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通天玹主〕〔抗联薪火传〕〔万古第一狂帝〕〔热力学主宰〕〔绝代枭神〕〔亲爹系统我是谁〕〔我在创造炼金术〕〔有系统就是任性〕〔帝道为王〕〔临神传〕〔穿越异界邪帝〕〔HP之达力的逆袭〕〔战天道〕〔鳯归兮〕〔第一神婿〕〔都市王牌高手归来〕〔我真的重生了〕〔电竞之时拿九稳〕〔快穿攻略男神指南〕〔白少你家老婆又露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恶女轻狂:误撩妖孽王爷 第一百零五章 江湖上传言四起
    “爱妃经常喜欢多管闲事,若没有人中暗中保护,本王怎么放心。”对于九歌时不时的嘲讽,君羽墨轲已然习惯了,所以并未动怒,只是凉凉地瞥了她一眼,笑悠悠的反唇相讥。

    九歌恶寒地打了个寒颤,抬手搓搓满胳膊的鸡皮疙瘩,不知为何,君羽墨轲喊她“九儿”的时候,她只是有点不适应,还没怎么反感。可听到“爱妃”二字时,她顿时想拿个针线把这厮嘴巴缝上。

    “得了得了,”九歌整理了下面部表情,满口嫌弃的道:“知道你轻功好,爱飞就飞,放心,没人敢拦着你。”

    君羽墨轲嘴角一抽,低垂着眼帘看了她一眼,“你可以曲解的再厉害一点。”

    九歌气定神闲地缕了缕额前的碎发,装作什么都没听见。

    经过这么一个小插曲,蓝珊也想好了说辞,沉静一笑,对君羽墨轲说道:“前些天漓儿托楚盟主送了我一件天蚕衣,我虽久居深山,却也知道天蚕衣是江湖至宝,刀枪不入,水火不侵。我在江湖上没什么仇人,有天蚕衣防身足够了。说起这件事,还没来得及谢谢漓儿呢。”

    “蓝珊姐喜欢就好,”九歌一笑,视线在楚翊尘和君羽墨轲身上一一扫过,最后对君羽墨轲道:“想必王爷还有很多话没说完,我和无双先走了,回城等你,你慢慢聊。”

    说罢,对无双使了个眼色,无双会意,对楚翊尘笑道:“楚大哥,我们先走了,后会有期。”

    楚翊尘抱拳道,“无双姑娘慢走,代楚某向祁兄问好。”

    “这还用说。”无双非常有江湖儿女气概,大手一挥,满口应承。

    楚翊尘笑了笑,目光看向九歌,似乎想交代点什么,但因君羽墨轲在场而不好说出口。沉吟了片刻才缓缓开口,声音异于平常的温沉,“漓儿姑娘,世态无常人心不古,今后若有难事,可随时与我联系,楚某必会施以援手。另外,若漓儿姑娘有时间,灵回之巅的山门永远为你敞开。”

    “多谢楚大哥提点,有时间一定去。”九歌笑答。眸光一转,觑了眼君羽墨轲,还以为那货又会不阴不阳的讽上几句,岂知他竟出乎意料的什么都没说,半垂着眼眸,不知在想什么。

    九歌搞不懂他,懒得琢磨他的心思,侧过头看着蓝珊,平静道:“今日一别,也不知何时再见,蓝珊姐若是有空,记得来京城看我。”

    蓝珊点头笑道:“一定。”

    “说完了没有,说完了就走吧。”君羽墨轲晲了眼九歌,抬眸看向蓝珊,淡淡道:“既然二姐决定浪迹江湖,那就随你吧。今后不管遇到何事,自己好自为之吧。”

    这是君羽墨轲对蓝珊除了追问和探究第一次表明自己的态度,说到底,他并不关心朝政,蓝珊和谁在一起跟他也没什么关系。

    若是放下身份以及朝廷对楚翊尘的那些猜忌与忌惮,在他眼里,或许楚翊尘是唯一一个能让他称之为姐夫的人选。

    君羽墨轲没等蓝珊应声,侧眸与楚翊尘相视一眼,转身既走。其实他并不担心蓝珊的安全问题,怕只怕楚翊尘是在利用蓝珊……若真如此,他必不择一切手段取其项上人头。

    九歌意外地看着君羽墨轲离去的背影,他怎么突然之间就改性了?

    “小九,走吧。”无双说着就跟了上去。

    九歌环顾了一下身边,茫然的眨眨眼睛,怎么成了她最后一个离开?回首对身后两人颔首一笑,转身,大步跟上前面走了老远的两人。

    三人离开山庄前,曲池得到消息亲自相送。九歌忽然发现跟来时比少了一人,后来才从曲池口中得知,原来孟无缘昨晚临时有事,半夜就离开的山庄。

    今年武林大会朝廷宁王亲临,本就令人震惊,怎知还冒出了两个名不见经传的新人,而且都是不满二十的女子,一个打败了千机阁主龙原,一个废了大漠飞鹰寒锋,又连败武林高手榜上排名第八的孟无缘和宿月宫宫主连秋练,荣登武林高手榜第七名。这些消息短短一夜之间就传遍了江湖,大家奔走相告,群雄惊叹不已。

    后更有人传出,二十年前叱咤风云的珈蓝神教突然重现江湖,在武林大会上矛头直指楚翊尘,让他交出灵霄令,楚翊尘不予,只能与珈蓝神教的人深夜密谈。

    此消息一经传出,立刻在江湖上掀起了轩然大波,瞬间流言四起,天下英雄议论纷纷。

    君羽墨轲三人回到醉仙楼时,大堂里就聚满了乌压压的一群人,大家凑在一起争长论短,各抒己见。

    有人认为珈蓝神教重现江湖,该是有信心重振雄风统帅群雄,所以灵回之巅即将要下台了;

    也有人认为珈蓝神教沉寂的二十余年,实力必然大不如前,根本无法与根基雄厚的灵回之巅抗衡;

    更有人认为楚翊尘师从独孤玉郎,本身就与珈蓝神教渊源甚深,而珈蓝神教消失二十年是因为群龙无首,如今找上门是想与灵回之巅联手,两派合并再次一统江湖。

    “小九,你觉得珈蓝神教为什么突然出现呀?”无双和九歌都没看到和傍晚出现在武林大会上的珈蓝神教,所以此时颇为好奇的站在楼梯口听了会。大家讨论的无非是这三种可能,无双对珈蓝神教没什么了解,不好下判断,只好问身边的九歌。

    其实她更想问君羽墨轲,她相信君羽墨轲一定知道原因,但一想到自己早上坏了邪王的好事,这会儿哪还敢在他面前刷存在感啊。于是她先问小九,如果小九不知道就会问邪王,这样以来,既能知道答案又不会惹祸上身,一举两得。

    无双想得挺美的,可是九歌却让她失望了。

    “我怎么知道。”九歌耸耸肩,漫不经心道:“珈蓝神教出现的时候,我还在沉睡在梦中呢。”

    无双不像九歌对江湖之事漠不关心,她心中好奇的紧,暗暗觑向前面的君羽墨轲,示意九歌问问。

    九歌一笑,对无双的暗示视而不见,跟在君羽墨轲身后抬步上楼,“去问祁少吧。他昨天虽然没去,但消息一出,他知道的一定不比我们少。”

    天下哪里的消息最多最快,当然是客栈、酒楼、妓馆这些人多的地方,这些产业越高端越是被宣于祁给垄断了,从他们口中得到的消息自然比市井百姓更加准确。

    走到客栈三楼‘浅水湾’门口时,九歌前脚已经伸出去了,正想习惯性地把门踹开,顿了会,忽然又默默的收回脚,抬手叩了两下房门,不等里面的人应声,就推门而入。

    “太阳是打西边出来了吗?今天怎么突然知道敲门了。”宣于祁正在整理柜阁上的账簿,听到敲门声,刚抬头房门就被人推开了,见是九歌三人,微微挑了一下眉,意外的同时又透着些满意。

    “这不是担心把你这精贵无比的房门给踹烂了吗。”九歌拉出一张椅子坐下,身子往后一靠,懒洋洋道:“我现在穷得很,可没有一百两赔给你。”

    “嗯,知错能改就好。”宣于祁调侃的笑声从柜阁后方传出来。

    无双在九歌身边找了个位子坐下,扭头看着她,一本正经的讨债,“小九,别忘了,你还欠我一百两呢。”

    九歌似乎对她这句话感到非常失望,摇了摇头,叹道:“就凭咱两的关系,谈钱未免也太伤感情了。”

    说着,偏头看向已经坐在窗边软榻上君羽墨轲,眸光一转,笑眯眯道:“墨美人,你身上随便掏出个物什就是价值连城的宝贝,要不帮我还一下债呗?”

    “好。”君羽墨轲想都没想就答应了,端起炉上的热茶给自己斟了杯,唇边弯起一抹浅笑,“你现在是本王的人,欠下的债当然由本王来还。”

    九歌笑容微僵,“能好好说话吗?!”

    “看来有故事啊。”宣于祁整理好账簿,从柜阁后面走了出来,侧眸看了眼九歌,目光停在她脖子上,眉梢一挑,笑的别有深意:“正月的时候都很少见你披狐裘,怎么到了四月天反而戴起了围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医路芳华〕〔战神之巅峰奶爸〕〔我能领悟万物〕〔精灵之新兴时代〕〔乡路有花香〕〔鬼命阴倌〕〔龙玄传奇〕〔祭司大人:别撩我〕〔全民武修〕〔我的少女城主与无〕〔大梦境中的武侠〕〔一代骄雄吴诗诗楚〕〔豪门盛婚:总裁的〕〔穿成年代文里的霸〕〔一切从成为提督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