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DOTA2之翻盘〕〔亏出个二次元帝国〕〔狂武斗尊〕〔逆武通天〕〔男主的钱都给我花〕〔超自然事务管理局〕〔陛下,妾身不嫁!〕〔强势重生:傅少的〕〔叱咤风云林云免费〕〔顶级神豪林云〕〔霸总他又被离婚了〕〔圣墟〕〔神之七分〕〔双龙异世游〕〔光影传说1龙脉传奇〕〔顶级弃少〕〔顶级神豪〕〔林云〕〔妖孽高手〕〔炮灰女的另类修仙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恶女轻狂:误撩妖孽王爷 第九章 崖顶相遇
    孟津镇在黄河下游,沿河往上走,大概十天左右便能抵达归临渡。

    “楚兄,卓清就是在这里被杀的。”

    渡口边的树林里,到处都是踩踏的痕迹,相信这些天来追查凶手的人不少。

    有龙原陪同,楚翊尘很快就找到了当日打斗的地方,下了马,仔细勘察起周围的断木。

    根据多年行走江湖的经验,很快就发现断裂的树木不但有被剑气扫过的痕迹,还有被刀风削过的迹象。

    卓清惯用剑,剑气应该是他的,刀风莫非是漓儿?

    “龙兄,卓清可是死于刀下?”

    “对,一刀正中眉心,当场毙命。”卓清死时,龙原就在一旁眼睁睁的看着,所以记得非常清楚。

    仔细扫了眼树林里横七竖八的刀痕,顿时觉得不对劲,“但我们现在看到的这些刀痕,和卓清的死没有任何关系。”

    “那天我就在现场,看得非常清楚,杀卓清的女子除了最后一击毙命的手里刀,没再使用过其他武器。”

    楚翊尘神色一肃,“你能确定?”

    龙原郑重点头。

    “那这些痕迹是从何而来?”此行除了楚翊尘和龙原二人,还有追月奔月兄妹。兄长追月向来话少,但妹妹奔月却是有什么就什么的性子。

    龙原想了下,道:“如果我没记错,郁姑娘好像惯用双刀。”

    前年武林大会上的情形历历在目,但凡参加过的人,都对九歌那两把不知藏在何处的环首刀有些印象。

    “你的意思是郁姑娘?”奔月问。

    龙原摇头,非常肯定地重申道:“郁姑娘当日并未使用过长刀。”

    奔月一听,更加迷惑了,“这些刀痕细密而长,可见对方使用的极有可能是类似于环首刀的武器,如果不是郁姐,还能有谁?”

    “有人想栽赃嫁祸。”楚翊尘凝声道。

    他与龙原相交多年,龙原不可能也没必要谎。

    如果当日漓儿并没有使用武器,而这些刀痕又和紫阳剑气纵横交错,很显然,是有人刻意为之。

    目的无非是想把凶手和漓儿联系在一起。

    “追月,销毁线索。”

    龙原偏头瞥了眼楚翊尘,很想这不叫栽赃嫁祸,卓清本来就是郁姐杀的,他都亲眼目睹了,还能有假不成。

    不过罢了,他能理解楚翊尘。

    江湖上最不缺自诩正义的人士,一旦这些线索被别人发现,郁姐很可能就会成为众矢之的。

    过了河,便到了坞城地界,楚翊尘几人没有进城,直奔毒瘴谷。

    比起树林里的残枝断木,毒瘴谷里可谓是惨烈多了。

    据宿月宫被灭那日,大火烧了一天一夜,谷中毒物尽毁,宫殿被烧成废墟,由于动静闹得太大,先后引来了官府和不少江湖人士。

    等楚翊尘一行人赶到时,所有线索证据该拿走的都拿走了,不能拿走的也被毁得一干二净,整座毒瘴谷只剩下残垣绝壁,唯有谷外一排新立的土坟尚且完好。

    四人在谷内搜寻了一遍,除了追月在角落里发现几把柳叶飞刀外,其他人一无所获。

    “走,去崖顶看看。”

    如果真是漓儿重生归来,既然到了契风崖脚下,不可能不上崖顶看看。怀着一丝希望,楚翊尘带着龙原等人上了契风崖。

    一路上,没有发现九歌停留过的踪迹,却在崖顶看到了故人。

    “吁”

    楚翊尘深深看了眼站在悬崖边的白衣人,勒住缰绳,翻身下马,带着龙原三人大步走上前,朗声道:“风兄,好巧。”

    天上流云飘动,远处山峰巍峨,风兮音负手而立,从不离身的玉箫,静静地别在身后的玉带中,在微沉的天幕下,散发着莹白的光晕。

    一年多不见,他几乎没什么变化,还是那样清冽冷漠,不惹凡尘。

    “楚兄。”

    清冽的声音在雪峰顶淡淡响起,在场除了楚翊尘外,另外三人和风兮音并不熟悉。

    龙原抬眸,仔细打量了下眼前的白衣男子,抱拳为礼道:“千机阁龙原,见过风神医。”

    许是看在楚翊尘的面子上,素来孤傲不喜与外人接触的风兮音移目看向龙原,略略颔首算是致意,却未多言。

    公子都动了,浮生觉得自己也不能干站着,遂抬手,朝四人抱了一拳。奔月轻笑,拱手回礼,追月点头示意。

    “时隔两年,没想到竟然又在此处遇见风兄。”

    上次见面是在坞城城外,那时楚翊尘还是朝廷通缉的逆党。当时城门口查得正严,他随便找了辆马车蒙混出城,没想到那辆马车的主人竟是风兮音。

    当时他们都在用各自的方法寻找同一个人,两年后,又因同一个人在此相遇。

    风兮音只听马蹄声,便能猜到上山的人是楚翊尘。而楚翊尘在山顶看见风兮音也没感到任何意外。

    九歌的朋友不多,过了那么久,还能因为一丝捕风捉影的消息远赴契风崖的人,无非就那么几个。

    与楚翊尘不一样是,风兮音并未过多寒暄,直奔主题地问道:“楚兄可有消息?”

    楚翊尘点头,言归正传道:“卓清被杀当日,漓儿曾去坞城核武堂拿了一些兵器,其中就包含这种柳叶飞刀。”着,便从怀中掏出几只柳叶飞刀,“这些是在毒瘴谷发现的。”

    风兮音一震,不可置信,“如何证明是她!”

    “龙兄亲眼所见。”楚翊尘偏头看向龙原。

    龙原愣了一下,虽然不清楚风神医为什么也在找郁姑娘,却还是将事情原委如实道来。

    “今年武林大会结束后,在下受邀去清虚洞做客,随卓盟主一行人才刚抵达归临渡,却被一名身披斗篷的红衣女子拦住了去路。那女子便是郁姐,在下亲眼所见。”

    风兮音瞠着双目,声音清寒低哑:“你敢确定?”

    “绝不会有假。”龙原看向风兮音,并不隐瞒,“在下不但亲眼目睹了郁姐诛杀卓盟主的全过程,还同郁姐一起乘船到坞城。在船上也曾旁敲侧击确认过郁姐身份,她记得楚盟主,得知楚盟主被讨逆将军打下契风崖时,身上散发出的杀气不会有假。”

    风兮音看了眼楚翊尘,又定定望了龙原好半晌,极力把持才稳住了心神。

    默然转过身,慢慢低下头,望着脚下的万丈悬崖,藏在袖中的手紧紧握了起来,又缓缓放开。

    凛冽的寒风呼啸,拂起他细碎的墨发,衣袍猎猎作响。

    楚翊尘走前几步,临峭壁悬崖,与他并肩而立,清亮的目光遥望远方,“风兄,虽然我们还没找到,但漓儿还活着,还记得大家。等她办完事,一定会来找我们。”

    清朗而坚定的声音在山间回荡,风兮音眼睫微颤,缓缓偏过头,凝目看着楚翊尘刚毅的神色,抿唇未言。

    无言地又静立了片刻,回眸看向龙原,音色轻缓:“她还好吗?”

    龙原顿了下,点头,“除了不爱话,其他的,还好。”侧眸望了眼楚翊尘,轻笑道:“郁姑娘不知从哪学了一身诡异莫测的轻功,速度快的惊人,我就是这样被跟丢的。楚兄,我敢保证,如果郁姐想走,就算你在也不一定留得住。”

    那天他看得很清楚,郁姐能杀卓清,主要是以快取胜,她的武功招式虽然飘逸迅猛,但爆发力不足。制胜关键不是那朵气势如虹的蔓珠沙华,而是背后突袭的那一掌。

    先用九道红光吸引了卓清的全部注意力,然后近身重创卓清,接着夺剑、断剑,以断剑为幌,暗藏精刀,。

    整个过程行云流水,快而准,准而狠,没有任何思考时间,仿佛演练了千万遍,全凭下意识反应,一击必中,必杀。

    风兮音敛了神色,终于抬起双眼,静然抬眸,看向楚翊尘,“楚兄,告辞。”

    “这么快?”楚翊尘微愣,“虽然漓儿还活着,可如今不知去向,你难道不想见她一面?”

    风兮音冷冽的目光遥望前方,语气清寂涩然,“若有缘,自会相见。”

    他就在梅林,她若想见他,自然会来。

    若不来,那便不见。

    罢,转身朝山下走去,雪白的身影仿佛融入铺天盖地的雪色中,山风冰凉,拂起他细碎的墨发,冷然的背影多了几分清寂。

    “楚兄,”龙原看着雪地上那抹越走越远的白色人影,低声问道,“既然都来了,风神医为何不再找下去?”

    楚翊尘收回视线,目光凝在龙原的脸上,轻叹道:“他一直都这样,默然付出,不问结局。”

    “什么意思?”龙原听的云里雾里。

    奔月笑,顺口接道:“就是风神医不主动。”

    什么主动?不知前因后果的龙原一脸茫然。

    江湖人都知道,风神医住在洛川山上的梅林,鲜少外出。这都千里迢迢来找人了,还叫不主动?

    想到这,龙原突然有些好奇,风神医向来清高淡漠,怎么会来找郁姐?莫非有什么关系?

    可郁姐不是宁王的人么?

    就在楚翊尘上山不久,契风崖下,又来了一群黑衣人,为首的是个形容冷酷的中年男子,一行大概二十来人,皆守在毒瘴谷外,没有进谷,像是专门过来为了迎接什么。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恶女轻狂:误撩妖孽王爷》,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修系统法则〕〔一睡成瘾:邪性总〕〔这个副本不简单〕〔诸天万界旅行系统〕〔宇子之谶〕〔我是个狼人〕〔一名封神〕〔科学修仙最为致命〕〔贩梦天平〕〔都市最强狂婿〕〔美女总裁的贴身兵〕〔超级红娘:王爷你〕〔重生之假装是个聪〕〔户外直播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