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战龙〕〔医现生机〕〔都市绝代医仙〕〔修真弃少混花都〕〔绿湾奇迹〕〔九天御龙诀〕〔盖世天帝〕〔重生之都市仙尊〕〔木叶之凡人的智慧〕〔木叶里的一道光〕〔大宋第一状元郎〕〔治世小商人〕〔神医如倾〕〔极品透视小仙医〕〔我的绝色总裁未婚〕〔秦立楚清音〕〔医武兵王俏总裁〕〔诡秘世界之旅〕〔秦立楚紫檀〕〔网游之最强法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恶女轻狂:误撩妖孽王爷 第五章 五线谱
    丞相和肃清侯各看了自家孩子一眼,相互笑之,小辈们聊天他们做父母的自然不会干涉。

    持起案上酒杯,开始给帝后敬酒,推杯换盏起来。

    九歌支着下巴瞅着宣于祁,古代也有‘小费’这词儿?

    她偏头想了想,古人不是应该叫打赏的么。

    君羽墨轲抬眸看了眼歌舞靡靡的大殿,摩挲着手指,若无其事地插言,道:“今日是除夕佳节,又逢定北侯册封,教坊司的歌舞想必大家也都看腻了,不知祁公子最近可有谱新曲?”

    如此无聊的宫宴,总得为自己找点乐趣,倘若能听宣于祁弹奏一曲就再好不过了。

    花非叶听了,眼睛一亮,他刚刚提九歌伤势的原因,其实是想顺带的问下她会不会琴棋书画。那美人今晚着实漂亮,剪水双眸,清露未晞,月韵如她若是能一展才艺,那今夜的除夕宴才叫圆满。

    宣于祁微微一笑,很是诚恳道:“有劳邪王记挂祁的拙作,然而谱写新曲费时又费力,对祁而言,还不如挣点钱财来的实际。”

    他喜是欢音律没错,但那只是一种爱好,在没有利益的前提下,奏乐讨别人欢心这种自掉身价的事,他才懒得做。

    花非叶轻轻敲了敲桌案,笑眯眯地接过话,道:“祁兄此言差矣,诗词歌赋乃是修身养性之事,岂能跟钱财这样的俗物相提并论。”

    虽看不到美人的曼妙舞姿,但若能听到宣于祁的音律,也是一件幸事。

    宣于祁淡淡地扫了他一眼,不急不缓地开口,“俗物又怎样,祁从未见过花世子修身养性,但你还不是一样日日风流倜傥么。倘若让世子一个月身无分文,你还能依旧潇洒么?”

    花非叶笑容微僵,张了张嘴,却又无法反驳,半晌才憋出一句,“祁兄太强词夺理了。”

    九歌原本是持着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心态,但在听到宣于祁一番强大的理论时,还是颇为赞叹的望向对面坐席。

    这位祁公子的思想还是蛮前卫的嘛。

    君羽墨轲挑了挑眉,虽然花非叶是在给他帮腔,但他没觉得自己一定要领情。

    能在无聊的宫宴上看到这欠揍的小子吃瘪,何尝又不是一件有趣的事呢。

    宣于祁斯斯文文地夹了口菜肴,若有若无的轻叹道:“所以说嘛,钱财虽不是万能的,但没有钱财还是万万不能的。”

    话刚一落音,九歌唇边笑意立即凝住了,眸光意味不明的看了宣于祁一会,也开口插上了一句,“俗话说人各有志,出处异趣,祁公子爱钱财,就如同花世子爱风花雪月,又有何不对。”

    君羽墨轲掀开眼帘看向九歌,那女人莫非还是喜欢多管闲事之人?

    宣于祁偏头,冲她温和一笑,“此言有理,正如是。”

    九歌未顾忌他人眼光,倾自端起桌案杯盏,笑道:“久闻祁公子音律造诣极高,今日虽是初见,但我还是忍不住想请教一番。”

    “听闻祁公子谱曲不用宫商角徵羽,敢问你是用的什么呢?”

    宣于祁轻轻一笑,不答反问道:“郁小姐也对音律感兴趣?”

    “谈不上感兴趣,只是几年前曾遇到一位途经西北的西域商人,听说在他们家乡用来记载音符的方法叫,五线谱。”九歌边喝着美酒边组织语言。

    抬眸,视线紧紧凝着他,笑问:“祁公子是否知道这种方法?”

    宣于祁握着杯盏的手轻颤,杯中美酒洒出许些……

    花非叶本来还在郁闷中,听见九歌那句话,顿了顿,讶异道:“本公子见过祁兄的曲谱,上面确实画了五根直线,难道那个就叫五线谱?”

    君羽墨轲墨瞳深幽,忖量的视线开始在九歌和宣于祁间轻转流连。

    就连皇上、皇后以及殿前方的几位大臣们也停下手中动作,深感好奇地等待宣于祁答复。郁凌云和蓝氏则轻轻蹙眉,他们怎么不知道漓儿还懂什么五线谱。

    九歌环视了周遭,微微蹙眉,她似乎挑错了时机。但话已经问出口,再收回来更显得欲盖弥彰了。

    宣于祁不疾不徐地放下酒杯,从怀中掏出一方帕子轻轻擦拭着手指,面不改色道:“不错,祁用的确实是五线谱。”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弃女轻狂:毒妃狠〕〔最强医妃:邪王,〕〔护花高手在都市〕〔穿越之无敌狮王〕〔引辰〕〔修仙界生存手札〕〔这是你的江湖〕〔未来神时代〕〔诡事怪谈〕〔重生之祸害江湖〕〔神级女婿〕〔林间谷雨〕〔军火王妃:王爷又〕〔艾泽拉斯生存攻略〕〔荒神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