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的合租校花 第42章 你脱我胸罩了?
    迫不得已,凌羽把她的裙摆放了下来,接着又掏出了银针。

    只是他这时候抽出这根针,不是为了救这陈沫沫的!而是为了救治自己的——再不抑制自己的兴奋,鼻血都要流满地了。

    不管三七二十一,他就用那银针狠狠地刺向自己的肾俞穴。

    肾俞穴为足太阳膀胱经之背俞穴,如若经常按摩此穴,将具有补肾益精、强健腰背功效,然而凌羽这个时候是逆向而行,通过银针刺入穴道,强行抑制自己的肾上腺激素分泌。

    疾风门的医道书这货没看多少,但是对这些穴位却了如指掌,听说英雄村以前还有不少男人,通过针灸强行增强自己那方面的功能,也不知真假。

    银针落下后,凌羽的脸狰狞了一瞬,然后那乌黑的眸子才逐渐恢复清澈,不复刚刚之浑浊。

    又吐息一口后,他面无表情地再次抓住陈沫沫的裙摆,然后一气呵成地把它翻至陈沫沫的胸口之上,接着再伸手摸到她后背,将她绣着鲜花的柔软罩罩也解开了。

    体内没有男性荷尔蒙分泌,此刻在他眼里,哪还有那印着鲜花的粉白蕾丝胸罩和那羊脂白玉般的饱满双峰?印在他明亮瞳仁深处的,就只有一位中毒了的女病人。

    凌羽的左手朝着陈沫沫胸前的穴位一推一按,陈沫沫身体就一顿颤抖,接着嘴边竟是渗出紫绿色的液体。

    “她中毒时间太长了,毒液的颜色都开始改变了,看来这毒果然不简单!”

    凌羽心里暗叹,没想到都市里也隐藏着这样的用毒高手!但是他手上的活儿却没有停下,银针又恢复之前的潇洒,如细雨般轻轻落在陈沫沫那圆润高挺的山峰周围。

    很快,陈沫沫就再次吐出白沫,眼帘就微微抽动了几下。

    虽说已经解毒了,但是凌羽总感觉有些地方不太对劲,这陈沫沫的身体...好像和正常人有点差异——她先天有病!

    心中稍微怔了半息,不等陈沫沫完全苏醒过来,他急急忙忙就把她的裙子给翻了回去。阿弥陀佛,肉肉眼帘过,美女心中留,自己刚刚什么也没看见。

    就在此时,陈沫沫醒过来了,看着在自己眼前站着的凌羽,目光又羞又惊,刚刚昏迷过去前,她是看见凌羽怎么帮人解毒的,难道说...他也那样子给自己解毒了吗?

    “你醒了?”凌羽发现自己肾上腺分泌又逐渐恢复了,连忙深呼吸一口,所幸的是,陈沫沫已经救过来了。

    陈沫沫知道是他救了自己,苍白的嘴唇微微上翘,当做是对他的感谢。

    只是看到她这样的表情后,凌羽终于忍不住皱起了眉头,因为从她那不经意的眼神里,他看到了她内心的一丝绝望。

    凌羽这货自幼和英雄村一个算命老头学习过看面相,对于人的神态,表情,动作的揣测,也颇有造诣,所以他知道自己没有猜测错,这陈沫沫应该是知道自己患有不治之症,所以眼眸才会不经意间露出这样无助的神态。

    陈沫沫整理了一下裙摆,小脚就慢慢移至桌外,然后长腿一伸站了起来。这时候,他似乎突然想到什么,嘴唇轻动:“你怎么会一个人在这里?”

    凌羽咧嘴一笑:“你心里是不是很激动?相亲也能遇上自己喜欢的男子。”

    “谁...谁说我喜欢你了!”陈沫沫脸色唰一下又红了。因为自己先天有病的缘故,母亲总是想让自己早点嫁出去,所以才总逼迫自己相亲,她偷偷瞒过了凤凰中学的老师,怎料今天居然被凌羽撞见了。

    然后她摸了摸自己后背,瞳瞬间就扩大了,水灵的大眼睛瞬间好像被人定住了一样!

    “你...你脱我胸罩了?!”

    凌羽看她的表情,才想起刚刚忘记帮她把胸罩后面的扣子扣好,嘿嘿,她裙子里面,胸罩肯定又松开了吧。

    联想起刚刚看到的画面,凌羽又来感觉了,但是还是装得一本正经道:“解毒需要!你可千万别误会我是为了占你便宜才脱你衣服,告诉你,我可是正人君子,就算你脱光衣服诱惑我,我也不为所动!不信你可以试试看。”

    陈沫沫看了一眼这还撑起小帐篷的“正人君子”,脸上当即火辣辣的,害羞捂着脸不知道说什么好。

    他救了自己一命,自己理应感激他,可...可是他居然脱了自己胸罩,那自己不就被他看光了吗?

    凌羽看到美女这个样子,也不知道她想什么,你这是在害羞?还是生气自己脱你衣服又没顺势占你便宜呢?不过你要是想要我负责任你倒是说啊!你不说我怎么知道你想以身相许?

    房间里正在旖旎的两人自然不知道,在他们刚刚进入包厢后,西餐厅外就响起了一片警鸣。

    “男左女右,趴在墙上!”

    随着超过一百分贝的尖吼声传来,西餐厅里面的人群情不自禁地捂着耳朵,身体微微寒颤,浑身的毛孔也似乎被人强行扒开了一般,这感觉比听见用指甲滑黑板,或者用刀片割玻璃还难受。

    发出这强悍爆破喊声的女警官一脚踢开大门,领着一大群特警就冲进了西餐厅。

    众人看到这些警察如抢占根据地一样迅速占领餐厅后,都吓得不敢吭声。

    领头的叶梓凝看到这些人一个个在发呆,显得有点不满,原本白皙的脸蛋也涨得有点晕红,接着那如同牡丹花瓣一般双唇就动了起来:“谁投的毒?又是谁报的警?”

    她那让人极度不适的尖吼声在西餐厅散开后,依然没人敢做声,大家甚至开始有点面面相觑。

    传闻凤城的刑警队长叶梓凝是一条超级大暴龙,今日一见,果然非同凡响!

    只是,她这哪里仅仅是暴龙那么简单,她的声音简直都可以引爆全球了!

    全场依然一片鸦雀无声,这个时候,一个年轻的小队长靠近女警官的身旁悄声说道:“报告队长,正常情况下,应该不会有人被你这么一问,就会主动承认投毒的。”

    女警官显然没心情和他开玩笑,当即用她那三十七码的鞋底狠狠地印在小队长的屁股上。“滚!没听见我问是谁报的警吗?”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男子浑身颤颤地走了出来,全身好像筛糠一般抖动,惊恐应道:“是我..我报的警。”

    “封锁现场!关闭所有出口,从现在开始,一只苍蝇也不能飞出这西餐厅!”

    叶梓凝又霸气侧漏地吩咐周围的特警后,才大步流星地走向那个报警的青年:“说吧,谁投的毒!竟然敢拿那么多人的生命开玩笑,我当场一枪把他给毙了!”

    我了个去!众人一阵目瞪口呆,看来这女警官不是一鸣惊人,而是鸣鸣都惊人啊!

    然而叶梓凝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刑警办案,没点气势哪行?

    那个报警的青年被她这气场吓得双腿颤颤,几乎都快尿出来了,只见他一脸委屈:“我…我只是报案的,哪知道是谁投…投的毒?”

    “不知道还敢乱报警,要是查出你是报假案,我一定要你吃不完兜着走!”

    假案?

    这尼玛的都这场面了,还能是假案吗?

    再说,谁敢没事惹你这条女暴龙!

    大家都开始有点同情那个青年了,但却没人敢替他说话。

    叶梓凝没有再理会那如同鹌鹑一样的报警者,又一脸傲娇地走到苏小倩这大堂经理面前:“还有什么人没出来大厅?”

    苏小倩看着这霸道的红粉金刚轻轻蹙眉,甚没喜感,伸手往后指了指:“其他工作人员我都叫出来了,大家应该都在吧,就里面还有一名小医师,正在给一位女病人解毒。”我的合租校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