直不可思议。我们虽然宣称集合司时的力量,能泯灭具名者的真名,但是真相如何,你们都知道。”

    “我们编织的谎言,没想到以如此谬的方式出现,也真是没有想到。”

    另一位司时也感叹着,他们开始在时之王庭与漫宿沟通,一尊时钟缓缓浮现。

    另一边,艾斯感觉到天旋地转,好似进入了无穷的漩涡,被推着走,身不由己,不知过了多久,他才感觉到这种推力终于小了,又一股极其强大的束缚之力试图包裹艾斯,但艾斯立刻激发了自己的梦境主宰法则,氤氲梦境弥散,祂挣脱开了。

    “嘿,又一个囚犯来了,小家伙,你是犯了什么罪”

    “你也偷了永夜陛下的内衣”

    ……

    十几个身形佝偻的人聚了过来,似乎混入了什么奇怪的话,艾斯抬头看着他们,眼眸氤氲着梦幻,模拟呆毛神的法则,通晓!

    祂惊讶的发现,这十几个人竟然都是五级不朽的存在,而且都是具名者。

    “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在这里”

    艾斯装作惊慌失措问道。

    “嘿嘿,我们是什么人我们都你的前辈,和你一样是具名者,不朽不灭的具名者!你是不是也听过一个故事,众司时可以泯灭真名,呸!”

    一口浓痰吐出,这个具名者似乎十分不屑,仰着头继续说道:“都**是骗人的,我们是不朽的存在,即使是高贵的司时也不能泯灭我们,但祂们可以囚禁我们,将我们永远封印在外之界!”

    “你们没有试着逃跑吗也许集合众人的力量,可以逃离这个监狱。”

    艾斯试探性的说道。

    “逃跑呵呵,你看看天上是什么!”

    另一位具名者指着天空,艾斯抬起头看着,那是三轮残阳和三轮残月,明明日月当空,偏偏无比灰暗,而且那六轮天体似乎有着不详的黑色侵蚀。

    “这里是监狱,但不是专门给我们缔造的监狱,而是司时的监狱,那六位司时,在远古的那场动乱中落败,从此被永远禁锢在这个绝望的世界,而外司时们又是监狱的一部分,整个外界汲取着外司时的力量,镇压着我们。

    我们不可能逃出去。”

    “唉!”

    在场的具名者们都发出一声长叹,是那样的苍凉,好似对命运不公的控诉,又好似绝望的平静。

    艾斯点了点头,望着天空六轮残阳残月,意义不明的说道:“原来是这样,原来如此,原来司时们没有杀死具名者的能力,真是太好了,哈哈哈!”

    具名者们摇了摇头,一位具名者低声道:“不死又如何我们被困在这绝望的外之界,还不如死了算了,我倒宁愿司时们能磨灭真名,那样的生活还有一丝希望可言。”

    艾斯回头望着这位具名者,眼中氤氲梦幻,嘴角上扬:“如果有机会出去,你也要死吗”

    “如果有机会出去我怎么可能有机会出去!”

    那具名者颓废的说道。

    就在这时,艾斯不再束缚自己的力量,祂的力量蔓延,氤氲的迷梦弥散,一轮旭日升起,天空出现了第四轮太阳,整个世界都变得明亮。

    “你你你你是司时!”

    “拜见陛下!!”

    越来越多的具名者跑来,竟然有数百之多,祂们亲吻艾斯的脚尖,恳求艾斯带祂们脱离监狱。

    “我们愿永远侍奉您,请您怜悯!”

    “伟大的司时,我愿意永远追随!”

    ……

    艾斯仰着头,望着天空的残阳败月,高声道:“那你们呢被囚禁了数万年,可愿意追随我,打破这锁链!”

    寂寥无声,良久,有些干瘪老态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

    “若你能打破牢笼,我们愿追随你,奉你为新的原初司时。”

    艾斯嘴角微笑,低声道:“我要更真实的东西,奉我为主,我当为外原初司时!”

    艾斯的身影被梦幻氤氲环绕,祂渐渐与天空中的旭日虚影重合,声音响彻整个外界。

    “我是新晋司时,与漫宿有着很深的联系,也是这个外之界唯一有着完整力量的司时,你们需要信任我,你们也只能信任我,奉我为主,将你们的力量借给我,让我成为外原初司时,分裂漫宿,反囚为主!”

    这声音不断回荡,六轮残阳败月微微颤抖,竟然分出一缕缕本源华彩,飘香艾斯的旭日虚影,在大地的具名者们,也都贡献出自己的本源,整个世界的生灵都在祈祷。

    秉承着这股力量,艾斯感觉到了位格加持,那是堪比零点永夜陛下的位格。

    “原来就是神王位格啊,只要分裂神王位格,就没有人是本体的对手。”

    艾斯眼眸闪烁,梦境法则与漫宿天然契合,同为迷梦,让艾斯冲出了外之界,再次进入漫宿。

    辉日刚刚复活,零点陛下连续两次超负荷使用神王位格的力量,也很是虚弱,祂们等待着辉日苏醒,忽然异变突生。

    时之王庭出现动荡,孔雀之门崩坏成两半,艾斯带着被囚禁数万年的司时和具名者的不甘,出现在漫宿的时之王庭,将王庭的部分分裂,化为外之王庭,并高声宣告。

    “吾宝石翁艾斯,今日登临司时,却被原初司时永夜陛下不公对待,今日解救六位外司时及上百外具名者,于漫宿令立王庭,称外时王庭,吾为外原初司时!

    零时永夜,为一己之私,将世界分裂,创造出外之界这个牢笼,今日吾为外之界原初司时,当令外之界回归真名世界,统合于漫宿之下,恳求漫宿赐予吾权柄,重铸外之界!”

    艾斯的声音在真名世界各处回响,几乎所有人都知晓,最上层的斗争、隐秘在这一刻被撕破,漫宿也回应了艾斯,外之界顺利融入真名世界之中,整个真名世界变成了一卵双胞结构,神王权柄被一分为二。

    这残酷的变化,是所有司时,包括永夜陛下都没有想到的,祂们无论如何也没想到,艾斯竟然可以反客为主,一举撕裂原初司时的权柄,将世界一分二。

    对漫宿而言,世界反而更强大,但对司时们而言,祂们多了一群对手。

    这时,辉日终于醒来,祂的表情带着恐惧和难以置信。

    “辉日陛下,你究竟经历了什么,为什么会有三位司时真名破碎”

    零点司时永夜陛下有些虚弱的问道,既然无力阻止分裂,干脆先做好现在的事情,至于分裂的外之界和外原初司时,等自己恢复了再想办法解决。

    辉日没了司时的那种荣耀,他失去了自己大光球的光晕,只剩下一个虚弱的男子,喃喃的说道:“那是漆黑,拉扯,无力挣脱,我也不知道那是什么,真的不知道是什么,就那样彻底失去了意识,应该是肉身和灵魂湮灭了。

    但是对方如何磨灭三位司时真名,我实在不知道。”

    司时们面面相觑,一时间不知该说些什么,内与外困,永夜陛下不由长叹一声。

    巫师世界边缘,那颗黑洞吸收了六个次位面的全部物质,越变越大,艾斯在四维层面调动魔力和一颗颗晶莹的符文,将这时空扭曲点极致扭曲,就如同将闹钟拨动过零点一样,过了零点,就会再次回到十一点五十九分。

    黑洞在一瞬间变成白洞,艾斯回到三维层面,抑制住白洞视界内物质涌出的方向,整个白洞的物质喷射好似一道光束,极其剧烈的冲击,在虚无的星界留下一道灿烂夺目的烟花。

    “真美啊!”

    拜仁等传奇巫师纷纷出现,戴娜缓缓靠近艾斯,不由自主的说道。

    艾斯笑着说道:“这算是星界最大规模的烟花了,很不常见,不过这样有些可惜了,这种冲击力如果面对的是一个世界,足以瞬间洞穿晶壁,冲击力和持续杀伤力远远高于战略核聚变弹头。”

    “艾斯大人,我们下一步要怎么做”

    拜仁也飞上千,朗声问道。

    艾斯目光望向远方,带着熊熊野心和征服欲,祂已经通过分身得知了一切情况,真名世界现在无比虚弱,正是入侵良机。

    “用超维魔力替代可控核聚变,全力推进巫师世界进入亚光速航行,我们要直奔真名世界,来一场世界级的征服!”

    声音昂扬,似乎洞穿了一切。

    所有的传奇巫师回归世界之中,艾斯亲自在世界规则层主持,源源不绝的超维魔力注入,所有的推进器全部切合超维魔力,向真名世界飞速航行,渐渐进入亚光速状态,达到了光速的百分之二十五。

    这是一场伟大的远征,与此同时,巫师世界的技术也在不断革新,包括推进技术在内,一切都在不断革新。

    真名世界,艾斯为首的外司时与永夜为首的内司时发起了后堕神之战,又被称为诸神黄昏。

    这场战争持续性远远超过诸神的想象,漫宿的独特性,令双方无法也不敢进入对方的王庭,那是对方的主场,权柄将会被压制。

    战争变成了世界内的两界战争,以及司时继位者争夺战,最终艾斯宝石教团的教宗约翰夺取了其中一顶冠冕,并转身投奔了外之界,外之界至此有八位司时,内之界有十八位司时。

    拉锯战持续,胜利的天平一点点倒想永夜陛下,如果没有外敌入侵,或许真的就如此。

    转眼已经过去十年,巫师世界还在飞速接近真名世界中,阿西娜星是第四旋臂星域最大的都市星球,充满了机械美感和技术感,这里的建筑用坚固的合金打造,成百上千层的高楼大厦鳞次栉比。

    磁悬浮飞车是最主要的交通工具之一,而且是第四代技术,能达到亚音速,极为便捷。

    亚历山大从飞车上下来,拿着手中多功能智能魔杖,对着收款码一扫,魔法代币立刻支付。

    “索尔德星的发展,与这里的代差简直落后了近三四百年,简直难以想象。虽然基础的力学理论基石没有改变,但是魔法工程学等应用学科的崛起,几乎彻底改变了一切。

    智能化、机械化、便捷化、信息化是魔法工程学发展的大方向和主旋律,伟大的相对论已经为我们描绘了广阔的空间,我们只需要在这空间内努力的绘画。”

    与亚历山大一起的,是另一位来自索尔德星的年轻巫师。

    他们俩通过了阿西娜星最高魔法学府第四旋臂大学的入学考试,获准来此学习。

    至于亚历山大曾经的室友约书亚德,他在成为二环巫师之后,就建立了一座巫师塔,满腹牢骚的接受了自己的命运,不怎么努力的种植着农作物。

    而亚历山大则一心准备,最终在十年之后考入自己心仪的学府。

    他和同期老乡格尔多罗一起,脚步轻快的走进第四旋臂大学,在树荫下漫步,欣赏着难得的景色。

    作为最高学府,这里的建筑风格和景物布局古香古色,有着一股子卡亚时代的风格,让亚历山大很是感慨。

    两人结伴走进大厅,排队填报具体的志愿学科。

    “你要报相对力学基础理论学你疯了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