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云憬傅斯年〕〔愿岁月可回首〕〔无敌炼药师〕〔1号傲妻:宫少,别〕〔三世独尊〕〔暗恋成欢,女人休〕〔丹武毒尊〕〔餮仙传人在都市〕〔无尽升级〕〔万古灵神〕〔都市之修真归来〕〔萧尘柳芸萱〕〔血魔霸天下〕〔婢女也秀色〕〔极品全能学生〕〔校园修仙武神〕〔韩娱重生之月光〕〔万古第一婿〕〔天庭红包群〕〔绝地求生之王者巅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恶女轻狂:误撩妖孽王爷 第二百章 讲和可好
    君羽墨轲没想到九歌竟然会醒,对上她视线的那一刹那,脑海里闪过的全是昨晚荒唐的画面尽管没做到最后一步,但该看的都看了,该碰的也都碰了。

    今早醒来时发现她不在身边,第一时间想到的不是被她暗算,而是她在自己身下不着寸缕的样子

    此时看见心心念念了一整天的人活生生的站在那里,眼前再次浮现女子姣美妖娆的胴体,幽深的凤眸一暗,全身血液都沸腾了,心跳急剧加快,强镇定住,但炽热的视线却忍不住在九歌身上游移着。

    九歌没料到君羽墨轲会过来,神情有些怔忪,昨晚的事历历在目,若不是她应变及时,两人险些就做了,她向来从容坦率、落落大方,可此时被他赤裸裸的目光黏着不放,不由想起他昨晚的粗狂,心中虽恼怒,脸颊却腾腾地发热,有些不自在。

    好在房间没有点灯,黑暗掩盖了两人的尴尬。

    君羽墨轲捏了捏拳头,极力地克制着自己内心翻腾的欲望,直到把身体里燃烧的火焰一点一点的压下后,方故作平静地问:“嗯还没睡?”

    低沉的声音已被欲望禁锢的有些沙哑。

    九歌心中一跳,紧张地盯着站在窗前动也不动的男人,现在的君羽墨轲在她眼里跟狼豺虎豹没什么区别,尤其是在这后半夜,放着松月客栈不住无缘无故地跑到醉仙楼来,一看就是另有企图。

    “你来做什么?”九歌面无表情的问。

    如果说之前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他,但经过昨晚一事,便不可能再与他平静相处。她可没忘了在河边时若非无双在,她差点就命丧这厮手里。虽然那并非他本意。

    看到九歌冷漠的态度,君羽墨轲顿时回想起自己昨晚险些失手的事,藏在袖中的手越握越紧,用力之大,指节泛出青白,目光掠过她,抿了抿唇,道:“昨晚在河边对不起,当时并非有意伤你,只是”他别开视线,眼底闪过一抹强烈的妒忌,“本王不希望再看到你和他单独在一起,尤其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

    他不后悔自己昨晚的粗暴,心里甚是还有一点惋惜。

    在君羽墨轲眼底,九歌早晚都是他的女人,他只是提前行使自己的权利,唯一让他觉得不妥的,可能就是方式有点不对,他当时也想解开她的穴道,就怕她不听话

    九歌不知道君羽墨轲此时在想什么,听到前面他突然拉下面子道歉时,心里的气多少消了一些,可听到后面他霸道又专横的话时,怒火顿时不打一处来。

    笑话,他凭什么命令她!

    九歌冷冷地瞧了他一眼,沉默不应。

    对于昨晚之事,她不想解释,也没必要解释。

    从昨晚他那一反往常的疯狂态度上便可以看出,君羽墨轲不是信不过她,更不是信不过风兮音,而是对自己没有信心。

    既然如此,更加没什么好说的。

    事到如今,她没那兴致放低自己向他表明决心。

    久久听不到回答,君羽墨轲抬眸看了她一眼,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若无其事地问,“你今天怎么没来?”

    她不是知道风兮音今天回来松月客栈吗?

    不管是为了见他,还是为了帮楚翊尘要解药,都不该错过这么好的机会。而且风兮音走后也没单独去找他君羽墨轲定定看着她,突然很想知道原因。

    九歌冷冷瞥了他一眼,反问道:“没去不是正合你意?”

    君羽墨轲目光一顿,沉沉地看着九歌,仿佛要把她看透。

    九歌暂时还搞明白君羽墨轲的来意,生怕他故技重施,不要脸地点住自己的穴道,于是也不敢放松,毫不畏惧地迎上他的视线,面色镇定,看不出任何破绽。

    一片黑暗中,两人谁都没有移动,就这么冷冷的对峙着。

    君羽墨轲蹙蹙眉,受不了她那警戒的眼神,仿佛他是什么洪水猛兽似的,让她避之不及。他垂眸,掩盖住眼低的落寞,刚迈出一步,幽静的房间里立刻响起一个清冷的声音。

    “别过来。”九歌紧盯着他的动作,侧过身,俨然一副防守的姿态。

    君羽墨轲一愣,脚下顿了顿,抬眸看着她紧握成拳的双手,似乎明白了什么心中苦涩悄然而上,没想到她对自己竟已防备至此。

    刚才进来时,她其实睡着了吧,却被自己给惊醒了。

    记得在灵回之巅时,他每晚都会出去,回来时都像今晚这般翻窗而入,同样的悄无声息,可那时,她不会像现在这般警觉。

    看来他们之间有什么东西已经改变了。

    君羽墨轲自嘲一笑,缓步走到桌前,拿出随身携带的火折子点亮烛灯。他吹灭火折子,抬目看向九歌。

    昏黄的光线下,女子青丝未挽,柔顺的散落在肩头,身上只穿着一件单薄的里衣,一双美眸充满了戒备。

    君羽墨轲心里有些不是滋味,拿起桌上的茶壶摇了摇,听不见里面液体的流动,随手将茶壶放下,似是漫不经心的问:“九儿这么紧张,在担心什么?”

    九歌置若罔闻,一脸漠然地站在床前留意着他一举一动,虽然没有正面回答,但是行动已经说明了一切。

    “难道你认为本王会伤害你?”君羽墨轲强压下心中的刺痛,轻轻地笑了,只见他自言自语道:“也对,你对本王不设防备之时,本王却狠心将你刺晕,拿你去掉换人质救出母后以九儿眦睚必报的性子,是该记恨。”

    九歌皱了下眉头,不明白他为什么突然提起了往事。不过他所说的事,确实是这几天一直深深地扎在她心里头的一根刺。

    事发之后,她不止一次的想,如果当时他提前跟自己打声招呼,说清楚事情原委,也许她会像当初同意陪他上灵回之巅一样,提出相应的条件,就心甘情愿地以身陷囹圄为代价帮他救出太后。

    毕竟那时,她的心是向着他这边的。

    可他却辜负了她的信任。

    换做任何一个人,被枕边之人暗算,恐怕都不会轻易原谅。

    因为在乎,所以记恨。

    君羽墨轲倚在桌前,拿起一只茶杯在指尖碾转着,窗外幽幽的月光落入他的眼里,清晰寂冷。

    “正因如此,所以本王答应了九儿的要求,没有派兵追捕叛党,没让人一把火烧了灵回之巅,还放任叛党的眼线在身边哦,对了,”

    他放下茶杯,抬目看向九歌,语调平静道:“前几日还违背母后的意愿,在众目睽睽之下放了胆敢行刺本王和母后的逆党。这些事若传了出去,本王的威信可是会大受打击,皇兄若知道了,恐怕还会降罪下来。”

    九歌心中一紧,看了眼君羽墨轲嘴角有些讽刺的笑,垂下眼眸没有说话。

    虽然一开始君羽墨轲是利用里她,但不可否认,他对自己的包容和付出。

    因为楚翊尘,因为愧疚,她一而再再而三的对他提出了许多要求,这些要求站在朝廷的角度来看,都是包庇逆党的大罪,就算她爹郁凌云在,也不可能由着她性子来。

    可是君羽墨轲却放纵她任性胡来,为她打破了自己一贯的原则。甚至是忤逆自己的母后。

    想到太后,九歌心中又是一沉孰是孰非,只因角度不同罢了。

    正当九歌心神恍惚之际,君羽墨轲缓缓走到近前,俯首看着她的眼底,低低道:“所以九儿觉得,本王还要怎么做,才能换得你原谅呢?”

    九歌心中一动,愣愣地看着他,张了张口,却说不出一句话。

    君羽墨轲深深看了她片刻,忽地温柔一笑,抬手抚摸着她的脸,一如从前,在她耳边轻声道:“九儿,事已发生,多想无益,我们讲和可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弃女轻狂:毒妃狠〕〔最强医妃:邪王,〕〔护花高手在都市〕〔穿越之无敌狮王〕〔引辰〕〔修仙界生存手札〕〔这是你的江湖〕〔未来神时代〕〔诡事怪谈〕〔重生之祸害江湖〕〔神级女婿〕〔林间谷雨〕〔军火王妃:王爷又〕〔艾泽拉斯生存攻略〕〔荒神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