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快穿之总有男神想〕〔乡村透视仙医〕〔重生之武神大主播〕〔钢骨之王〕〔女神的最强高手〕〔炮灰来袭:嫡女,〕〔猎杀者游戏〕〔我的钢琴有诈〕〔异界之喜剧为王〕〔我是个假的圣人〕〔山沟知万界〕〔良夫晚成〕〔重生日本做大叔〕〔量尸人〕〔启禀陛下,娘娘又〕〔陆羽非人哉〕〔朕有帝皇之气〕〔绝世斗神〕〔女配一心修仙〕〔漫威世界中的赛亚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哈利波特之罪恶之书 第一千六百五十二章 你想说什么?
    被一个以赫赫凶名著称于世的黑巫师带到了一处完全陌生的地方,说实在的,恩斯在来的路上甚至都已经做好了要承受巨大痛苦……乃至于迎接死亡的心理准备了。 . .co

    可谁知道,除开在交谈前那一小段连惩罚都谈不上的静默以外,剩下的时间却莫名就变成了“听邻居家的老爷爷讲故事”一般的微妙状况。

    要不是海尔波斗篷底下所掩盖的躯体令恩斯印象太过深刻,以至于始终无法让人完全安下心来。说不定,他都要觉得这样的场面兴许还颇有点儿爷孙和睦的温馨了!

    “……不得不说,罗伊纳那个孩子的确是这世间少有的智者。她的聪慧,从来就不止于对魔法的研究,在其他方面也都同样智慧非凡。那个时候,我虽然还未拥有如今这具身躯,可是在魔力、精神力水平都位于巅峰时期的我,光凭罗伊纳和萨拉查的本事也仍是奈何不了我的。”

    海尔波依旧在继续往下讲述着他曾经与霍格沃兹四名创始人的因缘旧事。

    他说到本是他学生的萨拉查·斯莱特林从忤逆到背离,再到因为发现了他暗中拿普通巫师做魔法实验而幡然觉悟,与罗伊纳·拉文克劳两人试图联手将他拘禁起来。

    只是,至少据海尔波所描述的情况来看,当时尚还非常年轻的萨拉查和罗伊纳完全就不是他的对手。两者制定的计划,好几次都被海尔波提前看穿并破坏掉,数场短暂的正面交手也都是以他们两人的负伤逃离而告终。

    在那个时候,海尔波甚至都并没有太过在意这些事,还在想着应该要如何将自己那个学生的理念给“纠正”回来。

    老实说,在听到这里时,恩斯还是不太相信的。他觉得,就算海尔波到此为止所说的都不是谎言,那多半也是一种由于太过主观而形成的一厢情愿罢了。

    然而,紧接着,却听得海尔波的语气又忽然低沉了下来。

    “可是,当那两个不停胡闹的孩子突然间又认识那个叫做‘戈德里克·格兰芬多’的大男孩之后,一切就完全不同了!”

    他边回忆着,边颇有些恼火地道:

    “那小子只要热血一上头,就立刻会变成一个彻头彻尾的好战分子。凭着得自鲁莽之剑的身体强化能力、从小练习的剑术与体术,还有他那胡乱使用的各种近身魔法,根本就是绝大多数巫师的克星!当他与罗伊纳、萨拉查两人配合起来之后,即便是我也只能一再地选择避其锋芒……”

    没有对自己不敌对方的挫败经历避而不谈,这便使得恩斯忽然就觉得,海尔波所说的这些往事好像也并不是那么地不可信了。

    “对了,”恩斯听着听着,忽而又忍不住插嘴道,“你刚才提到的‘鲁莽……之剑’,是指格兰芬多宝剑吗?”

    “哦,是这样没错,”海尔波稍稍一顿便随口道,“戈德里克显然是将他那柄宝剑传承额下来,现在……我记得应该是在那个叫‘哈利·波特’的男孩手上吧?我如今身上这些伤,最初还是从他当胸划开的那一剑开始的——”

    在说到这儿是,海尔波还下意识地抬起左手,在自己胸腹间轻抚了一下。

    只是,比起被陨石活生生磨掉之后、又被玛卡一再痛击的严重损伤来,那一道曾经几乎给他开了膛的伤口,却早在几天前就已经愈合了。

    等海尔波随意地回答了一下恩斯的疑问之后,他便又接着刚才的内容说了下去。

    他提到了自己与萨拉查等三人在那以后好几年间的斗争,提到了他们三个后来又遇见了年龄比他们几人还要小一些的赫尔加·赫奇帕奇。

    在说起赫尔加时,海尔波甚至还直接告诉恩斯说,赫尔加是霍格沃兹四名创始人中唯一一个没有直接参与到与他交锋的斗争中去的。

    “……所以,我也从来就没有打算要为难过她。”海尔波一摊手道,“可是我却并不知道,她其实一直都在罗伊纳的请托下,为最后将我封印起来而默默地做着各种准备。包括制成这根玩意儿的材料准备——”

    在说起这件事时,他还冲着恩斯晃了晃手里的蛇杖。

    “以及,一口为我专门‘定制’的棺材!”

    话音未落,蓦然间,海尔波将手中的蛇杖冷不丁地抛向了恩斯。后者一见,连忙下意识地伸手给接住了。

    “知道吗?这可不是用白银制造出来的——它本身是一种名为‘灵魂木’的树芯。灵魂木的木料可以封存灵魂、而其宛如白银的树芯则更是可以将灵魂‘钉’在原地。再加上蛊惑之碑对灵魂与*的双重侵蚀,我被死死地压在了地下,这一封就是一千年!”

    具体的封印过程显然还有很多细节可以讲,不过海尔波似乎并不想提及那段最令他感到恼怒的往事了,所以干脆就直接跳了过去。

    而由于对蛇杖又重新回到了自己手中的惊讶,恩斯倒是也没有去注意到这一点。他只是一直在想,海尔波像这样将封印他自己的方法直接就说了出来,这真的好吗?

    稍事片刻,恩斯这才不由得蹙起了眉头道:

    “海尔波……你说了那么多,我似乎却依然没有听到有关你‘特意抓我过来’这件事所应有的解释吧?还是说,你其实就根本没想要告诉我?”

    “哦!孩子,你难道还没有明白吗?”海尔波微微抬起头,直视着恩斯道,“很明显,我是根本就没有和你们那麦克莱恩教授拼死拼活的理由的——非要说的话,就算是一定要有一个人来继承萨拉查的意愿接着同我作对,那个人也应该是你才对!”

    “啧。”

    恩斯显见是越听越糊涂,禁不住就砸了咂嘴。

    当然,他倒也不是不明白海尔波的意思。按理来说,或许确实就如对方所说的那样,这个责任应该由恩斯这个斯莱特林的继承人去背负。

    甚至就连海尔波的封印被解除这档子事,也是他直接造成的。

    说到底,玛卡……以及那些一直在前线奋斗的巫师们,全都只是在为他折腾出来的这场麻烦“擦屁股”罢了!

    “海尔波,你到底想要说什么!”

    如果觉得好看,请把本站推荐给您的朋友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给我一张复活卡〕〔超强吸妖器〕〔极品赘婿苏允〕〔奕王〕〔修真家族平凡路〕〔隔墙追到时先生〕〔云安安霍司擎〕〔最强斗音〕〔穿越种田,山野汉〕〔穹平纪事〕〔他是病娇灰姑娘〕〔三千铭契目录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