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最后一代邪帝〕〔从今天开始捡属性〕〔弑神之王〕〔绝世神君〕〔暖婚100分:总裁,〕〔修罗战神〕〔我什么都懂〕〔韩三千苏迎夏全文〕〔文艺圈巨星〕〔巨星从影视学院开〕〔我的意识好神奇〕〔第一神婿〕〔捡宝〕〔亲爱的江先生〕〔非洲农场主〕〔狂探〕〔一夜强宠:禁欲总〕〔狂婿〕〔重生之都市魔尊〕〔我与你的情深似海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恶女轻狂:误撩妖孽王爷 第一百四十三章 闲暇作起玉女图
    君羽墨轲回来的时候天还没全亮,房间里一片灰暗,他没有点灯,偏头看了眼趴在床上的人儿,唇角不禁一弯,露出一抹连他自己都没察觉的浅笑。

    看来九儿警觉性下降了,房间突然多了一个人都没察觉,还好进来的人是他。

    君羽墨轲笑着摇了摇头,转身去桌边倒了杯隔夜茶,也不嫌弃,面色淡然的地连喝了几杯,忙了一晚上,不渴才怪。

    壶里的水不多,很快就见底了,他放下茶杯,想趁着天还没亮上床休息一会,才迈开一步又顿住了,垂眸看了眼自己,早上山里的雾很大,刚又在树上坐了会,衣服难免染了些潮气,摸上去有些凉意。

    君羽墨轲抬眸看向床上,眉心一拧,然后宽了外袍,坐在一旁的榻上,直到身上的湿意完全干了后,才缓缓踱步到床边。

    此时窗外已经泛起了霞光,床上熟睡中的九歌忽然翻了个身,面朝着墙继续睡着,君羽墨轲看着她,站在床边没有动。

    没一会儿,九歌似乎觉得这样不舒服,又往里面蜷了蜷,当手不经意间触到墙壁后,便不再往里挪。

    就这样,原本被占满的床一下子空出了大半边,也不知是无意还是凑巧。

    不管怎样,君羽墨轲眼底的笑意更浓了,未言一语,直接脱了靴躺了下来。被九歌睡过的床沿还是暖暖的,枕上也残留着一丝余香,稍稍一吸气就能闻到。

    君羽墨轲侧过身,眸光益发温柔地看着眼前蜷缩一团的背影,情不自禁地凑过去将人搂进怀里,而后才闭上双眼,缓缓入梦。

    九歌醒来时天已大亮,头顶有轻浅的鼻息声,睁开眼,最先入目的是一片黑色,抬首看向君羽墨轲的睡颜,丝毫没觉得惊讶,略微迟疑了会,伸手轻拿开环在腰上的铁臂,小心翼翼地从床上起身,像寻日里一般利索穿衣挽发,一切收拾妥当后,回眸看了看床上的君羽墨轲,略微思忖了会,转身出了屋子。

    期间君羽墨轲只是在九歌起床的时候微微皱了皱眉头,之后再没其他动作。

    漫无边际的桃林如昨日一般绚灿,丝丝隐隐的阳光在枝头闪耀,迎面的空气十分新鲜,带着阵阵花香,令人心旷神怡。

    阁楼一层有个花厅,进去时,正有一名灵回弟子在打扫,见九歌进来,连忙停下手中的事跟她打招呼,九歌客气地应了一声,随后问他哪里可以打水洗漱。

    这名弟子应该是楚翊尘派来桃林伺候的,没有告诉九歌打水的地方,而是让她稍等片刻,然后自己出去了,很快就送来一盘温水,等九歌洗漱完毕,又细心地端上粥和小点心。

    九歌没太客气,简单地道声谢便开动了。吃了一会儿,发现那名弟子还在,站在旁边时不时的看她一眼,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她眸色微闪,故意装做没看见。直到饭后收拾碗碟时,那弟子才状似不经意地问道“九歌姑娘,快巳时了,不知宁王起了没有?是否需要派人将早饭送上去?”

    “你去忙你的吧,不用管他,有需要我再叫你。”九歌笑着看了他一眼,抬步出了花厅。

    天气一如既往的好,蓝天澄澈,阳光不燥。

    九歌独自一人在桃林里转了几圈,景色虽美,可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看久了便觉得有些无趣。

    百般无聊地趴在石桌上,一边发呆一边想着,反正也回不了现代,不如趁着有时间,研究一下这个时代的历史,免得以后再听人说起时一脸懵逼。

    九歌是个行动派,这个念头刚升起,便唤来一名灵回弟子帮忙找本史书过来。

    她向来不是一个爱读书的人,所以也分不清好坏,当灵回弟子拿来一本《旧唐书》时,她看也没看就兴致勃勃地飞身到树上,稳住身形后,环顾了眼周围三千美景,脑海中瞬间蹦出一个词——风花雪月。

    九歌长吁了一口气,心中不禁感慨,想不到她有生之年还能静下来读书。

    不就是诗词歌赋吗?很简单啊。

    看今后谁还敢说她是野蛮人。

    九歌一边傲娇的想着,一边捧起手中的书有模有样地翻开第一页,当看到上面密密麻麻的字时,一张脸僵透了,眨了眨眼睛,木讷好一会儿,连着又翻了几页,纵列的排版以及繁琐的字体让她哭笑不得。

    记得以前和妖孽顶嘴时,她曾自称文盲,如今才知道,原来那不是谦虚,那叫有自知之明!

    厚厚一本书,她居然认识不了几个字,好不容易读完一句话,语句不通的别说她自己了,叫无双她爹来都不一定知道她念的是哪一门子的经!

    诗词歌赋……那是神马?

    像她这样胸无点墨的人,看起书来只会出现一种情况,虚心地去向周公请教。

    君羽墨轲醒来第一件事就是飞快地把房间扫了一圈,里面空荡荡的,没有看到他想见的人。

    他下床,推开两扇窗,燥热的空气照面而来,心情也跟着沉闷起来,这个时候九儿应该去芳华殿用膳了吧?死丫头没心没肺,竟然也不等等他。

    取来外衣穿上后便打开房门,不用招呼就有人端来温水供他洗用。

    君羽墨轲一边用湿布巾擦着手一边问九歌的去向,当得知九歌没有独自一人去芳华殿,而是在桃林里看书时,脸上的阴郁一扫而光,惬意之时又带着一丝诧异,以九儿的性情会安安静静的看书?看的是武学典籍吧。

    二楼的视野极佳,站在走廊上俯首望去,可将桃林里的事物尽收眼底。当在一片红艳中找到那抹熟悉的人影时,嘴角就不知不觉翘了起来。

    彼时九歌正躺万千桃树的其中一颗上,金色的阳光透过花枝,在她月白的衣裙上洒下光点,犹如跳跃的金色蝴蝶,灵动而又宁静。

    这个场景很熟悉,仿佛又回到了那个有琴有酒有梅花的季节。

    记得初见这幅画面时,君羽墨轲就想把它定格下来,可当时是梅花,他讨厌梅花。如今场景重现,理应笔墨伺候。

    不多时,桃林里的石桌上铺了一张白色生宣,石桌边角放有笔墨纸砚。

    君羽墨轲听说她在看书,此时站在树下一看,她的确在看书,厚厚的一本书直接盖在脸上,看的很是与众不同。

    桃林里很安静,微风拂过,长长的发丝在空中轻轻荡漾,约莫过了半个时辰,九歌忽然动了一下,似有什么东西坠落在地,惊起一番不大不小的动静。

    她皱了皱眉,渐渐转醒,明晃晃的阳光照的有些睁不开眼,适应了好一会才低头望去,原来是书掉地上了。

    正准备继续睡会,忽然发现身边不对劲,抬眼望去,就在君羽墨轲不知何时站在前面,一身黑衣安静淡然,微微弯着身体,素手执狼毫,在石桌上的一张生宣上描描画画。

    “你醒了?”九歌看着他,迷迷糊糊的问。

    君羽墨轲对她的醒来一点也不感到意外,抬眸看了她一眼,笑笑不语,随即又低头在生宣上画了起来。

    九歌从树上望下去,隐约可以看到画上的轮廓,一片红粉色中坐着一个人,而他的笔尖正落在那人脸部。

    “你在做什么?”九歌缓缓起身,睡眼惺忪的问。

    君羽墨轲又看了她一眼,继而再低下头,“作画。”

    “哦。”

    寥寥数语之后,陷入了沉默。

    直到九歌缓缓回过神,从树上跳下来时,君羽墨轲正好也勾勒完最后一笔,他放下狼毫,抬首对九歌招呼道“过来看看。”

    九歌伸了个懒腰,漫不经心地走过去,垂眸一看,瞬间愣了,“这……你在画我?”

    生宣上的人赫然是她,漫天飞舞的花前树上坐着一个女子,姿态随意,青丝纷扬,她手里拎着一坛酒,唇畔笑意吟吟,彼此正侧目斜望过来,眼底的恣意疏狂轻易可见。

    以眼前的三千桃树为景,却非今日的神态,笔墨浓淡得宜,神韵极佳,可以说是入木三分,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她何时有这般风骨了。

    “画得如何?”君羽墨轲偏头看了看她,又看了看画上的人物,眼底露出一抹浅笑,显然对自己的泼墨很满意。

    九歌收敛心神,指着画上的人道,“我什么时候拿这种眼神看人了?”

    君羽墨轲笑道“当日在武林大会上,你便是以这种神态傲世群雄。”

    “去你的,少给我拉仇恨。”倘若在现代,她可能会这么狂,可自从到了这里,她就收敛了很多。江湖之大高手之多,真正有资格狂傲的人屈指可数,目前绝不会有她。

    九歌垂眸看着画上的人物,嘴上虽在吐槽,可心里却非常满意,想不到这妖孽画工竟如此之高,不管是人物神韵还是枝头花姿,都极为逼真,让看到画上的自己都觉得眼前一亮,说是惊艳也不为过。

    君羽墨轲没听懂她的意思,却也不是很在意,兀自从身上拿出一块随身携带印章,在上面盖了一个印记。

    九歌定定看着那块鲜红印记,眸光有些愣怔,“为什么还要盖上章子?”

    “傻丫头,这不是什么章子,这叫王印,”君羽墨轲偏头看着她,眼底带着星星点点的笑,“盖上王印后,就代表归本王所有。就好比你是本王的女人一样。”

    九歌斜斜睨他一眼,难得没有反驳。

    君羽墨轲心情甚好,拿起生宣扬出石桌外,待墨迹一点一点的风干后,便拉着九歌一起回到房间挂了起来。

    “这里是灵回之巅,不是你得宁王府,挂这不合适吧?”九歌看着自己的画像被君羽墨轲挂在墙上,怎么都觉得透着一股诡异,就好像死人被供奉起来一样,好吧,原谅她天马行空了。

    “当然不会一直挂在这里,”君羽墨轲道“先晾干墨迹,等回京后它将是本王书房里唯一一张挂图。”

    想到自己的画被人摆在房间天天观看,九歌就不禁打了个寒噤,张口就道“那到时候是不是还要在画前设个桌案,再上个三炷香?”

    “胡说什么!”君羽墨轲很是无语地瞪了她一眼,“你当自己是圣人呢?”

    虽然他不信鬼神,却也没见过有人这么诅咒自己,亏她想得出来。

    九歌耸耸肩,闭口不言。

    上午没有出去,到了下午的时候九歌更懒得动,在桃林用完午饭后,就想找人比划拳脚,反正书那种高端的玩意儿她是不会碰了,文盲就文盲,又不是流氓怕什么!

    灵回之巅普通弟子当然不敢和她动手,君羽墨轲那家伙不知为何,也不愿和她切磋,说是担心误伤她。九歌当场翻了个白眼,出其不意地拍出一掌想逼他出手,而此时蓝珊好巧不巧地的来了,九歌计划泡汤。

    蓝珊带了一些点心,九歌又是个嘴馋的,两人聊了一下午,直到入夜才肯放蓝珊回去。

    到了晚上,如昨天夜里一样,九歌帮忙掩护,君羽墨轲继续去寻找太后下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明荒唐皇帝有属〕〔猎魔奇异志〕〔重生八零:媳妇有〕〔抱定大佬不放松〕〔安素东沐灵烟〕〔寻梧记〕〔宋辞霍慕沉小说免〕〔养只宠物是大佬〕〔楼主大人求放过〕〔上门龙婿〕〔快穿:反派女配,〕〔他是病娇灰姑娘〕〔高冷慕少狂宠妻〕〔豪婿韩三千苏迎夏〕〔穿越农妇的古代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