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通天玹主〕〔抗联薪火传〕〔万古第一狂帝〕〔热力学主宰〕〔绝代枭神〕〔亲爹系统我是谁〕〔我在创造炼金术〕〔有系统就是任性〕〔帝道为王〕〔临神传〕〔穿越异界邪帝〕〔HP之达力的逆袭〕〔战天道〕〔鳯归兮〕〔第一神婿〕〔都市王牌高手归来〕〔我真的重生了〕〔电竞之时拿九稳〕〔快穿攻略男神指南〕〔白少你家老婆又露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爆笑王妃宠翻天 153:竟金屋藏娇
    晚上的怡香院自然是热闹非凡的,楼上点着各种颜色的灯笼,很是显眼,加上在洛颜儿的出谋划策下,增加了很多新鲜有趣的表演,引得寻欢客流连忘返,每晚都是如此火爆,现在已经成了京城最有名气,做火爆的青楼了。

    门口有热情揽客的姑娘们,虽然是寒冷的冬天,依旧阻挡不了寻欢客的脚步。

    一辆马车停在了怡香院的门口,蓝羽辞从马车里走下来,看到门口卖弄风骚的风尘女子,忍不住蹙起了眉头。

    禁军朱毅见状,小声询问道“公主,要不我们还是回去吧!公主身份尊贵,这种地方不适合您进去。”

    “你们右相难道身份不尊贵吗?他都能进去,我为何不能进去,走。”蓝羽辞迈步朝怡香院里走去。

    杨妈妈正在一楼大厅里招呼客人,看到蓝羽辞和朱毅进来,立刻迎了过来“哎呀两位公子看着有些面生啊!今晚是第一次来我们怡香院吧!”

    朱毅有些不自在的往后退了一步,一看便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蓝羽辞见状突然有些自责,这位禁军应该没来过这种地方,自己带他过来,不会把他教坏吧!

    蓝羽辞从腰间荷包里掏出一锭金子,冷声道“要一个最好的包间,另外,你跟我到包间来,我有话要问你。”

    杨妈妈一看到金子,立刻两眼放光,开心的直点头道“好好好,公主楼上请。妈妈我随后就到。”说着伸手便要去抚摸蓝羽辞的胸口。

    蓝羽辞一个冷冽的眼神扫过去。

    杨妈妈吓得立刻将手收回来,热情的招呼道“两位公子快楼上请,春花,快带两位公子去风华间。”

    “来了。”一位年轻女子搔首弄姿的来到二人面前,朝二人抛了个眉眼,做了个请的手势道“两位公子楼上请。”

    蓝羽辞和朱毅朝楼上走去,来到了风华间,外面的吵杂喧闹立刻被隔在了门外。

    蓝羽辞打量了眼包间内的装修,还挺雅致的,没有了外面的酒臭味和脂粉味,感觉像是进入了另一个空间,包间的隔音效果也很好,里面的摆件都很精致,虽然不是价值连城的东西,但可看出是经过精心挑选的,别有一番味道,看来这间店的老板很会做生意。

    只是蓝羽辞不知,以前怡香院的包间里可不是这样的,以前的包间,隔音效果不好,房内的?人能听到外面的声音,外面的人也能听到里面人在做什么事。

    而且装修,摆设大红大绿,让人看了很扫兴。

    自从洛颜儿与怡香院合作之后,将店内的装修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调整,因为能要得起包间的人,即便不是身份不凡,也都是些富家子弟,定很讲究,所以包间内一定要与外面有很大区别,这样才会让人有眼前一亮的感觉,会让他们觉得自己身处的地方瞬间上了档次。

    在洛颜儿的大整改之下,怡香院从京城不怎么起眼的青楼,变成了首屈一指。

    杨妈妈每天看着络绎不绝的客人,笑的那叫一个看不到眼啊!

    把洛颜儿当财神爷似的供着。

    蓝羽辞走到桌前坐下。

    春花笑意盈盈的凑过去,刚要靠近蓝羽辞。

    蓝羽辞冷冷的开口“你可以出去了。”

    春花虽然有些不舍,可这位公子的气场和眼神让她畏惧,只能盈身道“公子若是有需要,再叫春花,记住奴家叫春花哦!”然后依依不舍的出去了。

    朱毅恭敬的站在一边。

    蓝羽辞看向他笑问“我看男人好像都很喜欢这里,既然来了,我也给你叫两位姑娘,让你好好快活快活吧!”

    朱毅一脸惶恐的拱手道“公主莫要与小的开这种玩笑,小的是奉命来保护公主的,不是来找乐子的。”

    “现在本宫不需要你保护,你可以去玩玩。”蓝羽辞淡笑道。

    朱毅却一脸正气凛然道“小的绝不会与这里的姑娘鬼混,若是被母亲知道,定会很生气的。”

    “为何?”蓝羽辞好奇的问,觉得这位年轻的禁军品行不错。

    “母亲说这里的女子都不干净,好男儿不应该来这种地方,万一染了病,一辈子就毁了,小的还有父母要孝敬,弟弟妹妹要照顾,绝不能生病,也不能在这种地方浪费钱挥霍。”朱毅如实道。

    蓝羽辞听了,对这位禁军的印象很好“你母亲把你教育的很好。若是萧墨尘那个混蛋也有这样的认知就好了。”

    “咚咚咚——”敲门声传来。

    “进来。”蓝羽辞冷冷的声音从房内传出。

    杨妈妈扭着自己的老腰走进来,脸上堆着灿烂的笑容道“公子,妈妈来了,不知你叫妈妈过来所谓何事?”

    “我想问问你,右——”蓝羽辞要出口的话突然停住了,萧墨尘是右相,刚才来的路上,询问了朱毅,傲岳国朝中有规定,在朝为官的官员除非是公务需要,否则不准来这种烟花之地,即便皇上知道萧墨尘经常出入这种地方,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懒得管他。

    虽然朝中有这种规定,但若是他们偷偷的来,皇上又岂会知道,不过他们一定不会说自己是何人,即便这里的妈妈和姑娘知道,也会替他们隐瞒的。

    所以这里的人不见得知道萧墨尘的身份,即便是知道,也会装作不知道,若是自己直接问右相在哪里,反倒会提高妈妈的警惕,而让自己找不到人。

    快速在心中做了一番分析之后,蓝羽辞看向杨妈妈,唇角微勾,扬起一抹淡淡的笑意道“今日本公子来这里,是听一位朋友介绍来的,他姓萧,听说他今晚也来了怡香院,不知妈妈这里可有一位姓萧的公子?”

    杨妈妈听后笑了“公子这话问的可就难住妈妈了,我们怡香院每晚招待那么多客人,这姓萧的公子也不止一位,不知公子要找的是哪一位萧公子呀?”

    蓝羽辞从荷包里再次拿出一锭金子放在了桌上,淡淡一笑道“这位萧公子人长得可说是人中龙凤,有才华,有气度,喜欢穿一身白衣,墨发半扎,手中喜欢拿一把折扇,妈妈好好想想,若是想到了告诉我,这锭金子,就是您的了。”蓝羽辞相信这个老鸨知道自己说的是何人,从进来到走到包间里,她有打量这里的寻欢客,虽不能说来这里的男人长得都很普通,但像萧墨尘那种长相和气度的,还真没有,所以他一出现,绝对会成为这里的焦点,而且他经常出入这种地方,老鸨对他肯定非常熟。

    杨妈妈看着桌上的金子,两眼放光,一拍手道“公子这么一说,杨妈妈还真有些印象,绝色间的那位萧公子,应该就是公子要找的人。”

    蓝羽辞满意的笑了,拿起金子扔给了杨妈妈,起身朝外走去。

    “公子,您真的是萧公子的朋友?”杨妈妈担心的问,看这位公子的气质不凡,想必定不是一般的人物,而那位萧公子,虽然他没有说自己是何人,但她杨妈妈在这种地方待了这么久,从萧公子第一次来,她便猜到了他的身份,只是假装不知罢了。

    这位公子一来,出手阔绰,不看他们这里的女子一眼,直接打听萧公子的人,不知真的是朋友,还是来找麻烦的。

    蓝羽辞停下脚步回头冷冷的看了杨妈妈一眼道“做好你的事,少打听,否则——”下面的话不说,她相信老鸨也明白。

    老鸨陪笑着点点头。

    蓝羽辞带着朱毅朝绝色间走去。

    “赵兄,你输了,快喝酒。”萧墨尘的声音从虚掩着的包间里传出来。

    “萧兄,你这文采,真不是一般人能比的,这喝酒吟诗我是真的不行。”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传进蓝羽辞的耳中。

    紧接着另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传来“赵兄说的没错,萧兄在这里与我们比文采,那就是欺负我们,谁不知萧兄的文采是天下一绝啊!咱们玩点别的吧!”

    “那好,你们说玩什么,萧某今天奉陪到底,咱们不醉不休。”萧墨尘豪爽道。

    “萧兄,你今晚打算在怡香院过夜?这不好吧!你现在可是负责保护南华国公主的安全,你若是留宿在这里,驿馆里那位公主出了什么事,我们岂不是也会被牵连?”

    萧墨尘不悦道“你们俩给我闭嘴,正高兴呢!提那个刁蛮公主做什么,扫兴。”

    蓝羽辞听到这话,脸色阴沉的可怕。

    朱毅见状,在心中感叹道右相,你自求多福吧!

    “我听说南华国公主长得可是标准的大美人,你不就好这口吗?如今有这么好的机会接触到南华国的大美人,若是你能把南华国公主给拿下,那可是你的本事。”

    “就是啊!我们还没见过南华国的美人是什么样的呢!你能有机会近距离接触,还不好好把握机会。”

    “你们可饶了我吧!那个刁蛮公主我可没兴趣,虽然长得还算不错,但一言不合就动鞭子,脾气大的吓死人,这些日子我负责保护她的安全,那可是心惊胆战,给皇上办事我都没有这般小心翼翼过,像她那种暴脾气的女人,就是白送给我,我都不敢要,还是我们傲岳国的美人够温柔体贴,是不是?”看向身边的美人儿。

    美人羞涩的笑了,娇羞道“公子好坏。”

    “美人,你说接下来我们玩什么游戏?”萧墨尘看着身边的美人问。

    “砰!”门被人从外面踹开了。

    蓝羽辞和朱毅走了进来。

    萧墨尘看到走进来的人,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睛。

    蓝羽辞看到萧墨尘左拥右抱,心底没来由升起一股怒气,这个贱男人,果然在这里。

    而另外两位陌生男子不认识蓝羽辞,不悦的质问“你说呀?竟敢闯我们的房间,是不是找死?”

    “唰!”蓝羽辞将放在身后的鞭子抽出来,往他们桌上一挥。

    美人们吓得尖叫。

    蓝羽辞怒斥道“闭嘴,不想死的都给我滚出去。”

    美人们吓得立刻跑了出去。

    蓝羽辞冷冷的扫向另外两位陌生的男子。

    两位男子壮起胆子道“你是何人?知道我们是谁吗?”

    蓝羽辞不屑的冷哼一声道“我不管你们是何人,我的目的是萧墨尘,你们若是不想给他陪葬,就赶紧滚。”

    “你,你可别乱来,这里可是天子脚下,萧,萧兄可是当朝右相,若你敢伤他,皇上绝不会放过你的。”

    “没,没错,你若是现在磕头求饶,或许我们还能放你一条生路。”另一个男子吓得声音颤抖道。

    蓝羽辞的鞭子一挥,一把勒住了男人的脖子“不怕死是吧!我成全你。”

    “住手。”萧墨尘见状终于开口了,被惊吓走的魂收了回来,看向蓝羽辞道“他们与你无怨无仇,你别伤害他们。”

    “右相大人还挺讲义气。好,我给你这个面子。”收回手中的鞭子。

    被勒住脖子的男子一阵咳嗽,眼神惊恐的看着蓝羽辞,窒息要死的感觉真的很可怕。

    “还不滚?”蓝羽辞冷声质问。

    二人看向萧墨尘,在一起玩这么多年了,真的不忍心将他一人留在这里送死。

    萧墨尘看向二人道“我没事,你们先走。”

    “萧兄多保重。”二人吓得立刻跑走了。

    跑出去之后,不免摇头叹息。

    其中一位说“这到底是何人啊!如此张狂。”

    “那位公子可是一个女人,定是萧兄在哪里惹下的风流债。”

    “唉!萧兄,自求多福吧!”二人赶紧跑走了。

    萧墨尘看着蓝羽辞心惊胆战的勾唇笑道“公主好雅兴,原来公主也好这口啊!早知道公主也喜欢这种地方,本相早就带你来了,像公主这种性格的人,的确不适合做女人,没想到你真正喜欢的竟然是美人儿,虽然这种事情传出去会让人不齿,但你放心,我绝对会替你保密的,而且我告诉你,这怡香院新来的几位姑娘,脸蛋漂亮着呢!身段也好,会弹琴,会唱歌,还会跳舞,跳起舞来那身姿,绝对与公主有的一拼,公主见了定会喜欢的,我现在就——”

    “闭嘴。”蓝羽辞实在听不下去了,手中的鞭子气愤的朝他挥去。

    萧墨尘眼疾手快,一把扯住了朝自己挥来的鞭子,否则自己这张盛世美颜可就毁于今晚了。

    “公主,在下说的难道不是你心中所想?”

    “我没有你那么无耻。萧墨尘,你不是男人。”蓝羽辞气愤的骂道。

    萧墨尘听到这话却笑了“公主,你在这种地方说我不是男人,这话自己听着不觉得可笑吗?若我不是男人,怎会来这种地方,还是让本相找个美人来当场给公主证明一下看看。”

    “你——”蓝羽辞想扯回自己的鞭子再挥过去,结果却被萧墨尘紧紧的拽着。

    萧墨尘得意的看向她挑挑眉。

    蓝羽辞嘴角勾起一抹不屑的笑,抬脚踢向旁边的凳子。

    只见凳子像是长了眼般朝萧墨尘飞过去。

    萧墨尘为了躲避凳子,只能松开蓝羽辞手中的鞭子。

    蓝羽辞见状,收回鞭子,快速朝萧墨尘挥过去。

    萧墨尘赶忙躲闪,纵深朝外飞去。

    蓝羽辞再次快速挥鞭,鞭子缠住了萧墨尘的脚踝,被硬生生给从半空扯下来,重重摔在了地上,看着都痛啊!

    萧墨尘痛的呲牙咧嘴,忍不住埋怨道“你这个刁蛮女。”

    蓝羽辞依旧不罢休,再次扬起手中的鞭子挥过去。

    萧墨尘吓得赶紧在地上打了个滚,躲过了重重挥来的鞭子,不悦的瞪向蓝羽辞质问“你疯了?真要杀人啊!”

    “像你这种无耻之徒,就该杀。”气愤的再次挥鞭。

    萧墨尘见这个刁蛮公主不是闹着玩的,真的生气了,赶紧从地上弹起来,躲开她的鞭子。

    蓝羽辞却没有要饶过他的意思,鞭子一下下的朝他挥去。

    萧墨尘一边躲闪一边说道“蓝羽辞,你别欺人太甚,你真的以为本相打不过你嘛!本相看你是南华国的公主,来傲岳国为了两国结盟之事,所以我才不与你打,你若是再这般咄咄逼人,本相可要对你不客气了。”

    “少废话。”蓝羽辞步步紧逼。

    在楼下招呼客人的杨妈妈听说楼上发生了打斗声,打算上来看看,刚要上楼,便见一个白衣身影被人从楼上摔了下来。

    “啊!”一楼大厅的众人见状,吓得纷纷尖叫,有胆小的立刻吓得跑走了。

    而胆大的则退到一旁看热闹。

    杨妈妈见状,担心的喊道“唉哟!这是发生了何事?怎么还动起手来了呢!萧公子,你没事吧!”

    萧墨尘赶紧从地上爬起来,快速朝外跑去。

    蓝羽辞从楼上飞下来,立刻追过去。

    朱毅跟着飞下来,追过去。不管是右相和南华国公主哪出事,他都会受到牵连的。

    可是等朱毅追出来的时候,早已不见右相和南华国公主的身影。

    萧墨尘虽然从楼上摔下来,但好在武功好,并未伤到,出了门之后,立刻用轻功飞走了。

    蓝羽辞立刻追了出去。

    追了几条街之后,萧墨尘落在了屋顶上,气喘吁吁的看着蓝羽辞道“公主,你先消消气,咱们能不能先谈谈。你要杀本相,总应该让本相知道,我犯了何错?哪里得罪公主了,也让我死的瞑目啊!”

    “你身为傲岳国的右相,竟去那种烟花之地,你配做一国之相吗?”蓝羽辞冷冷的质问。

    萧墨尘听后笑了“公主,您是不是越权了?我是傲岳国的臣子,您是南华国的公主,在下怎样,应该不属于您管吧!再说了,皇上都不管我的私事,公主却来管,这让在下不得不多心啊!公主莫不是爱上了本相?”

    “你少胡说八道,本宫怎么可能爱上你这种无耻之徒。本宫管你,是因为你们陛下让你负责本宫的安全,可是你却几天都不见人,根本没将本宫放在眼里,放着本宫的安全不顾,竟跑去那种肮脏的地方和那里的女人鬼混,本宫是在替岳皇陛下教训你。像你这种男人,就该打,身为右相不作为,身为臣子不按照皇上说的去做,答应皇上负责本宫的安全,却不负责任,没有尽到责任,本宫教训你有错吗?”蓝羽辞义正言辞的训斥。

    “本相何时不负责任,何时又不作为?何时又不按照皇上交待的去做了?你可莫要冤枉本相。

    自从皇上让本相负责你的安全,本相可说是尽心尽力,虽然没有每天出现在公主面前,但每天都会去驿馆,询问安全情况,然后用心的布置,让他们如何保护公主,公主这样说本相,未免也太过分了,真的很伤人心呢!”萧墨尘故作伤心的抹抹眼泪。

    蓝羽辞却不会上他的当,冷冷道“少在这里演戏,既然你奉命负责保护本宫的安全,你不见本宫,怎知本宫是否安全?你从别人口中了解到的情况,怎知是否完全属实?没有刺客进驿馆,本宫就是安全的吗?你可曾关心过本宫对傲岳国的饮食,水土是否习惯?身边的人伺候的是否尽心?

    他们有没有对本宫不敬,有没有背地里议论本宫。有没有在本宫的饮食中动手脚,这些你亲口问过本宫吗?关心过本宫吗?”

    “这——”萧墨尘竟无话可说,这些他还真未问过,也没想过问,在他看来,只要没有刺客进入驿馆,她便是安全的,这些琐碎的事情,应该不属于他的职责范围内。

    “那个公主,咱能不能好好捋一捋,你可能对我的职责有些误会,本相虽然是奉命保护你的安全,但负责的是禁军和侍卫们的部署,让他们如何巡逻,如何防范刺客进入驿馆,简单来说,本相只负责你的人身安全,至于你的心里,和习惯,那不是本相该负责的,若是你对饮食不满,吃不习惯,可与厨房的人说,让他们找来会做南华国饭菜的厨师负责公主的饮食。

    至于侍女对公主是否恭敬,驿馆里也有专门负责此事的姑姑,你可与她们说。至于别人背后议论公主,那这就得公主自己好好反省了,若是公主做的好,别人背后会夸你,若是你做的不好,别人议论,别说是本相,就是皇上也管不了啊!公主,你觉得本相说的可对?”

    “一切都是你的借口,若是你真对本宫用心,这些都会做到,就因为你不用心,所以才会在这里为自己找借口,抛去咱们的身份不说,你也应该做到这些。”蓝羽辞不悦道。

    萧墨尘一脸认真道“抛去身份不说,本相与公主只是陌生人,对陌生人无需这般关心吧!”

    “你——”蓝羽辞真的觉得面前的这个男人很可恶“本宫与右相也算是一起经历过事情的,难道在右相心中,本宫连朋友都不算吗?”

    “朋友?呵呵,本相可不敢有公主这样的朋友,若公主把本相当朋友,便不会动不动就对本相挥鞭,还要杀本相,这是一个朋友应该做的吗?”萧墨尘不悦道。

    “那是因为你做的不够好,你毫不在乎本宫,本宫又何必在乎你,还敢在外面损坏本宫的名声,像你这种无耻之徒,就该杀。”蓝羽辞愤怒道。

    萧墨尘心虚的笑道“男人嘛!都喜欢在外面说大话,在下那么说,不是真的要诋毁公主,只是想给自己长长面子。”

    “不是诋毁?但在别人听来会如何想本宫?在本宫看来就是诋毁。本宫与你又不熟,凭什么给你长面子,你是本宫什么人?”蓝羽辞冷冷的质问。

    “那个,公主息怒,在下知道错了,公主大人大量,就原谅在下这次吧!下次在下一定在外面竭尽全力的去夸公主,绝对会把公主夸成一朵花,让所有人都觉得公主是这个世上最好的女人,如何?”萧墨尘陪着笑脸道。一直感觉都是她在无理取闹,怎么到最后却成了自己的错?果然不能和女人讲道理,她们绕一百八十圈都会把这个错误算到你头上。

    “本宫是什么样的女人不需要你夸,你得罪本宫,本宫也不会放过你。萧墨尘,拿命来。”手中长鞭一挥。

    萧墨尘吓得赶紧躲闪“喂!蓝羽辞,你别太过分了,我不就是背后说你几句坏话吗?至于杀人灭口嘛!你也太残暴了吧!”

    “本宫就是如此残暴,得罪本宫,算你倒霉。”蓝羽辞再次朝他出手。

    萧墨尘不悦道“既然你如此不讲道理,那就休怪本相不客气了,你以为本相的武功真的不如你吗?”

    “那就让本宫看看你到底有多少能耐。”

    寂静的黑夜,二人激烈的打斗着,从屋顶打到街道,从街道打到别人的房顶,蓝羽辞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萧墨尘虽然说对她不客气,可她毕竟是南华国的公主,若真把她给伤了,破坏了两国的邦交,自己可就真成为千古罪人了,自己一世英名可不想坏在一人女人手里,所以并未真的用尽全力与蓝羽辞交手,一边打,一边躲闪。

    而蓝羽辞见他这样,觉得他没有将自己放在眼里,就更生气了,一鞭鞭挥出去的很有力道。

    萧墨尘真的不想再与这位刁蛮公主闹腾下去了,这个时辰大家都休息了,吵到别人休息不好,灵机一动,躲过蓝羽辞的鞭子之后,立刻开溜。

    蓝羽辞怒气未消,岂会轻易放过他,立刻追过去。

    萧墨尘没想到蓝羽辞竟这般锲而不舍,于是在一处府邸里追上了他,二人再次交起手来。

    打斗声惊醒了府中沉睡的人,大家纷纷出来观看,小声议论着“谁呀?大晚上的跑来这里打架,太不知死活了。”

    当看到其中的白衣男子,围观的下人膛目结舌,立刻有人催促道“快去告诉老爷夫人。”

    蓝羽辞一肚子怒气无处发泄,只想用武力解决。

    可是萧墨尘虽然与她交手,却大多时候都是在躲,这让蓝羽辞很不满。

    就在蓝羽辞再次挥出一鞭时,萧墨尘快速出手,扯住了她的鞭子,无奈的看向他问“小姑奶奶,小祖宗,到底怎样才能停下来?打了这么久,你不累我累了,我认输,我投降,我错了,还不行吗?”

    “不行,敢得罪我,我必须让你付出代价,萧墨尘,今日不打到让我气消,我不会停下来的。”蓝羽辞愤怒道。

    “姑奶奶,你打了这么久了,我也没见你消气啊!你是越打越生气,照这样下去,要打到什么时候啊!”萧墨尘真的很无奈。

    蓝羽辞瞪向他冷冷道“那是因为我的鞭子没有打到你身上,若是鞭鞭打到你身上,我自然就消气了。”

    萧墨尘一脸的不可思议“蓝羽辞,你说的是人话吗?鞭鞭打到我身上,你这是要我的命啊!我告诉你,你再这样欺负本相,本相可就真的对你不客气了,我萧墨尘平时是挺怜香惜玉的,但你非要逼我对你动手,那就休怪我不当你是女人了。”

    突然一个身影飞来,落在了萧墨尘的身边,一把扯过了她的耳朵,训斥道“臭小子,长能耐了是吧!竟敢欺负女孩子,老娘平时教你的话都当耳旁风了是不是?看老娘不把你的耳朵扯下来。”

    “啊!痛痛痛,错了,错了,我错了,饶命,饶命。”萧墨尘立刻哭喊着求饶。

    蓝羽辞看到这一幕愣住了,头上出现了几个问号。这个女人是谁?为何敢对萧墨尘这般大胆?这里是哪里?

    “你是何人?放开他。”然后气愤的怒瞪萧墨尘冷冷的讥嘲道“本以为你这个人只是风流一些罢了,居然还学人家金屋藏娇,你看她,虽然看上去很年轻,姿色很好,但她肯定比你大,都能做你姐姐了,你居然将这样的女人金屋藏娇,你太不要脸了。”

    女子听到这话立刻开心的笑了“闺女,你说什么?我像他姐姐?哈哈哈,唉哟!你这孩子太会说话了。”

    萧墨尘见状,打击道“我怎么没觉得她像我姐姐,一看就是老娘嘛!啊——痛痛痛,亲生的亲生的啊!”

    女人不客气的用力扯了下萧墨尘的耳朵,萧墨尘再次哭爹喊娘。

    “她到底是何人?”蓝羽辞有些懵圈。

    萧墨尘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道“本以为你只是刁蛮,没想到还这般傻,居然会认为我金屋藏娇藏,这个年纪的女人,你当我萧墨尘没人要是不是?她是我母亲。”

    “母,母亲?”蓝羽辞真的没想到,因为女子看上去很年轻,保养的很好。

    有些尴尬的看向萧母,赶紧松开手中的鞭子,颔首道歉道“萧夫人,对不起!我不知道你是右相的母亲,刚才失礼了,还请夫人莫怪。”

    萧母看着蓝羽辞,脸上扬着灿烂的笑容道“不怪不怪,你刚才把我误认为是他的姐姐,我高兴还来不及呢!这小子是不是欺负你了,你与伯母好好说说,伯母定帮你好好的教训教训他。”再次扯了下儿子的耳朵。

    萧墨尘一脸痛苦道“母亲,可否先松开孩儿的耳朵?否则这耳朵真的要废了。”

    萧母看向蓝羽辞道“我听这闺女的,闺女说让我松,我便松。闺女,你说。”

    蓝羽辞一肚子的怒气,此刻已经抛到了九霄云外,看着被母亲揪着耳朵的萧墨尘,真的于心不忍。

    萧墨尘不敢说话,只能用眼神祈求她开恩呢!

    蓝羽辞开口道“萧夫人,您还是先放了右相吧!”

    听到这话,萧墨尘投来一个“谢啦”的眼神。

    “看来闺女是心疼你,行,伯母听你的,你小子,遇到了一位好女孩。”松开了儿子的耳朵。

    萧墨尘揉着耳朵,看向母亲解释道“母亲,你可千万别误会,我和她不熟。”

    “你再说一句试试,不熟人家能跟你到家里来?”母亲瞪向儿子。

    萧墨尘在母亲的眼神威胁下,乖乖闭嘴。

    萧母看向蓝羽辞,走上前去,握住她的手,脸上扬起温柔的笑容道“闺女,你放心,有伯母在,定不会让这小子欺负你的,把你的委屈告诉伯母,伯母给你做主,若是这小子欺负你,对你不负责,伯母定废了他。”

    “母亲,事情不是你——”

    “你闭嘴,我让闺女说。”萧夫人一个严厉的眼神扫过去,萧墨尘吓得乖乖闭嘴。

    蓝羽辞见状挺意外的,没想到萧墨尘竟这般怕自己的母亲。

    “闺女,走,咱们到屋里坐下来慢慢说,外面太冷了,这般娇弱,冻病了伯母会心疼的。”萧夫人拉着蓝羽辞朝厅堂走去。

    萧墨尘跟过去不满的质问“母亲,你哪里看出她娇弱?她欺负孩儿的时候你是没看到,虎着呢!”

    萧夫人却丝毫不护短道“那是你欠揍,揍死活该。”看向蓝羽辞时,立刻换上温柔和善的面容。

    萧墨尘在心中叫苦,他一定是父亲母亲捡来的孩子。

    本以为回家可以躲过这个刁蛮公主,哪成想会惊动母亲,给蓝羽辞找了个帮手。

    这二人在一起,还有自己的活路吗?接下来事情的走向对自己极其不利,必须开溜。

    萧墨尘蹑手蹑脚的准备溜走。

    “站住,跟过来。”萧母没有回头,便识破了儿子的举动,还真是知子莫若母。

    蓝羽辞回头看了眼,准备溜走的萧墨尘乖乖的转过身来跟上,眼底浮上笑意,没想到他在母亲面前是这样的。

    走进厅堂之后,萧夫人立刻吩咐下人“上茶,上好茶。闺女,快坐。”拉着蓝羽辞在桌前坐下。

    蓝羽辞乖巧道“多谢萧夫人。”

    “你这孩子,与伯母怎么这般见外呢!什么萧夫人,叫伯母。”萧夫人看着蓝羽辞的眼神里充满喜爱。

    “伯母。”蓝羽辞倒也不矫情,既然萧夫人热情好客,她便顺着长辈的意思。

    萧夫人听了开心的笑了“这就对了嘛!早晚是一家人,来到萧府就像来自己家一样,不必见外。”

    “萧府?这里不是右相府?”因为是从半空飞来的,没走大门,所以并不知道这里是谁的府邸,而见到萧墨尘的母亲后,以为是来到了右相府,可是他的母亲却说是萧府。

    萧母解释道“我与你伯父不和这小子住在一起,他住在右相府,我们住在这里,因为离的不远,会经常来回住。等你和尘儿成了亲,你们就住在右相府,我们不会和你们住在一起打扰你们的,伯母知道,你们年轻人都喜欢有自己的空间,伯母也是从你们这么大过来的。”

    蓝羽辞听到这话羞红了双颊“伯母,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萧墨尘立刻走过来坐下,解释“母亲,你可千万别误会,我和她——”

    “让你坐了吗?”萧母一个冷冽的眼神扫过去。

    萧墨尘立刻站起身来,解释道“母亲,你可别乱点鸳鸯谱,孩儿都说了,与她不熟。”

    萧母不悦的瞪向儿子质问“你的意思是母亲老眼昏花了?”

    “母亲,孩儿不敢,可你也不能乱说啊!我和她怎么可能会成为一家人呢!这种玩笑可开不得。”萧墨尘赶紧撇清和蓝羽辞的关系。

    蓝羽辞心里有些失落,面上却勾起笑容看向萧夫人道“伯母,我与右相的确不是您想的那种关系,我——”

    “闺女,你放心,有伯母在,伯母会替你做主的,这小子若是敢对你不负责,伯母会让他好看的。”萧夫人认定儿子和蓝羽辞是因为吵架了,才故意这么说的。

    萧墨尘欲哭无泪道“母亲,我承认,你平时看人的眼光挺准的,可是这次,你是真的看走眼了,我与她只是认识而已,你儿子怎么可能喜欢上这样的女人呢!”

    “说什么呢!这闺女哪里不好?你再敢说这话试试。”萧母瞪向儿子威胁道。

    萧墨尘有苦难言。

    萧母不悦道“母亲知道你平日在外不务正业,游戏花丛,但你是什么样品行的孩子我知道,那些不过是逢场作戏罢了。虽然在外玩了这么多年,认识的女人也不少,可却从未带回来过一个,今日你主动带这位闺女回来,便说明她与别的女子是不同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HP之达力的逆袭〕〔海神大人在上〕〔医路芳华〕〔战神之巅峰奶爸〕〔精灵之新兴时代〕〔羡慕嫉妒系统〕〔武道人间〕〔禁咒法师〕〔乡路有花香〕〔龙玄传奇〕〔祭司大人:别撩我〕〔全民武修〕〔我的少女城主与无〕〔大梦境中的武侠〕〔一代骄雄吴诗诗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