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遇见花开遇见你〕〔狂龙归来〕〔传奇神婿叶昊〕〔帝国大叔暖心宠〕〔我有五个大佬爸爸〕〔异世厨妃〕〔入赘三年叶昊活得〕〔凤浅轩辕彻〕〔农家娘子好种田〕〔方羽〕〔团宠千金她福运绵〕〔最强练气师〕〔有种姻缘甜如蜜〕〔举国随我攻入神魔〕〔盛唐陌刀王〕〔我能召唤诸天神魔〕〔超绝圣医〕〔和大小姐无法一起〕〔万千世界许愿系统〕〔战国改革家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的系统很奇怪 第四章、修仙先修心
    女子用来束缚方玉的红绫具体是什么等级方玉感受不出来。

    但是仅凭红绫的坚韧程度,至少也是比他的制式法器大吉剑高了两层的灵器层次。

    到了灵器这个层次物品都会产生自己的灵智。

    虽然懵懂但是一般也能有三四岁的孩童层次,仙器级别的器灵基本都已经跟成人一样聪明了。

    “绑住我的红绫小可爱,你的主人现在受了很重的伤,不如你先把我放开,我看看能不能救治你的主人。”

    缓了一口气方玉又继续说到。

    “如果再拖延下去的话,可能她真的要坐化在这个小山洞里面了。歪歪..小可爱能听到我说话吗...”

    跟红绫的器灵沟通失败的方玉只能找其他办法自救了。

    已经被红绫捆成毛毛虫一样的方玉尝试了一下自己能不能站起来。

    但是每当他小腰发力想要站起时红绫内都会传来一阵巨力将他缠的更紧,但也不至于被缠绕的透不过气。

    应该是洞内的女子虽然是金丹期的大前辈,比方玉高了整整两个大境界。

    但是灵器的驱动本身还是要靠灵力的持续输入,她只是在晕倒前注入了残余的丝丝灵力,因此红绫也并不会对方玉造成太大的危险。

    扭动了半天实在找不到方法解困的方玉只能真的像毛毛虫爬行一样。

    收腰、拱头,再收腰、再拱头的一点点的往女子身边挪过去。

    不是他不想快,实在是这个姿势不好发力,能在灵器的束缚下移动已经是出乎方玉的意料了。

    一点一点的挪到了女子身边,眼看就只差一米多的距离了。

    但是方玉的腰间突然传来一阵火辣辣的痛感。

    一直在宗门内修行功法的方玉没有怎么在意过自己身体的锻炼,短短十米的路程就挪了接近一刻钟,现在腰部基本上已经像火烧一样了。

    “呼呼...不行了,让我先休息一下,看来以后一定要开始真男人式锻炼了,系统大爷,你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帮我脱困啊,这位前辈都不知道会昏迷多久,你应该也不忍心看到我活活饿死吧,呜呜呜。”

    方玉试图跟机械的系统装可怜来摆脱眼前的囧状。

    “嘟嘟,检测到金丹级战力接近,极度危险,建议远离。”系统的声音让方玉有些疑惑。

    “这个前辈都晕倒了,有啥危险的?”

    “嘟嘟,极度危险,极度。。。”

    系统的话音未落,正准备问清楚这个呆瓜系统的话是什么意思的方玉突然感受到了一阵剧烈的颤动。

    “砰”的一声巨响,刚刚女子在洞口布置的阵法突然浮现出来,纹理复杂。

    透过洞口半透明的阵法散发出来的些微光亮,方玉看到瀑布水帘下突然伸出了一只狗头。

    只有头部穿过水帘伸了进来,其他身体部分还在水帘外,方玉看的不是很透彻。

    但是仅凭伸进来的狗头就已经有他前世的一辆公交车大小。外突的两颗犬牙抵得上半个方玉这么大。

    红幽幽的两只狗眼似乎被人刺瞎了一只,只剩下左边的独眼死死的盯着方玉和他身后躺倒在地的女子。

    “嗷~~”巨犬对着方玉和女子的方向长啸了一声,射出了几道恐怖的风刃。

    洞口的阵法马上尽职尽责的浮现光芒,将巨犬吐出的风刃全数挡下。

    看到女子晕倒前留下的阵法好像很给力的样子,方玉嘴角的笑容微微提起。

    结果抵挡完这波风刃的阵法光芒开始迅速暗淡,似乎下一刻就会直接蹦碎。

    “完了,这个阵法只是以隔绝声音和气息为主,保护能力我估计是属于赠品等级的,而且还没有人主持,这条大狗最多再来一下平a这个阵法就会崩碎了。”

    方玉心里有点方,面对这种情况好像已经是死局了。

    这条巨犬肯定是跟女子交战的妖兽,能将金丹期的女子重伤至此,那巨犬至少也是兽丹期的大妖。

    不要说他现在还被绑成一条毛毛虫,就算他现在没有任何束缚,然后再爆种升级,应该也是连巨犬的毛都斩不断。

    就在方玉的脑子飞速转动,思考这种情况下应该以什么样的姿势赴死,啊不对,以什么样的方式破局的时候。

    巨犬已经再次发动了攻击,比上次还多了十倍的风刃,排成一个玄异的图形向着洞口的阵法压迫下来。

    ‘这条大狗居然还会用阵法,本来普通攻击都要挡不住了,还要放大招,看来它对洞内昏迷的女子真的是恨到极点了,不知道女子做了什么能引起它这么深的恨意。’

    方玉还是想要再挣扎一下,用力拱了两下拱到了女子身前。

    用头顶了顶女子盘膝而坐的身体,女子没有任何反应,方玉有点着急了,这个前辈如果醒不过来,就凭他现在毛毛虫的样子,连妹妹给的保命玉佩都取不出来。

    难道真的要被这条巨犬当做春卷一样一口吞下去吗?

    “不行,就算是死,我也不想像一个春卷一样给大狗加餐啊。难道以后要让云梦跟别人说,‘我哥哥是被绑成了春卷,给一条大狗吃掉了。’”

    吐槽了一下自己死后云梦尴尬的模样,方玉表情貌似很淡定,但是心里有多方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女子还是不动如山的盘坐在方玉面前。

    方玉抬眼只能看到女子盘膝而坐的一双腿,和绸制内衫下因为盘腿而露出的纤细脚腕,肌肤光泽润滑。

    方玉收回不是时候的视线用力抬起了头,收起小腰开始蓄力,用力一头顶在了女子的小腹上试图唤醒她。

    “噗...”女子不但没有醒转,反而吐出一大口鲜血,直接朝后软倒了下去。

    额间紧蹙的眉头更加收紧,好像在昏迷中又遭受了强敌的重创一般。

    方玉有点懵。

    “我只是想把你叫醒啊,我没用力啊?”

    使出了夺命铁头功的方玉也知道这个前辈看来是靠不住了,便开始拼命扭动,看看能不能挣开身上的红绫,再自我抢救一下,

    就在这时,洞口的阵法在巨犬持续性的攻击下,‘嗡’的一声四散开来,已经完全被破坏了。

    巨犬的风刃在破开了阵法之后已经少了许多,只剩下零零散散的几道向着洞内的两人飞来。

    方玉看到此景开始向旁边扭动,看看能不能滚出风刃的攻击范围。

    但是红绫突然散发出耀眼的红光,裹着方玉临空而起压在了女子身上。

    方玉高大的身材就像一面人肉盾牌一样完全挡住了倒地女子娇小的身躯。

    “喂喂喂,你要护主我很理解,但是你能不能不要拿我的身体来挡啊,我只是炼气期的小渣渣,也没有修炼过肉体,这种程度的风刃我半道都挡不住啊。”

    方玉话音未落五道风刃已经旋转着切在他身上。

    也幸好他被红绫全身上下裹得严严实实,风刃先撞在红绫身上,被红绫抵消了最危险的旋转切割力。

    但光是风刃的剩余的轻微冲击力就让方玉感觉自己的屁股和背部几处像是被一把大锤重击了一样。

    方玉顿时喉间一甜,一口老血结结实实的喷在了身下女子的脸上。

    女子被方玉这口鲜血一喷,睫毛颤动,眼睛幽幽的睁了开来。

    刚刚不管方玉怎么顶都没反应的女子,被方玉一口热血激醒了过来。

    女子眼波流转,似乎愣神在反应目前的情况,怎么自己突然就被一个陌生男人压在身下了。

    就在女子愣神之际,巨犬看到自己的风刃无功而返似乎有些生气。

    又张开大嘴长啸了一声,大嘴里一股恐怖的热浪开始蓄积。

    风刃破阵之后巨犬又准备喷火,应该是想在这个狭小的山洞做两道‘叫花鸡’出来,啊,不对,对于巨犬来说应该是两只‘叫花人’。

    女子听到巨犬长啸已经反应过来面前的处境,两手无力的推了推身上正在装死的方玉,发现自己已经虚弱到推不动他的处境。

    “你还不下来?”女子的声音清脆婉转,听着好像清泉滴石一样让人舒畅不已。

    如果不是洞口还有一只喷火巨犬在煞着风景,方玉可能光凭这个声音就能做素材用了。

    “不是我不想下来啊前辈,你的灵器还捆在我身上呢,我现在连一根手指都动不了,怎么下来?”

    方玉的话让女子脸上一红。

    不过山洞内的光线不是很足,方玉也看不清楚女子脸上的神情。

    右手轻掐法诀红绫立刻从方玉身上离开,然后环绕成半圆盾牌的形状将两人挡在身后。

    方玉立刻双手撑地从女子身上站了起来,然后透过红菱盾牌的缝隙间看出去。

    巨犬的火系法术已经蓄积完毕,一股赤红色的恐怖烈焰从巨犬嘴里发出喷向两人。

    但是红绫非常尽职的将喷向两人的火焰全部挡下。

    只有点点余焰透过红绫的缝隙穿了进去,已经对方玉两人造不成任何伤害了。

    “前辈,这条大狗眼睛都瞎了一只,应该不是你的对手吧?”

    方玉头也没回,看着面前恐怖的火焰紧张的问道。

    “你先扶..扶我起来。”

    女子的声音有些颤抖,似乎在强忍着身上的伤势一般。

    方玉赶紧转头把金丹期的大前辈搀扶了起来。

    透过烈焰散发的光芒,方玉偷偷瞄了一眼女子的模样。

    整张脸上全都是方玉的血,女子已经变成了大红脸。

    因为满脸都是方玉的血,方玉只能大概看出女子的五官端正,脸并不大,尖尖的下巴看起来有些许妩媚的味道。

    “我现在身上的灵力已经连操纵天蚕绫都做不到了,只能让它自主防御,这种状态最多也只能抵挡这只五行灵犬一盏茶时间。”

    女子双手搀扶在方玉身上,妩媚的小脸上神情凝重且绝望。

    毕竟她现在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了。

    还被金丹中期的五行灵犬堵在了狭窄的水帘洞里面玩烧烤游戏。

    怎么看都是一场死局!

    “是我连累了你,我刚刚本来在我的外衫上面施加了伪装术法,让外衫模拟我的气息顺着溪水而下,引走了五行灵犬,不知他怎么又找了回来。”

    女子有些疑惑的说到。

    “本来我已经掩盖了气息,再加上山洞中布下的简易阵法应该是足够骗过五行灵犬的,可能是我估算错了这只巨犬的实力,这才导致了现在的结果。”

    听到女子急促的话语解释,方玉有点尴尬的摸了摸鼻子。

    不知道要不要把空间戒指内的外衫拿出来给前辈一个惊喜。

    “我杀了一只筑基境界的五行灵犬,应该是这一只五行灵犬的后代,它一定会追杀我至死,以我现在的状态肯定是跑不了的。”

    李沐言神态坚决。

    “修仙先修心,我李沐言修行至今从未有愧于心,这次也算是我害了你,等会我会施展秘法燃烧金丹逼退犬妖,你趁机逃走吧。”

    李沐言语罢站直了身体,不再半倚在方玉身上,妩媚的丹凤眼内神采逼人,身上的气势也开始逐渐拔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秘巫之主〕〔超神机械师〕〔都市之终极医神〕〔我只会拍烂片啊〕〔从骷髅岛开始横推〕〔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