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陆凡龙门龙魂〕〔我的亲戚有点多〕〔球王的伪迷妹〕〔我欲修仙问苍天〕〔公主她在现代星光〕〔快穿大佬她征服了〕〔从重生西游开始打〕〔席爷每天都想官宣〕〔我全家人设都崩了〕〔人在超神已娶凯莎〕〔近身狂婿〕〔良师这般妖孽〕〔精灵狡诈真不是我〕〔我的帝国战争游戏〕〔农家努力生活〕〔家养小王妃〕〔诸界之深渊恶魔〕〔天降小妻霸道宠〕〔天降小妻霸道宠完〕〔我快亏成麻瓜了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最初的巫师 第八十一章 忧患和纷争
    . ,最快更新最初的巫师最新章节!

    艾斯进入了自己的类位面,将自己的四维意识与四维物质统合,从难度来说,艾斯晋升十一环巫师的难度比普通十环巫师难度要低太多。

    因为艾斯已经是一位货真价实的六级存在,真正的四维意识与物质的统合体。

    也就是说,晋升十一环巫师的最关键一步,存在方式的升维,艾斯已经完成,祂所欠缺的仅仅是十一环法术模型,也就是所谓的以六级时空曲率符文为基础,构造的根基法术模型。

    囊括和描述整个星界宏观规律的法术模型,无需考虑微观,事实上这也与微观关系不大,艾斯的意识归位之后,四维层面的祂离开开始构造自己的十一环法术模型。

    一颗颗四维态的六级时空符文在围绕着艾斯飘荡,如同一颗颗原始的矿石材料,被艾斯加工制造成灵巧而坚固的机械零件,然后把零件一个个组合,渐渐成为一台极其精密的仪器。

    艾斯就好像是一个技术和理论兼具的八级工,用简单的机床加工出了超高技术的精密仪器,并能熟练的使用。

    当巫师的第一个十一环法术模型诞生时,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异象,甚至没有特殊的波动,一切如常,大巧不工。

    但整个巫师世界和以巫师世界为核心一千万光年的所有范围的时空变幻,都在艾斯的心中流淌,祂窥视到了许多的四级世界,并且感觉自己可以掌控这些范围的时空。

    “十一环法术,掌控四维时空!将四维曲率海洋的不完全规律凝结成六级符文,并进行精密加工,最终成就了远远超出普通六级的强大复合型根基法术模型。

    我所能感知的范围,一切时空曲率皆被我影响,如果有足够的能量,即使是一千万光年内的这些四级世界,也会被我反手湮灭为一颗恐怖黑洞。而一般的六级存在,根本不可能与我抗衡。

    唯一的问题是,我还没有这么多的能量,目前的这些能量,只足够让我将最多四个类位面湮灭。

    不过好消息是,我能量汲取的效率极大加快了。”

    艾斯在三维层面的身体睁开眼,上千万的四维裂痕浮现,在四维统合体自我的帮助下,大量精纯的高维能量涌入,祂类位面内的星河宇宙,恒星系开始大量增多,已经有接近一百亿,而且每时每刻都在迅速增加。

    “按我现在的速度,只要一百年左右的时间,我就能将我的星河宇宙的恒星数增至一万亿以上,从而能真正一个念头,湮灭一个普通四级世界。即使是卡亚世界那么强大的四级世界,我也能有信心湮灭。

    只是不知道卡亚世界的异变,究竟会不会等到我能碾压。”

    艾斯心中一直有颗大石,就是卡亚世界最后的异变,世界树弥漫出的绿意,实在令人恐怖,也不知道巫妖维特有没有发现什么。

    抱着这样的担忧,艾斯决定先放下巫师世界内量子力学带来的巨大变化,整个类位面跃迁,移动到接近卡亚世界的观测点。

    就在此时,一道四维信息流突然传导了,带着梦幻的氤氲和淡淡的血腥。

    艾斯的四维统合体将加密的信息流解密,看到了一幅极其模糊的场景,寂寥的虚空,残破的次位面,喋血的传奇巫师们。

    自己的视角正是十环不朽传奇巫妖维特的视角,对面是一团完全模糊的身影,隐约能看出人形,实在太过庞大,竟然是比四级世界还要庞大的人形,模糊、恐怖、不详和可怕。

    “我是维特,这里已经不是卡亚,这里已经没有卡亚,逃……”

    信息到此戛然而止,这是三维层面的观测,在四维层面如何还不得而知,但是这也巨大的存在,超越了世界,如果真的是一个智慧生物,未免太过骇人。

    艾斯的眉头紧皱,信息流展露的那些片段实在太少,艾斯根本无法判断。

    如果真的是一个比四级世界更加庞大的巨人,那这样超乎想象的存在,恐怕也超越了极限,拥有远超六级的力量,即使是所谓的世界掌控者,如艾斯这般,也无法调动整个多元巫师世界的全部能量。

    而且多元巫师世界也只是一个刚刚晋升到四级层面的世界,只有四千亿颗恒星,虽然潜力十足,但是在整个四级层面只能说是普普通通。

    艾斯即使将整个巫师世界的能量全部调动,也只是六级存在中极其强大的一击,但并不能超限。

    “按照我刚才感知近一千万光年的四百一十二个四级世界的情况,要想爆发出超限力量,恐怕需要最低五万亿以上恒星的世界才行。卡亚世界本身不具备这种体量,但是融合了从星界更高层坠落的巨树世界,卡亚肯定具有这种资质!

    两个世界融合之后,能量绝对超限,再加上那可怕的绿意,和现在这个模糊的巨人,恐怕……”

    艾斯的目光满满的担忧,这并非杞人忧天,这样一个强大的存在,超限的存在,实在是太过可怕,如果对方飞升到更上层还好,如果对方滞留在这个层面,恐怕没有世界能够抵抗。

    “还真是现世报,多元巫师世界纵横星界三级分层,掠夺诸世界的神灵为奴役,集合整个层面的力量,一进入四级层面就具有中等四级世界的水平,但是没想到四级世界也有同样的超级猎食者,恐怕不能心怀侥幸。”

    艾斯从来不认为自己是幸运的那个,事实上祂经常从最坏的角度考虑,但就信息流来看,这个存在吃掉了所有的次位面,而且从概念上吃掉了那些传奇巫师。

    艾斯已经去魔法圣殿看过,传奇巫师们的不朽果实已然崩解,甚至从更坏的角度考虑,那可怕巨人说不定发现了巫师世界。

    只不过巫师世界和其他四级世界在其眼中可能都只是食物,不一定被优先攻击。

    “不能等了,我必须亲自去观察,这样的未知存在,如果一点情报都没有,简直就是任人宰割。”

    整个类位面一阵扭曲律动,竟然从多元巫师世界的外侧直接消失不见,只留下一句话:“吾已晋升十一环,无论是存在方式还是力量利用形式,我都完全的超越了三维,这一层级可以称为超维巫师。

    现突生异变,吾需立刻离开探知,不必惊慌。”

    类位面的四维粒子团,沿着时空曲率,开始了长途跋涉的跃迁。

    艾斯走的是如此匆忙,几乎没有对巫师世界的事情做什么安排,十环巫师们本身就是最高评议团委员,在经历了大动荡、地方叛乱和艾斯强力镇压之后,以贝蒂为首的众十环巫师如梦初醒,终于开始行使职责,维持整个巫师世界的良好运行。

    尽管艾斯离去,可关于电子的讨论,关于量子力学的争论远未结束。

    波粒二象性并没有得到所有巫师的认同,至少差点死掉的十环传奇巫师泰勒斯就不同意这个说法。

    祂看到了汤姆逊的物质波,心情格外激动。

    “这正是我要寻找的,只有从汤姆逊的物质波角度,才能真正的解释粒子运动。”

    泰勒斯在各种学术讨论中,都将物质波解释的很透彻,但是也有巫师提出了质疑,格尔图学派的达鲁直言不讳。

    “讨论一个波,却没有描述它的波函数,这样的讨论真的有意义吗?”

    泰勒斯当时没有回答,回到家中就与夫人布莱尼娅一道,用了一周时间,建立了波动方程。

    而泰勒斯破碎凝固的心象世界,奇迹般的再次恢复,祂的次位面也从毁灭中重生。

    这简直是凤凰涅槃般的大事件,而且是两次,从这一刻起,泰勒斯有了不死鸟的外号。

    这对夫妻用了四个月的时间,连续发布了十一篇论文,着重阐述波动方程的意义。

    他们认为粒子运动的物质波形成了一个波包,波包的群速度与粒子运动一直,在波动方程里有一个函数用于描述波包,被称为波函数。

    波动方程的建立,给无数信仰波的巫师打了一级强心针,他们兴奋的宣称,这就是划过天际的流星,电子如同陨石,波包就是团团火焰,波函数用于描述这火球的特性。

    《波回来了!》

    这是魔法日报的整版头条,详细的描述了这一振奋人心的波动方程,绝大多数的巫师都不能接受波粒二象性这种似是而非的说法,即使是伟大的传火者艾斯提出,也依然不能让人满意。

    泰勒斯与布莱尼娅提出的波动方程,已经成了所有人的救星,不愿意认知破碎,也无法理解波粒二象性这种烧脑壳的巫师们,投入了波动方程的怀抱。

    泰勒斯一系列的论文更是增添了他们的信心。

    泰勒斯将其余经典力学进行类比,最后得出它们之间具有统一性,也就是说一切经典理论都可以用波动学说来解释。

    在魔法议会第五百七十一届前沿理论学术大会上,一位传奇巫师直接质疑道:“经典力学的很多公式都是非波动性,你怎么能说波动学说可以解释一切经典理论?”

    泰勒斯笑了笑,高声说道:“这是因为经典力学在处理一些细微问题上具有局限性。比如说,经典力学也研究机械波,但是如果给定的位移远远小于机械波的波长,经典力学自然无法从宏观上得出波运行方式。

    同样的,我们可以用几何光学进行类比,尽管光沿着直线传播,但当光通过一个比波长还小的孔或者障碍物时,光的传播并非呈现出简单的几何形,光斑实验就是典型的例子,此刻再讨论光的几何性质就失去意义了。”

    泰勒斯环视四周,望着一位位传奇巫师,自信的说道:“我们有理由相信,当电子运动的轨道和电子的物质波的波长差不多时,讨论电子的路径也会失去意义。在这种情况下,电子绝对不是我们认为的传统意义上的一个粒子,而是像云雾一样四周扩展开来的一团波,电子没有具体位置,也没有具体的轨道路径可言。

    电子,就是个波啊!”

    “那按照你的说法,我们在座的诸位,还有无尽星空的凡人都可以是波?”

    又一位巫师站了起来,大声的质问道。

    泰勒斯依旧自信,笑着说道:“我们,可以是波。但是,和我们运动相结合的物质波波长太短,波动性是显示不出来的。讨论宏观物体的物质波没有任何意义。

    我们的讨论和研究,必须着眼于微观,因为研究微观粒子时我们不得不考虑其波动性!

    电子、光子都是微观粒子,它们是一团一团的波,就如同开水锅里的水蒸气,掀开锅盖后落在锅盖上才形成水珠。这些水珠就是人们长期以来误认为的粒子,我们是时候建立波动力学,去研究和解释这一切。”

    就在这时,达鲁站了起来,作为矩阵力学的创始人之一,达鲁对波动学说天然不感冒,祂朗声说道:“请问没掀开的锅里是什么?”

    泰勒斯也沉默了,他也不能在锅盖打开之前就钻到锅里考察其中的情况。

    论战仍在继续,波动理论与量子论有着根本的冲突,两方的支持者你一言我一语,各不相让。

    格尔图学派的达鲁等人认为波动方程不应该作为前沿魔法方程的最佳解释,泰勒斯也直接说道:“有些理论不具备任何美感,我感到沮丧。”

    毫无疑问,泰勒斯说的就是矩阵力学。

    双方无果,只是加剧了这种撕裂,最终只得暂且休会。

    心中焦急的贝蒂找来了布莱尼娅、亚历山大和汤姆逊等数学大牛,集合众数学天才的力量,从数学上推导出这两种方法在处理问题时是等价的,最终被“量子力学”统一。

    这次大会最终稀里糊涂的结束,但这种说法就像是在和稀泥,只能治标不治本,因为两种理论的立足点也完全不同。

    矩阵力学的立足点是“微粒”,波动方程的立足点是“波动”,这才是波粒之争的根本。

    至于波粒二象性,巫师们认为这也是一种“折中”,除了亚历山大等少数人,绝大多数巫师并不认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