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通天玹主〕〔抗联薪火传〕〔万古第一狂帝〕〔热力学主宰〕〔绝代枭神〕〔亲爹系统我是谁〕〔我在创造炼金术〕〔有系统就是任性〕〔帝道为王〕〔临神传〕〔穿越异界邪帝〕〔HP之达力的逆袭〕〔战天道〕〔鳯归兮〕〔第一神婿〕〔都市王牌高手归来〕〔我真的重生了〕〔电竞之时拿九稳〕〔快穿攻略男神指南〕〔白少你家老婆又露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爆笑王妃宠翻天 104:后悔让二人见面
    叶沐蓉看了二人一眼,立刻去追百里凤舞了。

    二人走后,洛颜儿看向百里御风酸酸的问:“你不追过去看看吗?”

    “看什么?凤舞那丫头越来越任性了。”百里御风责备道。

    “叶沐蓉啊!她好像很伤心,她对你的心思,你应该很清楚,真的忍心让她伤心?”洛颜儿故作漫不经心,语气却酸酸的。

    “在我心里,她只是妹妹。”百里御风倒没注意叶沐蓉刚才的表情,因为他的视线都在洛颜儿身上。

    洛颜儿看他一副淡然的模样,嘴角的笑容加深。

    百里御风看向她道:“现在她们走了,你有什么不满尽可说出来,无需忍在心中。”

    “臣妾没有不满啊!”只要他心中没有叶沐蓉,她便放心了,其它的她不在乎。

    “凤舞对你的不敬,你真的可以不在乎?这可不像王妃的性子?”百里御风不放心的看向她,不希望她隐忍,更不希望她心里有委屈不说出来。

    洛颜儿不满的白了他一眼质问:“王爷这话是夸臣妾呢?还是骂臣妾呢?以臣妾的性子应该怎样?与她大吵一架,然后闹得七王府鸡犬不宁?

    若是在之前,我的确会那么做,可是现在不会了,因为——我不想让你为难,爱一个人,就要站在对方的立场去想,爱他所爱。

    看得出来,你虽然气百里凤舞,却也很在乎她那个妹妹,因为在乎,所以才会生气,既然她是你在乎的人,虽然我现在还做不到像你一样在乎她,喜欢她,可我会为了你去试着做的。

    既然是自己心甘情愿要为你改变,便不会觉得委屈。”

    她的话,让百里御风心中很感动,她就是这样一个总是能给你惊喜的女子,总是不按常理出牌,让你摸不透她的性子,却也因此,让自己对她更加着迷。

    百里凤舞和叶沐蓉离开七王府,一个怒气冲冲,一个失魂落魄。

    “皇兄太过分了,居然会对洛颜儿那个卑贱的女人着迷,他是没见过女人吗?府中那么多女人,哪个不比洛颜儿出身高贵,为何偏偏要独宠洛颜儿,真是奇了怪了。”百里凤舞走在大街上,气愤的埋怨。

    身边之人却没有给她任何回应。

    百里凤舞忍不住看向叶沐蓉,见她眸中含着泪,立刻停下脚步,一把拉住她,担心的问:“沐蓉表姐,你怎么了?怎么哭了?”

    “表哥那么在乎洛颜儿,我是不是真的没机会了?”抱着希望而来,本以为有凤舞在,可以帮自己在表哥面前说话,没想到表哥为了洛颜儿,连自己最疼爱的妹妹都肯训斥,洛颜儿对他的影响如此大,她感觉眼前一片漆黑,希望渺茫。

    百里凤舞赶忙安慰道:“表姐,你别哭,皇兄只是一时被洛颜儿迷惑了,等他看清洛颜儿的真面目之后,定会亲手杀了她,到时皇兄便会看到你的好,会更加珍惜你的。”

    叶沐蓉伤心的哭泣道:“会有那么一天吗?我好怕洛颜儿会一直迷惑表哥,我再也没有机会。”

    “不会的,洛颜儿留在皇兄身边的目的就是帮太子办事,只要我们抓住她为太子办事的证据,皇兄便会看清她的真面目,到时定会杀了她。所以表姐不能放弃皇兄,皇兄被洛颜儿的美人计迷惑了,我们不会被她迷惑,我们要揪住她的狐狸尾巴。”百里凤舞自然是不信洛颜儿的。

    叶沐蓉眼神坚定道:“没错,我们要帮表哥看清洛颜儿的真面目,只有让表哥知道她是太子的人,表哥才能不继续被她迷惑。”

    “所以表姐莫要伤心,最终七王妃的位子一定会是你的。”百里凤舞鼓励道。

    叶沐蓉点点头。

    “我要回宫与母妃说说,让母妃好好管管皇兄。”百里凤舞上了马车,朝皇宫的方向驶去。

    雪华宫

    雪贵妃平时很喜欢诵经祈福,有时会请大师来宫中讲佛法。

    道教和佛教在傲岳国是很盛行的,有人信封道教,有人信佛教,虽然当朝国师是道教出身,但皇上却不干涉嫔妃或者国民信封道教或者佛教。

    今天雪贵妃请来的是皇家寺院——国灵寺里年轻却对佛法深有研究的法悟大师。

    听说法悟大师进宫来讲佛法,好多信佛的后宫嫔妃纷纷过来听。

    宫女们看到法悟大师,纷纷眼冒红心,一脸痴迷。

    法悟大师虽然是出家人,却非常非常的帅气,唇红齿白,面如冠玉,一身白色的僧袍,沉稳儒雅,身材高大挺拔,一举一动都很优雅迷人,声音充满磁性又温和有礼,迷得宫女们个个犯花痴。

    “今日听了法悟大师讲的佛法,让本宫顿然开悟,不愧是国灵寺人人敬仰的大师,着实让人佩服。”雪贵妃由衷的夸赞道,对这个年轻人很佩服,像他这个年纪的孩子,正是该成家立业的时候,而以他自身的条件,定能选择一门好的婚事,可他却跳出红尘外,一心向佛,很是难得。

    “贵妃娘娘过奖了,佛法无边,贫僧懂得不过是皮毛而已。”法悟大师双手合十恭敬道。

    “法悟大师太谦虚了。大师快请坐,茶水已准备好,请喝杯茶吧!”雪贵妃招呼道。

    “多谢娘娘。”

    院中的桌上摆放着丰盛的点心和茶水。

    法悟大师坐下后,却只喝了茶。

    “母妃,母妃——”百里凤舞气喘吁吁的跑来,当看到母妃对面坐着的人,立刻背过身去,赶紧整理好自己的衣衫和发丝,看向一旁的宫女,用眼神问她,可有哪里不妥?

    宫女摇摇头。

    百里凤舞这才放心的转过身来,看向母亲,恭敬的盈身行礼:“儿臣参见母妃。”

    “你这孩子,又跑哪里去了?什么时候能改掉这毛毛躁躁的脾气。”雪贵妃宠溺的指责道。

    百里凤舞立刻帮自己辩解:“母妃,儿臣哪有毛毛躁躁,儿臣平日里很懂规矩的。”然后看向法悟大师问:“法悟,你说呢?”

    雪贵妃见女儿直呼大师的法名,不悦的训斥:“凤舞,不得对大师无礼。”

    百里凤舞嘟嘟小嘴。

    “让大师见笑了,我这个女儿平日里都被本宫宠坏了,有失礼的地方,还请大师莫怪。”雪贵妃自责道。

    “娘娘说笑了,公主性子直率,天真烂漫,很是难得。”然后起身道:“今日的佛法已讲完,贫僧告辞了。”

    “这么快就走了啊!再坐会儿呗!我也想听大师讲佛法,能不能再给我讲讲。”百里凤舞立刻走到法悟大师面前。

    法悟大师双手合十恭敬道:“寺中还有诸多事情要忙,贫僧要早点回去帮师父打理,就先告辞了。”

    “国灵寺又不止你一个和尚,没有你还不行了是不是?”百里凤舞不满道。

    雪贵妃见状出声训斥:“凤舞,你怎么这般不懂事,平时并未见你对佛法感兴趣,今日为何要故意刁难大师,不可对大师无礼。”

    “以前对佛法不感兴趣,并不代表现在不感兴趣。这次江南之行,让我对佛法有了新的认识,所以女儿决定了,从今以后会对佛法很感兴趣,还望法悟大师能指点一二。”百里凤舞的视线一直注视着法悟。

    雪贵妃并未看出异样,只觉是女儿任性,故意刁难法悟大师,无奈的叹口气道:“让法悟大师见笑了,本宫的这个女儿,太过任性,本宫以后定会多加管教。流珠,帮本宫送送大师。”

    “是!”严流珠是雪贵妃身边的贴身嬷嬷,也是雪贵妃的陪嫁丫鬟,从小便跟在雪贵妃身边。

    百里凤舞却开口道:“严嬷嬷,本宫替你送大师。大师,请吧!”

    法悟没有拒绝,再次双手合十恭敬的向雪贵妃微颔首行礼:“贫僧告退。”

    “大师慢走。”然后看向女儿嘱咐道:“凤舞,不得对大师无礼。”

    “母妃放心,儿臣一定好好的将大师送出宫。走吧大师。”百里凤舞笑嘻嘻的看向法悟大师。

    法悟大师迈步离开。

    走出雪华宫,法悟双手合十面向百里凤舞道:“公主留步,就送到这里吧!”

    “不行,既然本宫答应了母妃送你离开,自然要将你送出皇宫,否则母妃会说我对大师不敬的。”百里凤舞扬起下巴,注视向他。

    法悟未再多言,迈步离开。

    百里凤舞立刻跟上:“法悟,这是你第一次来皇宫吗?你觉得皇宫漂亮吗?皇宫里的嫔妃漂亮吗?宫女漂亮吗?本宫——漂亮吗?”说完最后一句话,小脸上浮上两朵红晕。

    “在出家人眼中,一切都是过眼云烟。色即是空,空即是色。”法悟沉稳温润道。

    “你少拿这些话搪塞我,我漂亮吗?”百里凤舞站到法悟面前,扬起小脸质问。

    “在出家人眼中,众生一样。”法悟看向她回道。

    “不要拿我和众生比,我要做你心中不一样的那个人。出家有什么好?向佛又有什么好?为何不趁着自己最好的年华,和普通男子一样,入红尘,感受情爱的甜蜜滋味呢?”百里凤舞毫不掩饰自己对他的喜欢。

    “阿弥陀佛,贫僧一心向佛,还请公主莫要再开这种玩笑。告辞。”法悟迈步离开。

    百里凤舞看着法悟离去的身影,嘴角扬起自信的笑容道:“本公主看上的男人,管你是人,是佛,是神,是魔,都会让你坠入红尘的。”

    雪贵妃见女儿回来了,无奈的叹口气道:“凤舞,刚才你对大师太无礼了。”

    百里凤舞在桌前坐下,拿起一块点心吃的开心道:“既然他是大师,又怎么会计较我的无礼呢!母妃,下次你再让法悟大师来宫中讲佛法,记得提前告诉女儿,女儿也想听听。”

    雪贵妃见状笑了:“难得你会对佛法感兴趣,既然你想听,下次母妃定提前告诉你。”

    “谢谢母妃。”百里凤舞眼里闪过流光,对佛法她是没多大兴趣,可对讲佛法的人,她很感兴趣。

    “听宫人说,你一大早便出宫去了,去了哪里?”雪贵妃看向女儿询问。

    说到这件事,百里凤舞便生气,不悦的将手中的点心扔下了。

    “这是怎么了?”看到女儿这个反应,雪贵妃更担心了。

    百里凤舞气愤道:“母妃,没事的时候你能不能管管皇兄和洛颜儿啊!”

    “发生了何事?他们二人吵架了?”雪贵妃听女儿这么说,心立刻提了起来。

    “如果吵架倒好了,就因为没吵架,女儿才生气。”

    “你这是说的什么话,他们是你的皇兄皇嫂,你怎么能盼着他们吵架呢!”雪贵妃故作不悦的训斥女儿。

    “我才不会承认洛颜儿是我的皇嫂呢!母妃,你该不会是认了她那个儿媳妇吧!”百里凤舞看向母亲询问。

    提起洛颜儿,雪贵妃唇角上扬道:“母妃觉得洛颜儿挺不错的,自从嫁给风儿之后,也没惹什么麻烦,还帮着你皇兄解决了一些麻烦,上次你父皇与风儿之间的误会,多亏了她才能这么快化解。”

    “在女儿看来,那些不过是演戏给咱们看罢了。”

    “凤舞何出此言?”雪贵妃不解。

    “母妃,你想想啊!那件事定是有人在背后指使,而何人想要除掉皇兄,母妃心中最清楚不过,而洛颜儿之前可是太子的人,这次之所以帮皇兄解决烦恼,定是为了得到皇兄的信任,所以在女儿看来,这一切不过都是太子一党的人演得一出戏罢了,故意让洛颜儿帮忙化解,好赢得皇兄的信任,然后便可迷惑皇兄,控制皇兄,最后害死皇兄。”在百里凤舞心里,洛颜儿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太子。

    “可母妃看那洛颜儿,也并不像那心机深沉之人。”虽与洛颜儿接触不多,但每次洛颜儿给她的印象都还不错。

    “那只能说明洛颜儿会伪装,欺骗了母妃和皇兄。

    母妃都不知道皇兄现在有多宠爱洛颜儿,居然为了洛颜儿训斥儿臣,皇兄从未对儿臣如此凶过。”说起这件事,百里凤舞便一肚子委屈。

    “到底发生了何事?”雪贵妃担心的问,不希望他们兄妹二人之间闹不愉快,在皇室这个大家庭中,亲情是很难得的,面上亲近,背地里却勾心斗角,而他们兄妹最难得的便是从小相亲相爱,这让她这个做母亲的很欣慰,所以不希望他们兄妹之间有误会。

    百里凤舞将今日在七王府发生的事如实说给母亲听,并未恶意抹黑洛颜儿,也未隐瞒自己所说的话,她最不屑那些当面一套背后一套虚伪的人。

    雪贵妃听了女儿的一番讲述后,不悦的训斥道:“你这孩子,一大早和蓉儿跑去七王府,就是为了去羞辱洛颜儿吗?

    你想撮合蓉儿与你皇兄,母妃心中很是欢喜,母妃也希望蓉儿能嫁给风儿,可你却当着你皇兄的面讽刺洛颜儿,你这是在帮蓉儿吗?

    不管你心中承不承认洛颜儿是你的皇嫂,该有的规矩和尊重还是要有的。

    你如此不敬,难怪你皇兄会训斥你,今日的确是你做错了,洛颜儿却没有与你计较,足以说明她是个有度量和胸襟的孩子。”雪贵妃听了,反倒对洛颜儿的印象更好了些。

    “母妃,你怎么能帮洛颜儿说话呢!你不是最希望沐蓉表姐嫁给皇兄吗?现在洛颜儿抢了属于表姐的位子,你应该讨厌她才是。”百里凤舞不满母亲夸赞洛颜儿。

    “感情之事,不是母妃想便能成的。缘分之事,更是天注定,若是有缘,千里姻缘一线牵,若是无缘,即便每天守在身边,也难成夫妻。若风儿对蓉儿真没那个心,母妃就是再希望他们在一起,也无济于事。

    若是蓉儿能遇到更好的男子,放弃风儿又何尝不是一件幸事。”活了大半辈子,很多事都看开了,也看透了,拥有的时候好好珍惜过,爱过便无憾了。若真无缘,何必强求。

    “母亲,沐蓉表姐对皇兄一往情深,若是她知道母妃说这些话,定会很伤心的。

    皇兄现在只是被洛颜儿迷惑了,等他看清洛颜儿的真面目后,便会知道沐蓉表姐的好。”百里凤舞希望哥哥能和表姐在一起。

    “若洛颜儿对你皇兄是真心,并非故意迷惑呢?”雪贵妃看向女儿反问。

    “这,这怎么可能呢!反正我不相信。”百里凤舞本就与洛颜儿闹过不开心,加上叶沐蓉的挑拨,对洛颜儿的讨厌便更深了。

    “你觉得你皇兄比不过太子?所以不能让洛颜儿为他动心?”雪贵妃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意,她对儿子很有信心。

    “当然不是,可是感情的事,不是谁比谁优秀就能胜出的,若真爱一个人,那是一辈子的事,不可能轻易改变的。”

    “你并未爱过,怎会知道?莫不是我的舞儿也有心仪之人了?是何人,与母妃说说,若是合适,母妃便让你父皇给你们赐婚。”雪贵妃看着女儿,半认真半玩笑道。

    “母妃,你怎么可以打趣女儿呢!女儿年纪还小,才不要嫁人呢!女儿要永远留在父皇母后身边。”百里凤舞依偎进母亲怀中撒娇。她心中是有心仪之人,可是这个人,她现在不敢说出来,因为父皇母后肯定不会同意的。

    “已经到了婚配年纪,若有合适的,还是早点嫁人的好。”哪个做母亲的不想女儿在身边多留几年,可是她深知皇室的公主,看着风光,若时运不好,被选作和亲,那将是最大的不幸,若是那样,只怕一辈子都很难再见了。

    她可不希望自己的女儿远嫁,即便嫁给普通人,也比去和亲做王妃,皇妃的好。

    “成婚可是一辈子的大事,女儿要好好的挑,一定要嫁给自己喜欢的男子,否则女儿情愿终身不嫁。”百里凤舞的脑海中出现的是法悟的身影,眼底的笑意加深。

    “能嫁给喜欢的人固然是最好的,可有些婚姻,是日久生情的,一开始或许不喜欢,相处久了,便会爱上,缘分之事不可强求,母妃不求我儿能大富大贵,只要开心幸福就好。”在婚姻中,女子都是被动的,即便是高高在上的公主,也不见得都会被婆家捧在掌心疼爱。

    想到自己的大女儿,心便痛。

    当初为了能让大女儿躲过和亲的不幸,匆匆将她嫁了,如今——

    “母妃,你和父皇属于哪种?是一见钟情?还是日久生情?”百里凤舞闪着清澈明亮的大眼睛好奇的问。

    雪贵妃点了下女儿的额头道:“你这孩子,怎可问父母这种事情。”

    “怎么不可以啊!父皇这么宠爱母妃,定是与母妃一见钟情,是不是?”百里凤舞觉得母亲很幸福。

    雪贵妃眸中划过一抹忧伤,嘴角却扬起笑容,轻抚女儿的头,并未回答女儿的话。

    在百里凤舞看来,自己定是猜对了。

    十王府

    百里御风今日特意抽出一天时间陪洛颜儿,他还记得她要见巧匠之事,所以亲自带她过来了。

    洛颜儿跳下马车,看着这个气派的府邸:“十王府,王爷,这个巧匠住在十王府?”

    百里御风点点头:“正是,进去吧!”

    二人一前一后走进十王府。

    “参见七王爷。”门口的守卫恭敬的行礼。

    “嗨,你们好,我是七王妃。”洛颜儿主动和门口的守卫打招呼,让他们记住自己的脸,以后再过来会方便些。

    “参见七王妃。”守卫们再次恭敬的行礼。

    “不必客气,以后会经常见面的,我这个人没这么多规矩的。”洛颜儿笑的很友善。

    百里御风却脸色不悦起来,不满她对别的男人笑的这般开心,直接抓过她的手,走进了十王府。

    “你干嘛?我话还没说完呢!”洛颜儿不满道。

    “以后不准随便和别的男人搭讪,更不能对别的男人眉开眼笑。”百里御风脸色阴沉的命令道。

    洛颜儿看向他,噗嗤一声笑了。

    百里御风停下脚步不解的看向她质问:“王妃笑什么?本王的话很可笑吗?”

    洛颜儿立刻摇头:“没有,没想到王爷这般在乎臣妾,臣妾好高兴啊!”

    “咳!你身为王妃,自然要与别的男子保持距离,这是一个有夫之妇应该遵守的妇德。”百里御风一本正经道。

    “王爷少拿这些冠冕堂皇的理由掩饰自己的内心,你分明就是吃醋了,还不承认。人家又不会笑话你,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洛颜儿笑颜如花的看着他,心里甜滋滋的,被这个家伙在乎的感觉还挺不错的,没想到这般冷漠严厉的他,也有这么可爱的一面。

    “王妃若是不想见巧匠,咱们现在就回去。”百里御风赶紧转移了话题。

    洛颜儿不敢再打趣,乖巧听话的站好,讨好的笑着道:“想见,王爷,臣妾错了,臣妾不该打趣王爷。”

    百里御风没刁难她,再次迈步往前走。

    边走,洛颜儿边打量着王府的环境,觉得这个王府有些与众不同。

    府中虽然不似十七叔的王府那般冷清,偶尔也能看到下人的身影,但却不多,只有几个下人,到处都是各种各样的木头或者木制品。

    还有这院中本该栽种花草的地方,却种菜和麦子。

    现在是冬天,麦子还是麦苗。

    而菜也只有白菜,萝卜,胡萝卜等冬季常见的一些菜。

    越往王府深处走,越感觉不像王府,感觉像是进了农家乐,或者木制品展示场地。

    “王爷,这巧匠到底是什么人?这遍地的木料,都快没有下脚的地方了,把十王府造成这样,十王爷也不管管?莫不是十王爷不住在这里?”洛颜儿好奇的询问,堂堂王爷怎么可能允许一个巧匠把自己的王府造成这样呢?要么十王爷平时不来这里,要么便是十王爷对这个巧匠极好,可以宽容到如此地步,难道这个巧匠是名女子?十王爷喜欢的女子?

    “王爷不住在王府能住在哪里?敢把王府弄成这样的人,王妃觉得应该是什么人?”百里御风反问。

    洛颜儿想了想,突然瞪大了眼睛道:“难道这个巧匠是——十王爷。”

    百里御风伸手敲了下她的头夸赞道:“王妃还挺聪明。”

    “我答对了干嘛还要敲我的头,十王爷竟然是巧匠,又是一个奇葩王爷啊!”洛颜儿揉着头感慨道。

    “奇葩?何意?”百里御风不解的问。

    “就是世间少有的男子,多指向一些正常人行为和思维以外的,让人难以理解的行为。奇葩形容“特立独行、与众不同、不切实际”的人。”洛颜儿解释。

    百里御风点点头:“这个比喻倒是恰当,十弟的确是个奇葩。”

    洛颜儿笑了,这货现学现用的能力还挺强。

    洛颜儿跟着百里御风来到王府后院,终于见到了这位奇葩的十王爷。

    一身红衣,在一堆木料中及其显眼,一头如墨的长发半扎着,一张脸美的人神共愤,让女子看了都自愧不如,却丝毫不带女气,优雅的起身,身材高挑纤瘦,洛颜儿忍不住感叹:“你们皇家人的颜值个个都是你在研究能飞上天的东西?”洛颜儿旁敲侧击,想看看他是不是现代人。

    说到这件事,百里星辰失落的叹口气:“看来是我异想天开了,这好像是不可能完成的事。”

    百里御风冷声道:“十弟与其每日研究那些无聊的东西,倒不如每日去早朝,帮父皇分忧。”

    洛颜儿立刻不赞同的反驳道:“这怎么能是无聊的东西呢!你喜欢权谋,朝政,不代表别人也要喜欢啊!谁规定王爷只能入朝做官管朝廷之事,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梦想,十弟的梦想很伟大啊!你不能打击他。

    只要好好读书,或许人人都能入朝为官,可发明家不是任何人都能当的,这是要靠天分的,十弟有当发明家的潜力,所以我们要多鼓励,多多支持。”

    百里星辰赞同道:“七嫂说的没错,臣弟对朝政不感兴趣,只对这些木艺和稀奇古怪的东西有兴趣,虽然我的很多想法在你们看来很傻,但我觉得只要努力去研究,说不定有一天就会实现。”

    “不是说不定,而是一定会实现,十弟所说的能载着人飞上天的发明,在将来一定会实现的,这个东西的名字叫飞机,有大有小,可载人,也可装货,很方便实用,一日可飞万里,想去哪里便去哪里,是非常方便实用的交通工具。不止天上的交通工具这般快,就连地上的车子也可一日到达几千里之外的地方,所以十弟不可放弃自己的研究。”洛颜儿鼓励道,若是百里星辰在这个时代便能发明出来飞机,岂不是要可以改写飞机的历史,想想就激动啊!

    “真的吗?七嫂不会觉得我说的这些是天方夜谭?”百里星辰高兴坏了,所有人都觉得他的想法很离谱,对他各种打击,讽刺,劝说,没想到七嫂竟会支持他的想法,鼓励他继续研究。

    “怎么可能是天方夜谭呢!这是很伟大的梦想。”身为现代人,不但见过还坐过这种东西,所以百里星辰的这个想法在她看来是再正常不过的梦想。

    而身为古代人的百里御风则觉得二人是疯了:“王妃,不可怂恿十弟胡闹。”

    “这不是胡闹,一定可以实现。”或许在古代的某个朝代,某个人,也研究过能飞天的东西,就因为身边人的打击,嘲讽,最终导致了这个人放弃,才没能让飞机成为华夏人发明的。

    其实很多伟大的发明,一开始在别人看来都是无稽之谈,都觉得不可能,所以很多梦想便被扼杀在了摇篮中。

    大家都习惯了用自己走过的路来教育孩子,什么东西可以做,什么东西不可以做,生怕孩子在不可能的事情上浪费时间,同时也扼杀了孩子的想象力和创造力,一个伟大的发明家,也许就这样被扼杀掉了。

    如果将来自己有了孩子,一定会支持他天马行空的幻想,也不会取笑他不切实际的想法。

    很多想法便是从不切实际开始的。

    就像这个时空的人,会觉得车子日行几千里是笑话,人能坐着东西飞上天是无稽之谈,可是在现代,却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如果可以,一定要把百里御风这货带去现代看看,闪瞎他的眼,看他还敢不敢说自己在胡说。

    “谢谢七嫂的鼓励和支持,哪怕这个世上有一个人相信我可成功,我便有了继续研究下去的动力。”百里星辰立刻干劲十足。

    “十弟,放心大胆的去做吧!有梦想就要敢拼搏,这样方不辜负自己,即便不能成功,至少也不会后悔。”她要上表演学校时,家里人也很反对,但因她的坚持,终于得到了家人的支持,别人的肯定,所以在实现梦想的路上,坚持是很重要的,也是最感人的。

    百里御风听了,真的很后悔让二人见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HP之达力的逆袭〕〔海神大人在上〕〔医路芳华〕〔战神之巅峰奶爸〕〔精灵之新兴时代〕〔羡慕嫉妒系统〕〔武道人间〕〔禁咒法师〕〔乡路有花香〕〔龙玄传奇〕〔祭司大人:别撩我〕〔全民武修〕〔我的少女城主与无〕〔大梦境中的武侠〕〔一代骄雄吴诗诗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