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奋勇高歌〕〔白姝娆阎夜冥〕〔神级透视〕〔阎夜冥免费阅读〕〔豪婿(超级女婿)〕〔韩三千苏迎夏免费〕〔上门狂婿韩三千免〕〔华丽逆袭韩三千〕〔功名〕〔豪婿韩三千苏迎夏〕〔入赘狂龙〕〔苏厨〕〔华丽逆袭〕〔蛮行纪〕〔豪胥韩三千小说全〕〔王猛的无尽战争〕〔仙游四海〕〔帝少是个宠妻狂〕〔天庭紧急电话〕〔疯狂炼妖系统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恶女轻狂:误撩妖孽王爷 第十八章 告知往事
    宣于祁眸光微抬,凝望着墙壁上的星象图,面上浮出一丝淡淡的笑,笑容极悲,“在有星星的夜晚,你抬头往天上看时,最亮的那颗星就是她。”

    九歌愣住了,顺着宣于祁的视线,呆呆地看着星象图,脸上尽是不敢置信的神情,眼睛却不由自主地蒙上一层白雾,一点一点的,模糊了她的视线。

    愣怔半晌,缓缓偏头看向宣于祁,声音艰涩,“你说无双死、了?”

    宣于祁仰头望天,深吸一口气,紧紧地闭了一下眼睛,道“她替我挨了一刀”死的悲壮而凄凉。

    他永远都忘不了无双临死前的那一跪,那一声卑微的哀求。

    她追逐了他一生,喜欢了他一辈子,终究在他心里烙下了不可磨灭的痕迹。

    失去她,可能今生再也不会遇见第二个她了

    有什么滚烫的液体,掉落在自己手背上,九歌浑然不觉,眨了眨眼睛,泪水不断的往下流,神情却是一片木然,脸上是震惊,是不可思议,面容悲怆难忍。

    “这两年究竟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她一出来,世界都变样了。

    她所经历的苦难,全都是自作自受,可无双那个傻丫头做错了什么?

    怎么会连命都搭进去了?

    宣于祁心中满是愧疚和悔恨,视线落在九歌身上,俊雅的容颜浮现一层淡淡的凄凉,“上次商船爆炸后,朝廷得知我贩卖黑火的消息,借机查抄了相府,丞相府所有人都遇难。”

    忆起往事,宣于祁心中有些不是滋味。

    他和宣于承的感情并不深,和皇后宣于燕更是只见过寥寥几面。

    这两人虽然名义上是他的父亲和胞姐,可除了血缘关系外,一家人几乎没怎么说过话,陌生的比旁人还不如。

    哪怕知道他经常被人刺杀,宣于承也没有任何举动,从未向他问及过此事,更加不会派人彻查。

    或许,宣于承很早就料到自己有这么一天,为了不牵连拖累他,有意疏远,父子两互不干涉。

    九歌呆怔看向宣于祁,喃喃道“所以你现在?”

    “如你所见,一无所有。”宣于祁面上故作轻松,唇边浮起自嘲的笑“出了这座山庄,也许明天就暴尸荒野。”

    以前经商时树敌太多,而今身边都是皇上的眼线,为了给自己留条后路,傲古坠尘他们是不会再现身了。如若下了这座山,即使睿帝不杀他,任何一个会武功的仇家,都能取他性命。

    九歌的神色僵住了,脸色苍白得可怕,心中悲坳的情绪变成了惊骇,震撼,眸光空洞地看着前方,定格了半晌,像是想到什么,面色倏地一变,侧眸,紧紧地盯宣于祁,身上迸发出浓烈的寒意,“凶手是谁?”

    宣于祁垂下眼帘,低声道“杀手盟,无声。”

    “幕后主使?”

    宣于祁眸光一怔,深深看了眼九歌,道“别想了!这里不是我们生活的那个社会。”

    “先不说你能不能得手,就算得手了,然后呢?天下大乱吗?我们可以不在乎,但别人呢?当今朝廷对君羽家最忠心耿耿的两人,一个是无双的父亲,蔺太傅,另一个,定北侯郁凌云!你能与他们为敌吗?”

    九歌瞳眸一瞠,愣了愣,放在桌上的手紧握成拳,指尖微微抽搐了两下,极力压制着心中的愤懑和憎恨,若不是体内功力尽失,桌子定然粉身碎骨。

    宣于祁看着她,轻叹道“至于无声那边,打从无双死后,他便在江湖上销声匿迹了。人不见人,死不见尸,恐怕只有刺客盟的楼中月才知道他的下落。”

    九歌心中一动,眉头微蹙,“楼中月?”

    “你认识?”

    “听名字有些耳熟。”似乎在哪听过,就是想不起来。

    宣于祁想了下,低声提醒,“楼中月是刺客盟盟主,当初在樱城外的灌木林里,你应该见过。”

    九歌深深看了眼宣于祁,低头沉思起来,想了没一会,眼前视线一模糊,头开始隐隐作痛

    每次运功过度,内力尽失的时,身体都会出现各种反常的情况。

    有时是毒发,疼痛无比;有时是手脚麻木,毫无知觉;这次算是轻的了,只是头疼。

    九歌回过神,伸手捂住自己的额头,沉沉地拍了两下。宣于祁疑惑看着她,“你怎么了?”

    九歌抬起手扶着额角,尽量将声音放平,“没事,老毛病了。”

    宣于祁眸中闪过疑色,还想再问什么,外面突然响起一阵敲门声。

    “公子,午饭备好了。”

    “好,马上就来。”宣于祁扬声应了一句,转过头来,定定地看着九歌,“一会吃完饭,让李婶下山去给你请个大夫?”

    “不用,”九歌轻轻摆了摆手,道“我的病,大夫医不好。”

    说着,缓缓站起身,抬眼看着前面,视线有点模糊,微微闭上双眼再睁开,如此反复了一会儿,终于清晰了。

    “走吧。先吃饭,其他的事,过两天再说。”

    等她功力恢复,再谈报仇之事。

    宣于祁的视线,稳稳的凝在九歌的脸上,将她的一举一动尽收眼底,面上闪过一丝复杂,眼底隐隐有些担忧,几次欲言又止。

    九歌回过头,冲他微微一笑,“放心,真没事。”

    宣于祁叹了一口气,终是没再说什么。

    他知道,九歌对自己有所隐瞒,不说多半是怕自己担心,他又何尝不是。

    无双临死前武功被废,相府被炒另一层原因是因为宣于承曾经掩护过前朝太子,也就是楚翊尘,这两件事都已经过去了。

    说出来,徒添伤悲。

    用完饭后,宣于祁提议去山上走走。

    瞅着他眼底掩藏不住的雀跃和光亮,九歌大概猜到和什么有关了,

    不管是在两年前还是现在,能让宣于祁喜形于色的事情没几件,而让他兴奋又期待的事,除了穿越回去,别无其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明荒唐皇帝有属〕〔猎魔奇异志〕〔重生八零:媳妇有〕〔抱定大佬不放松〕〔安素东沐灵烟〕〔寻梧记〕〔宋辞霍慕沉小说免〕〔养只宠物是大佬〕〔楼主大人求放过〕〔上门龙婿〕〔快穿:反派女配,〕〔他是病娇灰姑娘〕〔高冷慕少狂宠妻〕〔豪婿韩三千苏迎夏〕〔穿越农妇的古代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