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通天玹主〕〔抗联薪火传〕〔万古第一狂帝〕〔热力学主宰〕〔绝代枭神〕〔亲爹系统我是谁〕〔我在创造炼金术〕〔有系统就是任性〕〔帝道为王〕〔临神传〕〔穿越异界邪帝〕〔HP之达力的逆袭〕〔战天道〕〔鳯归兮〕〔第一神婿〕〔都市王牌高手归来〕〔我真的重生了〕〔电竞之时拿九稳〕〔快穿攻略男神指南〕〔白少你家老婆又露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恶女轻狂:误撩妖孽王爷 第十九章 如果能活着
    水云山北坡有一块相较平坦的地势,两年前,九歌走过这条路,记忆中应该种满了树,而现在被伐的所剩无几。

    剩下的几颗独苗上面缠了一条长长红线,红线在树与树之间来回牵绕,刚好在北坡圈出一块空地,这还不止,有些红线沿着剩下的独苗蜿蜒到山顶,远远望去,就好像在山坡与山顶间,搭了一座红色彩桥。

    九歌疑惑地看着宣于祁,“你的杰作?”

    宣于祁笑着点头,“看出是什么吗?”

    九歌瞥了他一眼,面不改色地陈述道“树上牵红线,你想当月老。”

    宣于祁唇角一扯,“如果我是月老,第一个给你牵红线。”

    “谢谢,不用。”

    宣于祁笑了笑,抬首望向山坡上纵横交错的红线,道“那是我圈出来的一块地,不出意外,明年三月,这里将会出现世人罕见的天象奇观。”

    “九星连珠?”九歌不假思索地回道。

    “九星连珠三年一次?”宣于祁斜眸睨她一眼,不客气的鄙视道“电影看多了吧?”

    别人可能不明白他的意图,但他不信九歌会不知道。

    九歌瞥她一眼,表示自己很无辜,‘九星连珠’是她唯一想到的天象奇观,电影上不都这么演的么?

    不过这话她没说出了,免得坐实宣于祁的鄙视。

    “你书房里挂那么多星象图,就是为了研究这个?”九歌不想扫宣于祁的兴致,问了个比较有水平的问题。

    “算是吧,但这只是其中一部分。”宣于祁看着九歌,神色忽转认真,道“一年前,我在风兮音的梅林看到一本《阴阳历》,上面记载了有关天地阴阳五行,二十八宿变换规律以及近几百年来的奇闻异象。我根据书上所载进行了推演,发现最近一次天象异变在睿帝贞已年十二月,和你穿越过来的时间非常吻合!”

    “为了证实自己的猜测,我问过郁珏,在你被狼群袭击的那天晚上,沙漠上确实出现过星象异变,他亲眼所见。”

    九歌眸光微抬,定定看着宣于祁,“你怎么能确定,下次星象异变就在这里?”

    “算得啊,”宣于祁道“二十八星宿按其方位,对应四象,分为东、南、西、北四宫,对应季节,可占风雨阴晴,我在梅林时,按《阴阳诀》所记载的星宿运行规律,大致推算出下次星象异变地点在陕塬以西的泾渭平原,这才冒险离开梅林,来了京城。”

    在狱中半年,不受外界干扰的情况下,他进一步推算出具体位置,就在圣宁十里外的山脉上。这才和睿帝谈条件,要回了水云山。

    而当初,正因为看出这里风水极佳,才花重金买下。

    九歌对宣于祁怎么推算出来的并不感兴趣,只对一点非常好奇,“你懂天文知识?”

    “难道你不懂?”宣于祁面不改色地反问一句。仿佛天文地理是人人都应该知道的常识一样。不懂才叫奇怪。

    九歌面无表情地看了宣于祁一眼,别过头,不想跟他说话。

    宣于祁不动声色地瞧着九歌故作淡定的神情,眼中带了星星点点的笑,抬手擦了擦鼻子,若无其事道“我是商人,最信风水。在现代时,研究了几年易经,到了这里,也喜欢和钦天监的人来往,所以对天文地理,五星运行略知一二。”

    “按你的推测,明年三月星象异变之时,便会扭曲时间,打开时空之门,再穿越回去?”九歌淡淡一语,言明关键。

    宣于祁敛了神色,抬眼望向远方,凝声道“古人有句话讲的很对,做事讲究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星象只是‘天时’,还缺‘地利’!”

    “你是说墨玉珏和石匣?”

    宣于祁郑重点头,“墨玉珏我不担心,两块都在风兮音那里,他答应过,到时会借我一用。最主要的还是石匣,至今仍然没有下落。”

    九歌默了会,开始说风凉话,“你能推算出星象异变的地理位置,就不能算出石匣所在?”

    “能,怎么不能!”宣于祁斜她一眼,轻笑道“我不但能算出石匣所在,还算出了这两年你被困在契风崖下的山谷里。怎样,厉不厉害?”

    “你还可以再厉害一点。用什么媒介,直接推算出时间隧道的位置,把自己送回去得了。”

    宣于祁点头,“正有此意!”

    九歌抽了抽额角,继续言归正传,“我粗略估量了一下,红线圈出来的范围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从北坡到山顶终点,少说也有五、六里,星象异变的时间会持续多久?够你从这跑到山顶吗?或者说,够你从山顶跑下来吗?”

    最后一句话,带了点弧音和质疑,清淡的语气中,有几分微不可查的调侃之意。

    “还有半年时间,我会把范围继续缩短。”宣于祁觉得很伤神,就会欺负他不会武功。他的事,他自会比幸灾乐祸的人更加上心。

    说到这里,突然想起一件事,斜眼睨着九歌,“到时候,你一起走吗?”

    九歌呼吸一滞,低眸看着足下,淡淡道“如果能活到那个时候,就和你一起走。”

    “什么意思?”宣于祁心中顿沉,眸色深深地看着九歌,“你到底怎么了?”

    九歌飘忽一笑,缄默不言。

    这时,天空突然响起一声鹰呖,呖声青脆嘹亮,震耳发聩,响彻空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医路芳华〕〔战神之巅峰奶爸〕〔我能领悟万物〕〔精灵之新兴时代〕〔乡路有花香〕〔鬼命阴倌〕〔龙玄传奇〕〔祭司大人:别撩我〕〔全民武修〕〔我的少女城主与无〕〔大梦境中的武侠〕〔一代骄雄吴诗诗楚〕〔豪门盛婚:总裁的〕〔穿成年代文里的霸〕〔一切从成为提督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