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哈利波特之罪恶之书 第一千六百六十八章 哑炮女仆与诡异的镜子
    迷蒙的水汽在浴室中蒸腾着,使得偌大的浴池变得朦胧不清,偶然侧头瞥见那么一两处精致的人鱼雕像,莫名便又增添了些许神秘的美感。『→お看書閣免費連載小説閲讀網c .k.a.n.s.h.u.g.e.co

    平日里桑德里娜洗澡时,通常都只是在旁边的匆匆洗刷干净身子就结束了,像今晚这般独自享受一整个大浴池的情况,对她来说无疑是一种奢侈的行为。

    “呼——”

    桑德里娜舀起一壶水,自脖颈间倾泻而下,那流动的温暖在肌肤上轻轻滑过的感觉,令她不禁微微眯起了双眼。

    在幽幽叹息了一声之后,她才抿着嘴、轻撩着湿润润的发丝暗想道:

    “果然还是因为太困了的关系吗?怎么麦克莱恩先生只是随口一说,我就下意识地照做了呢?”

    一边这么胡乱地想着,桑德里娜一边看着水滴在指尖陆续滴落。那仿佛能将人融化的暖意,让她的眼皮更加沉重了些,好似随时都会就这么睡过去一般。

    桑德里娜拍了拍自己红彤彤的面颊,告诉自己可不能在这里睡着了。

    而兴许终究还是不习惯像这样安逸地享受泡澡的闲适,即便这确实非常舒服,桑德里娜还是很快就离开了浴池,裹起浴巾往大门口走去。

    可是,就在她经过浴室侧面的镜子前时……水汽氤氲之间,镜子里似乎有什么东西,突然就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唔?”

    桑德里娜稍稍停了下脚步,有些疑惑地朝着镜子那边又多看了几眼。只是白花花的水蒸气遮在眼前,叫她有些看不真切。

    因为正赤着脚,踩在潮湿的石雕地板上有点儿滑腻,为了防止滑倒,桑德里娜小心翼翼地往镜子那边走去。

    随着与镜子离得越来越近,那镜中的自己也变得愈发地清晰了起来。

    没有什么异常——除了正裹着浴巾、湿漉漉的长发在肩头纠缠着垂落腰际的桑德里娜自己以外,就只有那白茫茫的水汽,一切似乎都很是正常。

    她下意识地抬起手来捋了捋自己那栗色的发丝,表情看起来好像有些迟疑——刚才在往镜子这边下意识地一瞥时,她觉得自己应该是还看到了什么有些违和感的东西的,不过现在看来,那估计也仅仅是由于困倦而看错了罢了。

    在犹豫着又停留了一下之后,桑德里娜还是转过身,继续往门口走去。

    然而就在她转身的那一刹那,眼角的余光却忽地看到,镜子中的自己居然没有动,依旧保持着撩动发梢向前观瞧的姿势。

    这一回,桑德里娜终于是被吓着了,忙不迭地就朝着镜子的反方向退了一步。可就是那一步,却令她脚下一滑,“砰”地一声重重地摔倒在了地上。

    由于身上只有一条薄薄的浴巾,说实话,桑德里娜这一下摔得可着实不轻。只见她伏倒在浴室的地板上哼哼了好一阵,这才忍痛挣扎着坐起了身来。

    而在这整个过程中,那镜子里的“桑德里娜”却始终没有动弹——“她”只是用一种冰冷的眼神默不作声地望着镜子外的“本人”,一直到对方缓缓爬起来时,才悄无声息地淡去了。

    桑德里娜的膝盖和手肘都摔破了,脚踝似乎也有点儿扭伤,可就算身上再痛,也及不上她心中的愕然。

    她是一个哑炮,从小就是与魔法无缘的。她看不到各种各样的神奇动物,也看不到大多数或有趣、或奇异神秘的魔法现象,像这种无意间看见镜子里发生的诡异景象的情况,对她来说本就是一种不可思议的事情。

    不过……非要说的话,其实除了一开始的惊吓以外,此刻她心中更多的却是一种混杂着诧异于惊喜的复杂情绪。

    “难道说——”

    桑德里娜伸手在镜子前晃了晃——虽然镜中的人影已经恢复了正常,可她内心的期待却反而变得旺盛了起来。至于刚才的困意,早就随着这一系列的意外而飞到九霄云外去了。

    可遗憾的是,在那之后她又等了好一会儿,却再没有等到镜子里的自己出现任何异样的变化。

    一直到……当她将手掌试探性地触碰到镜面的那一瞬间。

    “啊!”

    冷不丁的,镜中的那个“桑德里娜”猛然伸出了手来,一把抓住了她纤细的手腕。“她”用阴冷无比的眼神看着镜外真正的桑德里娜,一种令人恐惧的气息自镜面之中向外飘散了出来。

    但是很快,正当桑德里娜惊恐地感觉到,那只手上猛地传来一股巨力的下一秒,一切倏然便消失了。

    镜中的人影恢复了正常、那只探出镜面的手掌也化为了虚无,本以为自己要被拖入镜子里的桑德里娜,也只是“咚”地一下狠狠地撞在了镜面上。

    “哗啦——”

    镜子被撞成了一地的碎片。

    ……

    “嗯?”

    就在桑德里娜遭遇意外状况的同一时间,在塔楼顶层的那个房间里,玛卡正略显疑惑地盯着吞噬之镜猛瞧。

    因为想要深入研究海尔波的这件魂器,他才刚刚将镜面上的“傲慢”符文解除掉。为了不让布洛瓦堡受到什么影响,他还特意按照自己先前针对镜子的封印,在这间房间里设下了数道严密的隔绝性防护。

    在解除封印的那一刻,玛卡原以为自己就又要承受如当初那般的强大吸力了。可谁知道,当他稳固自己的灵魂、打算硬抗着吞噬之镜的力量去仔细研究一番的时候,却发现预想中的吸力并没有出现。

    这显然是一个玛卡所没有料到的异常情况。

    “这……”

    玛卡蹙着眉犹豫了片刻,在左右考虑了一下之后,便还是决定立刻中止这次的研究计划,重新用灵魂规则符文将吞噬之镜给封印了起来。

    待得封印完成,他就挠着头皮,照旧陷入了沉思当中。直至次日清晨,又“浪费”了一个晚上的玛卡才将吞噬之镜重新收了起来,解开了房间里的防护走出了房间。

    而等玛卡又是第一个去到餐厅,准备吃点早餐填一下肚子时,他便发现平日经常在早上帮助他看报纸的那名女仆突然换人了。

    “请问那个……桑德里娜呢?她今天休息吗?”玛卡随口问道。

    如果觉得好看,请把本站推荐给您的朋友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全职游戏分身〕〔永生天碑〕〔圣源武祖〕〔逆世腹黑灵魂师〕〔寒门长姐是纨绔〕〔总裁的廉价小妻子〕〔轮回学府〕〔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文艺青年的美好时〕〔尊圣杀〕〔掉入异世界也要努〕〔原来我生而不凡〕〔首长大人晚上见:〕〔我来自缪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