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哈利波特之罪恶之书 第一千六百五十一章 海尔波的回忆
    午间的阳光透过残破的纱帘落入室内,照亮了满是灰尘的老旧地毯;因墙纸剥落而斑驳的墙壁上,已经爬上了暗绿色的苔藓。

    年久失修的屋顶显然是早已经有了多处裂隙,由于漏雨渗水形成的水渍不仅在那天花板上形成了千奇百怪的图案,甚至还因为反复的渗湿与阴干变得层层叠叠。

    至于这屋里剩余不多的老旧家具,那自然更是大都破损不堪了,就连恩斯和海尔波所坐的椅子都时而会随着他们的细小动作发出不堪重负的哀鸣。

    整个屋子里,充满了腐朽的气息。

    “好了,孩子……你现在可以问了。”

    事实上,自海尔波一边把玩着那根得自恩斯的斯莱特林蛇杖、一边随口说出这句话来之后,屋里就开始陷入了好一阵的沉默。

    当然,此刻在恩斯的心中无疑是堆积着诸多疑问的。只是当海尔波摆出了一副坦然倾听的模样以后,不知为何,恩斯突然便又一个问题都不想问了。

    毕竟,像这种状况对他而言未必也有点儿太诡异了些。

    然而,也不知道是不是出于时间变得足够充裕了的缘故,正坐在窗户旁的海尔波的耐心,也随之变好了许多。

    在恩斯抿着嘴不发一言的这段时间内,他也没有去开口催促,只是兀自翻来覆去看着手里那根银光闪闪的蛇杖,仿佛是在欣赏着一件百看不厌的艺术品一般。

    屋子里的霉味,在这安静的空间内显得好像变得格外明显了一些,使得恩斯觉得连空气都愈发令人烦躁了起来。

    “这难道是一场摧残人心的拷问吗?”

    类似于这样的想法,不由得便在恩斯的脑海之中一闪而过。不过很快,这种想法就令他自己都忍不住扯了扯嘴角暗自嗤笑。

    对方可是上古黑巫师卑鄙的海尔波!就算想要对他不利,也不可能会使用这种只有麻瓜才会使用的所谓“心理战术”。

    不过,或许也正因为坐在那里的是海尔波吧!像眼下这种一片死寂的独处时间,就更让人深感压抑了。

    待得又坚持了好几分钟之后,恩斯终于忍受不了那随着时间推移而成倍增长的压力,略略深吸了一口气。

    “海尔波,你要我问你问题是吧?那就请你明明白白告诉我,你为什么要带我到这里来?或者更确切地说……为什么是我?”恩斯死死盯着窗边的对方道,“可别告诉我只是想找我来聊聊天什么的,我虽然年纪还不大,可也不是什么好糊弄的小屁孩了!类似这样的鬼话,我可是不会信的。”

    另一边,听到恩斯总算是开口了,海尔波这才稍稍抬起头看了对方一眼。对于恩斯那锐利的目光,他似乎全然没有在意。

    “也不枉你考虑了那么久,这的确是一个好问题。”

    海尔波在看了看恩斯以后,便复又垂下眼帘继续望向了手中的蛇杖,口中同时慢条斯理地道:

    “只是,其实最根本的答案,我可早在之前就已经告诉过你了的——还记得吗?我说过,你是萨拉查·斯莱特林的后人;而我呢,则是……嗯,该怎么说呢?是他的仇人?”

    海尔波这么说着,忽然便很是随意地摆了摆正拿着蛇杖的左手,兜帽下的阴影中传出了几声意味不明的轻笑。

    “和你说句实话吧!我和你的先祖萨拉查·斯莱特林之间的关系,还真不是一句‘是敌是友’就能说得清楚的……”

    不知不觉间,海尔波已经自顾自地沉浸到了曾经的那段回忆中去,就听得他继续道:

    “在他还是个比你现在还小的孩子时,我就和他认识了——想当时我还被他叫过十几年的‘老师’呢!”

    “由于他从小就性格和我很像,对魔法知识充满了渴望、对魔法研究更是痴迷不已,为了追求魔法的真谛、丝毫不会顾虑那些常人所忌讳的事物与观念。说真的,那个时候我是真的以为,我终于找到了一个称心如意的学徒。”

    “然而,”说到这里,海尔波兜帽下的表情忽然一变,“自从他在那次增长见闻的远行归来之后,虽然一开始他并没有明显地表现出来,但我还是敏锐地察觉到了他的变化——他对魔法的热情虽没改变,可是他的理念却和以前不一样了。”

    “他开始对魔法研究中的禁忌产生抗拒、开始对人性、对道德变得越发在意,最后甚至对我亲自教给他的魔法的本质都产生了猜疑!”

    话至此处,海尔波忍不住摇了摇头,语气中已经带上了一股淡淡的失望。

    “而这一切变化的源头,”他沉声道,“就是他在那次远行途中偶然遇到的一个和他年纪差不多的少女——罗伊纳弥拉。”

    在听到这个有些奇怪的名字时,恩斯不禁有些疑惑地嘟哝着道:

    “罗伊……纳弥拉?”

    “不知道是谁?没关系,”海尔波随之补充道,“她后来的名字你一定听说过的,自她和一个男人在一起之后,她就改名为‘罗伊纳·拉文克劳’了。”

    “啊!”

    恩斯一听,顿时瞪大了眼睛,露出了一副了然的神情。

    而在窗边,海尔波这时才接着刚才的回忆继续道:

    “当然,不管怎么说,萨拉查都是我花了十多年时间培养起来的巫师学徒,再加上他的天赋也着实令人满意。虽说他因为魔法理念的关系而与我争吵了一次,之后我还关了他的禁闭。可当时的我,却还并没有想要拿他怎么样的打算——教导学徒,自然不总是一帆风顺的,不是吗?”

    “但是,”海尔波挑了挑眉道,“在禁足期间,他却趁我不注意溜走了——他甚至连他的家人都没有联系过,就一个人跑去找罗伊纳弥拉了,这一走就是好几年。”

    “‘好几年’?”恩斯闻言,下意识地这般重复了一遍。

    “怎么?以为活得足够久了,就会对几年的时间变得毫不在意了吗?”海尔波淡淡地道,“我的日子也是一天天过的——倒不如说,越是活得久了,就越会感受到时间的足迹是那么地清晰。而只有那些老糊涂的普通人,才会令自己的时间概念变得模糊不清……”

    ://8/46_46158/407645042.ht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8。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全职游戏分身〕〔逆世腹黑灵魂师〕〔永生天碑〕〔圣源武祖〕〔寒门长姐是纨绔〕〔轮回学府〕〔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总裁的廉价小妻子〕〔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尊圣杀〕〔原来我生而不凡〕〔首长大人晚上见:〕〔掉入异世界也要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