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遇见花开遇见你〕〔狂龙归来〕〔传奇神婿叶昊〕〔帝国大叔暖心宠〕〔我有五个大佬爸爸〕〔异世厨妃〕〔入赘三年叶昊活得〕〔凤浅轩辕彻〕〔农家娘子好种田〕〔方羽〕〔团宠千金她福运绵〕〔最强练气师〕〔有种姻缘甜如蜜〕〔举国随我攻入神魔〕〔盛唐陌刀王〕〔我能召唤诸天神魔〕〔超绝圣医〕〔和大小姐无法一起〕〔万千世界许愿系统〕〔战国改革家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的系统很奇怪 第三章、瀑布下的偶遇
    天色才微微亮起,偷偷起来的方玉并没有跟妹妹告别。

    他最讨厌的就是离别的场景。

    一个人站在神剑宗大门前开始思索这次的任务该怎么完成。

    好不容易出来一次,方玉可不想这么快完成任务然后直接回山。

    毕竟他只是一个练气期弟子,在筑基之前宗门一般是不会随便放这些小弟子下山历练的。

    这次的任务也是侥幸,刚好要求的是练气后期以下的修为才能接,不然他想要出来游历的话还要再额外费一番功夫。

    考虑良久方玉还是决定稳健一波,先把任务完成。

    剩余的时间如果还多的话,再沿着九华州内繁华的城市和出名的景色走走看看。

    如果可以,最好再试试大量的实战能不能让自己的修为进行快速提升。

    从戒指中取出自己的佩剑,这只是宗门下发的宝器级制式佩剑。

    对于不想‘靠脸吃饭’的方玉来说,这把制式剑已经是他身上唯一能拿的出手的好武器了。

    “好像穿越之后混成我这么穷的也是很少见了,难道我是传说中要以穷入道的赤贫剑仙?”

    “这种称号怎么看都没有气势啊,跟目前大陆主流的什么天残魔神、裂光妖圣这些称号完全不是一个画风啊。”

    方玉一边吐槽自己一边挥了挥手中的佩剑,发现还挺趁手。

    虽然只是制式佩剑,但是经过宗门大佬一代又一代的设计改善,这把剑的实用度在同级别里可以说是很高了。

    “行吧,虽然你的级别不高,但是用着还挺舒服,那就给你取个名字吧,这次出来主要是为求完成任务,那就叫你大吉剑吧,求一个大吉大利的好兆头。”

    给大吉剑取好了满意的名字,方玉翻身上马。

    沿着地图给出的指引一路前行,毕竟是走在这个世界的官道上,也没有什么不开眼的小蟊贼跑到官道上来劫道。

    一路西行,渐渐远方天色已微黄。

    但是方玉没有丝毫停留,他不想让自己浪费太多的时间在路途上休息。

    因为他骑得只是凡马,虽然经过了宗门仙术的改造和加持,可以说是日行一万,夜行八千。

    但是毕竟是陆行,依靠这种速度就算不吃不喝,到达南丘森林都要花三天以上的时间,还不算中途睡眠休息的时间。

    对于时间紧缺的方玉来说,这无疑显得有些慢了。

    夕阳西斜,渐渐周边人烟开始稀少,远处天色也已经完全暗了下来。

    虽然马儿还能跑,但是方玉的视线受到了极大的影响。

    这种情况下策马狂奔,可能跑着跑着方玉人就没了。

    为求稳健,方玉在一处蜿蜒的小溪边停了下来,毕竟方玉也是修行之人,餐风露宿是完全能接受的。

    方玉今晚就准备在这里安营扎寨,明天天色一亮就再次启程。

    溪水高度漫过膝盖,晶莹清澈。

    水中还有一些拇指大小的鱼苗在调皮的四处乱窜,让人在小溪边看着都觉得心情舒畅。

    烧柴起火之后方玉拿出了戒指中提前准备好的锅和干粮,接了些清水架在火上煮了起来。

    虽然干粮生吃也可以,但是煮过之后肯定味道更好,也方便下咽。

    最关键是长夜漫漫,如果不找点事情打发一下时间,那夜猫流派的方玉就真的难熬了。

    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

    方玉吃完晚饭挽起裤脚准备在溪水里面洗漱一下然后就睡觉了。

    深夜的溪水冰冰凉凉的,脚泡在里面凉飕飕的很舒服,有点神剑宗的感觉。

    方玉正拿自己骑马闷了一天的臭jio去调戏溪水里的小鱼。

    突然感觉到有软软的东西顺着溪流卡在了自己的小腿上,用手摸了摸感受了一下,不像是小溪里的水草,倒像是凡人穿的衣服。

    “难道上游有人家?如果有就最好了,看看能不能借宿一晚,睡个好觉。”

    方玉神色一动一手捞起了水里的外衫。

    因为天色已黑,借着朦朦胧胧的月光只能大概看到手上的衣服是一件男子外衫,型号应该偏小一些,但是具体的材质质地什么的倒是看不太清楚。

    “刚好可以借着归还衣服蹭住一晚,这样也好开口一点,不然大晚上的借宿还真是有点不好意思,嘿嘿我可真是一个小机灵鬼。”

    方玉心里在思考等会要怎么跟衣服的主人商量借宿的事情了。

    骑着自己的万里马一路向上游而去。

    借着溪流反射的月光,方玉倒是勉强看的清路。只是不知不觉已经骑了半个时辰的方玉还是没有看到自己猜想中的人家。

    反而周边已经渐渐深入密林,杂草荆棘丛生,让方玉前行的有些困难。

    “这种荒郊野外怎么会有人居住呢?”方玉心里疑惑。

    沿着溪水又走了半刻钟,前方已经传来了瀑布砸入水潭的声音,看来应该是快要到了小溪的发源处了。

    “嘟嘟,检测到金丹期修士,危险度极高,不建议前进。”

    方玉本来已经认命,把万里马捆在路边,准备席地而睡。

    系统机械化的声音突然在方玉脑海中响了起来。

    “原来你还有探查的功能啊,我还以为你除了会强迫我做变态的事情以外没有其他的用处了呢。”

    方玉兴奋了一下,如果系统有这么强大的功能,那自己以后的修行路上就可以轻松很多了。

    探查作弊器在手,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跑,这是一个方玉作为一个新世纪三好修仙青年必备的素质修养。

    “系统大爷,以你的来历,这个世界上应该没人能躲得过你的探查吧,就算是那些什么合道期,大成期的大能在你眼中也是能一览无遗吧?”

    方玉问完之后突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嘟嘟,系统探测功能与宿主自身能力有关,最强探测上限目前为金丹期。”

    系统随后又机械的补充了一句。

    “嘟嘟,系统只能探测灵力波动,无法分辨性别,无法共享感官,无法看到画面。”

    系统的回答似乎暴露了方玉大胆的想法。

    “系统解答的非常详细啊,看来除了喜欢发布非常恶趣味的任务以外,系统还有很多其他的便利功能,看来要多多尝试系统有没有其他隐藏功能了,吸溜...”

    方玉一边袖子擦了擦嘴角流下来的口水。一边蹑手蹑脚的朝瀑布边走去。

    “嘟嘟嘟。。。战力差距极大,不建议前进。”

    虽然系统是毫无起伏的机械声音,但还是让方玉心里升起了一丝暖意。

    “对方连自己的外衫被水冲走了都没留意,肯定是伤势已经非常严重了,而且有云梦的玉佩保底,肯定不会出什么问题。”

    听完方玉的想法系统没有任何的回复,如果系统有思想的话,应该也对方玉一边咸鱼一边又爱作死的性格无‘fu-ck’可说。

    “如果对方已经断气,那我刚好帮他收敛遗体,让他堂堂一个金丹期前辈不至于葬身荒野,我相信前辈是很愿意给我一些少少的遗产的吧?”

    一边找着大义凛然的理由,一边蹑手蹑脚的往瀑布边摸过去。

    还没走近方玉就闻到了一股淡淡的血腥味,似乎是从瀑布水帘的后面传出来的。

    “经过了水帘的掩盖还能传出血腥味,看来里面的前辈受的伤势可不轻啊,”

    突然好像想到了什么的方玉的神情开始凝重了起来。

    “受了这么重的伤就算是金丹修士也不可能走的太远,那伤到这位金丹期前辈的敌人或敌妖可能就在附近,我就这样过来可能有点危险啊。”

    方玉正在思考要不要先战略性撤退。

    就在这时,正偷偷猫在瀑布侧方思考的方玉突然感觉到一股强大的气息从瀑布方向传来。

    左手一抖,空间戒指中的大吉剑出现在他左手,左手紧握剑鞘。

    右手紧握剑柄准备拔剑自卫的方玉,突然看到水帘里面有一条红绫正向他射来。

    那红绫射来的速度极快,风驰电掣的速度,根本不是方玉一个小小的炼气期修士能反应过来的。

    只感觉自己眼前一黑,一股巨力将他瞬间扯进了水帘当中。

    已经被红绫捆成粽子的方玉有些后怕。

    要是刚刚对方是想杀了自己,可能现在他已经不明不白的死掉了。

    幸好对方只是把自己抓了进来,那就还有机会谈一谈。毕竟以刚才红绫的速度自己根本连玉佩都来不及捏碎就会直接暴毙。

    命只有一条,家里还有师姐和妹妹在等着我回去呢,以后行事还是要更加谨慎才行。

    一边反思自己的方玉一边借着水帘的反光开始观察自己躺的地方。

    水帘后面果然是一个山洞,山洞大概有他前世一个篮球场大小,除了这块篮球场大小的空地。

    其他周围都是山壁,并没有其他洞口,应该是在岁月的流逝中自然形成的小山洞。

    此时山洞的最深处,距离方玉大概十几米的地方盘膝坐着一个人。

    借助微弱的水光能看到一头凌乱的长发以及纤细的体型,应该是位女子。

    “唔....唔...唔...”被摔得浑身剧痛的方玉刚想开口跟前辈道歉并友好交流一下。

    发现红绫不单单把自己从上到下裹了个严实,连自己的嘴也被缠的结结实实的。

    根本用不出自己引以为豪的三寸不烂之舌,只能发出类似年猪上架的惨烈声音。

    “如果不想死就....就...别发出声音。”

    深处盘坐的女子声音有些虚弱无力,似乎说话都已经不太连贯。

    不明所以的方玉只能收起了自己沟通的心思,老老实实的趴在地上。

    前方盘坐的女子似乎感应到了什么,突然咬破自己右手食指开始在面前的虚空当中以血画阵。

    炼气期的学渣方玉只能从女子的起手式大概猜出这是一种隔绝声音和气息的高深阵法。

    但是以心头精血画阵,是体内灵气已经完全见底的征兆,是一种消耗自身本源的一种笨方法。

    毕竟御使灵气画阵和精血画阵的效果基本相差无几,不是被逼到绝路,没人愿意消耗本源精血,毕竟心脏就那么大,一个人能有几滴精血呢。

    突然前方女子在画完阵法之后噗一一声吐出了一大口血。

    可能是消耗精血画阵又加重了她的伤势,还没来得及跟方玉再说一句话就头一歪,坐着晕了过去。

    晕倒之前女子用最后残存的一丝灵力,使劲收紧了方玉身上的红绫。

    如果说方玉刚刚只是被捆成一个粽子的话,那现在在女子的灵力收紧下方玉已经变成了一条毛毛虫。

    而且是没有jio也不能张嘴的毛毛虫。

    “唔...唔...唔...”

    毛毛虫方玉的叫声回荡在山洞中,又被隔音阵法完全吸收,外面还有轰隆作响的瀑布。

    “完了,这次真是叫破喉咙都没用了,如果这位前辈昏迷个五天五夜才死,那我不是要成为整个九华州,甚至整个南天大陆第一个被人捆成一条毛毛虫,然后活活饿死的人?”

    毫无效果的扭动了一番,不要说站起来了,连手指都动不了一根,方玉突然感到有些绝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我只会拍烂片啊〕〔从骷髅岛开始横推〕〔秦阳萧君婉〕〔我的一天有48小时〕〔极恶龙君〕〔婚久成殇〕〔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