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通天玹主〕〔抗联薪火传〕〔万古第一狂帝〕〔热力学主宰〕〔绝代枭神〕〔亲爹系统我是谁〕〔我在创造炼金术〕〔有系统就是任性〕〔帝道为王〕〔临神传〕〔穿越异界邪帝〕〔HP之达力的逆袭〕〔战天道〕〔鳯归兮〕〔第一神婿〕〔都市王牌高手归来〕〔我真的重生了〕〔电竞之时拿九稳〕〔快穿攻略男神指南〕〔白少你家老婆又露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恶女轻狂:误撩妖孽王爷 第六十四章 兄友弟恭年少时
    君羽墨轲和楚翊尘的武功相当,至今还未分出谁胜谁负。有道是:高手相争,毫厘之差。他们一旦交起手来,君羽墨轲根本无法隐藏实力或者是改变招式间的微妙之处。

    但若不改变武功路数,楚翊尘很容易就会发现,宁王和夙三是同一人。

    君羽墨轲垂下眼睫遮住眸色,淡淡道:“当初答应在武林大会上与他比试时,本王就想到了这一点。”

    花非叶“啊”了一声,连忙从椅子上站起来,惊讶道:“你都已经答应与他比试了?”

    君羽墨轲沉吟了片刻,轻声道:“此事本王自有分寸,你要是没其他的事,现在就启程回京吧。”

    花非叶平时虽吊儿郎当的,但心中自有一把秤。

    知道什么事是他可以过问的,什么事是他不该知道的。

    抿唇看了君羽墨轲一会,耸了耸肩,叹气道:“每次都这样,事情一说完就开始撵人了,都不留本公子吃个饭。”

    “唉,都怪自己当年识人不清呐。”花非叶摇着头,大步向门口走去。等这最后一句话飘来时,人已经飘出了后堂。

    君羽墨轲看着半开的书房门,无奈地摇头一笑。

    这小子,越来越嚣张了。

    外面天色已黑,垂眸再看案头上的折子时,却不自觉的陷入了回忆。

    山谷的小河边,是一大片翠绿的药田,一名十七八岁的绝色少年背着箩筐缓缓走在药田里,一边采着新鲜的药材,一边问道:“师弟,师父的逍遥神功分两部分,一部分是至刚至阳,主守。另一部分至阴至邪,主攻。你先想学哪种?”

    “不能一起学吗?”一名七八岁的小男童从身后的树林里走了出来,口中叼着一根不知哪找来的稻草,举止间是不符合年龄的沉稳。

    “师弟,阴阳不能同生,做人不能贪心。”

    小男童明白似的点头头,悠悠然道:“那师兄帮我选吧。反正我都要学,只是先后的问题。”

    “那就先学至刚至阳的武功吧。”少年回头看着药田间的小男童,微笑道:“师父常年游历在外,没多少时间教我们。我昨天刚好都学完了,还可以旁边指点指点。将来等我学会至阴至邪的武功后,又能教你了。这样你也可以少走点弯路。”

    小男童充满纯真的目光落在绿油油的药田里,眨着眼睛想了会,摇头道:“不,我还是跟师兄一起先学主攻的武功吧。”只听小男童善解人意道:“师兄每天既要学医炼药,又要习武练功,已经够忙的了。怎么还能再让你花多余时间教我连功呢!”

    少年回眸看了他一眼,宠溺的笑了笑:“好,我们兄弟两一起学。”

    时光荏苒,五年后,小男童终于学会主攻部分的武功,同时也已经长成翩翩少年。

    山中无岁月,一晃已千年。

    就在当日,翩翩少年突然收到一封家书,信中内容惊骇。未等再学另一部分的武功,就匆匆告别师兄出谷了。

    临走时,师兄给了他一本书,上面记载了逍遥神功至刚至阳的那部分,让他先自学着,有不懂的地方,就写信给师兄。

    外面的世界不比清幽的山谷,能定下身心来练功的时间并不多。以至于七八年过去了,至刚至阳的武功他才学到了六七成。

    想到后日的武林大会,君羽墨轲不禁皱起眉头。

    只要他用至刚至阳部分的逍遥神功与楚翊尘对战,便不会让他看出破绽。

    虽不能取胜,但也不会败的太难看。

    此时,案台上的烛光晃动了一下。

    君羽墨轲眸光一抬,淡淡道:“进来。”

    话音落时,便有一道黑影一闪而入。

    “参见主子。”

    君羽墨轲掀敛看了他一眼,“她们下午去了何处?”

    “回禀主子,”夜亭俯首道:“夫人和无双小姐只在街上闲逛了一下午,晚上却进了三成半拍卖行。”

    君羽墨轲道,“她们去拍卖行做什么?”

    “夫人从打铁铺里得到无极门拍卖天蚕衣的消息,便在拍卖行以五千一百两的价格买下了。”

    君羽墨轲挑眉,五千一百两拍下天蚕衣,她倒是挺有钱的。

    早知道她对那天蚕衣感兴趣,他就先去向上官承明“借”来了。

    君羽墨轲顿了会,目光看向夜亭,“有没有见过风兮音?”

    “没有。”夜亭道:“但却在拍卖行遇到楚翊尘了,最后楚翊尘亲自送她们回醉仙楼。”

    君羽墨轲眉心一拧,沉声道:“碰巧遇到的还是事先约好的?”

    “看样子像是碰巧遇到的,”夜亭抬头觑了眼君羽墨轲,低声道:“而且,夫人和楚翊尘似乎都发现了属下。”

    “这点本王早就猜到了。”君羽墨轲轻笑一声,眸光在案头的砚台上停留了片刻,徐徐道:“今后她若无性命攸关之危,可不必事事都向本王汇报。”

    “是!”夜亭一愣,欠身退下。

    书房又恢复了宁静。

    君羽墨轲凝望着桌前烛光,不知想到什么,嘴角弯起一丝弧度。

    良久后,目光重新回到手中折子上。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医路芳华〕〔战神之巅峰奶爸〕〔我能领悟万物〕〔精灵之新兴时代〕〔乡路有花香〕〔鬼命阴倌〕〔龙玄传奇〕〔祭司大人:别撩我〕〔全民武修〕〔我的少女城主与无〕〔大梦境中的武侠〕〔一代骄雄吴诗诗楚〕〔豪门盛婚:总裁的〕〔穿成年代文里的霸〕〔一切从成为提督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