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战龙〕〔医现生机〕〔都市绝代医仙〕〔修真弃少混花都〕〔绿湾奇迹〕〔九天御龙诀〕〔盖世天帝〕〔重生之都市仙尊〕〔木叶之凡人的智慧〕〔木叶里的一道光〕〔大宋第一状元郎〕〔治世小商人〕〔神医如倾〕〔极品透视小仙医〕〔我的绝色总裁未婚〕〔秦立楚清音〕〔医武兵王俏总裁〕〔诡秘世界之旅〕〔秦立楚紫檀〕〔网游之最强法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恶女轻狂:误撩妖孽王爷 第九十九章 美人卧榻图
    君羽墨轲恨恨地看了她一眼,左手捂着胸口,语气低沉又幽怨,“狠心的女人。”

    “哦,还能骂人那就证明没事。”九歌见他脸色没什么异样便放心了。

    她昨日所穿的衣衫现已是血迹斑斑褴褛不堪,不能再用了。视线在房间里搜寻了一圈,想看看有没有合适的衣物,最后在外间的屏风后面看到了一叠月白色的物什,走近一看,正是蓝珊昨晚为她拿来的女装。

    蓝珊心思细腻,知道九歌不喜欢太过繁琐的衣物,特地为她准备了一套窄袖留仙裙,轻便素净,正好合身,完全是按照她的喜好量身定做的。

    “该不会是蓝珊姐亲手缝制的吧。”九歌看了眼衣袖处平整细密的针脚,非常怀疑这件衣服是出自蓝珊之手。她将衣服穿好,理理衣领,走到铜镜前。

    当看到铜镜里的自己时,九歌眼角狠狠的抽搐了一下。

    铜镜里的她,哪像平时那个意气风发的她啊。素净的双颊如同抹了一层粉黛般,红润可人。似水的翦眸里带着尚未散尽的温情。

    如果只是这样,那她也认了,只消再等等,这些让人想入非非的痕迹应该就能散尽。

    可是满脖子的吻痕和淤青算什么事呀,这种东西可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消的。

    还有那鲜明的牙印,死妖孽属狗的呀,居然咬的这么狠。

    九歌把衣领往上拉了拉,然不管怎么拉,蓝珊这件衣服只能遮到脖子以下,脖子以上的肌肤都暴露在空气中,这样走出去,摆明了告诉别人她今早都在房间里都干了什么好事。

    说句实话,一大早差点就被君羽墨轲吃干抹净,除了羞恼她还没怎么生气,可现在看到这满身擦不掉的痕迹,九歌妹子终于发飙了。

    转身看向君羽墨轲,只见那货

    “死禽兽,看你干的好事!”九歌贝齿咬得咯吱咯吱响,火冒三丈地冲向君羽墨轲。

    “又怎么了?本王可一直都坐这没动呢。”君羽墨轲被九歌推开后,就散懒地坐到了床上,浑身就像没长骨头一般倚着床靠,衣襟松散,他也没去整理,露出大片胸膛,腹肌结实精壮,散着诱人的蜜色光泽。像是要故意引诱九歌一般,在她怒气冲冲的向床边走来时,君羽墨轲凤眸微抬,眼底暗波流淌,眉宇间尽是纨绔风流。

    好一副美人卧榻图。

    九歌本来是想狠狠揍他一顿解气,可看到眼前惑人心弦的一幕时,满腔的怒火消了一半,眸光在君羽墨轲半敞的胸膛上扫了几眼,忍不住咽了咽口水,底气不足地嚷嚷道:“快把衣服穿好,楚大哥他们还在外面等着。”

    “让他们多等等又死不了。”不说还好,一提楚翊尘君羽墨轲就来气,“若不是刚才不方便,本王真想碎了楚翊尘。”

    九歌无语,她不跟欲求不满的男人一般见识。

    “你们古人出门不是都喜欢带什么跌打损伤的药膏吗?有没有什么药能消这个呀?”九歌指着自己的脖子问。

    君羽墨轲抬眸,当看见自己留下的杰作时,眸光一暗,想杀楚翊尘的心又强了一分。

    “没有。”君羽墨轲干脆果断的回道。

    “怎么可能没有,”九歌蹙着眉,回忆道:“刚才我穿衣服时,明明看到身上的伤口一夜之间全都愈合了,还有之前的鞭痕,也都没了,连条疤都没留下,难道不是昨晚你们给我上了什么祛疤的药膏?”

    君羽墨轲神情一变,眸光极为复杂地看着九歌,沉默了好一会,不想再欺瞒她,如实道:“那是因为昨天晚上……风兮音来了。”

    后面几个字他说的特别轻,但在寂静的房间里还是清晰的飘进了九歌耳中。九歌面色一凝,脸上仅存的一点怒意渐渐也消失了。

    君羽墨轲深深地看着她,想在她脸上亦或者眼底找到一丝异样的情绪,可惜没有。不见喜色也不见怒色,就连意外之色都没有,只是面无表情地转过身,走出内室,将挂落上的丝布扯下来,沿着五尺多长的布角撕出一片挂到了脖子上,似乎觉得不妥,还顺着脖子绕了一圈。

    这女人不会是想不开准备把自己给勒死了吧?

    君羽墨轲吓的从床上跳了起来,大步流星的冲过去扣住九歌的手腕,以防她有什么轻生之举。

    “你在做什么?”君羽墨轲森然地盯着她,心中有股怒火在烈烈燃烧。

    她就那么在乎风兮音,要为他轻生吗?

    “弄个丝巾挡住脖子上的痕迹,”九歌动了动手腕,见他紧紧握着不放手,于是投以询问的眼神,“你突然拽着我干什么?”

    君羽墨轲愣了愣,看了眼她缠在脖子山的东西,迟疑道:“你带这个是为了遮住脖子上的吻痕?”

    “不然呢?若不是为了遮那东西,谁愿意四月天围一块丝巾出门呀。”九歌见他手掌微微松开,连忙抽出自己的手腕,垂眸看了眼,细嫩的柔夷硬是被他给勒出了一块红印,简直是莫名其妙。

    “咳……那个,你头发还没梳,本王帮你挽发吧。”君羽墨轲当即转移话题,丝毫不敢让她看出自己刚是以为她有轻生的念头才冲过来阻止。

    记得上次在西山寺时,这女人苦苦哀求他帮她挽发,这次他主动提出来了,这女人应该会非常乐意吧。

    九歌听他这么一说,才发现自己还披头散发着,抓了抓肩上瀑布般的青丝,漫不经心道:“记得你说过,男子只能替自己的妻子挽头发。既然这样,就不劳烦王爷您了,反正蓝珊姐在外面,我让她帮我梳头发。”

    说罢,就转身往外走,打开房门前又回头看了眼,打量的一下君羽墨轲的衣着,一脸认真的建议:“外面那么多人在等着呢,王爷还是把自己给收拾一下吧。这样衣衫不整的,有损你尊贵无匹的形象啊。”

    “……”君羽墨轲差点没忍住想上前掐死她。

    九歌说出这句话时,显然是知道后果的,话音一落,连忙开门溜出去了,跑的比兔子还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弃女轻狂:毒妃狠〕〔最强医妃:邪王,〕〔护花高手在都市〕〔穿越之无敌狮王〕〔未来美食商〕〔引辰〕〔校花之极品妖孽〕〔修仙界生存手札〕〔这是你的江湖〕〔未来神时代〕〔诡事怪谈〕〔我真不会鉴宝〕〔重生之祸害江湖〕〔神级女婿〕〔林间谷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