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奋勇高歌〕〔白姝娆阎夜冥〕〔神级透视〕〔阎夜冥免费阅读〕〔豪婿(超级女婿)〕〔韩三千苏迎夏免费〕〔上门狂婿韩三千免〕〔华丽逆袭韩三千〕〔功名〕〔豪婿韩三千苏迎夏〕〔入赘狂龙〕〔苏厨〕〔华丽逆袭〕〔蛮行纪〕〔豪胥韩三千小说全〕〔王猛的无尽战争〕〔仙游四海〕〔帝少是个宠妻狂〕〔天庭紧急电话〕〔疯狂炼妖系统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恶女轻狂:误撩妖孽王爷 第四十五章 做忍者的杀手
    宣于祁本身不会武功,身边又有不少高手保护,这样的队伍算是非常显眼。w..而且自茶棚之事过后,对方应该已经知道他身边有易容高手,所以从汾河镇开始,每个重要路口都设下关卡开始严密盘查。

    同时还暗中派出了不少黑衣人沿路追踪,并把消息放给了宣于祁以前行商时结下的仇家,仅仅半个月时间,追杀宣于祁的四方人马已多达十几批。

    这天,又是一场厮杀。

    厮杀声停止后,林中雪道上倒下了大批行刺者,人血与马血混流在雪地上,红白相映,怵目惊心。

    宫玄神色凝重地扫视着周围,确定四周无人后,才渐渐放松警惕,大步走到宣于祁身前,语气隐隐有些担忧,“公子,刺客越来越多,而且真正的高手还没到,以属下一人之力恐怕无法应付,您看可否派人给师父传信,请他派人前来支援?”

    “好。”宣于祁淡淡扫了眼林中猩红刺目的场景,沉声道“坠尘,这件事由你去办,让他们派人回去,切不可飞鸽传信。”

    “这是为何?”坠尘看着宣于祁,恭声道“前面就是黄土丘陵,派人回去,一来一回少七日,如果直接传信,不出四天援兵必到。”

    “笨呐,没看到沿路都是追兵吗?万一鸽子半路被人拦截了怎么办?”无双手握长鞭大步走了过来,那条布满倒刺的长鞭上,还有几点鲜血正无声向下滴落。

    坠尘这才发现自己问了句废话,偏头睨了眼无双,心里有些不甘心,却又没话反驳,只好当做没听见,“公子放心,属下这就去办。”

    “这还差不多。”无双扬着下巴,继续接话。

    坠尘怒叫道“你不话会死吗?”

    无双笑一笑,“自然不会。”

    坠尘气结。

    “好了,别闹了。”宣于祁皱皱眉,偏头看着她,“一路心,别被人跟踪了,尽量在天黑前赶回来。”

    “是。”坠尘忿忿瞪了无双一眼,扭身而去。

    这家伙的武功不咋地,但轻功和易容术却修得登峰造极,转瞬就不见人影了。

    无双咂咂嘴,跟在宣于祁身后上了马车。

    等马车继续前行后,守在宣于祁周围的四名赤衣人纵身一跃,瞬间隐进暗中。

    半个月的朝夕相处,无双又恢复了那直来直往的性子,看着宣于祁,好奇地问“宫玄口中的师父是谁啊?我认识吗?”

    “认识。”宣于祁淡淡看她一眼,道“瞿叔,可还记得?”

    无双连忙点头,半月前还见过一面,怎么不记得。脑海里浮现出一张朴实无华的脸,没想到那人竟是傲古他们的师父。

    “对了!”无双又道“刚才坠尘不是从这里到庄子,一来一回少七天吗?你怎么让他天黑之前就赶回来?”

    宣于祁很有耐心地答道“他只是去城里传个口信,半天来回足矣。”

    口信?

    无双眨了眨眼,一脸茫然道“你名下的产业不是尽归朝廷了吗?”

    “朝廷只是缴获了明面上的产业。”

    “这么,你在天奕各个城池里仍有势力?”

    “不然呢?”宣于祁像看傻子一样的看着她,“明知朝廷要对付我,还把所有的底牌都摊到桌上?你当我傻还是你蠢?”

    无双窘迫,耷拉着脑袋道“好吧,我蠢。w..”

    宣于祁斜睨她一眼,笑笑不语。

    马上快过年了,天气虽冷,却已经没有再下雪。

    这几日来,他们走的都是人烟稀少的路,路上有些颠簸,好在马车里垫了一层厚厚的毯子,才不至于颠得难受。

    日落时分,马车经过一片树林丛生的山路,山林里一片寂静,唯有车轱辘滚在地面上咯吱咯吱的声音。

    行了一会儿,马车渐渐放慢了速度。负责赶车的宫玄虽然没有话,但无双敏锐地察觉到一种不寻常的气氛。

    耳边传来轻微的动静,有什么东西轻飘飘地散落在马车四周,无双知道是那四名赤衣影卫。

    她凝了凝神,不自觉地握紧缠在腰上的鞭子,低声提醒道“宣于祁,心。”

    宣于祁略略看她一眼,眸光冷了冷,微微抿住嘴角,面色沉静地凝视着前方车帘。

    幽静的树林里,风声一动,十多名蒙面灰衣人立时从天而降,瞬间将马车包围在中间。

    几道劲风呼至,阴暗的树林里,数枚手里剑迎面射来,宫玄早有准备,手腕一动,长剑出鞘,“叮叮”几声,数枚手里剑全被击落。

    林中寒光一现,杀气大涨。

    灰衣人同时冲上,赤影挥剑相迎,转眼间,双方便激斗搏杀起来。

    与之前的行刺不同,这次来的,是一群训练有素的杀手,均三两成群,冲到马车前,如同疯虎,全力拼杀,手起刀落,既快又狠,毫不手软。

    这是一场残酷的厮杀,灰衣人以压倒般的优势,群攻四名赤衣影卫。

    危急关头,四名赤衣影卫气势如虹,全不将生死放在心上,在敌众我寡的情形下,抱着与同归于尽的念头,跟十几名职业杀手斗的旗鼓相当。

    这时,一道灰色的疾影,无声无息地从树上飘落,宫玄只感觉身后一道寒风飘来,脖子传来一丝冰冷凉意。

    顷刻间,一阵从未有过的恐慌与绝望袭来,宫玄大脑一片空白,根本来不及思考,凭着三十多年习武的直觉,条件反射地扭过头,同时剑锋从身侧切出,巧妙地刺向对方手臂。

    下一瞬,身后寒意一褪,颈项传来一阵刺痛,不用看他也知道自己颈项右侧多了一道血口子,没时间细想,头顶突然一道劲风逼至,宫玄飞快地一纵身,跳落地上,霍然抬头时,就对上一双冷酷漆黑眸子。

    “你是无声?”

    虽然不认识此人,但天下第一杀之名,对于任何一个江湖人都是如雷贯耳。如此神鬼莫测的身法,再配上那一击必杀的绝招,天下除了无声,没有第二个人。

    如果不是他反应够快,现在已是尸体一个。

    宫玄看着眼前这个八风不动的青年男人,还没从死里逃生中恢复过来,猛然发现不对劲他顶替了他的位置,站在马车上!

    与马车里的宣于祁仅一帘之隔

    凭宫玄的速度,这个时候是绝对拦不住无声的,而且无声也不会有他那么多的感慨。

    杀手最珍惜时机,无声只知道,这是自己追杀宣于祁一年来,离他最近的一次没有丝毫犹豫,武士刀握紧,就要刺进去时,一条赤色长鞭如灵蛇般从车帘内飞出,迅速缠上刀身。

    紧接着,一道凌厉的劲风从马车内击出,无声下意识地飞身后退,才落地,便看到他刚才站的地方,赫然出现了一个身穿火红长裙的女子。

    张扬明媚的容颜,清澈灵秀的杏眸,高挑纤瘦的身形,一头乌黑的长发伴随着衣裙,在冷风中飘荡。

    无双手握长鞭,一动不动地站在马车上,目光冷凝地望着长鞭另一端的男子。

    这个人是她为数不多的好友,是除九之外,她最信任的朋友。

    是他,曾在她最悲伤、最无助、最迷茫的时候收留了她。给了她一个遮风避雨的住所,虽然那只是一个荒废的破院子;

    她记得他给她做饭时的情景,也记得他上房修瓦的情景,还记得那个用木板做的吊椅,更加记得她在背后抽他的那一鞭子。

    他是杀手,她无所谓。

    他要杀宣于祁,万万不能。

    赤色长鞭在空中绷直,无双右手一抡,红色衣裙夜色下舞起一团光影,疾往旁侧飞了出去女子出现的那一刻,冷漠无情的杀手有些愣怔,他接到任务后就赶了过来,却没想到她会在里面。

    那天,她伤了他。他逃走后,又悄悄跟上去了,看着她上了马车,陪同马车一路向西。

    她不是回京了吗?

    并不灵光的脑海中浮现这个疑惑时,缠在武士刀上的长鞭骤然发力,他便随着那道火红的人影凌空而起,被带到十步外的树林里,然后听到

    “这里交给我,快带宣于祁走!”

    急切的声音中透着浓浓的担忧。

    他知道这句话不是对自己的,也知道她不是在担忧自己,而是因为有他在,才担忧。

    “那你呢?”宫玄护在马车边上,一剑刺开身侧的灰衣人后,抬眸望着树林深处的两人,心里很清楚这次来的敌人有多难对付。

    “别管我,快走。”无双头也没回,目光冷冷盯着眼前之人。

    宫玄还在犹豫中,年轻的杀手已经回过神来了,他清楚的记得这个女子,也明确的记得自己的任务。

    手腕一用力,刀身从长鞭中抽出,几乎不带任何留恋地冲向马车那里有他此行的目标。

    身后一道凌风紧追不舍,长鞭倏地弹出,紧紧地缠在了他左臂上,接着又听见了女子尖厉的吼叫声

    “走!”

    宫玄深深看了她一眼,不再犹豫,飞快地跃上马车,手中缰绳一抖,马儿嘶鸣一声,飞快地跑了起来。

    其余灰衣人想拦,却被赤衣影卫齐心协力地阻止开来。

    风掀开车帘一角,露出一张俊雅如玉的脸庞,宣于祁侧首望向树林,目光清浅地看着伫立在寒风中那抹纤长的身影,眼眸晦暗难明。

    “宣于祁,等会我拦住无声,你先走。”

    “不行,你不是他的对手。”

    “放心,没事的。相信我!”

    这是他十年来第一次相信无双。

    却是为了保住自己的性命,让她以身犯险

    马车很快就消失在山路上了,树林里的搏斗还在继续。

    担心对方追上去,无双手臂用力,缠在无声左臂上的长鞭骤然收紧。

    长鞭上挂满倒刺,深深地扎进血肉里,鲜血浸湿衣衫,汩汩向外流淌,滴滴溅落在地上。

    无声扭过头,面无表情地看着树林里的女子,火红的裙摆依然在夜风下翩翩舞动,俏丽的脸蛋冰冷至极,熟悉的容颜,不熟悉的神态;熟悉的身影,不熟悉的相处方式。

    火红的鞭子紧紧缠在手臂上带着灼烧的剧烈痛楚,但他仿佛感觉不到痛意……依然木着一张脸,没有任何表情。

    身后一片刀光剑影,激烈的厮杀交织成一团,他是杀手,他的任务还没完成,他手腕一翻,几道冰冷的寒光从袖中飞出,凌厉地射向对面。

    手里剑划破夜空,迎面射来,无双瞳眸微缩,长鞭回旋,转身避过,回首时,眼前已空无一人。

    脚下泥土陡然松动,无双心中一凛,足尖一点,翩然离地,就在此时,一阵森寒的刀光在她刚才所站的位置出现,接着刀锋一转,直击向上。

    无双飞退数步,双足在身后的大树上一蹬,倾身迎了上去。

    冷鞭飞舞,幻出漫天赤色红影,兵刃相撞,一道道零星的火花四处激射。

    昏暗的树林里,一片混乱。战况激烈,杀气迸射。

    马车一走,赤衣影卫再无所顾忌,打法瞬间奔放起来,身如残虹,疾速窜动,剑气四溢,招招夺命。

    树林里的灰衣人一个接着一个倒下,良久之后,只有两人肃然屹立在尸堆中。

    今夜之战,四名影卫折了两人。

    生还的二人目光扫向树林,未做丝毫停留,飞快地朝马车消失的方向追去。

    保护主人是影卫的天职,他们没理由留下。

    血腥弥漫的树林里,仍有两条人影在激烈的缠斗。

    无声号称天下第一杀手,绝非浪得虚名,无双不是他的对手,这点毋庸置疑。

    两人能纠缠这么久,只因他一直都没使出必杀技。按照他一贯的风格,每次出招只会速战速决,绝不做无谓的争斗。

    可这次,目标撤离后,他没有立刻消失,反而如一个英勇的武士般,与眼前之人光明正大的决斗着。

    林中乱战停止了,这场残酷的刺杀也逐渐接近最后的尾声。

    长鞭挥舞如风,密集的残影如一张赤色的光网,铺天盖地的罩了下来,只见光网中的人身影闪动,疾速避开红光来势,陡然间,一个雀落,灰影坠地,凭空消逝。

    无双心中一震,来不及反应,耳边风声呼至,她扬鞭挥去,只击中一方灰布,待她看清时,一把寒湛的冷刀已横在她脖子上,距离咽喉只有两寸,刀柄稳稳地地握在一只冰凉的手中。

    两人并肩而立,面朝不同方向,无双看不见对方表情,但不用看她也知道,那张冷酷的脸定是波澜不惊,就跟以往杀人一样,不惊不惧,不喜不悲,没有任何情绪。

    只是这次,他停手了。

    一个杀人不眨眼的职业刺客也会手下留情。

    寒意褪尽,杀气散去,横在脖子上的刀锋缓缓抽离……

    当耳边传来归刀入鞘声音时,无双神色动了一下,轻轻眨了下眼睛,语气低缓道“谢谢。”

    对方没回,树林一片沉寂。

    冰凉的空气中夹带着一股令人作呕的血腥味,前方残尸断骸遍地,无双目光有些飘渺,不自觉的回想起那段安稳的日子,她缓缓道“记得那段时间,我费尽心思想和你比试武功,甚至失手打伤你。可谁知道,第一次切磋就要以命相博。”

    回过头,淡淡看着眼前这张平凡的侧脸,抿了抿唇,低声笑道“好了,这次不需要你认输,是我输了,输的心服口服。”

    无声微微抬起头,瞟她一眼,垂眸不语。

    他向来话少。

    无双看着他,脸上浮起复杂的表情,沉吟良久,轻声问“念在朋友一场,你……可以不杀宣于祁吗?”

    无声眸光一动,不带丝毫犹豫,冷着声音道“不能。”

    回答的极为果断,语气斩钉截铁,让无双有片刻的惊愣,“为什么?你和他有仇吗?”

    顿了会,漠然道“没有。”

    “那为什么一定要杀他?”

    “任务。”

    “不接这个任务不行吗?”

    无声静静看了她一眼,默然摇头。

    “为什么?”无双不死心的追问。

    “因为我是杀手,也是忍者。”这是无声的回答。

    做忍者,需要绝对的服从命令;做杀手,要有舍得成仁的觉悟,很不幸,他都是。

    正因如此,他没有选择任务的权利,只有下定完成任务的决心。

    决心坚定,人死已生。决心动摇,人生己死。

    无双从向往江湖,不用别人解释,她知道什么是忍者。抬眸看了眼无声,深吸一口气,道“如果非要如此,下次见面就是敌人了。”

    年轻的杀手看着她,没有回应。

    无双将长鞭卷起挂回腰间,淡淡笑道“这么也不对,杀手无声在我心里一直都是敌人,我的朋友,叫凡。”

    无声身体一僵,看着女子转身就要离去的身影,他心中顿沉,人生第一次将自己心中的想法质问出声,“宣于祁是逃犯,你为什么帮他?”

    无双停下脚步,回头看他一眼,一抹轻淡适宜的微笑浮上清丽无瑕的容颜,“因为我喜欢他啊。”

    以前遮遮掩掩怕被人看出来,却不知早就成了公开的秘密。

    蔺无双喜欢宣于祁,认识他们的人都知道。

    不,是因为那个人不喜欢听,然而,此时他不在,还有什么是羞于出口的?

    无声双颊绷得死死的,握着刀身的手一紧再紧,终是忍不住将深藏在心底的话脱口问出“可以不喜欢他吗?”

    “……不喜欢他?”大概是把对方还当做朋友,听到这句话,无双歪着脑袋想了下,淡淡笑了,“我也想,可我做不到啊。追逐他的脚步是我十几年来不变的目标,一个人如果连目标都没有了,她怎么活?”

    夜风吹起她长长的发丝,遮住了她的眼眸,却没有遮住唇边那抹明艳动人的浅笑。

    青年杀手默默凝着她,目光深晦难懂,冷酷的脸上一如既往没什么表情。

    静默须臾,无双似乎从他眼里看到一种不知名的伤痛。

    杀手也会忧伤吗?

    她微微皱眉,有些担忧地问“你没事吧?”

    对方嘴角轻抿,心不在焉地别开视线,迟疑片刻,冷声提醒道“盟主有夺命阎王之称,他在来的路上,你心。”

    完这句,漠然转身,抬步朝黑暗中走去。

    无双一愣,连忙喊道“那你呢?下次见面会手下留情吗?”

    黑暗中的人影顿了顿,凛冽的寒风带来他冷漠而坚定的声音

    “不会。”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恶女轻狂:误撩妖孽王爷》,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明荒唐皇帝有属〕〔猎魔奇异志〕〔重生八零:媳妇有〕〔抱定大佬不放松〕〔安素东沐灵烟〕〔寻梧记〕〔宋辞霍慕沉小说免〕〔养只宠物是大佬〕〔楼主大人求放过〕〔上门龙婿〕〔快穿:反派女配,〕〔他是病娇灰姑娘〕〔高冷慕少狂宠妻〕〔豪婿韩三千苏迎夏〕〔穿越农妇的古代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