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DOTA2之翻盘〕〔亏出个二次元帝国〕〔狂武斗尊〕〔逆武通天〕〔男主的钱都给我花〕〔超自然事务管理局〕〔陛下,妾身不嫁!〕〔强势重生:傅少的〕〔叱咤风云林云免费〕〔顶级神豪林云〕〔霸总他又被离婚了〕〔圣墟〕〔神之七分〕〔双龙异世游〕〔光影传说1龙脉传奇〕〔顶级弃少〕〔顶级神豪〕〔林云〕〔妖孽高手〕〔炮灰女的另类修仙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恶女轻狂:误撩妖孽王爷 第四十一章 只会杀人,不会救人
    君羽墨轲和无双跃上大雄宝殿门前的高墙,便看到广场上聚满了黑压压的人。

    西山寺里所有的和尚都被挟持在殿前。

    坐在前头的得道僧人微闭双眼,旁若无人的敲击着木鱼,嘴里还念念有词地默颂着经文。一些心性不足的小和尚们,则诚惶诚恐的看着外围的持剑之人。那些人兵刃相同,衣着统一,看样子都是万剑山庄的人。

    君羽墨轲眸光微微眯起,冷若寒潭的视线在殿前广场上搜寻。

    九歌翩然落在他身旁,拍了拍他的肩膀,指着大雄宝殿,似笑非笑道:“嘿,你要找的人,在里面。”

    君羽墨轲看向她,“你怎么知道?”

    “啧,瞧你问出这句话,就知道你没谈过恋爱。”九歌妖娆一笑,“这广场上寒风凛冽的,那什么庄主会舍得让自己的心上人在外面喝西北风吗?”

    君羽墨轲微愣,似乎在理解她话中的含义。无双想了想,道:“漓儿说的对,蓝珊姐姐应该在大雄宝殿里面。”

    君羽墨轲眸色一深,就欲跃身而起,却被九歌一把按住,低声问:“你一个人去?”

    他想也不想,果断道:“以无双的轻功,她无法避开广场外的这些人。”

    九歌问,“你要救的人武功如何?”

    “不会武功。”

    “那个什么庄主知道你的身份吗?”

    “素不相识。”

    “跟他交手,可以十招之内取胜么?”

    君羽墨轲冷冷一笑,“万剑山庄叶问天的武功,也是上了武林高手榜的,他若拼尽全力,百招之内本王无法取胜。”

    九歌闻言,却是清浅的笑了,“我倒是挺好奇那位叫蓝珊的姑娘是何身份了,竟可以让心思缜密的邪王变得如此冲动。”

    君羽墨轲眸光阴冷,似有些不耐烦,“你到底想说什么?”

    无双也偏头凝着她,明艳的眸中疑色尽显,漓儿莫不是因为平时跟邪王关系不好,所以想趁机报复,让他耽搁救人时间?

    九歌一眼便看出他们在想什么,也没在意,优雅微笑道,“叶问天现在肯定和你们要救的人在一起,他又不认识你,自然也不会顾及你的身份。想要救人,进去后必然会有一场恶战,一旦打起来,你当这外面的百十来号人都是聋子呢?”

    见君羽墨轲眉心紧蹙,九歌便知他也已经考虑到了这一层,便继续道:“以王爷的武功,我当然相信你能脱身。但带上一个不会武功的女子,也可以从里面毫发无损的闯出来吗?”

    反正她是自认做不到的。君羽墨轲显然也觉得有难度,抬眸深深看着她,“你有办法?”

    九歌唇边扬起自信的微笑,道:“无双不能避开殿外的百十来号人,但我可以避开。我随你一同进去,我们一个人引开叶问天,另一个救人,无双负责接应。”

    无双瞪大眸子看着九歌,对于她会说出这样的话感到很不可思议。任谁都看得出来,漓儿很讨厌邪王,这两人关系非常不好。

    她猜测,漓儿若不是顾及邪王身份,早就对他拔刀相向了,然而此时,却愿意为他以身犯险,着实令人惊讶。

    君羽墨轲凤眸中闪过一丝什么,目光幽幽地看着她,沉吟了半晌,方低声道:“走吧!”

    如果她知道当日在樱城,拿她挡剑的是自己,就不会做出这样的决定了吧?

    两人纵身到大雄宝殿的后殿,君羽墨轲以鬼魅的速度,从万剑山庄门人的眼皮直低下,飞入内殿。

    九歌没他那么好的轻功,只能靠着敏捷的身手,从屋檐斜身侧翻,跃入内殿。最后,与他一同轻轻落在大雄宝殿里的横梁上。

    殿内,佛祖金像屹立正中,高大而恢弘,金像前,安然跪着一名女子。

    君羽墨轲看见她时,凤眸有些凝重,于是九歌断定,这女子便是无双口中的蓝珊了。

    蓝珊看上去似乎比君羽墨轲要年长几岁,她身着一袭白色素袄,肌肤与她衣着般苍白无血色,乌黑的发髻仅用一支兰花簪子固定,气韵娇柔娉婷,高贵而不带一丝骄矜之气。

    她身后站着一名约莫三十来岁的男子,身披浅褐色锦袍,手拿长剑,脸上一股沉穆之色,这该是万剑山庄现任庄主叶问天了。

    叶问天视线不离殿中娇柔女子,音色尽量温和,道:“蓝姑娘,你一个柔弱姑娘家,住在青灯古寺中,这日子过得岂不辛苦,嫁给叶某究竟有何不好?”

    佛堂前的女子虔诚礼佛,并未理会身后之人。

    叶问天语气略转强硬,又道:“万剑山庄乃武林世家,庄主夫人尊荣无限,是多少女子求都求不来。叶某家中又无妻室,你有什么不满大可以说出来。”

    ……

    九歌感觉周遭温度陡然下降,偏头看了看某人,邪魅的瞳眸中,惯有的慵懒闲散不复存在,冷冽的眸光带着几分阴狠,一瞬间戾气四泄。

    这是君羽墨轲第一次在她面前撕去伪装,可她为何会觉得他所散发的戾气,似曾相识呢?

    因为现在所处的环境不对,所以九歌也没有想的太深入,戳戳某人的手臂,打着手语道:我负责引开叶问天,你负责救人。

    君羽墨轲嘴唇并没有动,但九歌耳边却响起了他低沉的声音。

    “叶问天武功不弱,你确定你能全身而退吗?”

    九歌瞳仁缩了缩,须臾,便明白他这是在用古武中的传音入密之法与她对话。

    听说这种功夫要内功极为深厚的人才能使用。原主会不会使用她不知道,但她肯定是不会的。

    是以,只能继续比划着手势,问:叶问天的武功比起无声谁厉害?

    “天下第一杀岂是浪得虚名,叶问天自然逊一筹。”其实君羽墨轲并没有看懂她在比划什么,但却可以根据她的神色,猜测她心中所问。

    九歌唇角上扬,对战会移行忍术的杀手无声,她只有三成的胜算;那对战一个不会忍术,武功也不如无声的人,至少有五分把握了。

    虽然还是有点悬,但她向来喜欢挑战硬茬子,反正她一直都是一个人,打不过就撤。

    看了眼殿内,最后对君羽墨轲比划道:你等会将人救出去后,能不能也将外面那群和尚也给救了?

    君羽墨轲唇角染上一抹讽刺,“看不出,你还这等悲天悯人之心。”

    九歌摇头轻笑,悲天悯人这词离她太遥远了,那群和尚是死是活也与她无干。

    只是,无双来祭母,念经超度的人死了,岂不就白来了!

    这话她没有说出来,君羽墨轲却意外的看懂了她的心思,问:“你想要他们活着,为什么自己不去救?”

    九歌冷酷一笑,嗓音低哑漠然,“我只会杀人,不会救人。”

    “谁?”话刚落就被叶问天敏觉查到,抬头望向佛殿上方,厉声喝道,。

    伴着一阵清灵的笑声,一抹素色纤影如清风流云般,翩然落地,“叶庄主的一片痴心,真是感天动地啊!”

    叶问天望着突然出现的女子,喝道:“你是何人?如何进得大雄宝殿?”

    九歌轻笑,没有搭理他,对着安然跪在地上的女子悠悠一笑,语气轻松地打招呼,“嗨,美人,晚上好呀!”

    蓝珊秀美微蹙,娇柔的小脸上闪过一丝疑惑,她确定自己并没有见过突然出现的这名女子,但却又隐隐觉得她很熟悉。

    叶问天见对方根本不搭理自己,有些恼怒,愠色道:“你究竟是何人?”

    九歌转眸看向他,堪堪一笑,“你的敌人!”

    叶问天余光瞟了眼蓝珊,脸上笼罩了一层乌云,“好狂妄的口气!”

    男人都爱面子,特别是在自己心爱的女人面前,九歌态度如此轻慢,令他敌意更增,怒喝一声,握紧双拳,便朝九歌袭来。

    九歌凝眸盯着越来越近的拳头,唇角勾起,双足一蹬,疾速向后倒退。

    叶问天眉心一皱,动作更快了,九歌唇角一冷,侧身,拳风从眼前经过,她脚下接着一点,迅速向佛祖金像后堂奔去。

    “想跑?”叶问天大喝一声,立即飞身追到佛殿后方。

    蓝珊站起身,刚退后一步,身旁便响起一个低沉的声音。

    “你还好吧?”君羽墨轲飘然落下,音色淡漠,神色也很淡漠。

    “轲?”蓝珊转头看见来人,有些错愕,“你怎么来了?”

    君羽墨轲望了眼后堂方向,冷声道:“此处不宜久留,出去再说。”话落,不等蓝珊反应,便拉着她向外窜去,佛殿大门一关一闭,前堂迅即空无一人。

    佛殿后堂,叶问天见对方但守不攻,便觉其中蹊跷,倏地脸上一变,放弃攻击,转身向前堂奔去……

    九歌冷哼一声,张开五爪攻了上去,拦住他的去路。凌厉的寒风袭至后脑勺,叶问天连忙转身,运气至掌,抵挡来势汹汹的攻击。

    “原来你的目的是救人,卑鄙!”叶问天怒目嗔视九歌,声音中迸发着强烈的愤意。

    九歌一边强攻一边冷笑,道:“人家姑娘对你根本无意,你偏要强娶。论卑鄙,谁比得了叶庄主,”

    被戳到痛处,叶问天恼羞成怒,料想蓝姑娘此时估计已被他们拐走,如今之计,只能先制住眼前这女子,再从她口中撬出蓝姑娘的下落。

    念至此,叶问天眼里闪过一丝嗜血的寒芒,运起全身内力,挥出一拳。九歌闪避不及,只好以掌相向。

    却由于功力不足,整个人倒飞出去,退了数十丈远才稳住身子,俏脸苍白,强行压制住体内翻涌的气血,心中暗道不妙。

    她上午跟无声过招,一时大意被其击了一拳,当时觉得并无大碍,但刚刚运功对敌时,明显感觉心口处生痛,这是内息不足之象。

    叶问天狂笑一声,喝骂道:“黄毛丫头竟敢挑衅本庄主,让你尝尝我万剑诀的厉害!”说着便拔出长剑在空中一挥,剑刃劈风,刚劲勇猛。

    九歌深谙此人内功深厚,当下也不敢与他强攻硬战,只得以刁钻的身法,前后左右闪身避让……

    佛殿空旷,两道身影一前一后,在大雄宝殿内东幌西窜。

    九歌的功力虽不足,但两世的身手加起来,也不是盖的。只要她不主动接招,任叶问天剑法再精妙,一时间也拿她无可奈何,

    渐渐的,佛殿外的广场上传来阵阵打斗、哀叫之声。

    九歌心中一喜,看来君羽墨轲和无双已经开始拯救那群和尚了,如此一来,守在佛殿周围的人,应该也被他们吸引了过去。

    门外无人把手,此时不走,更待何时,她当即边纵身到佛殿前方。

    叶问天历经百战,一眼看穿她的意图,冷笑,“不管你有多少同伙,既然进来了,就别想竖着出去!”

    他叶问天,在江湖上也是名声赫赫,今日被这尚未及笄的小丫头骗了,已是颜面尽失,要是再让她从自己手中逃走,岂不是奇耻大辱?

    “噢,是吗?那我倒要看看,咱两谁横着出这扇门!”

    九歌嚣张霸气一笑,盯着迎面而来的剑刃,后仰,双手合十夹住长剑,脚下一滑,顺势而上,叶问天微惊,左手击出一掌……九歌唇角一勾,任由掌风击中,化外力为己用,猛的朝殿外飞去。

    叶问天顿时明白她的用意,眸色一沉,轻点身后的佛像追了上去。

    九歌一掌催开大门,跃出殿堂后,从袖中掏出两把小刀,亮光一闪,转身便向后分射了出去。

    锋利无比的小刀朝殿内直射而来,叶问天大惊,身子向前一扑,避开上下两把暗器,横着身子落到殿外……

    大雄宝殿周围的人都聚集到广场那边,天幕暗沉,人潮密涌,九歌余光只能瞥见那边正在激斗,人影翻动,瞧不清具体情形。

    她纵身站到一炉香鼎上,美丽优雅的笑容中带着明显的讥诮,“啧啧,我就说了吧,到底是谁横着出这扇门还不一定呢!”

    夜里的寒风吹起九歌的墨发,三千青丝不驯飞扬。她笑吟吟的环胸,以一种十分自信的轻狂姿态,睥睨着对手。

    “臭丫头,去死吧!”叶问天眸光布满阴霾,怒吼一声,挥剑而上。

    他带来的人远多于敌方,自恃胜算在握,所以也不管那边战况如何,只想着先将眼前这臭丫头擒住,削皮扒骨,以解他心中之愤。

    九歌秀眉微蹙,他的轻功远高于她,此时不是逃跑的时机,只能操起地上散落的两柄长剑,不避不闪,身影如电而上。

    她自知内息不稳,不知能坚持到几时,只希望君羽墨轲能快点解决完那边的喽啰,过来解围。

    两人凶狠的过了几招,各有震伤。

    九歌使用长剑没有叶问天那么纯熟精妙,功力也逊了一筹,故而伤势颇重,但却并不影响她出手的狠劲儿。

    叶问天趁着九歌速度稍缓时,身子一跃而起,全力劈下一剑,九歌举剑抵抗,奈何对方功力深厚,手臂被震麻,双剑脱手而出,身子旋即后退十丈,险险避开这锐不可当的攻势。

    叶问天脸色傲狠,也不废话,挥剑即上,剑气凌厉十足,欲用最后一招将人拿下。

    情势十分危急,九歌避无可避,心头猛然一紧。

    算了,拼就拼了!

    当下掌心一旋,就要迎刃而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修系统法则〕〔一睡成瘾:邪性总〕〔这个副本不简单〕〔诸天万界旅行系统〕〔宇子之谶〕〔我是个狼人〕〔一名封神〕〔科学修仙最为致命〕〔贩梦天平〕〔都市最强狂婿〕〔美女总裁的贴身兵〕〔超级红娘:王爷你〕〔重生之假装是个聪〕〔户外直播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