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的合租校花 第273章 堂堂华夏,礼仪之邦啊
    “你们干嘛这么生气呢?”

    凌羽一副不解的样子说道:“我只是说你们眼光很差,又没说你们狗眼看人低,而且我说的是事实。”

    “找死!”花惜日瞬间提起真气,赫然是一个武者之心后期巅峰的武者。

    王岚凤先天体质还好,凌羽则是感觉像被一座大山压住了一样,竟然呼吸都感觉有点困难。

    “大哥!别冲动。”花缺月连忙拦在了凌羽身前。要是大哥一掌拍死了这个小子,父亲的病就无望治愈了。到时候老爷子一死,大哥和三弟更不会将他这家主放眼里啊!

    幸好大管家也是站在家主这一边的,也连忙劝阻:“大少爷,这小子可是流氓神医凌竟的后人,他的医术我亲眼见证过!绝对不是江湖骗子。”

    “哼!”花缺日怒甩手,竟然将花缺月甩开两步。

    “家主,你没事吧?”大管家连忙扶着家主。

    “没事。”花缺月轻轻推开大管家,然后对着大哥和三弟道:“父亲的病不能再拖下去了,要是再治不好,父亲恐怕坚持不了多少时日了,既然这个神医后人说有50%机会能治好父亲,我想让他试试。”

    “哼!要是他能治好父亲则好,要是他治不好,还将父亲治折了呢?”花缺星咄咄逼人道。

    “没错!到时候谁能负责?杀了这小子就能完事了吗?他的贱命值多少钱?”花缺日说这话的时候,还瞪着凌羽,给了他不少威压。

    我擦!这两兄弟缺心眼吧?凌羽心里气急了!这是你们父亲还是我父亲啊?怎么搞得我很想给你们父亲治病一样?要不是为了王家和大小姐,老子拍拍屁股就走了。

    “我负责!”

    花缺月凛然道:“如果父亲因此不治,我负责到底!到时候我会亲自让人杀了这小子,而且...”

    哪怕花缺月知道哥哥和弟弟是故意这么说的,目的就是为了让自己让出家主之位。

    可是哪个毕竟是自己父亲啊!作为儿子的能眼睁睁看着他死吗?

    反正父亲要是不在了,花缺月也知道自己家主之位迟早难保,那么此刻为何不拼一把呢?

    “而且怎样?”两兄弟果然不依不饶。

    “我引咎让出花家家主之位。”花缺月微微叹息道。

    “好!”两兄弟眼角露出一丝喜色,这就是他们想要达到的目的。

    不料这个时候,又有人闯了进来,大叫着道:“不可!”

    大家放眼看去,竟然是花十骨那小子闯进来了。

    “十骨!家主和大少三少正在商量大事,你来捣什么乱?出去!”大管家显然也是想让凌羽治好老家主的。毕竟大管家跟随了老家主几十年,实在不舍得他就这样离去。

    “爸爸,大伯!这不行啊。”花十骨没有理会大管家,直接走到他爸爸花缺星身旁。“爷爷身份何其显赫,怎么能随便让人胡乱医治呢?再说,惜翎姐姐才是外界公认的未来家主,我们...”

    花十骨武学天赋惊人,年仅十九岁就已经苏醒了武者之心,放眼天下,年纪比他轻就苏醒武者之心的武者寥寥可数!

    所以他一直认为,自己才应该是未来花家的掌舵人,凭什么花惜翎这样的女流,因为别人一句话就推到这样的高度?自己再怎么优秀都无法撼动她的地位?

    他的意思也很明显,就算花缺月让出家主之位也还不够,花惜翎是他女儿,以后花家还不是落回他们身上?

    “哈哈...”

    凌羽忽然大笑了起来,笑声充满了鄙视,瞬间引得众人的目光。

    在场的人每一个都是南方乃至全国有名的大人物,偏偏就他这个名不经传的家伙居然敢这么放肆?

    “百行孝为先啊!堂堂华夏,文明古国,礼仪之邦,谁能想到身为南方第一大族里面的人,居然勾心斗角,为了一己私利,竟然不顾自己父亲和爷爷的生命,甚至将他的命作为交换的砝码呢?”

    凌羽的话如同一记沉重的耳光,扇得在场三个人的脸火辣辣的疼。

    花缺月和大管家也知道三人的用意,可是也不敢如此明说啊!这凌羽也太不讲他们三人放眼里了吧?

    “混账!一个外人,竟然敢对我花家的事评头论足?今日谁也保不住你!”

    花缺日果然勃然大怒,抬起一掌就要拍死凌羽。

    哪怕凌羽已经突破到武者之心初期巅峰,也瞬间冷汗迭起,这家伙真一掌拍下来非同小可啊!

    “住手!”大管家挡在了凌羽面前,他实在无法继续容忍下去了。

    以往两兄弟为了争抢家主之位已经闹过满城风雨,但大管家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豪门子弟之间的争斗,自古有之,无论三兄弟谁争赢,都是花家子弟掌控花家,他作为一个仆人,没资格插手。

    可是现在不同的,现在这决策可是关乎老爷子性命的啊!

    大管家忠于花家,更忠于老爷子!老爷子才是他自小跟随的家主啊!

    “大管家,你!”花缺日更是生气了,真没想到德高望重的大管家这个时候居然会站在二弟那一边。

    “我一直不插手你们兄弟之间的事情,但是为了老爷子,今天我必须阔出去了。”

    大管家激动说道:“大家嘴里虽然不说,但是心里都明白,老爷子的病根本拖不了几天。你们一直不想让这位小兄弟给老爷子治病,多少是因为处于私心,你们是不是真的想看着老爷子死去?”

    “你...你!”

    两兄弟没想到大管家会将这层纸捅破,被人说穿了心思气得话也说不出来。

    大管家难道不明白?只要老爷子死去,这个花家迟早也是落在他们两兄弟手中的吗?大管家得罪他们,以后两兄弟任意一人掌权了,这花家也没有了他的地位了啊!

    “缺日,缺星!适可而止吧。”大管家话已经说出,证明他已经下定决心了,他要支持家主花缺月,要让凌羽试一试。

    话已经说到这程度,缺日缺星两兄弟还想阻止大管家和花缺月,那就是要眼睁睁看着老爷子去死的意思了。若果真这样,老爷子死去后,他们也没办法让花家的人服从他们。

    “哼!二弟,刚刚可是你说的,要是这江湖骗子医不好父亲,你要负全责!”花缺日一甩手,忿忿道。心里却是得意至极,只要父亲两脚一伸,以后他就是新家主了。

    “哎,先替老爷子有这样的子孙默哀三秒钟。”凌羽摇摇头道。

    “你说什么!”两兄弟又暴躁起来,一副想杀人的模样。

    “好了!凌先生,请你快给父亲医治吧,如果你医不好我花缺月负责!”花缺月不想再闹下去,眼神也带着警告之意看着凌羽:“只需成功,不需失败。”

    他这八个字分量还真是重。

    感受到来自花家众人的压力,不仅凌羽,就连王岚凤也有点紧张起来,美眸看向凌羽道:“你决定要给花老爷子治病了吗?”我的合租校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